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隔着布料捏揉肿胀

当凡心微笑划起之时,也就是两名男子动手之时。

“哗”,招式掀起巨大的沙尘,从后方向着凡心铺盖而去,面对这样的一幕,凡心精妙的‘莲步’,躲开了这样突如其来的袭击。

沙漠的黑夜当中,一个少年与两名男子就这般对视,至于另外两名女子则呆立在一旁,显然是没有打算出手之意。

“想不到,能以最快速度躲过我们的偷袭,好敏锐的身手”,凡心能这般躲开他们的袭击,显然是惊讶了他们一番,连语气都变得格外凝重。

“终于要露出马脚了”?对于这样的袭击,凡心只是微微一笑,这点程度的偷袭,他还真没有看在眼里。

“少装大,你一个入门九层之人,乖乖交出家族给你灵石,我们留你全尸”,说出此般话语之时,嘴角带着戏谑的笑容,显然已经是把凡心看成了案板上的一块肉。

对于这样的话语,凡心只是冷笑一声,便不在多言。

看见凡心没有丝毫投降的准备,这两名人男子,显然是散修,所修炼的功法都大自不同,两名男子就这样左右夹击,向着凡心攻去。

“蛇毒”,华然轻喝一声,左手间变成了墨绿色字样,向着凡心胸前探去,另一位一直不说话的男子名为李达,所修的则是火属性爆裂的功法,一拳向着凡心砸去。

对于这样的攻击,凡心轻而一举的,运用莲步,避开了过去,至于另外一位火属性功法的男子,凡心则是运用爆拳准备硬碰硬的来了击。

当这位一直不说话的男子,看见凡心准备正面接他一击的时候,面露戏谑的神情。

“这小子真是不知死活,区区一个入门九层,敢和我正面硬碰”,带着这般想法,这个一直沉默不语的男子,就带着一脸得意的神情与凡心,对着凡心碰了过去。

“砰砰砰··”,下面的与凡心右手抨击的一幕,使的这位男子瞪大了双眼,满脸的惊恐之色。

只见一直不说话的男子,右手截截展开了碎裂。

“啊···”,这李达因剧痛,在黑夜当中展开了大叫,一双本就细长的眼睛,在这般剧痛之下,竟然扭曲成蛇形,满地的鲜血可见这李达痛苦到了极致,原本这样的一幕应该是出在凡心身上,可如今却是自己成了这番模样,巨大的落差完全使他失去了理智。

“叫什么叫,赶紧修为止血”,这样的一幕也使得华然为之一惊,显然凡心这手给了他一个视觉冲击力,一个入门九层竟然硬砰入门十层,而且都是火属性功法,并且成碾压局面,怎能不让他心惊。

听见华然传来这般话语,李达也一扫先前的理智,马上稳住了伤口,不过掉落在地上的右手,基本已经是废了。

可这样的一幕,倒是使得凡心为之一阵懊恼,在他理想当中这样的爆拳,足以使得这个入门十层之人爆体而亡。

“看来,我这招也不怎么实用了”,握了握右手,这样的感觉并不是凡心所期待的,毕竟他到现在只有这个杀招,不实用显然不符合他心意。

“到了天苍地域,还是要找个大宗,我好混迹进去”,这般想法过后,便向着华然望去,这个李达已经失去了战意,凡心已经不屑于他争斗。

被凡心这么一望,华然浑身不自在,因为先前两人都不是凡心多少,如今他肯定猜测出凡心,绝对不止入门九层的修为,就这样一转身就逃跑而去。

“这位恩人,麻烦帮我截住他”,身旁两位年轻女子,虽比凡心年长,却也大不了几岁,凡心先前看出来了,这两名女子显然是被威胁,索性没有一起对凡心出手,凡心也难免起了帮助之意。

看着逃跑的华然,凡心修为十二层全力散开,蓄灵一击一蹬地面,瞬间就追赶上了前方逃跑的华然,又是一击爆拳,压缩的灵力,就这样从背后贯穿华然的心脏部位。

“啊··”,随着一声惨叫,华然也在黑夜当中爆体而亡。

原本华然对凡心是有一战之力的,不过因为过于惊恐,导致失去了分寸,才会被凡心这般随手一击搭配招式,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凡心解决了。

