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在乡村

因为明天是凌潇潇的婚礼,父母还有施洛辛夫妻都留在T市,说是准备玩几天,正好她就将两个弟弟也留在了家里,打搅父母什么的她不知道,反正孩子是母亲生下的,她明天有事儿不可能带着两个弟弟去,所以第二天早早起床拎着包就偷偷跑出了门。

却没看到在家里二楼的一处阳台上,一对夫妻满脸无奈的看着偷偷逃跑的斯洛的身影,夫妻俩摇头相视一笑。

凌潇潇还真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因为之前去了一次她G市那边舅舅送的房子里,硬是喜欢得不得行,这不,凌家和郑家得知后,两家出力,愣是把舅舅陆亭给请出了山,给凌潇潇设计了一套新房,到了凌家后,和凌家的一众人打了招呼,就被人带着去了凌潇潇所在的酒店,已进入房间,凌潇潇看到斯洛那美丽端庄的新娘妆瞬间破功,拉着斯洛就开始说新房的事情,还沾沾得意的表示,房子也是同一人设计的。

不过最后却也承认,舅舅陆亭在问凌潇潇和斯洛关系的时候,凌潇潇诚实的表示了自己和斯洛的好闺蜜关系,这也是更大原因舅舅陆亭愿意出手帮忙设计房子的原因。

这些斯洛还这不知道,心里也很感动和温暖,舅舅很疼爱她,因为她没什么朋友,所以明明已经收山,却因为知道凌潇潇是自己为数不多的好友,又重新出山帮忙设计新房。

想着,也打算等参加了凌潇潇的婚礼后,去舅舅那边看看,都这么大年纪了,还没想过找一个舅妈生个宝贝,这一点她表示很不赞同。

在凌潇潇的婚礼上,也遇到了很多熟悉的人,G大的校友,凌家大哥凌霄,甚至还有寒舒和青一丹,后者和她打招呼,并笑着表示他和青一丹的婚礼就在明年开春,到时候会给寒晏和她发请帖。

两个人站在一起,青一丹今天穿着一条简单的淡紫色长裙,肤色白皙,五官精致,没有了职场女强人的派头,多了一分柔和和妩媚,一双眸子也没有了之前的冰冷和犀利,多了一丝亲和,这样的改变,让斯洛知道,青一丹和寒舒之间的关系,应该已经升温,不像最初见面那一次的棱角分明,那个时候的青一丹和寒舒,绝对没什么感情,可能只是想要试试才在一起的。

“恭喜你们,到时候一定到。”毕竟是寒晏的表哥,而且凌潇潇如今的心已经全部给了郑公子,之前的凌潇潇也只是一直单恋寒舒,并不存在什么渣男,现在双方都各自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也算是一桩皆大欢喜的事情。

“对了,你和寒晏的婚礼打算什么时候办?”寒舒知道寒晏和斯洛两人的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关系自然没有任何问题,不过斯洛年纪毕竟更小一些,对于婚姻,也不知道她是否想要延后一段时间,毕竟年轻人都贪玩。

“应该也是在明年,到时候会给表哥发请帖的,记得带女伴哦。”乐呵呵的点了点头,又寒暄了两句后就随着凌潇潇那边去了。

本来凌潇潇是要让她做伴娘的,不过她公司那边临时有工作要忙所以伴娘只能转交给另外的人,毕竟要提前彩排,到时候婚礼现场出问题就不好了,这一点由不得凌潇潇任性,但她也做了凌潇潇的另一个伴娘,除了彩排需要按照规矩来的那些工作,其他的她都承包了,被凌潇潇美其名曰为:累点儿,当赔罪。

捧花落下那一刻,她完全是没想到的,毫无预兆的,也不知道这厮私下联系了多少次,捧花直直的朝着自己砸来,有东西飞过来,怕砸到自己,只能伸手接住,毕竟那玩意儿她知道没危险,不可能躲开。

