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拉我手摸他小弟

<!--go-->

“那天胡飞将我带走,你知道吗?”步晓晓仍然忍不住问了出来,这件事像一个疙瘩埋在心中。

莫一凡诧异的表情让步晓晓心中一黯。

“晓晓,他们准备围攻印月教我真的不知道,那天胡飞将你掳走,我想去救你,师傅告诉我花月容也在他们手中,我知道胡飞定是想帮你解毒,所以……”莫一凡将步晓晓的脸扳正,认真的盯着她的眼睛。

她现在的一个表情一个动作都让他揪心,真像龙啸天所说他无药可救了。

他固执的与她对视,步晓晓叹了口气:“算了,本就正邪不两立。”

“对了,太子找到宝藏的位置了,是个地下陵墓。”莫一凡知道她一直关心藏宝图。

“真的吗?”步晓晓抓住他的手紧张的问:“是什么宝藏?”

“一些上古的名器,有两具尸体还有些奇怪的东西。”莫一凡想起看到的情景就皱起眉头。

“我想看看。”步晓晓恳切的望着他。

“好,明日我带你去太子府。”

两个锦衣公子手牵着手,龙啸天扑哧一声笑喷了。

步晓晓尴尬的想要抽回手,她现在一身潇洒的男装,和莫一凡牵着手委实奇怪了。

莫一凡瞪了龙啸天一眼,大掌反而握的更紧了。

“晓晓,你可是我第一个佩服的人。”龙啸天伸出大拇指,眼中闪过一丝光芒。

听出他的话外音,步晓晓没有答话,当日他们在龙鸣国边境遭袭,那些黑衣人训练有素和那次在山上遇到的身手相似,她现在不会天真的以为龙啸天就像表面那么无害。

地下陵墓

这个地下陵墓建造在一个地势凹陷处,连她这个外行都觉得奇怪,这可不符合古代的墓葬风格。

这个石门得有千斤重,几个内功深厚的高手合力才能打开,他们进去后,石门缓缓关闭,步晓晓扫了龙啸天一眼,亦步亦趋跟在莫一凡身后。

阴森的气氛让她想起印天来了,那小二又不知去哪打酱油了,现在也顾不上他了,步晓晓被眼前的景象震撼的无以复加。

眼前的石室有四十平米,完全按照现代的建筑风格打造,正对室门的是个一米多高的格子屏风,每个格子上都摆着精致的木质工艺品,都是现代中常见的,还有一个小孩撒尿的木雕。

沙发,茶几,油画,这一切让步晓晓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看到墙上那木质的电视屏上还贴着cctv标志的图画,她眼眶有些湿润了,直到视线转移到中央的巨大木棺中,步晓晓心灵受到强大的冲击。

一个留着寸头的男子和一个齐耳短发的女子并肩躺在棺中,他们的尸身保存的很好,身上穿着带有李宁标志的运动上衣和短裤,最上面覆着一面中国国旗。

他们到死都在怀念着自己的国家,步晓晓感受到了落叶归根的渴望。

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就算回不去步晓晓也不再那么绝望了,因为她有了莫一凡。肩上的大掌给了她无穷的力量。

“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龙啸天从一进来就留意步晓晓的表情变化,他能看到她一直强自镇定,在看到这两具尸体时却瞬间瓦解。

“他们是我的同胞。”步晓晓不再隐瞒,“我们都是中国人。”

“中国人?”龙啸天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国家。

莫一凡皱起眉头,他也是第二次听说,上次她说她的未婚夫就是个中国人。

“中国在什么地方?”

