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很黄很黄的细节小说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两个匆匆赶到谷口,却见谷外多了座帐篷,帐篷前后聚集着一堆人,那家主柳江南如杆标枪般耸立在谷口,脸上很憔悴。孟含海没走,就陪在他身边,不停地劝慰着。

韩煜眼尖,却见帐篷里面坐着两人,赫然便是奶奶和小草。

“爹。”柳嫣扑了过去。

“嫣儿……”柳江南身躯一颤,两眼有泪花涌出。

“奶奶……草儿,你怎么出来了……”

“哥……”小草也扑了过来。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奶奶脸无表情,嘴里却是呢喃着。

喜悦之情还未了,但恶耗却让柳江南和孟含海坐立不安,他们听到了两人的消息,急忙请来了镇公所的所正余谋到柳府商议。韩煜是当事人,自然在一起。

余谋是青风镇的所正,是个五十五六岁的瘦弱老人,却是天庭驻青风镇的最高长官。

这宝度国旋风铁骑入侵的消息,差点没把他震倒在地,他失声道:“什么?旋风铁骑……这……这……这……”语不成声。

孟含海道:“余老哥,昨晚俞神医已击毙了他们先行四人,其中一个还是旋风铁骑的高官胡巴。那旋风铁骑已过了留师,不出三天,必到青风。老哥,您可得拿个主意。”

余谋这这这了半天,才迟疑着问道:“咱们青风的东北一带全是毒灵,他们怎么能窜到那里?俞小兄弟,你会不会搞错?”

韩煜正在看着从柳江南那里借到地形图,头也没抬,答道:“余大人,宝度国南衙的旋风铁骑入侵一点也不奇怪。我们和他们之间是无路可通,但他们完全可以借道金平国……”他指了指地图上的一条红线,又道:“余大人您看,从金平国的涯修关,绕道而来,就进入了我们国度内的留师镇,那里我们并无驻军,必能轻易突破。下一站就是青风了,经过青风,他们可以直接攻击我们的天雄关,这里是我们大军的补给地,如果让他们得手,前方必然动荡……这是一招险棋也是一招好棋。余大人,您不能不防。”

余谋盯着地图半天,脸色惨白道:“果然,端得歹毒!”

柳江南道:“余老哥,敌骑应该三天内就会杀到这里,您得去请天庭的军队过来呀。”

余谋身躯颤动,好半天才道:“两位贤弟,来不及了。这次宝度国来犯,两军在极北关对恃,据说这次宝度国来势非同小可,咱们也是把能调之军齐集在彼,现在说不定已然开战了。这极北关就在大山后面,离我们这里不是很远,但你们也知道,七绕八绕不下三百里,最近的天雄关驻军不多,顶笼三四千人,但通报来回都得三四天的功夫,派军前来,根本来不及。”他叹了口气,沉痛地道:“这旋风铁骑你们也知道……”他突然间站了起来,朝两人深深一揖。

柳江南和孟含海吓了一跳,柳江南道:“余老哥,您要干什么?”

余谋道:“老哥有一事只能麻烦两位贤弟了,望两位贤弟念着咱们青风的生灵,一定要答应老哥我。”

孟含海道:“余老哥,你说什么,你我兄弟之情,你的事就是我们的事,你说要我们怎么干?”

余谋道:“旋风过处,寸草不生。两位贤弟,老哥就请你们立即带着青风的乡亲离开此地。”

柳江南道:“这个责无旁贷。但老哥,您……”

余谋道:“老哥官职虽小,但也是吃天庭的俸禄,理应血战到底,死而后矣!”

两人嘴里蠕动着,终究没说出话来。

余谋举起酒杯,呵呵笑道:“好,就这样定了,来,两位贤弟,我们相交了十二年,老哥就先行一步了,如果有来生,咱们还是兄弟。不过,两位贤弟,你们得听老哥一言,这钱是赚不完的,不应明争暗斗,和气才能生财嘛。这样不是很好吗?坐在一起喝喝酒打打屁,人生难得有知己啊。来,干完这杯,你们从此也是生死兄弟!”

