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女的下面扒开添

精灵是雷池孕育,拥有自主意识,也可以看做是以闪电为载体的灵魂,离开了小乙的身体,它已经不能像人类那样开口说话了,但它可以用意识和别人交流,此时被玉兰抓在手里,也是忍不住叹息:“你究竟是什么人啊?为什么我感觉你无比的强大,强到了不应该在这个世界上生存。”

玉兰却是一愣:“我有你说的那般强大吗?我生在这个世界,长在这个世界,为什么不能在这个世界上生存?”

精灵似乎在苦笑:“我也是这个世界孕育出来的,可是如果没有肉身依附,我只要动用力量就会招来劫雷,这个世界的法则是不允许我的存在的。可是你似乎也没有肉身,为什么你会没事?”

玉兰皱眉:“谁说我没有肉身,我不是完完整整的站在这里吗?”

精灵的身躯在扭动:“不,我感应不到你的肉身,你应该是一具出了窍的元神,不知将肉身藏在了哪里?如果你是真身前来,我只要无惧劫雷,还可以动用力量和你斗上一斗,可是面对元神,我的闪电毫无用武之地。”

什么意思啊?玉兰忍住了想要挠头的冲动,自己完完整整的出了门,怎么在这个闪电的感知里却只是一具元神,我到哪里还去寻个肉身回来啊?

精灵叹息:“小乙与我有恩,我原不想夺他的舍,只是面对高手技痒了。小乙的身体真的很适合我的生存,可以让我继续寄居他体内吗?有了合适的宿主我会离开的,我保证从此不再打他身体的主意。”

玉兰忍不住冷笑起来:“如果是你,你会同意吗?”

“这个……”精灵也出现了迟疑,有了前车之鉴,好似都不会同意了吧?“那么,你会怎么处置我呢?”

怎么处置?玉兰秀眉蹙起,放了它绝对不行,没有肉身的精灵是这个世界的禁忌,法则不允许它的存在,它一定要去寻找肉身,谁知道它又会去祸害了谁。

玉兰看向小乙,小乙神情专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她的身上,目光如炬,照的玉兰一阵脸红:这个呆子,你这是什么表情?怎么好像几百年没有见过了似的?如果不是身边还有旁人,玉兰甚至怀疑小乙早就扑过来了……

小乙的世界里已没了别人,对于玉兰,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依恋,他没有扑过来不是因为身边有人,而是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被精灵夺舍的时间里,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死,可是失去了身体的控制,纵然灵魂不灭又有何用?眼睁睁看着“自己”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那种感觉真的是生不如死。

还好,玉兰够强大,轻而易举制服了精灵,自己终于重见天日了,此时的感觉真的不要太好,他深情凝视着玉兰,完全无视了这个世界的存在。

玉兰的面皮真的没有那般厚,她有些受不了小乙的目光了,此时已经红晕满脸:这呆子!说你什么好呢?是啊,说什么好呢?真的已经无话可说了啊。

知道小乙此次受到的打击不小,玉兰真的不想过多责备他,智者千虑尚有一失,更何况是作为凡人的小乙,他怎么可能会不犯错误?而精灵看起来活泼可爱,连自己都觉得有些喜欢了呢。

只是,喜欢归喜欢,这真的不是一个好玩的玩具,玉兰看着精灵,心里忽然有了主意:“这样吧,我将你意识抹去,打入小乙的身体好不好?”

精灵一阵挣扎:“不要,没有了意识,我还是我吗?我可以不主导别人的身体,可是也不愿意只成为一项技能。”

玉兰笑道:“这与你的夺舍有区别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道理我不知道你懂不懂?”

精灵沉默下来,它应该是懂的吧。没有肉身就不被这个世界接受,而它自己是不可能长出肉身来的,唯一的办法只能与人类融合,最好是夺舍,那是爽到停不下来的方法,它灭杀某人的灵魂入主其身主导一切,另外就是被夺舍,意识被人抹杀,只留下作为残尸的闪电化作高手的技能。

精灵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忽然变得不甘心起来:“我并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这个世界容不下我?在雷池里生成之后,我就一直与雷电对抗,离开雷池又必须躲进人身,我不想夺舍,可是我又该怎么生存?蝼蚁尚且贪生,何况我是存在了千百年的精灵?人类有句话,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为什么我的存在变成了不合理的?”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合不合理也不是哪个人说了算的,精灵作为闪电,劫雷是劈不灭它的,便是法则不允许它的存在,可也没有真正灭杀了它,只是这个玉兰没有办法回答,便是玉兰自己的经历,她也觉得有许多的不合理,回想起来,恍若一梦。

玉兰和精灵的对话,别人是听不到的,看她抓着精灵时而皱眉,时而微笑,时而又陷入了沉思,这是在做什么?

惊奇惊讶过后,冒红云又把目光转向了小乙,小乙气质有所改变,冲天的傲气化作了柔情,那深情款款的目光能将世界融化,虽然他注视的是玉兰,可是冒红云却觉得自己化成了水……

冒蓝天回过神来,目光扫过了众人,他一拍额头,完了,女儿无药可救了,如果说刚才的小乙不是小乙,女儿动心还可原谅,可现在的小乙就是以前的小乙了啊,女儿怎么愈发痴迷了?无药可救了,真的无药可救了。这可怎么办?小乙的这次南来,是他极力邀请的,出现这个情况实在是始料未及。

于惊风却是十分兴奋,他一拍冒蓝天的肩膀:“好小子,有你的,女儿竟然选了个有妇之夫,不过挺好,那个丫头更厉害,把她们一起弄进冒家来,什么冷庄,什么山门,什么大天朝的,通通玩去,冒家从此便是天下第一。”

冒蓝天一阵抓狂,你老小子别胡闹了,还不是你惹的祸,没事乱放领域。要不是你是前辈,我早就痛骂你了,要不是打不过你,我早就痛扁你了,要不是……

于惊风可以不管不顾,冒蓝天绝对不敢,小乙若是单身,女儿相中了他,冒蓝天绝对乐见其成,可是小乙和玉兰已有婚约,这事怎么还有可能?虽说大丈夫三妻四妾也是平常,可是玉兰是谁啊?不经她的同意谁敢打小乙的主意?那真的是寿星佬上吊,活的不耐烦了。(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