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腿缝之间

陈白眼睛微微一眯,冷冷的看着他,两个人目光四下相对,陈牧背着手,从废墟中缓缓走出,脸上的讥笑没有一丝减少。wenxue6.com

“咳咳。”,陈道林咳着血,从废墟中爬出,眼神中已经充满了惊骇,只有陈白依旧是面无表情,“呼啦啦”,不远处一大群人冲天而起,足足上百名凝气修士,铺天盖地。

皇城的夜色中,已经有无数人围拢了而来,远远的围观着这里。

“那就是陈白吗?气势好强,我的天呐,短短一年不见,陈道林竟然已经完全不是他的对手了!”

“是啊,他今日莫非是要屠灭陈家?”

“……”

一座屋顶上,一道流光缓缓的飞落,最后落在了屋顶上,小武侯目光朝前看去,看着陈白孤身一人,背着手与面前这些人对峙,瞳孔不禁微微一眯。

仅仅一年的时间,陈白的气质一下子变的好强好强,整个人似乎有了脱胎换骨一般的变化。

小武侯瞳孔剧烈的一缩,连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状态的陈白,实在是有些逆天了。

“难怪他能击败李无双。”,深吸一口气,小武侯五指缓缓攥紧。

陈家上百修士,已经缓缓的围拢了过来,无声的把陈白包围在了中间,而陈白背着手,始终面无表情,甚至闭着眼睛,在陈白身前,两道恐怖的结丹气息冲天而起。

陈白一人面对如此多的对手,已经根本没有一丝忌惮了。

“你,究竟是从大夏神朝来的?”,陈白冷冷的看着陈牧,不出意外,眼前这位就是大夏神朝的那位了。

难怪剑一如此忌惮,此人根本不是修为恐怖,而是身份恐怖!

大夏神朝!

陈白五指用力的攥紧,从遥远的神朝国度而来,仅仅一个南白郡国,已经是不可逾越的霸主了,大夏神朝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陈白几乎都无法想象。

而眼前这位,就是出自大夏神朝,那个仅仅一个身份,就逼得墨天河退避三舍的人!

陈白眸子里爆射出一道冷芒,即便这样,那又如何?

今日,挡我者死!!

“没错。”,陈牧讥讽的道,“怎么,你现在也知道了?”,他缓缓的道,双手背在身后,就悬浮在陈白身前不远处,“本尊乃是大夏神朝陈家,信使陈牧!”

“你现在跪下,我还能给你一个痛快一点的死法!”,陈牧居高临下,以充满自傲的眼神和口吻道,“把你藏匿身子的法门交出来,还有那个玄器,否则我要你求死不能!”

陈牧极为的自傲,在他眼里,整个越国就是一个山沟沟。

整个越国之人,就是一群未开化的野蛮人,凭什么跟他斗?

“这小子,我真想一拳捶烂他的脸。”,林啸天闷着一口气道。陈白目光一冷,淡淡的道,“那就捶拦他的脸!”

两指并拢,陈白怒吼一声,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手狠狠的劈下!虚空之中,一把金色的璀璨剑意,足足上千米长,划破整个夜色,一剑狠狠的劈了下去,顿时漫天金光!

陈白一脸狰狞,管你大夏神朝乃是圣地中人。

挡在面前,就一拳轰开!

一剑劈下,整个虚空都在微微颤抖了起来,金色一剑劈的整个天空都在微微颤抖,陈牧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这个乡巴佬,竟然还敢他对他出手?

“我要你后悔今天的举动!”,陈牧眼神狰狞,五指伸出,朝着前边抓去,“咔嚓”一声,五指狠狠的攥在了那璀璨的剑意上!

五指,陈牧仅仅用肉掌,就抗住了这一剑!

陈牧微微变色,旋即脸色狰狞,五指用力,一刹那,“轰”的一下,这一剑就瞬间崩碎,灰飞烟灭!陈牧背着手,整个人依旧巍然不动!

