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肉怀孕系列小说

据姑姑苏秋雪提到过,凝香是小时候被姑父墨海外出游历捡回来的,然后就以侍女的身份让其一直陪伴在苏杭的身边一起长大的。

苏杭努力的回忆过小时收有关凝香的种种过往,但是没有丝毫有关凝香身世的线索,于是便暂不去好奇凝香的身世,眼下最应该关注的是如何解开凝香身上的封印。

于是便再次问道丹鬼与器邪:“那这封印可有办法解除?”

“想那封印之人万万不会想到,费劲千辛万苦却将凝香送到解印人面前。”那丹鬼习惯性的故作神秘,说句话总是喜欢绕来绕去的。

“你是说你能解除凝香的封印?”苏杭虽然被丹鬼的话说的云里雾里,但是依旧的兴奋难耐。

“不,能解此印者,非你苏杭莫属!”丹鬼于器邪异竟然口同声的说道。

“什么?两位前辈不要拿我开涮了,还请详细指教。”苏杭一听自然是不敢相信,暗道这两个老头不知道又打什么算盘。

“凤灵之体乃是上古战体一种隐形的传承,隶属火性,而凝香胸前的朱砂印记乃是一种至阴至寒的封印,每逢月圆之夜便疯狂的吞噬凝香体内的气血所以才使得凝香体质愈发羸弱,如此下去未等成年,凝香便会气血亏虚而死。”

“那我该怎么帮其破除封印呢?”苏一听显然极度的替凝香担心,他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失去凝香。

“若想破除此种封印,最好的办法就是以阳祛阴。”

“以阳祛阴?”苏杭好像想到了什么。

“对,为什么说非你莫属呢,因为你的通天彻地之体正属于纯阳之体,所以若破此封印只需凝香与你行过男女之事便可。”

“什么!男女之事?两位前辈还是不要开玩笑了!”苏杭一听顿时感到有点哭笑不得。

“且只能与你,若与他人,凝香体内的气血必会被那封印加速吞噬,香消玉殒!”丹鬼突然极其严肃的说道,令苏杭顿时感到他的话一切都毋庸置疑!

而这时一直拥在苏杭怀中的凝香像是听到了苏杭跟两个老头的对话一样,突然略带哭泣的说道:“都怪凝香自幼体弱多病,本是侍女的我却经常的要让杭少爷来侍奉我。”

“凝香,你想不想也和我一样觉醒武魂,成为一个武者?”苏杭听后,那还中还在思考丹鬼与器邪所说之事,于是便试探性的问道凝香。

“当然了,凝香做梦都想过成为一个强大的武者,不再让少爷替我担心!”凝香一听自然满目兴奋的回答着,但随后情绪又失落下来,“只是,凝香的身体根本无法觉醒武魂!”

苏杭一听这话于是更加大胆的试探道:“其实我有个办法可以助你觉醒武魂,不知凝香愿不愿意试试呢?”

“真的吗?我说少爷你怎么几天之内就重新觉醒了武魂且接连突破实力,果然是有什么秘诀吧!,快点告诉我,凝香也要试试!”

凝香一听顿时表现的更加兴奋,拥抱苏杭的双手变的更紧了。然而苏杭望着凝香那一副纯洁无暇的少女模样,一时间却不知如何继续开口。

“凝香,你的胸口是不是有一块朱砂印记?”结巴半天的苏杭鼓起勇气凑到凝香的耳边问出这句话。

然后就面红耳赤的等待着凝香的反应,却听到凝香娇声娇气的回道:“杭少爷,你真坏,竟然偷看了凝香的身体!”

苏杭一听这话,顿时一脸黑线,赶紧解释道:“凝香,你千万别误会啊,我可没有偷看过你啊!”

“没事的少爷,凝香不会生你的气的。”这时凝香退去脸上的潮红竟然变得大胆起来,直接将自己那刚欲发育的双胸紧紧的贴在苏杭的怀中。

然而此时的苏杭却有一种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感觉,想要将丹鬼所说之事解释给她听,又怕此时说出凝香根本不会相信,一时间竟然尴尬的无以言对。

幸好这时突然推门而入的苏秋雪,才到了苏杭难以招架的局面。

“杭儿啊,你说你好不容易重新成为了一个武者,干嘛这么快的就脱离墨家呢,且还给那墨少南下战书,姑姑真的担心你再重蹈覆辙啊!”

苏秋雪急匆匆的从墨家的正堂跟来推门就想苏杭劝解道,却不料撞上这两个小情人正在儿女私长。

“姑姑,怎么连你也对我没有信心呢,杭儿现在已经不是那个武魂被废的书呆子了!”苏杭见状赶紧送开怀里的凝香,然后故作淡定地回复着她的话。

“姑姑,自然对你是有信心,短短的几天就能从一个武魂被废之人突破到淬体境二重,杭儿,可否告诉姑姑是否遇到了什么奇遇?”

苏秋雪向来心思缜密,显然是看出了苏杭定是有什么奇遇之事才使得实力提升的如此之快,所以略带试探性的问着苏杭。

苏杭自然也明白,从小到大什么事都瞒不过姑姑苏秋雪的双眼,但是自己刚刚才答应了那两个老头保守秘密之事,没想到考验自己信誉的时刻这么快就到了。

“神魂寄生之事,千万不可告诉然何人,包括你的姑姑!”这时脑海之中又传来那两个老头的警告之声。

一时心虚无措的苏杭目光跟苏秋雪的目光对望一眼之后,然后眼珠一转,便自作聪明的将那从宁天雄与田青云手中夺来的钥匙亮在面前,然后故作得意的说道。

“果然什么事都逃不过姑姑的法眼,确实,杭儿有幸得一世外高人相赠了一枚宝藏密匙,从中获得了一部超脱天地玄黄外的无上功法,从而实力迅速大升。”

然而苏秋雪定睛一看苏杭手持的那把钥匙,瞳孔顿时一阵皱缩,情绪变得异常激动地说道:“杭儿!快告诉姑姑这枚钥匙是谁赠送与你的!”

说话间,苏秋雪双手颤抖着从自己的脖子上摘下一枚项坠,而苏杭仔细打量一眼那红绳端头所坠之物,竟然挂的也是一枚钥匙,且跟自己手的钥匙一模一样。

“姑姑,你怎么也有一把一模一样的钥匙!”苏杭满目好奇的问道。

“杭儿,你是不是见到你姑父了吗,这钥匙可是你姑父赠送与你的?”苏秋雪不答反而更加情绪激动的追问道苏杭。

“姑父?姑父五年前不是已经死了吗?难道说”苏杭见到姑姑情绪如次的激动,内心更加笃定自己之前对于姑父墨海并未离世的判断。

“杭儿,快带我去见你姑父,五年了,姑姑一直相信你姑父有一天还会出现在我面前的!”此时的苏秋雪已经听不进苏杭的问话,情绪已经濒临失控了。

小说网,!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