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征服了岳的一家

“嗬,好大的口气,闯进我天星学院还敢用这种口气教育我院学员,真当老夫不存在不成?”一股强横的星力冲天而起,无法形容的压迫,铺天盖地的蔓延开来。大长老的身形出现在训练场,脸色颇为难看。

“大长老!”原本陷入恐慌的学员见到大长老出面,全都面露喜色,毕竟院长常年不在,大长老已经成为整个学院的主心骨。

见到大长老的出现,苏晨压抑住催动环珮碎玉的冲动,目光冰冷的盯着凌渊,毕竟大长老出面自己已经不好在出手了。

大长老看了一眼身边的苏晨,这小家伙一身的杀气,显然时触动了他的逆鳞,自己若不出面恐怕今日之事断断是无法善了了。

“原来是大长老,倒是凌渊失礼了。”凌渊强行活动身子行了个礼道。

来的时候族内便是有所吩咐,这个大长老的实力对于钟家来说或许并不是太过出众,但是他代表的是整个天星学院,这个学院历史悠久,大陆之上许多强者出自天星学院,而且这么多年还不知道这学院内有多少隐世的老怪,若是和天星学院正面起了冲突的话,对钟家没有丝毫好处。另外还有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院长,传说他功参造化甚至能与族长抗衡,这样的势力少惹为妙。

“倒还是个识趣的家伙。”大长老面皮微微变了变,对方毕竟是小辈,而且还抗住自己的威压恭敬问好,若是自己再出手的话,恐怕会被整个大陆所耻笑,随即大手一挥满天威压尽数散去,那紧张的氛围也是稍稍缓解了一点。

“今日看在钟羽的面子上,我天星学院对于你等擅闯之事不多做计较,还不速速离去。”大长老面色阴沉的说道。

“那倒是要多谢大长老高抬贵手了!”凌渊抱拳道“不过今日之事我等血湮军乃是奉了族长钟羽大人的命令将大小姐钟灵儿带回。族长之令,血湮军不可不为之,即便是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

“族长之令,血湮军誓死遵从。”

血湮军整齐的声音震耳发聩,不过却是令大长老的面色越发阴沉,原本还以为这小家伙是个识时务的人,没想到当众驳了他的面子,还堂而皇之的将天星学院的学员带走,那他恐怕以后在大陆上都没脸做人了。

“好好好,不愧是血湮**出来的血湮卫,当真是唯命是从,搬出钟羽压我,当真以为我不会让尔等尽数葬身此处。”大长老怒极反笑,滔天星力再度席卷开来,显然是令这位素来沉稳的大长老彻底动怒了。

感受到这磅礴星力带来的压迫之感,凌渊也是面色变了变,随即微笑道:“大长老稍安勿躁,既然大长老不愿行个方便,那么只要请钟羽大人出面了。”

一块玉牌凭空出现在凌渊的手中,不过紧接着凌渊猛然一握,那玉牌顿时化为点点星光漂浮在星空之中,星光凝聚,化为了一道魁梧的身影。

“爹……”看着光影凝聚,钟灵儿声音中充满了无力的味道,纵使强行震慑心神,却仍旧无法避免流露出声音中的颤抖。

那身影屹立于空中,双手负于身后,目光如炬,视线所及之处,整片空间的星辰之力都是瞬间冻结,实力之强可见一斑,这种威压就算是在大长老身上都没有感受到过。

“不知钟羽族长光临天星学院是对今日之事有何见教不成?”大长老沉声说道。

如今钟家族长来到了天星学院的话整个局面却是都不一样了,若是先前的话自己完全有能力解决问题,但如今这家伙一来却是有资格代表整个钟家,恐怕只有院长才有资格与其对话。虽然现在降临的只是一道灵影,但凌渊既然能将这道灵影带入天星学院恐怕这钟羽早就猜到了会有这般的局面,事情倒是麻烦了许多,但愿这个家伙不会惹什么麻烦。

