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合欢

换做之前,韩阳对于眼前这位的言语和表情都不会有任何的愤怒。

到了当下,韩阳已经入了玉蝶,做了马皇后的义儿干殿下,大明勋贵圈中实打实的少壮派,手底下有一支能征善战的火铳营,今年唯一受到朝廷封敕的伯爵,更不会在乎这等跳梁小丑的猖獗了。

与自己相比,眼前的这位赵大公子呢?

什么都没有。

他所能仰仗的,无非是他那在北平可以呼风唤雨的提刑按察使的老爹,依靠的一个依靠蛀虫般掠夺朝廷利益的腐败集团。

这般人物,在耳目遍天下的朱元璋眼前,根本不值得一提,眼下重用他们,无非是需要他们迁徙山西百姓充实北平地带的实力,等到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朱元璋弹指间就会让他们灰飞烟灭。

等到他爹覆灭之日,他自然也就成了无根野草,只能随风而去。

此等人的猖獗,只会加速他老爹的覆灭。

对此,韩阳只会报以一笑。

醉月在后宫之中呆的久了,往日里就算是有去后宫面见圣上的六部高管都不敢直接这般无礼貌的放肆,这也养成她高傲的性子。

眼前这少年,并无官身,对朝廷也何等建树,竟然敢这般对自己说话,她哪里忍得了这般怨气。

当下冷眉道:“赵全德养的好儿子啊!连朝廷命官都不放在眼里!韩大人,你且与我去一趟御史台,我要亲自状态这厮,僭越朝廷铁律,居住朝廷的驿站。此外还敢对朝廷命官无礼,罪加一等。”

那赵公子见到眼前一个小女子竟然凶悍,也是一愣,不过见她与韩阳同乘一马,想来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

大抵京城女子的脾性,认为自己居住在天子脚下,便可以目中无人了。

赵公子嘴角咧起冷笑,朝着醉月道:“你一个弱女子,此时此刻不呆在闺中读你的女戒,与一个有家室的男子同乘一马,连羞耻为何物都不知道,还有尊严说我。”

醉月脾气本身便暴躁,当下纤手一闪,已经抓住了韩阳腰间的柳叶刀,不待分说便要下马砍杀了赵大公子。

韩阳苦笑一声,心道不愧是朱元璋身边的人物,就连脾性都如此的相似,不过韩阳却不愿意与这等污泥一般的人物扯上半分的关系。

外出上街,若是有狗朝你狂吠,莫非你还要咬上狗一口不成?..

韩阳拍了拍醉月的香肩,轻语道:“此等乡间小儿,何至于与其怄气,办大事要紧。”

醉月脸色怏怏不乐,却不敢违逆韩阳的意思,而且见韩阳脸上不带任何愠色。心里也越发的感慨,难怪年纪轻轻,就能被陛下封为伯爵,原来靠得不仅仅是医术,这广阔的胸襟,也不是自己一个小女子可以比较的。

当下朝着赵公子冷哼一声,随着韩阳翻身下马。

有驿卒赶紧上前侍奉,结果马的缰绳,韩阳拍了拍马背,对那驿卒说道:“这战马虽然不是什么好马,但是与我一路随行,也算是有缘,还望小哥儿好生照料,多喂些上等的马草。”

在场恐怕只有赵公子与李娇儿二人不知道韩阳的身份。

那驿卒见到韩阳身为如此尊贵,竟然叫了自己一生小哥儿

顿时感觉背上生了双翅,根本无法控制自己飘上天空的欲望。

连连给韩阳弯腰拱手,牵着马退了下去。

那驿丞虽然没能给韩阳留下最上等的房间,但是引韩阳进入房间后却不敢怠慢。

准备了全新的被褥,连浴桶都准备好了,浴桶里倒满了热水,准备了欢喜的衣服,床上是全新的被褥。

一脸陪笑的对韩阳哀求道:“伯爷,小的以为您高升之后,如何也不会来咱们这小地儿屈就,在加上那赵公子有诸多关系,便将房间许给了他,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先将就一晚上,明日那赵公子走后,我便将屋子给您打扫出来。”

韩阳看了一眼不忿的醉月,扭头对那驿丞笑道:“无妨,时间不早了,你先下去休息吧。”

“哎,有事儿,伯爷您招呼,我就住在离您不远的偏房。”

韩阳点点头。

准备关闭门窗,先将那人工呼吸和心脉复苏法交给醉月。

却见那醉月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眉宇间还有些许犹豫之色。

韩阳心道:“这毕竟是小女儿家,心里虽然装满了忠诚,到了关键时刻难免有些害怕。”

当下笑道:“姑娘不必为难自己,若是你不愿意,那便算了。”

醉月连忙摇摇头,对韩阳说道:“宁心伯切莫误会,小女子只是因为一路纵马,身上出了不少汗,现在浑身粘稠,感觉很不舒服,眼前还有一桶热水,便忍不住想要洗个热水澡,不知道伯爷能否给小女子行个方便。”

韩阳看着颔首低眉的女子,心道:“果然是宫中来的女子,比起一般人来讲究不少,这还有洁癖。”

当下摆摆手道:“那你先洗,我出去给你守着。”

说完推门而出,坐在台阶之上,接着月色,看一本跟城市规划有关的书籍。

这南京虽然是当世第一大城市,人口众多,但是也存在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城市的布局并不是非常合理,沿街的街道有很多不平整,而且排水系统很差,很多地方都能闻到恶臭味。

韩阳心想眼下自己既然要居住在京师不能离开,不若给朱元璋奏上一本,改善一下京师的生态系统。

只是韩阳如何也没有想到,那赵大公子从始至终并没有关闭门窗,此时正将那李娇儿簇拥在怀里,看似在赏风弄月,其实心思依然在韩阳这里。

那赵大公子见韩阳走出房门,坐在台阶上看书,便故意放声与那李娇儿说道:“这般武夫,也学文人看书,也不知道他看的是哪家的**秽本。”

李娇儿的酥胸被那赵大公子揉捏的神魂出鞘,心思却已经游弋迷离,喉咙中发出阵阵轻吟之声,在赵大公子耳边呢喃道:“说不准看的是什么金瓶梅吧,只是看他那怂货模样,与公子差的太多,奴家想来那般脏书,也与竹竿搅大缸没有什么区别。”(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