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摸得我流水有点黏黏

山妖的哭声很凄厉,仿佛痛彻心扉。

王白与它隔了两百多米距离坐在寒潭边沿打量,他发现山妖似乎受伤了。

很严重的伤势,整个后背像是烤糊了般皮开肉绽,至于它为什么跪伏着石床,很可能是双腿受了伤,从它流出的血泪来看,内脏应该坏死。

种种推测,王白估计山妖已经油尽灯枯。

“不对啊。”

“它被沼泽恶魔缠身,最多就是损失了几十年凝练的妖力,即使后来干爹他们动手,这些伤势也不像是剑伤。这头山妖到底遭遇了什么?它在哭诉什么?那滩石床上的血迹又是谁的?”

王白脑海中转过许多疑虑,他慢慢的抽死剥茧,猜测着难道是寒山老祖?

只有寒山老祖死了山妖才会难过,因为这头山妖本就是寒山老祖一口浊气催养而生,某种程度来讲,两者算是“父子关系”。

既然寒山老祖死了,那是谁杀的?

这个不难猜,只有这一切的幕后黑手,天堂组织!

王白忽然紧张起来,如果天堂组织还在这里,自己身怀心魔咒这种能够克制天堂神光的力量,他们一定不会放过。

必须得赶紧离开这里。

王白寻找着出口。

这个地下洞窟应该是冰天世界的真正面目,寒山老祖死亡,没有了妖煞的供应这个洞窟才显现出了真正面目。

风,微风吹拂过王白身上,他猛的一惊。

“这里有风,既然寒山老祖死了,那这些风就不是幻觉,这个洞窟有通风口。”

王白迅速遁寻着风向望去,果然在很远的距离外,洞窟石壁上有条通道。

心中大喜,王白起身就要跃去,一股森冷的杀意让他打了个激灵。

回转过头,王白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山妖漂浮在寒潭上,眼神仇视的盯着自己。

“你老爹被人杀了,赶快找你的仇人去吧。”

王白暗暗念叨,从山妖的眼神他看出愤怒与悲伤,这家伙是要杀掉自己泄愤!

果然应了王白的猜测,山妖伸出一指,便有股很强的妖力铺天盖地压了下来,重有千斤,王白及时准备下也有点措手不及,身形一矮,那力量越来越重,最后压的他连腰都直不起来。

“不行,差的太大了,况且它身上也没有天堂神光,心魔异力也起不了作用。”

山妖虽然命不久矣,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残暴级完全体的实力就是华夏国古时候千年老妖的存在,王白武徒巅峰的实力真是应了那句捏死蚂蚁般动动手指头,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

“一定有弱点的,一定有的。”

王白尽量放松身体以双腿卸力保留体力。

他在赌,赌山妖伤势太重而死,所以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拖。

拖到这家伙油尽灯枯!

山妖似乎看穿了王白的心思,它眼神一冷,伸出了手掌凌空虚抓,王白的身体在妖力的约束下慢慢升到半空中被挤压。

龙剑锦袍!

这件出云剑宗至宝在这一刻发挥了作用,它至少抵消了四成的妖力,这可能是锦袍材质对妖力有着天然的免疫,所以王白任凭山妖的**也并不觉得难受。

很快恼羞成怒的山妖发狠的招来几根冰刺,急啸而来的厉风,王白不愿坐以待毙,瞬间霸王弓十倍增幅下进入人身龙相境界,擂鼓劲疯狂运作,内息狂吞间他猛的挣脱山妖制衡,空中一扭身体躲避掉袭来的冰刺,自己也落入了寒潭中。

寒潭的水很冰倒也不至于让王白冻的全身僵硬,因为在冰天世界的数天他对寒冷早已有了一定免疫。

透过水面,王白发现山妖在寒潭上空紧紧凝视着,并没有追击的举动。

“莫非这家伙怕水?”

王白心中暗暗推测。

他脑海中关于山妖的资料全部浮现,经过种种判断,王白试探的扑击寒水扬起飞浪打向山妖。

“果然!”

在发现山妖下意识的避开,王白证实了心中的猜测。

“这家伙怕水,太好了。”

一块块冰刺射入了水中,王白在水里如游鱼般灵敏的躲过。

他曾经修炼霸王弓需要潜水做辅助所以水性很好,加上脸上还戴有从巨型航机里顺手摸来的机械口罩,这种口罩是高科技产品,不但有过滤、避毒的功效还能够提供短暂的氧气呼吸,王白完全可以借此在寒潭中待足半天的时间。

不过坐以待毙并非王白本意。

面对一头临近死亡的妖魔,谁能知道最后他将施展什么样的力量。

心中有了计划,王白施展催阵鼓,将口内息强制压缩寒水,随后悄悄潜离。

五息过后,催阵鼓爆发,寒潭中寒水翻涌扑浪飞天,山妖立马操纵一根冰刺砸了下来,却忽略了身后。

一道极快的身影破水而出。

王白出现在了山妖背后,力贯龙爪,抢珠式瞬息打出,无数爪影笼罩住山妖将它打下了寒潭中。

扑哧一声,王白紧跟着下压扑向了山妖的躯体并仅仅抱住。

双双落水,山妖拼命的挣扎,眼睛瞪得通圆闪烁着愤恨的绿光,王白不为所动的死死困制,现在是他报仇的时候了,他赌山妖一定在自己之前被淹死。

事实证明好运再度降临给了王白。

这头山妖太疲惫了。

空有一身残暴级完全体的妖力却因为接二连三的战斗消失殆尽,强弩之末的它被拖入寒潭中,刺骨的寒水让山妖手脚逐渐冰凉僵硬,直至.死亡。

一个小时。

两个小时。

就在王白因为窒息脸色憋的紫青,寒水里有股奇异的能量波散开来,随即萦绕在王白身上消失。

是妖魂,山妖死了。

王白自己身上的猎手徽章吸收了那屡妖魂后急忙纵游上岸。

呼呼。。.

劫后余生,王白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畅快。

在休息了段时间他又潜回潭底将山妖的尸体捞了上来。

王白可是听说了,围攻银武市的几位妖魔悬赏高的出奇。

残暴成熟期的大力妖猿奖金就有一亿地球币,比它更高一级的山妖至少也值1。5亿。

王白并不缺钱,但没人会嫌钱多,如果把这头山妖的尸体带回去给干爹李锋刃,也算是身为人子以尽孝道。

想到干爹欣慰的笑意,王白心情也轻松起来,摘下机械口罩,累瘫了的他呈大字的躺在地上休息着。

当务之急还是得先找出口,至于这具山妖的尸体,王白打算让李锋刃派李天涯他们来收,毕竟回去的路上背负着一头山妖的尸体也未免太惊世骇俗了。

“小弟弟,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