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突然从后面抓我的胸

深夜,苏府后院。

苏狄站在庭院里,望着皓月长空,心中默念:“如今的我唯有清风与月相伴。”

哎!

他额头渗出汗水,负在身后的手握着一柄木剑,而一旁的石桌上有一卷《基础剑纲》。

“我已经修习了三年的剑术了,也是时候找一本炼体法门,开始走上武者的路子了,可惜我没有师傅,无法问道,走出自己的道路。”苏狄叹气,放下木剑,坐在石凳上看着那一本《基础剑纲》,一股微凉涌上脊梁。

《基础剑纲》说的便是剑法入门,分为三卷,分别是持剑式、背剑式、御剑式。三种剑式虽然不同,但都是基础,若是学成,将来剑道一途也会简单不少。

“持剑式说的是如何持剑,不同的持剑方法有不同的效果,正手持剑威力更大,反手持剑更加迅速,双手持剑在于爆发,双手交换持剑在于变化。”苏狄怅然,总觉得自己的持剑式没有练好。

他试过各种持剑方式,最后发现这所有的持剑方式可以变化万千,如同一招剑法,剑在手中变化,既可以追击也可以抵挡,剑在手中交错,让敌人看不出下一剑会落向哪儿。

“至于背剑式,那就是一剑而已,并不是什么太难的剑术,不过是用来抵抗突袭的招式,这一招对于我来说没有问题。”他很有信心的看着桌上放着的木剑,又看了看卷宗。

让他头疼的莫过于第三卷中所说的御剑式,他无奈说道:“这御剑式要让剑在自己身体一寸之内变化,有些困难,御剑式是持剑式的变化手段,若是我能修炼道一寸之内变化持剑方式,那便大成。”

如今他的御剑式并没有做到一寸之内可以变化持剑方式,所以每到夜晚他都会自己摸索一番,想要尽早的学会这一剑法。

就在他沉吟的时候,何清楠从另外的一个院子走来,当走到后院的时候,她看见苏狄正在沉思,不由皱眉,摇摇头之后又离去了。

她并不想打扰苏狄,事到如今,她也只能给一些物质支持而已,求道之路,这需要求道者本身去探索了。

“苏狄…”

何清楠脑海里闪过一丝念头,最终还是没有去打搅苏狄,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苏狄便出了门去,他昨日成年,今日必须要去帝宫里拜见太阿神帝,继承北山王位。

等他乘着马车到了帝宫大门,便遇见出去游玩的狄安若和五皇子狄师夷,他赶紧下了马车,向两位大佬行礼。

“拜见五公主和五皇子!”他仅仅行礼,多的便不再说。

狄安若一愣,看见苏狄面色严肃,不由捂嘴一笑,故意调侃道:“本宫上次去天云山狩猎,发现一朵五色云鳞花,想要采来巩固根基,然后突破后天,成就先天。”

“若是你也想去,本宫和五哥就在这里等你,待你听封之后,我们一同前往。”

苏狄沉默,抬头望着一旁无奈的五皇子,赶忙说道:“不必了,五公主!我如今还没有炼体,去天云山恐怕会拖累你俩。”

“近来我心中也有疑惑,想要请陛下为我解惑,所以五公主的好意,臣心领了。”

他是苏家的人,将来的北山王,所以在狄安若面前自称臣子。

“哈哈,好!苏狄,既然你有疑惑,那便不随我们一起了,天云山凶险,我们只能在第二层活动而已,你未踏入炼体,不去也好。”狄师夷无奈,瞪了狄安若一眼,苦笑一番。

他又从怀里磨出一个玉瓶,笑道:“苏狄,你成年礼时,我有事未去,今日便补上贺礼,这里面前炼体用的药液,你炼体时,每日洒一滴在洗澡水里,有奇效。”

“时候不早,你快些进去吧,我与小妹也先走一步了!”

苏狄无奈的拿着玉瓶,看着狄安若和狄师夷离去的背影,内心复杂。

曾经几时的玩伴,如今已经抵达先天境,而他还未踏入炼体境,想来也是可笑,可笑至极。

狄安若和狄师夷乃是椿贵妃所生,乃是龙凤胎,而他俩在皇子公主中排行老五,便是五皇子和五公主,小时候他们和苏狄一起玩泥巴,如今二人立马成就先天,苏狄却还在原地。

苏狄面色平静,一步步的走向帝宫的紫极殿,太阿神帝在那儿等他。

他知道从今日开始,他就是北山王,而按照规矩,他在太阿城再待一年便要去北山城,虽然那里一片狼藉,但是郡王必须要在自己的城内,在自己的封地之内,这才配得上郡王的封号。

既然他是北山王,那么北山城才是他应该停留的地方。

一踏入紫极殿,入眼的就是一位气息强大的帝王,也是一位法相境的巨擘,可以镇压一个小国的人,而这个人却是带些笑意看着苏狄,没有强者的气势。

苏狄沉默,向前迈出一步,躬身行礼道:“陛下,臣来了!”

