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24式动态图

昏暗的灯光,月光不明,王灿并不急着动手。四面八方都有敌人,每一个人开枪就暴露了他们自己的位置,在甲板上的驾驶室,有人开口了!

“你是谁?是冲我来的吗?我是金刚!”

金刚没在甲板上,在王灿的头上,甲板的上层,驾驶室所在。在回答金刚的问题之前,王灿必须先做一件事!

因为王灿躲在暗处,有人拿出了手电,照向其藏身处。光亮能照出王灿的所在,但手电筒也暴露了他自己的位置,灯光一闪王灿就开枪了,看不清的状态下六颗子弹将那人打成筛子,跟着无数的子弹袭来,王灿又躲了起来,当缩头乌龟。

打出多少颗子弹,再用随身的子弹压回去,王灿很淡定地开口说道:“金刚,我是王灿,意外惊喜哦!”

爆出自己的名字,船上的金刚不仅不害怕,更全身兴奋高兴地笑了。对着王灿的藏身地,持续射击将一弹夹的子弹打光,说道:“真是你!很好,在这船上,你无处可逃。先杀了你,你再下面耐心等一段时间,你身边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一个一个很快就会去陪你的!”

围上了的船员做好准备,三个手电筒,两支散弹枪,准备在同一时间内照亮,集中火力压制,将躲起来的王灿打成筛子。而王灿,一个人敢来也有所准备,用嘴咬开保险,向甲板中间抛去,赶紧扭过头闭上眼睛。

昏暗的船上,突然间一阵强光闪耀,无数人的眼睛适应了黑暗,突然间受到强光的照耀,眼睛白茫茫一片无比痛苦,什么都看不到。慌乱中,枪声四起,看不到就乱开枪,以此来掩盖恐惧。

甲板上方的金刚,蹲下身来大声喊道:“不要开枪!”

开枪,只会暴露身份,但他的提醒太慢了,王灿将一弹夹的子弹全部打光了,聚集在甲板前方的出船员全部被杀,顺势冲向船舷,只有一名船员在,紧张地刚抬起手就被王灿击毙。

几步冲到楼梯处,上方的人恢复得差不多了,金刚第一个反应过来,根据枪声判断,带人冲到台阶入口,王灿一冒头就有好几个子弹从上往下射击,被迫退了回去!

“王灿,你是怎么追上的?”

金刚、船长也是一头雾水,王灿怎么会追来,更神不知鬼不觉地上了船。在下面的王灿,不介意拖延时间,反正船正处于减速的状态,不急。

“金刚,你是准备出国的人,有了那么多钱,你不会拼命,你会逃,保存实力,等待日后复仇!你的目标是罗建国,白骨去做,对吧?”

听到王灿说的话,金刚就知道,白骨一定会失败,因为对方有了准备,即便罗建国的身边有一个奸细。但金刚还是忍不住问:“白骨怎么样了?!”

“刚才收到短信,白骨死了,罗建国平安无事,他身边的奸细也完蛋了。你拿不到那笔钱咯!”

听到白骨的死讯,金刚悲伤至极的一声怒吼,将身旁的散弹枪抢来,对着王灿所在的方向持续射击,一颗小弹珠都没打到!

发泄了一阵后,金刚将子弹打光的散弹枪递回去,一旁的船长问道:“那你是怎么上这条船的!”

“很简单,既然金刚故意放烟雾,那就只能从别的城市离开,最理想的就是你们这。金刚啊,你忘了一件事,我跟军子哥是从小长大的好兄弟,这里的风吹草动我一样一清二楚。有哪艘船要走,调查一下就清楚了!”

这不怪金刚,金刚是不久前才来这里的,信息不完全,他也没办法。而作为负责送人的船长,竟然忘了这茬,错误在他身上!

“那你又是怎么上船的?!”

