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小姨子

风的力量在一瞬间提高了数百倍,原本坚固的大船剧烈地晃动起来,屋子里的物品也随之晃动、移位,阿长努力地稳住自己的身形,强行打开了大门,那一瞬间,高达数丈的大浪悍然拍向大船,那强大的力量超过了一切,把坚固的木船打得粉碎!

无数尖锐的物品夹在浪花之中,狠狠地击中了阿长的身体,她一声未吭,努力地扩散自己的感知,想要找到娘亲她们的踪影。

但是风浪实在是太大了,她的感知能力受到了极大的干扰,只找到了昏沉沉的小道士无心和陶爷爷。

他们两人恰巧随着风浪漂流到她的附近,阿长凭借着自身强大的努力,顶着一身的伤,硬是将他们拖出了风浪的范围,并经过了一刻钟的努力,逆流而上,将他们拖上了岸边。

此刻,江面上的风浪已经小了一些,阿长安顿好两人,在附近找到一条小船,又往那风浪中心去了!她一边划船,一边在心中默默祈祷:娘,小梅,你们一定要等我,阿长来救你们了!

翻船的那一刻,田氏正在睡梦之中,毫无防备的她就那样被一个不知名的重物重重地打在了头上,剧痛让她毫无反抗之力,迅速地沉入了江中。

伴随着剧烈疼痛而来的,是如巨浪一般汹涌澎湃的记忆,那些被她遗忘的过往,因为相似的刺激,再度恢复了!

她终于想起了自己的身份,想起了自己的夫君、儿子、家人,想起了她失忆的原因。

江水几度将她淹没,她又拼命挣扎着冒出水面,强烈的求生*让她发挥了超常的能力,竟然抱住了一个漂浮的木箱。

风浪渐渐地变小,她借助着木箱,没有再沉入水中,只是随着水流飘向了下游。

风浪里的挣扎几乎耗尽了她所有的体力,她没法游到岸边,只能牢牢地抓住木箱,努力地保持清醒。

此刻,她只有一个念头,活下去!

另一边,小梅要比田氏幸运的多。

翻船的那一刻,小梅的第一反应就是护住鹂儿的骨灰坛。可惜的是,在她的手即将触碰到坛子的那一刻,大浪击碎了船,坛子被木板砸了个粉碎,鹂儿的骨灰也迅速地随水流飘散了!

“鹂儿!”小梅惊叫一声,却只抓住了那包着骨灰坛的布,那是从鹂儿的衣服上撕下来的最完整最大的一块布料,现在成了鹂儿唯一的遗物。

小梅带着布料落入了江水之中,却抓到了船身碎裂之后最大的一片木板,木板之上,还趴着一只落水狗和一只落水猫。

“喵!”

“汪!”

“大毛二毛!”

一人一猫一狗成功地汇合,并且互相合作,成功地在风浪变小之后上了岸。只是,她上岸的方向和阿长离得很远。

“娘!”

“小梅!”

阿长在风浪之中不断地呼喊着两人的名字,看不到、听不到、闻不到,向来灵敏的感官在这一刻完全失去了功用,她寻不到那熟悉的气息,能够感觉到的只有风浪的呼啸声以及混杂着血腥气的江水的味道。

那血腥气,有水里的,也有她身上的。

她的全身都湿透了,伤口只做了最简单的处理,划着一条小小的随时都有翻船危险的小船,拼命地在江面上搜寻着亲人的踪迹。

“娘!”

“小梅!”

阿长一遍又一遍地呼喊着她们,拼命地把声音放到最大,却始终没有听到任何的回应。

她的四周,只剩下失去生命痕迹的尸体,没有半点活人的气息。这样的感觉,令她无比绝望。

“啊!”

巨大的压力之下,阿长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哀嚎!她仰着头,泪水从无神的眼中溢出。

这一刻,那难以做出的选择终于有了答案!

去他的无情之道!

去他的斩断牵绊!

她只要娘和小梅回来!

“娘!”

“小梅!”

“你们究竟在哪儿?”

“汪!”

渐小的风浪声中传来熟悉的狗叫声,是大毛!阿长立刻竖起耳朵,仔细聆听。

“汪汪!”

“阿长!”

是小梅!她还活着!她还活着!她找到她了!

“哈哈哈!”阿长大笑起来,一把抹去脸上的泪水和江水,一边奋力地划着小船过去,一边大声回应,“小梅,小梅,我听到你了,你别动,我这就来找你!”