太阿神帝一笑而过,赶忙从帝座上起身走下来,笑道:“苏狄,今日你来便是接受王位,你便是北山王,那么你也要承担起守卫北山城的责任,不过,只要你愿意,北山王的位子你可以不坐!”

他给了苏狄一个承诺,让苏狄不必理会北山王的责任,可以安心的待在太阿城里,一直被他庇护着。

“不必!”

苏狄再拜,神情没有一丝动容,严肃道:“臣乃是北山王世子,北山城是我的另一个家,虽然如今那里只有杂草,但我有责任去那里戍守,继承我父王的意志!”

现如今的北山城早已渺无人烟,那里被杂草和树木覆盖,那里破碎的城池早已变成瓦砾,化作尘土,只有三年前被骨族入侵的痕迹。

一旦苏狄选择前往北山城,那么他就要带上不到一千的军队过去,去那里重建城池,继续守卫那一片土地。

太阿神帝不忍,但他又知道眼前的臭小子的倔脾气,只能叹息道:“既然你要去,那么一年之后,你带三万人去北山重建城池吧!”

他将原本的一千人改成三万,无疑是偏袒苏狄一人,不希望苏狄死在北山城里。

重建城池不仅需要人力、还需要食物和物力,北山一带本来就贫瘠,没有多少资源,如若人力还只是一千,那么重建这一座城池恐怕得三五年之久。

“不必了!”

“北山城只是我的责任,并不是其他人的,一年之后我会一人前往北山城,守着那一片太阿国土,如若我死,从此不再有北山城,也不需再有北山王!”

苏狄神情坚定,与太阿神帝四目相对,不让分毫,他看得出太阿神帝眼中的茫然,解释道:“苏家世代镇守北山城,世袭北山王位,如今苏家只有一人,我死之后,我不想再有其他人去死守那伤心之地。”

“好!朕答应你!”

太阿神帝拿出一枚令牌,手指一划,令牌就飞落在苏狄手里,再次嘱咐道:“苏狄,昨日朕探查你识海,发现那骨族的道印,朕想,你应该可以修行,只是你无法走练气士的路子而已。”

“朕思来想去,决定让你以武者入道,将来若是能够成为练气士,再走练气士的道路,你看如何?”

太阿神帝也仅仅是法相境而已,他也不知道这种情况是什么原因,不过他目光高远,让苏狄先行一步,将来若是成就练气士,就会有很扎实的根基。

“陛下,臣也是如此想法,只是臣并没有老师,也没找到合适的炼体法门,我想请陛下为臣引路!”苏狄有些怅然,诚恳的请求太阿神帝。

他家里的卷宗很多,其中不乏有各种炼体法门,但是他都看不上,皇宫里能够借阅的卷宗他也见过,也没有合适他的,所以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太阿神帝身上。

太阿神帝毕竟是法相境巨擘,见多识广,而且是一国君主,结交的朋友也是遍布整个明月古国,一定有办法为他找到师傅和合适的法门的。

“这倒是没问题!”

“不过你需要怎样的老师和那一类的炼体法门呢?”

太阿神帝一笑,解释道:“武者之中也有宗师,他们将剑法、刀法、枪法、戟法等兵器之法都练到炉火纯青,你想学何种兵器?”

“炼体法门无数,有的可以修炼到钢筋铁骨,有的可以修炼到不惧水火,有的还可以练成无漏之体,你又想要哪一种?”

苏狄丝毫没有震惊,他看过六千三百册卷宗,这些事情他多少听说过。

他沉吟一阵,开口说道:“陛下,我曾阅读过一册史书,里面提到一种可以将肉身炼到与魂魄合一,我想要的就是这种炼体法门。”

“至于师傅,臣希望有一个剑道宗师做我师傅,不知陛下可有人选?”

嗯…

太阿神帝沉吟一阵,想起帝宫宝阁里的确有一门可以将肉身和灵魂结合的炼体之法,这炼体法门叫做熔魄罗生功。

“的确是有这种炼体法门,不过这炼体之法太过凶险,大荒之中已经无人问津了。”

神帝无奈,看着苏狄坚定的眼神,只得伸出手指,将熔魄罗生功传给苏狄。

他怅然若失,有些担忧,吩咐道:“这法门叫做熔魄罗生功,修行起来痛苦万分,需要火性荒兽血肉淬体,熬炼肉身的同时也锤炼灵魂,可以将魂魄和肉身合二为一,不过过程却是痛苦万分,你若是坚持不下去,自己另选一种法门。”

“至于你说的剑道宗师,我恰好知道太阿城里有一位,不过他性子古怪,你要拜他为师的话有些困难。”

苏狄一愣,听到太阿城有剑道宗师,急切问道:“谁?”

太阿神帝一笑:“左青侯!”

左青侯?

苏狄茫然,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人名号,有些半信半疑。

(未完待续)(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