“这怎么说呢?”步晓晓斟酌半天,“你们知道天界和地府吧,他们并不在某一片土地上,是在另一个空间里。”

看两人难以置信的表情,步晓晓头疼,为了让龙啸天卸下心防,她指着方格中的模型,“这些都是在那里经常会看到的东西,看这些是高楼大厦,这些日常用品,也许你们这个朝代没有被历史记载,总之再过千年你们的生活也会经常见到这些东西。”

步晓晓略过飞机大炮不做解释,免得引火上身。

“步青云也是中国人?”龙啸天对她的话半信半疑。

“他是龙鸣国人,我是他收养的女儿。”对不起了步大侠,她如果说灵魂穿越他们一定把她当怪物。

“你还能回去吗?”莫一凡紧张的攥着她的手,她一直逃避他,她的心愿难道是想回到自己的国家吗?

“他们都没有找到回家的路……”步晓晓认真的看向他,“而且我逃避不了自己的心,莫一凡,我想我爱上你了。”

莫一凡身躯一震,动容的摸上她粉雕玉琢的小脸,这可是她第一次跟他告白呢。

“咳咳!这里还有三个人呢。”龙啸天可不想看二人在这甜蜜。

虽然他们是亲切的同胞,可是死去几百年了啊,步晓晓头皮发麻。

在这个封闭的墓穴里,莫一凡更觉得紧张,自始至终紧紧的牵着步晓晓的手。

龙啸天大方的带他们参观了几个珠宝室,步晓晓哪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将自己和莫一凡怀里都塞得鼓鼓囊囊的才罢休。

“太子府以后就是晓晓的娘家了,我会给你准备丰盛的嫁妆。”龙啸天拍拍步晓晓的脑袋。

虽然他是一国太子的身份牵扯太多的厉害关系,他兄长般的语气仍让步晓晓心中一暖。

“太子哥哥!哈哈,那我不就是公主了。”

“恩,我去请示父皇给你个封号。”

“不要不要!”步晓晓看龙啸天还当真了,慌忙摆手,她知道这样嫁入莫家会风光无限,但也会麻烦不断的。

这种好事别人想破脑袋都没有,她还一脸惊恐,龙啸天无奈的摇头,这丫头真是个另类,他对这个中国好奇极了。

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而且他们二人还是恐怖的高手,龙啸天悄悄叫暗卫撤离。许多年后,龙啸天坐在至高无上的宝座上,仍暗自庆幸,自己还有两个推心置腹的朋友。

“我不要去!”步晓晓双脚定在地上,使劲挣脱莫一凡的手。

“你不去看看奶奶么,她可是很挂念你呢。”莫一凡无奈了,他不知道她在抗拒什么,二人都如此亲密了,他只想快点定下婚事才能稍稍安心。

“我们还没定好婚前协议呢。”

“什么协议?”

“你若是娶了我,一辈子不准纳妾!”步晓晓紧张的盯着他的脸。

“呵呵,小醋坛子。”莫一凡戳了下她的脑袋,认真的说:“此生有你足矣。”

步晓晓感动归感动,还没失去理智呢。

“如果你要是喜欢上了别人,只要告诉我,我会立刻离开……”

莫一凡捂住她的嘴,她不知道她每次一提离开,他的心就紧紧揪起。

“你也必须答应我,永远不再有离开的念头。”

步晓晓看到他受伤的眼神,心中愧疚,重重的点点头。

“还有……我想把胡飞接过来照顾。”步晓晓咬紧下唇,眼巴巴的望着他。

“他救了你,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自然没有反对的道理。”莫一凡虽然嫉妒,但是也佩服胡飞为步晓晓的牺牲。

有太子撑腰,莫府对莫一凡的婚事不再插手,老太君对步晓晓挺喜欢的,每日拉着她家长里短,莫一凡则忙着婚前准备。

马上要大婚了,依照风俗莫一凡和步晓晓婚前不能再见面了,每天呆在太子府而且二十四小时有人盯着,步晓晓无聊的快要长草了。

今天早上起床后,步晓晓总是心神不宁的,右眼皮不停的跳。走到大门口又被护卫拦住,生气跺了一脚,她今天还偏要出去!

<!--over-->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