解开胸衣给你看的

大殿中的僧人已经死光,巨汉以一个重拳将地面砸出一丈深的大坑作为结束,此时聂萧三人正要偷偷溜走,却被巨汉发现,在门口将三人拦下。

巨汉拦住正要逃走的三人喊道:“你们三个,别走!”

聂萧三人立刻停下脚步,此时并非是他们自愿停下,而是因为巨汉一声大喊将三人体内的气息震得紊乱,无法提气,不得不停下。

巨汉收了声音,聂萧三人体内的气息立刻恢复正常,只听那巨汉放低了音量说道:“你们一直跟着我以为我不知道?只是我看你们三人顺眼才不杀你们,方才你们将经墙击破,也算是救了我,你们既然帮了我,我就更不会杀你们,不但不杀你们,还要给你们开开眼界,涨涨见识!”

巨汉此时的心情似乎大好,他笑着向大殿后方走去,聂萧三人面面相觑,心中依旧有余悸,但他们此时想逃是逃不了了,还不如跟着巨汉去后面看看,究竟有什么东西。

大殿后方只有一堵墙,一堵精铁浇筑,高达三丈,厚达一丈的墙,这样的墙若是用在城池上,便会造就一座无法攻破的城,但为何在这地底百丈的地方会有一堵精铁大墙呢?

巨汉看着铁墙说道:“我的宝贝便在这堵墙后面!你们想看看墙后面的东西吗?”

聂萧三人看向巨汉,慕容乐开口说道:“还请前辈带我们开开眼界!”

巨汉哈哈一笑,拳头上泛起一层黄色亮光,一拳打出,带起一阵无比强劲的罡风,只听砰的一声,巨汉拳头上的力量扩散开来,铁墙应声而破,一个一丈方圆的大洞呈放射状向两边爆开。

巨汉大笑着跨入了洞内,聂萧三人虽然猜到巨汉能够打破这铁墙,却没想到只用了一拳而已,他们对巨汉那恐怖的力量又加深了一点认识,聂萧的心中甚至有些怀疑若是戚沧海与巨汉对上,究竟谁会胜。

铁墙的后面是一个极大的囚牢,囚牢的正上方有四颗骷髅头结成三角形飘在空中,骷髅头三角的中间飘着一块黑色的晶石,骷髅头中不断有金色的光芒向黑色晶体输出,而黑色晶体则放出一个护罩,将十分之九的囚牢都笼罩其中。

“嗯?怎么有个人?”巨汉看向囚牢中间,有一个人睡在那里。

睡在囚牢中的人似乎察觉到有人来到,坐起了身来,那人**着上半身,露出精壮的肌肉,一头黑发连着许久没有修剪过的胡子遮盖了大半张脸,却还依稀能够看出这人相貌极为英俊。

那人坐在地上,用一双充满了戾气邪气的眼睛看向巨汉与聂萧三人,看得三人背脊发凉,连丹田内的“剑种”与“金丹”都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巨汉看见那人的眼神,忍不住赞道:“这样的眼神我已经许多年没有见过了!你让我想起一个人,若是他有机会见到你的话,也一定会喜欢你的!”

那人缓缓站起身来,他身高八尺有余,虽然被人囚困,却依旧一身非凡气质,他走到巨汉的面前,两人隔着护罩对看了许久,竟然同时发出了笑声,等到两人笑声停下,护罩里的那人说道:“你们是谁?”

巨汉指着顶上的四颗骷髅头说道:“我叫做深沙,是来取我的宝贝的!”

那人一听,眼睛立刻亮了起来,急忙问道:“你能将那四颗骷髅头取走?”

巨汉深沙点点头笑道:“这宝贝本来就是我的,我若取不走还有谁能取走?”

深沙说着便将脖子上挂着两颗骷髅头的铁链取下,对着那四颗骷髅头一招,只见那四颗骷髅头输出的金光一停,自动穿入了铁链中,深沙将铁链带回脖子上,见他深吸口气,那六颗骷髅头齐齐发出幽光,深沙露出一脸满足的模样。

被困的那人见四颗骷髅头被深沙取走,脸上露出喜色,他哈哈大笑道:“该死的臭婆娘将我在这鸟地方困了这么多年!今日我终于能够重见天日了!深沙兄!这地方我已待不住了!我们上到地面再说!”

那人向屋顶看了一眼,剑指一指,一道威力无俦的剑罡发出,只见那剑罡牵扯着四周的空气突破屋顶后又一路向上突破地层,那人跟着剑罡破开的路向上飞去。

那剑罡速度极快,只用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便将百丈深的地层完全突破。

深沙向上看了一眼,哈哈一笑,他手一挥,一股力托起聂萧三人向上飞去,三人只觉得上升的速度极快,耳边风声呼呼作响,身边的东西都是一闪而过,根本看不清,只过了一小会,他们便被深沙带到了地面上。

那人看到深沙上到地面立刻抱拳深鞠躬道:“深沙兄救我出牢之恩小弟没齿难忘!今后深沙兄若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吩咐!我一定办到!”

深沙笑道:“好,我记住了!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那人站直了身子,望着远方昏暗的天空说道:“我叫剑魔。”

深沙点点头,记住了这个名字,他向西北方向看了看,此时已是黄昏时分,深沙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便说道:“我还有事情要办,今后若有事情我会去找你的!今日就先别过了!”