……

因为老一辈的恩怨被化解,本来时常呆在岛上的父母,和施洛辛的关系好转,也直接受到了她的影响,开始喜欢上了环游世界,动不动人就不见了,两个弟弟也直接被丢到了斯洛这里,美其名曰:让弟弟长长见识。

对于这样失责的父母,她也不能说什么,毕竟两个弟弟也都大了,被母亲教导得很明理,她这个姐姐现在要照顾的,也只是按部就班,母亲走之前是做好了规划表的,两个弟弟的一天如何安排,都在上面。

父母的改变,让两个弟弟有了轻松的环境,俩臭小子心里偷着乐,明面上接父母视频的时候,却都是一副小老头的严肃样子,似乎对父母很不舍。

而斯洛现在除了上班和带两个弟弟,又多了一项新任务:婚礼的事情。

因为在有两个月就即将是她和寒晏的婚礼了,父母如今迷恋上了环球旅行,表示她已经长大了,自己的事情需要自己亲力亲为,寒晏这么忙,作为善解人意的妻子怎么能够去打扰丈夫,惊扰到丈夫的工作呢,所以,最终只能斯洛自己累死累活的各种安排婚礼事宜。

好在期间有已经办过婚礼的凌潇潇、叶浅、齐薇还有新晋升为新娘,性子也变得柔和很多,和自己关系也不错了的青一丹一起加入帮忙的娘子大军阵营,不然,她还真是两眼一抹黑,抓瞎状态。

两个月后……

海岛上风景优美,仍旧是上次订婚的地点,没有选择其他的国家或者城市办婚礼,选择自己的家,是因为他们觉得其他地方再美,也没有他们的家美。

寒晏提前三天赶了回来,今年三十一岁的寒晏算是爱情事业双丰收,升职就跟坐火箭一样,年纪轻轻如今已经是G市的一市之长,更有因因为往上冒头的意思,没办法,太会招商引资,跟外商之间的联系更是其他很多人都比不了的,久而久之,大家也就习惯了这个坐着火箭一般蹿升的人,毕竟,眼红嫉妒也只能是这样,人家有能力能够为国家为城市带来利益,带来繁华,阻止他,不就是阻止国家发展嘛。

婚礼的现场,按着时间,仪式一项一项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下面除了亲朋好友就是两方新郎新娘自己的好友了,订婚的时候他们都没有来参加,这是第一次到来海岛,对于这里更是喜欢得不得了,不过这个时候更多的,自然是起哄两人的婚礼了。

安家人虽然权势滔天财富惊人,却也并不传统死板,更何况是他们最崇拜的哥哥姐姐的婚礼,长辈们也乐在其中,并不阻止这些胡闹的小辈们,连傲那边也带着几个连家的小辈过来参加婚礼,基本上这几个小辈都是和安珵铭还有斯洛见过的,也是两人印象不错的,至于连家的其他人都没来,长辈就只有连傲一个,可能连傲也不希望连家其他长辈过来摆谱给儿子的婚礼增添什么不好的东西吧。

总而言之,婚礼现场很热闹,年轻人们起哄,小孩子们笑闹,欢声笑语不断,整个海岛上都久久持续着大家的欢声笑语,幸福的香甜气息四处扩散,感染着现场的每一个人。

“辛苦你了。”回到家的第一天,寒晏就说过这句话了,不过今天,在婚礼的现场,当司仪表示新郎可以亲吻自己的新娘了时,下面巨大的起哄声,各种趣味笑意的眼神,寒晏镇定自若,斯洛虽然努力装镇定,但是闪烁的目光还是出卖了她此刻紧张的内心,腰上突然多了一只大手,搂着她靠近,随后缓缓躬身低头,在其额头上深深一吻,这一吻显得倍感珍惜,这一年多他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还是斯洛会抽空过去看他,这场婚礼,他作为男人,作为斯洛的丈夫,却没亲自出什么力,心里,更是愧疚。