看着地上的尸体,凡心顺手取走了空间袋,其实一直以来,凡心就对华然护腕上的钢镯就充满了兴趣,也顺手取了下来。

“这是什么”?仔细摆弄一番后,看不出个所以然,但是古朴的花纹,却充满了一种神秘感。

“空间镯,虽然摆放物品跟你乾坤袋不是一个档次,你就这样把乾坤袋丢进空间镯当中,放到更简便”,凡心神识当中传来了斩红月的话语,使得凡心为之操弄了一番。

“抹去先前主人的神识,这就是你的了,这个被你所杀之人,先前也就入门十层修为,以你修为轻而易举”。

按照斩红月的说法,凡心顺利抹除了神识,把乾坤袋靠近空间镯,神识操控一番,果然就融入了空间镯当中,当把空间镯带上手中,凡心又不得感慨一番。

“虽然乾坤袋被爷爷改造过,但总是挂在身上不自在,还是这个钢镯比较简便,让人看起来也是一个穷酸样,应该没人会打我主意了,恩恩,我凡心真是聪明机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般自恋一番过后,另一人丢下空间袋,主动离开了此地,凡心没有为难他,他也不是好杀之人,只不过先前是答应两位女子相助罢了,收取完这两人的空间袋,便向着两名女子走去。

看着凡心如此年轻,便有入门十二层的境界,这两名女子已经惊呆了双眼。

“不知是天苍宗第几阁主的关门弟子,两位女子有礼了”,显然是凡心所展露的修为,震慑住了她们,所以她们才会说出这番话语。

“呃,我散修一个,并不是宗门弟子”,说出此番话语之时,两位女子疑惑之意又起,凡心为了省麻烦,索性打断了她们的话语。

“不提这些,两位师姐若知道渡海码头在哪里,请带我过去”。

“好的,恩人,若恩人不愿相告,小女子不问便是,若要寻找渡海码头,跟着我们走就行,我们不会加害恩公于您,不对也不敢加害恩公您”,被这两位师姐,左一句恩公,右一句恩公,凡心浑身充满了不自在,索性摆了摆走的动作。

一路上,这两名女子介绍了她们的来历,说出来也使得凡心吓了一跳,这两名女子竟然是天苍宫之人,不过只是外围的弟子,根本进不了内盟,所谓外围弟子也就是打杂的意思,一个入门八层境界在普通宗门,也会成为一份战力,可是在这个天苍地域天苍宫的势力范围内,也只能算一个打杂的,才使得凡心一阵思索。

“我可是听说,此地只有一个最强大的地方,天苍宫不是吗?你们前面说的天苍宗又是何地?”凡心这样的疑惑使得两名女子,终于认可了凡心并不是天苍宗之人。

对于凡心这位恩人的疑问,这两名女子自然如实回答。

“天苍宫确实是这片大陆上最强的宫殿,所谓宫殿,也就是说这个门派全部都是女子,不过宫主的实力十分恐怖,就算全是女子,这片天苍地域人也认可了,不过说是最强,也只是明面上的,还有一宗门与我们天苍宫有着相等的实力,或者更强”两名女子显然是在故意吊凡心的胃口,凡心也就乖乖问了下去。

“那明面上是什么意思?”

“还有一宗门天苍宗,屹立于天苍地域的深山巨谷中,外有大型阵法掩护,这宗门与世隔绝,从不过问江湖中事,只不过每年的修士比武大会,会派人出来,至于其他时间,很少看见天苍宗之人外出”,这般话语,使得凡心对天苍宗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这样低调的宗门,虽然没有斗天派的名字霸气,但是也蕴含着一股庞大的力量,使得凡心一阵心驰神往。

“决定了就去那了”!说完此话之时,身旁两名女子面面相觑一番,毕竟他们天苍宫只收女弟子,像凡心这样的天才不能招揽门下,也使得他们少了进入内门的机会,毕竟此次出行就是寻找散修天才弟子,可惜被不要命恶人抓了一个正着,使得他们为之无奈。

天色微亮,凡心两名女子三人,终于来到了大海之上的码头。

望着前方,“咕”,一艘大船高达近百米,惊的凡心咽了一口唾沫,再看向前方幽深的大海,凡心总能感觉大海内的恐怖,远处大海的天空之上时而雷电交加,时而海水翻卷,浪花打出的声音充满了惊天巨响,此时凡心再望向这高达近百米的大船,才充满了一丝安全之感。

“看来传言果然没有错,大海光凭修为难以渡过”,此时凡心站在高高的悬崖之上,那大海的怒涛,时刻都震撼着他的心灵,这座悬崖就是上宝器之船必经之路,也只有如此高的地方,才不会被海水给淹没。

“恩人,我们走把!”,看着凡心如此呆立在原地,看着前方的大海,她们掩口一笑。

“有宝器之船,不用怕,起先我们给吓的眼泪都要出来了,恩人胆子果然不一般,也只是呆了一下”,被两名女子调笑了一番,凡心难免不好意思,便登上了宝器之船,准备前往传送阵法,离开此地。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