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子里灌满男人们的尿

“皇家令牌管理极其严格,只有皇室宗族有,这件事我会给你个交代。 ”

战无双眼底闪过一丝决断。

“好,一日内我要结果。”王不凡看了一眼面前两人,转身带着天极宗的人离去。

“落雁宫所有人充军沦为军妓,妈咪凌迟处死,艳姬送给天极宗的几位师兄享用。”战无双深深的看了一眼艳姬,转身离去。

艳姬抬头看了一眼战无双的背影,眼眸闪烁一下,他本就是战无双暗线,这次让她服务王不凡师兄弟,自然也是大有深意。

一日后。

战国皇家战虎亲王满门五百七十三口全部处斩,理由居然是战虎暗中勾结外敌,存有异心。

王不凡在战无双付出极大的安抚代价,甚至拿出一件让元藏境强者都心动兵器,并且,处斩一个王族,这件事才算彻底过去。

至于随后而来的天极宗长老大大表扬王不凡的处事能力,并没有过分的追究,毕竟王良不过是天极宗的一名弟子而已,而且已经死了。

王不凡可是活生生的站在那里,而且地位和未来前景都要比王良强太多太多,这几位也不是没有眼力见,王不凡说大仇已报,事情自然也就结束了。

三日后,王不凡带领长老再次降临天苍学院,可依旧闯关失败,甚至有一位长老想要摧毁天关塔,可却被反战之力震成重伤,最终王不凡不甘的带人返回天极宗,从长计议。

战国皇城再次平静中,可一股潜在的风暴却在酝酿当中,而皇城中那些大家族也各个都出现移动,情报部门在暗地里以惊人的速度运转。

同一时刻,叛军中再次传出声音。

帝国皇帝昏庸无道,次子战无双更是残暴无良,我们要推翻帝国……推翻昏君……

叛军的声音瞬间得到人民的呼应,城池攻占进展更加的快速。

此时,战国皇宫卧龙阁内,只剩下三人。

战国皇帝,战无双,还有一位年轻男子,正是战国太子战无云,也正是和夏天交往的那位器宇不凡的年轻男子。

龙床上的中年男子此时已经出气多进气少,可那无形的威压却自然散发,他抬抬眼皮,撇了一眼战无云,眼底闪过一丝沉痛,他对于大儿子的寄予厚望,可惜天不怜人,让战无云不能够修炼,在这个星者做主的时代,不能修炼就已经失去一切资格,有在妖孽的天赋也白搭。

中年男子心头一叹,看向面无表情的战无双,道:“双儿,你天资聪慧,文武双全,自小就是天赋绝佳,是天之骄子,也如愿以偿的继承我的位置,可正是因为你太过骄阳,已经形成自负心理,独断专行,最终可能会导致你灭亡。”

战无双看了一眼战无云,张张嘴没有说什么。

“三个儿子中你大哥智慧近妖,你三弟是个无耻,只有适中,何为适中,也就是两方面都没有达到极致,管理国家方面不是靠专权,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你以后要多多向你大哥请教。”

战无双眼底闪过一丝不服气,让中年人内心一叹。

“云儿,你能答应我好好辅佐你二弟吗?”中年男子看向战无云面无表情的样子,暗叹一声。

战国传言帝王不重视被称为逍遥王的战无云,然而,此刻他表现出来的重视并非世人所看到的那样。

战国帝王眼底绽放出璀璨光华,不过很快变黯淡下去,同时体内生机极速下降。

战无云眼底闪过一丝不忍,略微犹豫道:“父皇,我只能保证战国不灭。”

中年男子嘴角微微牵动,内心中最后一丝牵挂放下,生机彻底断绝。

战无云郑重的在父皇面前磕三个响头,站起来略微犹豫道:“战国摇摇欲坠,当即将灭亡之时,我会出手,你好自为之。”

战无云说完,转身离去。

战无双跪在地上好久,才站起来,走出卧龙阁。

星元475年,战国皇帝驾崩,战无双登机,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以各种手段剿灭叛军,双方爆发惊天大战,战国陷入烽火连天的大战之中,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叛军的旗号更加响亮,投靠的民众也越来越多,战国皇朝摇摇欲坠。

战无云看着手里的情报,摇摇头,神色幻灭不定。

“太子,兄弟们都在等你一句话。”战无云身边的一位中年人,跪在地上,恭敬道:“若是你不喜做皇帝,兄弟们隐忍不发,也会随你慢慢沉默下去,可现在战无双利用大战,不断的削减咱们的势力,这明显是想要致死太子。”

“兄弟们死不足惜,一条贱命而已,可您贵为一朝太子,天生的皇家掌控者,现在再不出手,可能战无双的刀最后会驾到您的脖子上,那兄弟死的多冤枉。”

中年男子声音低沉沙哑,带着强烈的不甘心,可看战无云的眼神却非常恭敬。

战国群臣万千,战无云义薄云天,结交天下群雄,口碑极好,甚至很多人文臣武将都甘愿臣服与他,但数十年来,战无云根本不喜权谋,所以,和他们之谈私交,不谈权谋。

可今日战国皇朝摇摇欲坠,战无云又答应父皇不能让战国覆灭,可他要掌权必然要面对兄弟残杀的局面,这不是他想要看到的场面。

醉仙楼顶层,战无云沉默不语,看着下面人来人往的人群,好一会,他深邃的眼眸终于出现一丝变化,接着一股豪情冲天而起,让旁边的中年男子一愣,接着出现狂喜。

“传我命令,十八云旗全部出动,收集最新情报,我要知道战无双的一举一动,同时彻查义军情况。”战无云没有用叛军两个字,在他心里改朝换代乃是轮回之道,一方势力覆灭一方势力实属正常情况。

“是,殿下。”中年男子激动的全身颤抖,他等这一天等的太久了,接着快速消失而去。

“父皇,我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会做到。”战无云神色坚定,没有丝毫的波动,作为皇家长大的太子,他见过太多的权谋阴术,更是亲身体验过,要不然以他一节凡夫也不可能在皇室内存活这么久。

“二弟,我可以不计较你对我出手,可你将皇朝带向覆灭的道路,我就不得不出手。”战无云心里暗道。

本书来自  http:///book/html/32/32595/index.html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