“这个陈牧,修为怕是在陈白之上。”,一个声音淡淡的道,旋即剑一身子一闪,落到了小武侯的身旁,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的。

小武侯目光微微一动,只看着前方道,“陈白才刚刚结丹,修为低于陈牧也是正常的,这个人不愧是大夏神朝的信使。”

他攥了攥拳头,脸色其实相当难看的,这个陈牧,仅仅就是一个信使而已,在大夏神朝陈家,可能就是一个不入流的角色。

可就是这样,这个人一入越国,依旧可以傲视群雄!这怎么能叫他心底舒服?

小武侯一颗自傲的心,几乎在这个陈牧到来之后,就被深深刺痛了,所以他很不希望陈白输。

而是他希望,看到陈白狠狠的捶爆这张憎恶的脸!

“陈白未必会输的。”,剑一一只手轻轻压在了小武侯的肩膀上,可是目光依旧充满了担忧,“这陈牧不足挂齿,身份不高,可是谁曾有人想过,他为什么会来越国?”

“他既然是一个信使,那么他必然是背负着某种使命的,可他若是死了,陈家怎么会善罢甘休?”

“而且,他的使命究竟是什么……?”

“结丹初期巅峰?”,只一下,陈白就试出了陈牧的实力,当下脸色就一沉了下来,陈牧的战力要远远高于陈道林,怕是纵观整个南白郡国和六国,一样修为能赢过他的,怕是寥寥无几。

陈白身子里的血液微微沸腾了起来,自己出道第一战,真是太满意的,陈白眸子里涌起了深深的渴望。

这,就是自己的踏板石!

陈白目光骤然冷下,手上一捏,一击不动雷王印已经从手上浮现了出来,而这一次,却是九印合一,一击而上!!九印合一,比凝气期发挥出来的时候,足足大了十倍!

配合上结丹之力,完全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

天空之中,轰隆轰隆的颤抖。

“萤火之光,也敢与皓月争辉。”,陈牧讥笑一声,手上五指一转,宛如一道火红色的莲花绽开,缓缓的朝前抛去,“毁灭红莲!”

“轰!”的一下,九印合一轰上去,刹那炸开,陈白整个人被掀飞出去,余波炸在暗之铠甲上,一下子崩碎了一大半。

剩余的力量落在陈白**上,却完好无损。

结丹力量,直接硬抗!

“阴阳灭卦手!”,陈牧眼神狰狞,一下子追击了上来,玄技猛地轰出,阴阳奥义缠绕上陈白,那丝丝缕缕的控制之力,再一次攀上了陈白的身。

阴阳之力交融,似乎一下子要把陈白攥碎!

“滚开!!”,陈白早已今非昔比,区区一个阴阳灭卦手,怎么可能困的住陈白,浑身上下晶莹的**中,爆发出一阵雷电之力,无数无形的丝线被一下子齐齐挣断。

“杀!!”,夜色中,无数人一下子就扑了上来。

陈道林,上百凝气修士。

远处,小武侯看的一阵担忧,身子几乎要冲上前,这时一把被剑一按住,“不要轻举妄动,咱们的身份太敏感了,必须要为整个越国千万子民考虑!”

他们能出手救下陈白,却不可以参战,一旦参战,就把整个越国都拖下水了,这个险,他冒不得!

事实上,陈白也根本不需要他们帮。

张口一吐,一口丹气吐出,迎面一尊凝气修士被当场一气劈成两半,血撒长空。

陈白右手一转,一股极致的力量从陈白的手掌心上爆发,这是陈白有史以来爆发出的最强一击!

“大悲裂虚手!”

结丹之力,完整的玄技之力!

两股力量交融之下,威力简直难以言喻,无尽的金光一下子从手掌心中爆发了出来,金色的巨大手掌,足足遮天蔽日,狠狠的轰了上去。

“轰!”,大悲裂虚手与阴阳灭卦手狠狠的对轰在了一起,这是两个玄技第一次正面硬抗!

虚空崩裂,十几名凝气宗师当场被余波直接炸死!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