独孤风对着深沙抱拳道:“深沙兄慢走!”

深沙看向聂萧三人,说道:“三个小子,我走了,你们好自为之吧!”

深沙说完便摸了摸胸口的六颗骷髅头,只见那六颗骷髅头泛起幽光,深沙的身形便模糊起来,嗖的一声消失不见。

等到深沙离开后,剑魔看向三人,他盯着聂萧问道:“你是剑派弟子?”

聂萧的身份被剑魔戳破,他警惕的看着剑魔,而剑魔也在细细地打量着聂萧。

过了一会剑魔脸上露出喜色,瞬间来到聂萧面前笑道:“不错,果然是!哈哈哈!好啊!”

也不知剑魔所说的究竟是何意,正在这时本是一脸笑容的剑魔突然变得满脸怨怒,他大吼了一声,掀起阵阵狂风,就连一旁的树都被吹断了几根,弄得一片狼藉。

剑魔看向聂萧认真的说道:“你全家被杀,想不想报仇?”

聂萧一愣,但随即便回答道:“当然想!我要推翻翊天卫!”

剑魔哈哈大笑,瞬间去到聂萧面前,瞪着他说道:“你太天真了!翊天卫不过是一条狗罢了,你真正的仇人是第一个坐上皇位的女人,武曌!她才是幕后的黑手!”

聂萧向后退了一步,这样的事实他早就知道,但此时由剑魔口中说出,又是另一种感觉。

剑魔飞在空中,看向聂萧问道:“我要去洛阳杀那老贼婆!你跟不跟我来?”

聂萧看着空中的剑魔,不知该如何作答。

剑魔看着聂萧看了一阵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便自己一人去了,今后我们还会再见的!”

剑魔说完,便升上高空,化作一道流光向洛阳的方向急速飞去。

望着剑魔离去,此时聂萧的心中一片复杂,他虽然很想为家人报仇,但若要他去刺杀女皇,却是难以做到的,皇宫中的高手多不胜数,戚沧海曾对自己说过,即便是他去闯那皇宫,也是无法做到的,因为皇宫中有隐世不出的高手,所以这剑魔虽然厉害,但此次去怕是要无功而返了。

天色渐暗,三人此时身在“莫高窟”的大佛窟处,弥勒大佛像静静的待在窟内,满地的尸体颇为诡异。

原来女皇在“莫高窟”内建造的大佛像不单是为了标榜她的功绩,说她是弥勒佛转世而造,更深一层的原因是要与佛国洞内的佛祖像一同以佛力镇压地底的剑魔。

三人在“莫高窟”内过了一夜,他们的心情颇为复杂,“玄奘舍利”之事依旧没有眉目,又在误打误撞中连同深沙将被关押的剑魔给放了,似乎被拉向了另一件更不得了的事情。

一夜无话,在太阳刚刚升起,大漠温度尚未升高时,三人便趁着官府的人还未来到,骑着马离开了“莫高窟”,他们打算前往瓜州的晋昌城打听消息,便一路向东而行。

大漠茫茫,好似没有边际,若是不循着道路行走,极为容易迷路,但即便是走在大路上也不一定就安全。

大漠中危险重重,日夜温差极大,不仅要带够饮水还要时时提防流沙与毒虫,若是运气不好,很有可能会碰上马贼,但这些全都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独自一人走在看不到边的群沙中,孤独与无助,当你连续走上三日三夜也没有碰上一个人,水与食物全都用尽,有的只是茫茫无际的沙丘时,此时的内心定然是崩溃的。

一只秃鹫停在地面上,等待着前方不远处的那个女孩死去。

这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女,她长得颇为漂亮,凤眼樱唇,此时却因缺水而嘴唇干裂,头发被风沙吹得乱糟糟的,皮肤也被晒伤,整个人也因为脱水与疲劳而虚脱无力的倒在发烫的沙子上。

黑影跳下马将秃鹫赶走,聂萧前去查看少女是否还有气息,慕容乐则取了水跑到聂萧与少女的身边问道:“怎样?”

聂萧将少女交到慕容乐的怀中说道:“尚有生机,但需要运功助她,我的内息寒气太重,不适合帮她调理,你来吧!”

慕容乐将少女抱在怀中,一股阴阳调和的温暖气流输进少女的体内,让她舒服了些,慕容乐拿起水来喂给了少女一些,那少女正要抓住水囊继续喝时,慕容乐便将水囊拿开了,此时少女脱水严重,不能喝太多,少许即可。

少女用虚弱的声音叫了几声水后,便停了下来,慕容乐再次输出气劲,让她睡去。

聂萧看了看地图说道:“此处距离晋昌城还有近百里,我可以御剑带她过去。”

慕容乐说道:“你御剑到晋昌城后需要排队进城,她身体太过虚弱,怕是一来二去会出什么岔子。”

黑影在一旁看了看方向,说道:“向南十五里有一谷,叫做望沙镇,位置偏僻少人知晓,只有过路商队知道。”

聂萧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便去望沙镇。”

慕容乐没有异议,三人便带着少女上了马,向“望沙镇”的方向赶去。

[小说网,!]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