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俩突破

文学楼手机阅读,

可是江流枫却在中间一张空着的桌子旁边停了下来。然后在所有人惊愕的表情下坦然坐在了华贵的椅子上。

这张桌子不同于其他或圆形,或方形的桌子,它不仅是矩形圆角,而且还完全像鲜血浸泡过一样。并且只在桌子两端各配备了一把漆黑如墨的椅子。

但这些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桌子和椅子上那一张非常显眼的图案。

怎么来描述这张图案呢?邪恶?孤傲?或者唯我独尊?嗯,好像都不确切,因为真的无法描述,因为这张图案代表的是魔族!代表的是魔族皇室!这是魔族皇室特有的标记!

这张图案上有一座大山,大山上有一只手,这只手铺天盖地而来,擒住了太阳,遮蔽了阳光,然后手上突然睁开了一只眼睛,这只眼睛带着睥睨天下的眼神,轻蔑的看着人间。这就是这幅图案的表现的内容。

看着这副图案,江流枫轻蔑的笑了起来。魔族皇室?呵呵,弄得这么悬,吓唬谁呢?

可是瞬间,旁边的男服务员脸色铁青。然后向着江流枫颤抖着声音说道:“这位客人,这儿您是不能坐的。请您……”

“不必了,我就坐这儿了,我喜欢这儿,嗯,这里非常棒。哦,对了,我有些饿了,你快去给我切一盘熟牛肉,然后再来一小碗面。还有要记得多放些姜!”江流枫不等恐惧至极的男服务员说罢,便直接说道。

旁边的男服务员有些为难的向着右边吧台后边的老板投去求救的眼神。老板轻微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调酒。

得到老板的肯定,男服务员心里叹息了一声“阿弥陀佛,愿佛祖保佑”,然后向着江流枫再次说道:“先生,既然您这样坚持,那么请您稍等。”语罢便离开了。

约十分钟后,酒菜上齐,江流枫开始大吃大喝起来。他确实很饿了。从昨夜到现在他只吃了一块压缩饼干,还是伴着冰雪而食。

所以现在他必须要为自己补偿一下。

毫不理会周围人或是惊讶,或是嘲讽,或是同情的眼神,江流枫吃得不亦乐乎。

等到将最后一片牛肉吞下,将最后一滴酒饮下,他舒服的打了个饱嗝。然后酒馆的大门再次被轰然推开。

风雪裹挟着一道比夜色更深沉的身影走进了酒馆,而沉重的大门同时轰然关闭。

一瞬间两道锋利的眼神如同利剑一样直刺江流枫而来。而喧闹的酒馆也伴随着黑色身影的到来所有的声音霍然而止。

并不理会来人是谁,江流枫向着战战兢兢的男服务员再次吆喝:“有贵客到来,赶快再给我上一瓶好酒。【文学楼】唔,就要那瓶最贵的皇后。还有再添一个酒杯。”

听到江流枫如此云淡风轻的话,男服务员彻底懵了,呆呆的看着老板不知该如何做。

酒馆老板看着男服务员这般神态,心中叹了一口气,为难啊,难道先生您不知道来人是谁吗?这可是魔族啊,而且还是……还是魔族的二殿下。这可是要吃人的。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来人突然收回了目光,露出了温和的微笑,然后亲自从酒柜中拿出这家酒馆最后珍藏的一瓶皇后,顺便拿了一个酒杯,来到了江流枫的对面坐下。

接着酒瓶开启,渲染着妖冶紫色的酒水被来人倒进了两个酒杯之中。

然后,“先干为敬。”来人向着江流枫举了举酒杯,一口饮尽。

“这么着急干嘛?又不抢你的。”江流枫白了来人一眼,才拿起酒杯饮下杯中浓烈而又缠绵的酒。

“这是我第一次喝皇后啊,原来这个味真的可以醉倒众生啊,许多年以来我一直梦想着,不料今夜就圆梦了,多亏你来了。”像是沉浸在酒中江流枫品着酒悠悠说道。

“哦?是吗?我也是第一次喝。不过你可知道能够喝到这酒的都是些什么人吗?”来人摇晃着酒瓶说道。

s酷匠:《网f;唯j\一%…正版,z^其"9他}y都e是¤盗@#版

“总之,我知道我喝到了就行。还管那么多干什么?”江流枫不以为然的说道。“好了,你自己慢慢喝吧,我要去睡觉了,实在困了。”

就像两个老朋友喝酒聊天一样,一切都很随意自然。

“哦,对了,这顿饭算是你请客。”语罢便拿起身边的背包准备就走。

“就这么走了,是不是有些对不住我的身份呢?总要留下点什么吧?!”来人再次为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漫不经心的说道。

“你要如何?”瞬间江流枫停住脚步,然后转过身眼神冰冷得看着名为魔族的人,冷冷说道。

“其实你知道的,魔族最喜欢吃血肉,尤其是对于强者的血肉,更是青睐有加,所以……就请留下你的血肉吧!”来人饮尽杯中酒,然后霍然抬头。

漆黑的身影和锋利的魔爪转瞬而至,直取江流枫的面门。

事情发展的太过突然,前一刻酒馆的人们还觉得两人相识,甚至是朋友,可是几句言语之后便是生死相向。

酒馆之中都是一些凶恶之徒,他们并没有逃跑或者躲起来,而是默默地起身走向一边,为俩人决斗留了个空场。

江流枫冷笑一声,一掌劈来,然后一把乌黑且尺许长的锻刀,突然出现在右手。

名为阿努比斯的炼金武装瞬间开启了将一切敌人封喉的灰色形态。

这是唐纳德-安琪拉临走时送于江流枫用于近战时的武器。也是唯一一把炼金锻刀。

电光火石之间乌黑的锻刀刀影便代替了江流枫的手掌,斩在了据传可以比拟钢铁的魔爪之上。

这一刻,魔族来人已经来不及收回魔爪,然后,火星四溅,然后,颤抖的魔爪被锻刀削下了一块,然后掉落在木质的地板之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魔族来人眼光寒冷,他怎么也想不出来,为何那一瞬间一把刀会突然就出现在江流枫的手掌之上。他到底是怎样做到的?而且他到底是是谁?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