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渴男女办公室激战

山间小道走起来实在是颠簸的厉害,马车随着马儿悠闲的步调晃晃当当的走着。樂文小說|掀开车帘,清晨的阳光趁着空钻进来,能看见细小的尘埃凝滞在空气中。也顺带拂进些沁人心脾叶间清香。

往事终究尘埃落定,与弦月兜兜转转,过往的人和事,终究如云如烟。

“快别离窗口那么进!”弦月平白的一声惊呼,扯回我手窝在她怀里,吓回了我的思绪,“这怀孕的身子弱得很,冷气全都吹在身上了……”她不停的责备我,捻眉的样子煞是可爱。以往总是我对她操心劳力,如今怀了孩子,她倒是主动将这角色转换了。

一天到晚都将“吃饱穿暖”挂在嘴边。

心头一暖,抬手捏上她鼓得满满的腮帮子:“知道了知道了……你啊,呕……”

“又难受了?!长雪长雨快把马车停下!”她的一句话,这本在旅途上的众人再一次鸡飞狗跳,白胡子老头闯进来说是要给我把脉。更有甚者,搬出准备好的柴火药炉,就着此地便是为我熬上一碗安胎药。

山间清雅,被搅弄的不复存在!

接过长雨递来的蜜饯杏脯,含上一块在嘴里,喉间翻涌的难耐瞬间被降下不少。倒在弦月怀里便不再想说话。

“要我说,咱们就该早点回医宫,游山玩水什么的,往后有的是时间,你看看你才两个月就这般受不了了……”头顶上传来她没完没了的嘀嘀咕咕,我享受的紧,心爱之人在耳边的呢喃细语谁不爱呢。

本是计划的从风国的都城往北方,去看黄沙狂野,再一路走走停停,从雨国绕道南城水乡,去欣赏柔情千万。可偏偏还不到半路便怀了孩子……可又不想耽搁了充斥在心间的憧憬希冀,毕竟,我可是许久没有离开医宫好好瞧瞧这千山万水了。

都怪这身边的某人。

越想越气,干脆摩挲着扯上她的耳垂,听到她满意的求饶,这才松了手。

“好些了?”

“恩。”

“……你才怀上多久啊,便对我揪揪打打了……往后岂不是要将我大卸八块?”

“你有意见?”

“绝对没有。”她急忙表明对我的一片赤诚之心,四个字绕是说出了信誓旦旦的味道。重整了自个的姿势,让我靠的舒适,“我让马车慢一点,你也好在睡一觉,到了地方我在叫你……”

她的柔声细语,低沉而富有磁性,经过这些年的历练,她并未叫我失望,终是成了我期待的样子。

成熟且体贴。

这两月她也练得一声哄我的好本事,三言两语下来,我便缴械投降。舒舒服服的睡着了。

醒来之时正正撞上了夕阳无限好,又一个寒冬如过往,渐入春季,空气里难免还残留了些冷意。弦月忧心我和孩子,总是随身带上一件短衣,凡是下车出门,都要给我添置在肩头。

一行人马使进南城,弦月怕我被吵闹到,寻了处安静地界的客栈。

天字号房间,弦月知我一身疲乏,对我又爱又怜,吩咐客栈烧上热水,在房内为我沐浴。此番窝在热水里,享受着某人对我的贴心按摩,还真有几分快活。

“明日我派人去寻座宅子……”她说着话,手上的动作没停。换来我一愣,抬眸锁上她认真的脸,“你不是喜欢这南城水乡吗,我看着也觉得人杰地灵……”

“你想让我在这把孩子生下来?”抢下她的话,却被她在脸上偷了个香。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可下月北陵有一年一度的……”

“宅子采光要好,风水要好,让白胡子老头去,他对这些也算精通……”

“赶过去也就半月的光景……”

“不用太大,咱们人不多,在往院里种些花花草草,你不是喜欢吗?”

“……”

一通商量下来,我的“意见”被她统统否决。不过为了宽慰我心,第二日便领着我上街,我自由都习医,有兴趣的也就只有那一堆枯燥的草药。女红什么的早已荒废了不知多少年月,眼下却对此起了兴趣。

拉着弦月逛上了几家布店,虽说布料不甚上等,可也不差。选上几匹红艳的眼色,等过几日搬了宅子也好闲暇时打发打发时间,为肚子里的孩子做上几件衣服……

“白苏,你素来都只爱穿素色的衣衫,怎么这次……”弦月捧着怀里物事靠到我身边来,一句话还没问完,本是疑惑的语调便转了个弯子,大有恍然大悟的味道,“又要给我做新衣了,我的都够多了,不要了不要了……”

“不是给你的,是给孩子的……难道你想孩子生下来没有衣服穿吗?”

“……”她嘟哝着嘴,眼角尽是委屈。

“给你做你说你要,给孩子你又吃味……你啊——”

与她这般小打小闹,没任何事的打扰,是我多年前就渴望的日子,如今身处在其中,又意外的有了孩子。我对她也不禁服软了很多,顿觉得以往为医宫操心劳力的日子,全是煎熬和折磨。

往后的几月,我也亦是沉浸在这幸福之中,不知不觉肚子大了又大,时值金秋孩子便生了下来,和我想的一样,是个女孩。临盆的过程还算顺了,我倒无碍,只是弦月被吓得面色惨白好几日。

每每瞅见孩子,都要絮叨几句“以后咱们再也不生”了的话。

我却觉着,多生几个也好。自小有兄弟姐妹相伴,自是不会孤单。

喝下白胡子老头递来的安神药,才拾上手绢拭着嘴角的药渍,长雨便抱着女儿进来,我瞧了心下止不住的欢喜。忙掀过被子,不理白胡子和长雪的劝慰,硬是要下床。

接过女儿在怀,仔细赏着她的眉眼。

“宫主,少宫主真是个胆小鬼,奴婢方才让她帮忙抱抱小宫主她都不敢,转身就跑……真是,像黑白无常追着她索命似得……”她一说完,我再好的脾气,也甚是有些恼怒。

女儿生下都将近一月了,某人愣是一次没抱过……

埋怨着,一抬眼余光便锁上门边探进来的半颗脑袋,装作不理,想着她自幼习惯循循善诱这一套,便刻意对长雨道:“你看小宫主跟弦月当奶娃娃时长得一模一样……尤其是这小鼻子……”

“……白苏,”门边的某人小声唤着,“我化人形的时候约莫是凡人的三岁模样,你什么时候看过我奶娃娃时的……”

“……”我毅然决然的对她施以一记警告的眼神,她发挥着察言观色这项本事,压回嘴边的话,转身跑了……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