“凌渊,今日之事倒是你莽撞了。”钟羽微微叹了一口气,没想到竟还是将自己这道灵影召唤出来,与天星学院的关系搞到这个地步着实不是他希望见到的。

“云繁大长老,这件事倒是凌渊莽撞了,这件事过后钟家会给天星学院一个合理的交代的。”钟羽望着云繁大长老淡淡笑道。

“钟族长既然这么说了那么无论如何,这面子我天星学院还是要给的。”见到钟羽无心交恶天星学院,大长老心中悄悄松了一口气,随即抱拳笑道。

那位钟家族长微微点了点头,只是淡淡的一扫。最后他的目光,便是锁定了某个方向。

那里,一名出落得愈发美丽的女孩,亭亭玉立,俏脸平静的望着他。

见到少女,钟家族长的脸上倒是露出了些许笑意,如此大费周章就是为了带她回到族内。不过当看到少女身边的少年的时候,钟羽的眉头不可察觉的微微皱了皱。

虽然隔着颇为远的距离,但在那一霎那,苏晨还是感觉到了一股极端可怕的压力穿透空间的笼罩而来,那种压力,甚至是令得他脚下的巨岩都是崩裂出了一丝裂纹。

不过那股压力的范围控制得极其的完美,除了他所立之处外,压迫没有丝毫的外溢。

钟灵儿似乎是敏感的察觉到了什么,当即柳眉微微一簇,就欲站上前去。

苏晨伸出手掌,拉住了她如玉般的皓腕,轻轻摇头,他知道,如果这第一次见面就需要苏晨站在他的面前,那么恐怕这位钟家的掌权者,就会对他彻底的失望,虽然或许他并没有对自己抱有期望过。

苏晨神色平静,只是唯有被他拉住手的钟灵儿方才能够感觉到他的手掌在微微的颤抖着,汗水从他的后背渗透出来,令得衣衫都是有些打湿。

这种压迫绝对达到了星君的级别,这般实力实在是太过的恐怖。

若是这钟家族长心怀杀意的话,恐怕弹指间就能够将他抹杀。

不过不论身体承受了多大的压力,但苏晨表面的神色依旧平静,这种压迫,虽然仅仅持续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可却是令得苏晨身体都是有些麻木下来。

因此,当那压力突然间如潮水般退去的时候,苏晨发现他竟是连身体都是无法动弹,手掌因为用力,甚至是将钟灵儿白皙的手腕都是握出了一圈指印。

远处天空,钟羽缓缓的收回了目光,淡淡的道:“倒是有些忍耐力,没想象中那么差。”

“小女不知深浅,进入天星学院,如今在下想要将其带回管教,不知道天星学院是否会阻拦呢?”钟羽笑了笑,目光从苏晨身上转移到大长老身上道。

“天星学院学员自由,只要不是违反了学院院规,学员的去留完全可凭自身意志,院方是不会胡乱插手的。”

“如此,那就多谢了。”钟羽点点头,随即跨出一步,身影便是消失不见。

空间波动,在无数目光的注视下,钟羽直接浮现到苏晨和钟灵儿的面前。

“灵儿,不知道现在可不可以和我回家呢。”望着自己调皮的女儿,钟羽威严的脸上浮现出几许无奈,伸出宽大的手掌,道。

钟灵儿望着眼前的中年人,贝齿紧咬着红唇,她偏头看了苏晨一眼,有些艰难的轻轻点头。

她知道今日父亲到来一切都已经成为了定局,若是自己强行反抗的只会给苏晨带来无妄之灾。莲步轻移,走得格外的缓慢与沉重,那琉璃般的眸子中,满是令人心碎的黯淡。

苏晨望着她的身影,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依旧还是难免鼻子微酸,袖中的手掌忍不住的紧握,如果现在的他足够强大的话,或许,就不会有人能够从他的身旁将她带走了吧。

还是太弱了啊。

苏晨深吸一口气,这一刻,他愈发的明白,他需要更为强大的力量,因为眼前这一幕,他不想要再经历第二次。

钟灵儿的脚步,突然停顿下来,旋即她猛的转身,撞进了牧尘的怀中,纤细玉臂紧紧的揽住他的腰,贝齿紧紧的咬住红唇,甚至是有着一丝血迹浮现。

钟灵儿也是将怀中的少女,紧紧的搂住。

这一幕,让得无数天星学院的学员微微心酸。

片刻之后,苏晨缓缓的松开了洛璃,他低头,在她耳边轻声道:“下一次,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把你从我身边带走,谁也不行!”

他的声音,轻缓而坚定,有着令人动容的不容置疑。

钟灵儿美目中水花凝聚着,她知道,为了这一个目的,眼前的少年,又将要付出多少多少让她心疼的努力,不过这种时候,她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重重的点头。

她退开,终于是毅然转身,然后与钟羽搽身而过,但却并未搭上他那宽厚的手掌,显然心中依旧是有些怨气。

“大小姐。”

站在洛钟羽身后的凌渊,对着洛璃微微一笑,弯身,手掌紧握,掌心放在心脏处,道:“血湮卫恭迎小姐回族。”

凌渊信手一招,两只血羽龙鹰从远处破空而来,其中一只,显得要优雅纤细,钟灵儿娇躯一动,落了上去。

随着钟灵儿坐上血羽龙鹰即将离去,钟羽首次正视着苏晨,威严的面庞,看不出喜怒。

而苏晨也是抬头,他注视着这位钟家的掌舵人,相比而言显得极为年轻的面庞,一片平静。

无畏无惧。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