“争分夺秒啊,我还怕来不及了,没想到你们走得那么晚,真是多谢了。一百万,一百万收买不了你们全部的人,但要收买其中一名船员,太简单了。想想,我这段时间,都快成财神爷了。收买伍哥的手下,花了一百万。收买大老板的手下,又是一百万。为了上船,还是一百万,三百万就这样没咯。再加点钱,我都能买辆法拉利了!”

王灿的感慨,上面的人听得直咬牙。一百万就把他们给卖了,怪不得有一个人在出发前突然下了船,说是临时有急事。大伙还以为那家伙真有急事,让他自己小心,有什么一定要打电话。没想到,那家伙为了一百万,出卖了所有人。

明白了前因后果,金刚深吸一口气,控制住他的怒气,与船长达成共识,一定要干掉王灿,不是他死,就是众人死。船长点头,掏出了一个zippo打火机,无声地示意,做出几个手势后,金刚点头同意。

“叮咚!”

清脆的声音,翻开的zippo打火机,“咔嚓”一声点燃火焰,向楼梯下方扔去。燃烧的火苗照亮下方,掉落在地依旧闪耀,金刚配合打火机,从边缘跃下落入船舷,枪口快速寻找王灿的身影,没人!

人去哪了?交谈结束后,一阵沉默无声中,上面的有自己的计划,却没人发现王灿离开了。跟着从楼梯上冲下来的两名船员也愣了,人呢?

甲板到驾驶室的高度,也才三米多。无声息转移的王灿一个助跑,踩着船身三步越过栅栏,上来了。声音不小,迷茫的船长发现了王灿的身影,跟着是连续射击的枪声,一群人聚集在那太明显了,王灿将弹夹里的十五发子弹全部射出,船长第一个被射杀,他身边的三名船员包括无一存活。

打光了子弹,还有一个弹夹。王灿原本以为会有下去的人冲上来,结果没动静。装上新弹夹,王灿喊道:“金刚,你人呢?”

“在这!”

在王灿的身后,王灿能上来,金刚一样能上来,上来就对王灿开枪。幸亏王灿反应快,听到蹦上来的脚步声,差半秒就准备吃子弹。

两颗子弹什么都没打到,王灿躲起来,还有空闲将最后剩下的六颗散装子弹压入空弹夹内。就剩下金刚与两名船员,那三人比他更紧张!

“王灿,怎么躲起来了?不敢出来吗?你不是要来抓我吗?出来啊!”

六颗子弹装好了,弹夹放进口袋里,王灿用枪身敲打一下钢铁打造的船身,说道:“你们人多,我就一个人,我为什么不躲起来呢?反而是你们人多的一方,怎么不进攻了?!”

“那我来了,你别躲!”

“欢迎!”

就剩下两名船员配合,金刚选择正面进攻。以他自身来牵制王灿,那两人在旁边骚扰。王灿再厉害,那两人在无能,手上用的也是枪,子弹打中要害一样会死。更何况,金刚自身,一对一,他一样有对付王灿的能力,因为他们交手过!

金刚正面逼近,两名船员从侧面袭击,双方都没有开枪。王灿就带了一支枪,空出来的左手扣着两支飞刀。在踏出去的那一刻,王灿扣动扳机,金刚跟着开火射击,子弹你来我往中,两名船员也现身准备开枪。

上面的灯光,比下面的明亮多了,王灿左手一甩,很快退回掩体所在,两名船员的咽喉上各插有一支锋利的飞刀。成功又杀了两人,不过代价不小,一颗子弹擦过王灿的大腿,另一颗子弹打在王灿的胸口。撕开衣服,弹头卡在防弹衣上。被子弹打中的滋味可不好,穿了防弹衣也一样。

两名帮手死了,金刚趁着王灿躲避的机会大踏步追来,王灿等着呢。两人,终于再次面对面,枪口各自瞄准对方,双手齐动。慢一秒,抓不到手腕,就是死亡。

王灿的右手,被金刚的左手扣住。金刚的右手,也被王灿的左手抓住。强行将对方指向要害的枪口扭转偏移,两支枪不断射出子弹,从两人的身边穿过,打在船身上。

双手力气的较量,子弹都被打光了。金刚狰狞地吼道:“你死定了!”

