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美妇

作者有话要说里面有个笑话噢(☆_☆)  何止是好奇心啊,  从初见到现在,  他简直把所有人都算计了进去。

鹤丸左思右想自己当初为什么那么轻易的就接受了去哄骗审神者的任务,  明明之前那些审神者都是别人上的,他反倒更喜欢当个配角,从旁边推进付丧神和审神者的感情展,  然后在审神者得知自己被骗了后站在一边大笑。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果然坏事做多了就会有报应。好不容易当了一回主角,  还没打上一个来回就被彻底踢出了场。

差点打击得我失去了一颗爱演戏的心。

不过现在最惨的可不是我们伊达组喽,  隔壁那个连小短刀都丢了的三条家可是现在本丸里面最惨的了,  不行,必须要去围观一趟。

鹤丸国永摸了摸嘴角,把那点上翘的弧度摁了下去。

不行不行,绝对不能在三日月宗近那家伙面前表现出自己的幸灾乐祸。

三日月宗近与鹤丸国永,  他们两个是除了初始刀和初锻刀之外的最先来到本丸的刀剑,同时,因为他们优秀的性能,出阵队伍中总是少不了他们两个,  因此,他们也是本丸最先达到最高等级的那批刀剑之二。

虽然比不上天生孩童样子的短刀,  和某些少年状态的胁差或打刀会撒娇,  但是实力放在那里,加之优秀的表现,  可是在审神者心中排在前几位的可靠刀剑。

第一任审神者极为信任他们,  即使他们一个是悠闲喝茶的老爷爷作风,  一个是性格活泼爱搞事,但是带新人升级,开拓新地图之类的任务总是有他们两个的身影。

作为刀剑,最大的希望自然是能在战场上挥自己的能力,而且很让他们两人觉得舒服的是,审神者并没有因为他们两个易于常人优秀的容貌而对他们另眼相看,听说别的本丸可是有审神者为了不让这稀有的两柄太刀受伤,只让他们呆在本丸范围内活动。

偶尔悠闲的午后,鹤丸也会去找端着茶杯慢悠悠喝着茶的三日月闲聊几句,两个人也只有这种时候才有那种历史沉淀在身上的感觉蔓延。

不过这些美好的过去都随着审神者将刀解池毁掉后就消失不见了。

尤其是,那刀解池还是在他们两个的帮助下毁掉的。

哈,天真的相信了审神者嘴里说出的理由,什么现在资源充足不需要解掉捞来的刀剑换取可怜的资源,什么看到自己的同款刀被解掉会有心理阴影的,帮着审神者毁掉了他们最后的希望。

是审神者演得太好,从一开始就坚持本丸的刀剑只有唯一的一把。严肃而温柔是她的代名词,对着成年组的刀剑亲切而不疏远,也会认真耐心地宠爱着幼童外表的短刀。坚持和他们一同奔赴战场,无论伤势是否严重都会坚持帮他们亲自手入。

即使是最不擅长的料理,也在烛台切光忠的指导下学习,努力地照顾着整个本丸。

他们都以为,自己拥有了世界上最好的主人。

直到某天,审神者从时之政府的一次聚会归来,当时的她面色阴沉,身边的灵力不稳,整个本丸的天空犹如她的心情,被乌云笼罩。

付丧神不记得那天是个什么日子,只记得从那天开始,审神者就开始变了。当他们第一次看到审神者甩开了上前拉着她的衣袖撒娇的乱的时候,只是单纯的以为审神者是心情不好;忽视了从战场上重伤回来的加州清光,也只是让清光自责了很长时间以为是自己的能力太差不能让主人满意。

直到他们亲眼看到审神者用灵力在一期一振面前折断了药研的腿,告诉他再带不回今剑就折断另一条的时候,才真的认识到,本丸的审神者,早已不是最初的那位。

自我催眠用的遮羞布被审神者一把拉下,感觉被掐住了脖颈提起了头,审神者的低语就在耳边,让他们好好看看现实是个什么模样。

她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不,用魔鬼来形容更具体。

明明是第一个战场就能捞到的今剑,竟然变成了他们本丸最难出的一把刀,四只队伍完全停下了远征不断奔赴战场,愣是带不回来一把最常见的短刀。

以前的审神者守在本丸门口等待他们出阵回来的身影曾是他们最大的坚守,现在却变成了噩梦,因为一旦审神者没看到他们带回今剑,就会用灵力折磨他们。曾经细细抚慰他们伤口的灵力现如今在体内横冲直撞,带来的痛楚比在战场上的负伤更重更痛。

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所有刀剑都在问自己。

没有人回答他们的问题,审神者的冷漠从来不会遮掩,本丸的庭院还是那般好看的樱花飘落,但是这场景再也不会激起任何一位付丧神的兴趣了,他们全都疲于在战场和本丸间的无休轮转,没有多出来的心思去关注外界。