“好,一切争拗都是屁,孟兄,咱们以后就是生死兄弟,我的都是你的。”

“痛快,柳老弟,为兄的都是你的!来,干了!”

咣当,杯盏交集,三人连干了三杯。当举起第四杯的时候,余谋笑呵呵地道:“哦,倒忘了咱们的少年英雄,小兄弟,来,你也跟我们干一杯。”

韩煜一直盯着地图,摇摇头道:“不妥不妥……”

柳江南道:“小神医,什么不妥?”

韩煜道:“如果撤离,一样逃不出敌兵的毒手。”

孟含海道:“小神医,这怎么说?”

韩煜道:“旋风铁骑日行百里以上,第四天就能赶上大队,这里到天雄有马匹得走三天,徒步得七至八天,这一路没个分岔之道,肯定逃不过铁骑的追袭。”

三人俱都沉默不语,过了半晌,孟含海才道:“不说了,小神医,咱们干上这一杯,能认识你这个小兄弟,是孟某人生一大幸事,呵呵。”

看三人的表情,韩煜明白了,他们早已知道,这样只不过是尽下人事罢了。不撤肯定全死,撤离或者还能活上几个,只不过没有明言而已。

韩煜没有去动酒杯,只是盯着三人,缓缓说道:“我们为什么要离开?为什么不跟他们拚命?”

孟含海和柳江南很尴尬,久久不语,好一会儿余谋才叹了口气道:“小兄弟,你大概不知这宝度国旋风铁骑,他们……”

韩煜道:“这是我们的国度,他们再厉害,也得跟他们拚了!作为天华的子民没理由去忍让、害怕他们的。”

柳江南忽道:“小神医说的是,这是我们的家,没理由去避让。既然走不掉,那就跟他们拚了!”

余谋道:“糊涂,小兄弟不知情形就罢了,柳贤弟,你怎么还这样说?你们还是走吧,能活一个是一个,绝对不能干这蠢事。”

孟含海道:“老哥,小神医说得不错,我们根本没法带离全镇的子民安然离开,何不跟他们拚一下?或许还有点希望。”

余谋叹道:“拚,拿什么跟他们拚?拚命,当然要拚命,但这是我们吃天朝俸禄的人干的事,老哥我都快六十了,死有何难。两位贤弟,老夫只能恳请你们了,望你们尽可能让全镇的百姓活下来的多一些。”他的表情有点落寞。

韩煜问道:“余大人,那我们的镇兵有多少,战力如何?”

余谋摇摇头,没有答话。

孟含海道:“小神医,你不知道,咱们镇兵也就五十个上下,大多是老弱残兵,最高级别就是灵侯初级……”

还真挡不住如虎似狼的旋风铁骑五十刀啊!怪不得余大人如此沮丧!韩煜暗叫不妙,心忖:依书所说,战争无非是天时地利人和。嗯,敌强我弱,天时已不利,但地利却是在这边,至于人和?却是难说,也不知道会不会又出现柳东这样的败类。嗯,这柳东应该是少数,国内大多数还是像三位一般铮铮好汉子的,那么人和不成问题。嗯,阿爹提过,宝度国尽干恃强凌弱之事,仗武力少谋略,既然有两利,这一仗似乎还有得打!

余谋道:“两位贤弟,时不我待,喝完这一杯,咱们立即行动!”

韩煜忽道:“余大人,请听我一言,撤离必然全军覆灭,如果我们能就地阻击,说不定能把敌寇阻敌于外。”

柳江南和孟含海对韩煜是极为感激的,齐声道:“小兄弟有何高见了。”

韩煜当下便把自己的计划一一摆了出来,三人眼睛同时一亮,余谋哈哈笑道:“想不到咱们的小兄弟有如此胆识!好,老夫就再发一次少年狂,跟那些恶鬼干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