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漫我的老师漫画免费阅读

readx;大家应该都知道,一个人、或者说领导在下达命令或者讲话的时候最讨厌的就是打断他讲话的人。

李冰也是,他自认为是这个城市的王者,任何人都要听他的命令。就在他想到他如何成为世界的主宰时。一个男人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似乎他们这百多号人都不存在。隐约可以看见男人手中拿着一条粉色的女式内裤,肩膀上趴着一只猫。

李冰张开嘴,那些准备好的话语,一下子堵在喉咙里。看着那个男人的笑容,李冰如同被刺了一下,以前各种被侮辱的画面闪过。怒火瞬间让他失去理智。

“杀了他,全部去杀了他。”他疯狂的叫喊着,趴在他身边的那只丑陋的大狗慢慢站了起来,发出一声低鸣。人群中的那些秃毛大狗全都朝耗子武扑去。

“汪!汪!汪。”狗叫声此起彼伏,城市中的角落里也传来狗吠。

耗子武连头都没有抬,朝破旧小屋径直走去。丝毫没有在意他背后的五六条露着尖牙的大狗。没人知道耗子武肩膀上的那只猫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然后伸出一只锋利的爪子朝耗子武的肩膀上狠狠按去。

“哎哟喂,卧槽。”耗子跳起来骂道。不过可以看出,他从那个傻缺猥琐的状态中回过神来了。

此时那些怪物狗已经到了他的身后,他都已经能闻到腥臭的气味了。

耗子武眼中红光突显现,朝前一个个翻滚。手中突然冒出出两把匕首,轻轻划过。离他最近的两条大狗哀鸣的倒向旁边、他肩膀上的胖猫也跟着一个空翻落到地上。

这些原本很可爱的宠物狗现在都狰狞着朝耗子武扑来。

“杀了他,杀了他。”李冰兴奋的尖叫着。其他人也跟着冲了上去。

耗子武怪笑着转身就跑,一旁的胖猫又翻了个白眼,轻轻跑了几步,然后跃起,又落到耗子武肩膀上。



破旧小楼内、

“连长,那个人是什么情况。”一个警戒的士兵问道。

聂海摇摇头,拔出枪,示意众人准备战斗。不管那个男人是什么情况,现在他们只能战斗了。聂海看了看身边的兄弟,叹息一声。

“希望其他人能顺利突围。”



黑暗中,没人看到急速奔跑中耗子武的动作。

耗子武舔了舔匕首上的血液,诡异的笑了起来。“你们这群不听话的小混蛋,敢打扰老子做的事情。老子跟你们没完。”

他就这样

他肩膀上的胖猫,鄙视的看了他一眼,闭上眼睛,似乎一点也不觉得后面凶残的大狗和疯狂的人有什么威胁,安静休憩起来。

李冰疯狂的开着枪,可惜他的枪法不太好,全都飞的无影无踪。他的爪牙如他一般,胡乱的开着枪。对耗子武没有任何威胁。

耗子武感受着身后的气息,有些奇怪,怎么回事、这些人怎么不会被这些感染病毒的大狗攻击。然后又是随手一挥,一头朝他后颈扑来的大狗,大狗随即哀鸣一声,摔落在地。

这个时候耗子武身后的那一群大狗如同受到了什么刺激般,更疯狂的朝耗子武扑来。

于此同时,远处的黑暗中越来越多的狗吠声传来。耗子武眉毛跳了跳,低声骂道:“这尼玛什么情况,这里怎么这么多狗。”

这些男人们,并没有发现,一队士兵带着一大群衣衫褴褛的女人悄悄的远离着这个地方。并且,一个剪着西瓜头的妹纸坏笑着离开了大部队,朝这栋小楼一蹦一跳而来。

“西瓜公主来也,你们这群臭男人还不速速跪下。”妹纸怪笑的说着:“糊涂姐姐,等我噢。我马上就来找你。”



“啊楸。”小糊涂揉了揉鼻子,狐疑的看了看黑暗中的某个方向。看着跪在院子中央的两个男人,还有两条半死不活的狗。

刚才邱文杰不顾威尔的阻拦,直接冲了出去,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就解决了两条被感染的狗,然后下了这两个男人的枪。鼹鼠和竹竿也是一阵无语,他们等了半天也没找到机会悄无声息的解决这几个混蛋,这个女人就是眨眼的功夫就搞定了。一众说不出来的感觉充斥在他们二人的心中。

不仅世界变了,身边的人也都在改变啊。



正在努力摆脱身后一大群疯狗的耗子武埋头狂奔着,突然:

“站住。”一个悦耳的声音出现在耗子武的耳中。

耗子武先是一愣,然后惊喜的抬头,可目光扫过声音的源头后。又低下头继续狂奔。

一个西瓜头的妹子,叉腰挺胸站在他要经过的路上。刚才耗子武那一撇,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里冒出来的平底锅。浪费劳资表情。!”

西瓜头的妹子眼中闪过一抹银色的光芒,不知道怎么了,瞬间面色通红。用手指着耗子武的背影,晃晃悠悠的说不出一句话。

“王八蛋,老娘跟你没完。”愤怒的吼声在黑暗中飘荡,甚至在这一瞬间,这声呼喊盖过了此起彼伏的狗吠声。

耗子武直接无视那个妹纸的叫声,劳资很忙,虽然这个世界现在很疯狂,但是你这种货色就不要来烦劳资了。

西瓜头妹纸眼中又是银光一闪,先是愤怒的挥舞了一下拳头,然后朝前走了几步。随后一大群被感染的犬类径直从她的面前,跟那些疯子一样,这些被病毒感染的犬类,也无视了西瓜头妹纸。

西瓜头妹纸,蹲在地上。咬牙切齿的说道:“王八蛋,你给我记住了。看本菇凉怎么玩死你。”

耗子武突然感觉到一股冰冷的气息出现在他背后,然后迅速略过他的脖子。

他不用想都知道,他的脖子上肯定全是鸡皮疙瘩。

当然,他更不可能知道,接下来他每一次的出现都会变成噩梦,也不可能知道,仅仅是他不经意闪过脑海中的一个词,让他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得安宁。

仅仅是一句“平底锅。”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