今剑的到来让他们好好歇了一口气,似乎是为了在今剑面前维护一个温柔可亲的形象,审神者恢复了往常,会温柔的招呼短刀们一起在庭院玩耍。

在今剑看不到的角度,短刀们的眼里是藏不住的恐惧。

也因此,当他们看到审神者把今剑作女孩打扮,没收了今剑的出阵服和短刀的时候,竟然只有一种“果然如此”的了然感。

鹤丸国永是第一个察觉到这种不对的人,他去找了三日月宗近,两个人沉默无言地坐了一下午,达成了共识。

绝对不能让这个本丸再这样下去。

否则不用审神者动手,刀剑们自己都会把自己逼到死路。

这大概就是堕落的开始了吧,自诩高洁的刀剑付丧神,竟然被负面情绪污染,对于审神者那明显不对劲的行为,他们没有一个人表现出怀疑,甚至还会庆幸,庆幸幸好有了今剑吸引了审神者的目光,他们才得以喘息。

不知道有多少付丧神曾在被折磨的时候悄悄诅咒了今剑,诅咒他为什么不早点来,早点让他们脱离折磨。就连三日月宗近自己有时都会忍不住去想,为什么今剑拖到了这么晚才降临这个本丸。

普通的短刀今剑为何最后一位降临本丸是他们疑惑的开始,审神者对于今剑异常的高度关注和宠爱给了他们探寻的方向。所有的付丧神不敢提出异议,按照审神者的意思配合着今剑玩闹,一点点靠近审神者想要隐藏的事实。

今剑的笑声是本丸近半年来最活泼的声音了,审神者逐渐放松了对于自身的警惕,她在行事中毫不遮掩自己的愉悦,偶尔还会像以前那样去给受伤的刀剑手入。

不过被她割掉了舌头的大和守安定,她只是一句“啊这个我可没办法”就把跪在屋外一天一夜的加州清光打掉了。

“男孩子不要随便撒娇了,听到你的声音我就觉得厌烦。”

当初用着这样的理由,处罚了加州清光最为重要的友人,还说只是教训他的话根本起不到作用,所以才会处罚别人。

大和守安定陪着清光在门外站了一天一夜,最后亲自把晕过去的清光背会了屋。

审神者把所有的宠爱都给了今剑,所有的怨恨则是分着批次,一点点的降临到了别的刀剑身上。无辜被处罚的刀剑都不知道该怎么排解心中的怨恨了,他们似乎天生就没被配置负面情绪排解系统,所有的恨都冲着自己而去。

如果要怨恨的话,就恨我吧。

三日月宗近抚摸过自己的刀刃,下了决定。

“放弃今剑,是必然的牺牲。”三日月宗近冷静地对自己说,“我们不能因为他,放弃对审神者出手,从而让整个本丸都毁在审神者的手里。”

“计划的后果由我一人承担,各位请按照我的指挥行事。”

高隐蔽高机动的短刀负责跟踪审神者,探查审神者秘密;胁差负责联系各个行动组,传递消息;其他刀剑负责提升实力,以便于抓住机会一击毙命。

难以想象,这样冷酷的计划反倒是让本丸从一潭死水变成了暗波汹涌的状态。

今剑深得审神者的宠爱,对他们而言反倒是一个好消息,他们可以更加从容的避开审神者去查探消息。后勤组不留痕迹地囤积资源,远征带回来的加符他们悄悄留下了不少,所有付丧神都在为计划努力。

有时候三日月宗近会有一种错觉,被他们彻底瞒在鼓里的今剑似乎也在帮助他们推进着计划,但是这些忧虑都在今剑穿着小裙子跑到他们面前求表扬的时候消去了。如果不去深究这个本丸的背后,今剑大概是最幸福的一振刀了。

计划之日很快来临,在审神者上任两周年那天启动了。

短刀们早已摸清审神者想要隐瞒的事实,被她用层层封印盖起来的是和今剑容貌非常相似的女童的尸体,不难想象出今剑受宠的原因了,原来是被当成了替身。

不过这个时候任何多余的感情都是多余的,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杀死审神者。

计划中剔除了最为擅长室内战的短刀和最不擅长的大太刀薙刀和枪,出乎所有人意料,江雪左文字要求亲自手刃了审神者。

没去问原因,这个时候也没时间和余力去在意这种无用的事情了,手刃审神者的任务由江雪左文字接手。

最后的结果非常完美,审神者被江雪左文字杀死,整个本丸都从被审神者支配的绝望中逃离了出来。

应该是吧。

三日月宗近看着被岩融抱在怀里的今剑,清晰的感受到有骨刺从背部缓缓生长。

想我三日月宗近也算是天下五剑中最为美丽的一振了,现在这个样子可真是说不过去啊。大概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三日月宗近想笑,却现自己连一个音节都出来。

结束了,都结束了。

只要如江雪殿说的那般,尘归尘,土归土,就再好不过了。

“哟三日月,你又在想过去的事了啊。”鹤丸国永放着门不走偏要跳窗,身姿矫健,直接从窗户中飞了进来,“哎哟你这可是不行,比我上次来看又加深不少了啊。”

鹤丸国永当然不是夸张,他们上次见面还是刺杀新任审神者那天,那时的三日月宗近还维持着完整的外表,都能被审神者当成唯一可以交流的对象呢,现在嘛,这骨刺可是多得吓人了,半张脸都被白骨覆盖住,都不知道三日月哪里来的情趣,还要抱着茶杯,明明本丸早就没了可饮用的水源了。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 手机版阅读网址:(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