王灿右手的枪掉在地上,没子弹自然没用了,说道:“怎么输的,我就怎么赢回来!”

金刚的枪也掉在地上,两人赤手空拳,比拼力量的同时,双脚也跟着动。攻击对方的下盘,攻击对方的要害,要关注双手的同时,更要关注脚下。你来我往中,四只脚踢来踹去,谁也占不了便宜。

僵持不下中,两人再次同时抬脚,踹向对方的腹部。一人一脚,各自踹中,借着此机会,两人分开后退,双脚一停后,稳住重心后再次向前发起攻击!

拳、掌、爪、脚。进攻的同时,兼顾防御。不在乎有没有被对方击中,比拼的是谁更快更准地击中要害,谁的反应更快,能躲开要害的攻击。

拳头打在肉上,掌拍在胸口,爪扣住关节,脚踢得结结实实。鲜血从王灿的口中涌出,金刚也不好受,说道:“你要为你的狂妄,付出生命的代价!”

将口中的鲜血喷到金刚的身上,王灿回击道:“打败你,将你踩在脚下,会让我变得更强!”

说话间,金刚抓住机会,将王灿重重砸向船身墙壁,“哐当”一声震彻海面!后背火辣辣的疼痛,反而激起了王灿的凶性,全身的力气爆发出来,反扣住金刚的双臂,翻过来也将金刚撞在墙壁上,顺势一个头槌,狠狠砸下去。

头昏眼花的金刚,右脚膝盖狠狠撞在王灿的腹部,又是一口鲜血从王灿的口中喷出。两人再度分开,王灿在腹部无比绞痛中,飞踢一脚,狠狠抽在金刚的脑袋上。

被踢中头部的金刚身体向前倾斜,借机向前方走了好几步。你死我活的搏斗,比拼的是耐力与身体,金刚深怕这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王灿既然上了船,一定有后援。

脑袋疼痛欲裂,金刚还没停止思考,必须尽快结束,杀死王灿!一束灯光,就在前方,照在地上放着的一支枪上,那是死去船员所留下的。双手用力拍打脸颊,金刚快步冲上去,将地上的枪捡起来,转身准备射击。

此时的王灿,就等着金刚转身回来。扔在地上的m9手枪他也捡起来,身上还有一个弹夹,剩下6颗子弹。两人在身体疼痛的状态下,只能瞄准对方的上半身射击。一颗颗子弹射出,将所有的子弹都打光后,王灿、金刚都倒在地上。

“嘟嘟嘟……”

船马达还在转动的声音,金刚慢慢地从地上站起来,硬功的最高境界,刀枪不入。所谓的“枪”指的不是子弹,但也能让肌肉坚硬到普通子弹无法伤到要害。金刚的胸口,四个弹孔血不断渗出,染红了他的上身。

胜利者并不是金刚,而是王灿,他也缓缓站了起来,将防弹衣脱下!近距离射击,质量不咋样的防弹衣还是被射穿了,身上有三个血洞,其中一个弹头就卡在外面,被王灿抠出来。

将一口血痰吐出,王灿笑着说道:“再来!”

不用王灿说,金刚早一步踏出,拳头袭向王灿。王灿慢了一步,身形反而比金刚稳,金刚的拳头被王灿挡住,跟着一拳打在右胸所在,金刚身体一顿,心脏受到攻击后无法反应,紧接着王灿压低身体,右拳从下往上,一个勾拳狠狠打在金刚的下巴上,金刚整个人双脚离地,向后倒去。

就这样结束了吗?还没!金刚的双脚落地,竟然还能勉强稳住重心,集中最后的精神与力气,准备对松懈的王灿进行反击。但他的拳头还在一半,王灿的拳头就对着他的脸来了。一拳打中后,跟着又是一脚,在金刚终于要倒地时扑上来,用剩下的力气锁住其咽喉!