找到了小梅,却不见田氏的踪影,阿长的喜悦顿时减少了一大半。已经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活着的人越来越少,娘亲她会不会也……

阿长及时打住自己糟糕的猜测,把大毛抱上了小船,对小梅说道:“小梅,我娘还下落不明,我得立刻去找她,大毛的鼻子比较灵,也许能帮上我,二毛跟着你,你们往上游走,去和陶爷爷、无心汇合。”

“好!”小梅点点头,“你小心一些,我们会一直在那儿等你们。”

告别了小梅,阿长再次划起了小船,不同的是,她的身边多了一只即使变成了落水狗也完全不减威风的大毛。

“大毛,你可得好好地闻闻,一定要找到我娘!”

“汪!”是的,小主人!

有了找到小梅的好消息,又有了大毛的帮忙,再加上风浪变小了很多,她的感知范围再次扩大,阿长的心情变得好多了。

她已经做出了选择,放弃无情之道,守护这十二年的亲情,只希望,上苍能对她仁慈一些,更仁慈一些,不要在她已经清醒明白之后,还残忍地把她推回绝望之中。

娘,你一定要活着,好好地活着!阿长来找你了,很快就会找到你的,你一定要等阿长啊!阿长才十二岁,还很小呢!你还没看到阿长成年,还没看到阿长成亲,你一定不忍心就这么离开阿长的,对不对?

她一遍一遍地在脑海中祈求着祷告着,毫无节制地扩散着自己的感知,精神透支到极限,脸色极度苍白整个人都摇摇欲坠也不肯放弃,拼命呼喊着,嗓子嘶哑也不肯停下,唯一所求,就是救回娘亲!

不知过了多久,阿长已经开不了口,感知的范围也缩小到不超过船的范围,整个人也扑倒在了船上,意识几乎消失,一直安静的大毛却拼命叫了起来。

“汪汪,汪汪汪!”

是娘吗?找到了?一定是的!强烈的渴望让她重新打起了精神,最后一次扩散自己的精神力,终于感受到了不远处那熟悉的气息,虽然微弱,却依旧鲜活。

是娘,是娘,真的是娘!她终于找到娘了!

“娘!”阿长想要叫她,声音却沙哑微弱得完全听不到,她强撑着将小船划了过去,从水中把娘亲抱了出来。

“娘……”抱着田氏微胖绵软的身体,喜悦充满了阿长全部的身心。失而复得,她终究还不算太晚。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船难,死了很多人,阿长一行得以全部活下来,真的可以说是福大命大,更让她们惊喜的是,田氏的记忆全都恢复了!

“娘,你想起来了?”阿长迫不及待地问道,“你还记得我们为什么会到那岛上,你又是怎么失忆的吗?”

她想要知道答案,又有些怕知道答案,假使,这一切都和上次那件事一样,她就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继续坚定信念,却相信那个记忆中对她很好很好的爹了。

田氏摸了摸她的头,温柔地将她搂在怀中,轻声却坚定地道:“阿长,你担心的事情我都明白,不过不用怕,你爹他,绝不会害我们!”

没有记忆的时候,田氏还曾想象过买凶杀妻女的柳丞相是个多么令人厌恶的渣男,而恢复记忆的她,却十分信赖着自己的夫君。

她田荷香只是个屠户之女,相貌一般,大字也不识得一个,只空有一把力气,一般打架还成,遇上有真本领的,也就是一花架子。

柳大小时候虽然是被她家收养的,但是他真的很聪明,十七岁就自个挣下了一份不小的家业,还学会了读书识字,非常的了不起。

当时,她爹本打算把自己最疼爱的小女儿嫁给他,她家小妹长得漂亮,又会说话,还识得几个字,比她可强多了。除了小妹,村里还有好些人家都看中了柳大的能干,就连村里唯一的教书先生也对他颇为赏识,愿意把自己独女嫁给他为妻。

可没想到,最后他却悄悄地问她愿不愿意嫁给他。

那时候,性格强硬又有些凶悍的她已经是无人问津的老姑娘了,他却没有丝毫的嫌弃,放着那一堆出色的姑娘不要,单单选了她,田氏怎能不高兴?当即爽快地应下了。

后来,他跟着陛下立下无数功劳,官越做越大,打主意的人也越来越多。不知道有多少人明里暗里地找过她,劝她给他纳妾,劝她自请下堂。

她偏不!

凭什么?那是她的男人,凭什么要和别的女人分享,凭什么要让给别的女人?

她配不上他?呸!

她是他选的,怎么配不上?她夫君的眼光一向是极好的,否则怎么可能一眼就看中了陛下,跟定了陛下?她是夫君选的,自然也是极好的,谁都比不上她!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