不过,父母也安慰过他,还有父亲连傲也说过,往后走的一生,自己一定要百倍千倍万倍的对斯洛好,宠着她爱着她,让她一辈子都幸福,这就是对她劳累忙碌出的这场婚礼最好的回报。

一个女人,都希望自己嫁的男人能够宠自己一生,自己能够和丈夫幸福一生。

“有你在身边,怎么都不苦。”这话是诚实的内心表白,回想着有记忆以来脑子里的寒晏给自己的印象,似乎就没有不好的,哥哥从来都对她千依百顺,疼爱她更是用各种行动来表示。

“傻丫头。”听着这话,寒晏的冷酷已经没了踪影,化为绕指柔,眼神贪恋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儿,不对,如今应该称之为女人,这辈子他最爱,如今更是求得了的女人。

“真好。”听着下面起哄笑闹,寒晏笑容甜滋滋的伸手将斯洛揽入怀中,嘴里轻轻吐出这么两个字,真好,终于成为了我的妻子。

本来以为这可能只会是一辈子的梦,内心深处最大的秘密,却没想到他们真的走到了一起,心里也很庆幸遇到了这样的家人,和善、开明。

“大哥,你以后成为了我们的姐夫了?”

“大姐,你以后成为我们的嫂子了?”

两道男音在旁边响起,第一道笑得一脸腹黑,语调带着调笑,第二道则是认真和试探,眼珠子里满是纠结和犹豫。

随后男音继续响起。

“那以后你们俩生的宝宝,记得要叫我舅舅?”

“不对,是嫂子,应该叫我三叔。”

“傻子,都说了是舅舅,哪儿来的三叔,舅舅更好听。”因为他们就有一个叫陆亭的舅舅,这一点腹黑的安老大可是早就算计好的,想想他们那个舅舅多好啊,人长得帅又才华而且还有钱啊,要什么给什么,还是做舅舅更好。

“你才傻子呢,你想想我们的舅舅,整天被我们玩得团团转,各种戏耍还这么好脾气,我有些时候都替舅舅鸣不平,大哥你有些时候也该收敛收敛了,舅舅对我们这么好,我们怎么忍心这么戏耍舅舅呢?所以,做舅舅有什么好的,还是做叔叔吧,看我们家几个叔叔就挺好的,有威严,对我们也好,不过我们也不敢造次……”安小弟已经没注意到周围没了声音,继续和哥哥理论着,而后还重新露出笑脸看着自家姐姐,争取做三叔的权利。

无辜被躺枪的几个安家叔叔,都彼此乐呵呵的笑,随后有一个和陆亭关系好的,则是幸灾乐祸的眼神瞅着他,眼里满满的恶意,谁让好友以前在两个孩子面前总是争宠,让他那个时候恨得牙痒痒的,但两个孩子更愿意和陆亭亲近,他不能用暴力让两个孩子屈服啊。

如今得知真相,不笑话他才怪呢。

无辜躺枪的陆亭笑得比哭更难看,不过一双眸子却黑漆漆的望着婚礼搭建的台子一侧的两个孩子,微微勾唇,看来这俩臭小子是皮痒痒了,不好好松弛松弛,还不知道他这个舅舅其实是个披着羊皮的狼。

“唔,好冷啊哥,我们快去找件衣裳穿,感冒了可不好玩了。”安小弟抖了抖身体,面色有些发白,拉着哥哥的手说道。

安老大其实也发觉了不对劲儿,刚才就悄悄瞅了一眼,也是吓得他心脏都漏停了一拍,果然如同去G市打听的传言一般,这个舅舅内里腹黑,应该不太好惹啊,怎么办,有点儿后悔呢。

“哈哈哈——”

因为这些话,热闹的现场瞬间凝滞,安静得落针可闻,几秒钟后,完全没忍住,一下子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和笑声,显然这话逗乐了在场所有人。

而寒晏和斯洛这对新人,也直接被晾晒在一旁,而两个活宝弟弟,似乎知道惹了祸,后续一整天都没见到踪影。

全文完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