生死最后一刻,金刚用力挣扎着,挥动双手去攻击王灿。一下又一下打在王灿的身上与头上,王灿就是不松手,用力锁住,直到金刚再无动静,身体直挺挺地不动。

偷渡船上,唯一的胜利者,也是唯一的活人。王灿摇摇晃晃地走向驾驶室,让船停下来,这才拨通罗建国的手机,让他根据手机信号派人来支援。

坐在椅子上喘息的王灿,真心累了。胜利了、亲手洗刷了失败,那又如何?想一想,突然觉得,还是跟心爱的女人在一起,甜甜蜜蜜的生活有趣!

金刚、白骨、黑骨,,死的死,废的废。所有的事情画上了句话,当然这是对王灿来说的。再次受到生命威胁的罗建国,以胜利者的姿态离开,回去报复,准备大展拳脚。

沈氏集团的纷乱,也结束了。整个沈氏集团,很快恢复了正常运作,沈总按照原本的计划,并没有对所有的亲戚斩尽杀绝,保留了一部分,占据就出现了分裂,沈氏集团内部,正如同沈总所期待的那样,走向三足鼎立的局面。

肥仔命大,脱离的危险期,这条命算是救回来了。沈氏集团承诺,负责肥仔完全康复所需要的医药费,正在逐渐康复的他,一下减了五十斤,他爸妈还不给他补充太多的营养,让他瘦着好。

一辆法拉利红色跑车,奔驰在前往机场的道路上,车上坐着王灿、秋滢、沈钰双三人。一路过来,引来无数人的关注。价值五百万的法拉利红色跑车,是沈总给王灿专门配备的战车,开起来如同飞一般的感觉。

到了机场,两个大旅行箱,再加上两个背包,在医院躺了好一阵休养的王灿,在两女身边逃脱不了苦力的命。下了车还要关心地问道:“护照、钱包都带了吧?我不会英语怎么办?”

沈钰双拍拍她的随身包包说道:“都带了,我会英语不就行了。放心吧,不会把你卖了的。”

休养了好一阵,三人决定去国外旅游,学有钱人,夏天避暑,冬天避寒。将第一次离开亚洲的王灿,内心忐忑啊。

相比护照、钱包的问题,秋滢担忧的是另外一件事:“你真的要让她们两个继续住下来?她们一定要住在公寓吗?”

她们两个,指的是韩冰与红云英。复仇成功的韩冰说要好好休息一下,暂时不离开这座城市,也不想换地方住,直接续租一年。红云英的目的不变,别看事情都结束了,她依旧要盯着王灿,觉得王灿就是颗随时可能引爆的炸弹,时刻不能放松。这两位不走,有人立马警觉起来,吃干醋了。

“她们要住,也算是老租客了,总不能赶她们走吧。放心吧,放宽心啦,你们两个我一个人就应付不来,哪会去招惹别人!”

“嘿嘿,这可说不定哦!”

吃醋有理由,男人就要乖乖被女人欺负,两女联合起来,王灿只能举手投降了。这次出国,注定要出血,幸好缴获了金刚的手机,通过手机内容锁定了金刚在海外开设的账户,查一下有八千万,王灿与罗建国一人四千万分了。三人这次出国,王灿拿出了三百万的资金,一人花个一百万绝对够。

在上飞机前,沈钰双最后叮嘱道:“在国外,不许惹事!”

“知道了,我们是出去玩的,我也不想惹事!”

秋滢跟着叮嘱道:“如果国内有事,跟咱们没太大关系的,也不管!”

“知道,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我干嘛要管,让他们自己闹腾去。”

接着,两女你一言我一语中,逼迫王灿签订了无数个丧权辱国的条约,终于是在登机前搞定了,王灿长呼一口气,附加条约什么的,等到了国外再说。就这样,三人登上了前往国外的客机,开心地度长假去咯!(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