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祼交动态图h

此时韩天放莫名的感觉到一阵不安。(www.wenxUE6.com

忽然就听到小院外远远的传来一阵脚步声。

暗道一声糟了。韩天放僵直的坐起身体。没办法现在他正处于金罪煞气炼体过程中。无论是与人交手还是行动都极为不便,但是偏偏在这个时候,有人到了小院。

不管是敌是友,韩天放都必须起身应对。

当韩天放僵直着身体蹦出房间的时候,正巧看到院门外走进来的三女。

小月月听道声响,早都从离间起身,此时趴着门缝不安的望着站到院中的韩天放。

无疑,他们二人已经暴露。

“你是何人?”

听着其中一名身穿皮甲的女卫质问,韩天放无奈的撇了一眼从院门处跑过来后,第一时间藏到自己身后的二狗子……

眼下的情况已经十分明显,一定是狗子偷溜出去把人引到这里来了。

要说郡主带着自己的两名女卫进了院子,原本的冷肃也缓解了许多。

不怪她们会略感放松……实在是感受不到韩天放身上存在什么威胁。真气气息十分微弱不说,而且浑身缠着药布,看这模样是一名重伤之人啊,模样也忒凄惨了一些。不仅如此看身体还十分僵硬。

从常理上推断,面前这位少年时重伤之后躺了好长时间才对,不然不至于身体僵硬成这样,这是察觉到又人过来,本能的迎敌?韩天放此时那略微有些紧张的表情,的确证明了这一点。

身在人家的家里,韩天放被发现难免不紧张,他倒不怕别的,毕竟是肖重托的关系,把他送进来养伤,这要是牵连了人家,韩天放心里过意不去。

所以略微沉着了一下后,韩天放先用僵直的胳膊行了一礼,照实回道:“在下因为被仇家追杀,又有伤势在身,不得已才潜入王府养伤。还请不要见怪。”

韩天放这话说的很诚恳,其实就本质来说他还不想跟对方发生冲突,而且就本质来说,他这样的伤者对王府安全也构不成什么威胁,最多被责罚一顿遣送出府也就是了。

也省得呆在这里提心吊胆。还不需要担心牵连朋友……

说话时,韩天放的双眼始终凝视着中央那面带黑纱的女子,因为他看的出,这三名女子是以她为首的,虽然不知道此女身份如何,但是韩天放却知道接下来事情发展的关键走向,都在那黑纱女子的一念之间。

“潜入王府?这个角落背靠半山乱石崖,不经过王府别院正门,如何能潜入进来?是谁把你送进来的呢?”黑纱女子与韩天放对视半晌,大眼睛眨巴眨巴,随后用黄莺一般好听声音平静询问道。

听道询问,韩天放心中一突,苦笑道:“也是走投无路才进入王府的,还请恕罪,至于我怎么进来的……抱歉!把我送到这里人家已经是冒了很大的危险了,如今事情败露,我宁死也不会出卖朋友的。”

韩天放说完此话,沉默了下去!原本有些紧张的目光也恢复了原本的冷冽。一种说不清楚的气势从双眼散发而出。

“哈!”也不知是觉得韩天放目光变得危险,还是说如何,就见黑纱女子身边一名女卫娇喝一声,突然冲了上来对着韩天放凌空打下一掌。

远在山顶的福伯,双眼猛地迸射出杀机,一双皱巴巴长满老茧的手猛地横在胸前……不过就在即将出手的瞬间,福伯却突然面带怪异的停止了动作。

危机来临时,韩天放本能的想要有所动作,奈何僵直的身体关键拖累了他,闪身异常困难,因为防备那女人的攻击,显的十分踉跄。好在重心控制的还不错,晃动了几下,没有狼狈的摔倒。

然而,令韩天放愕然的是,那女卫只停在距离自己几米外的位置,并没有乘势攻击自己的意思。

“嗯?”韩天放有些蒙圈。

“不是装的,战斗意识很好!不过身体的确是伤的不轻,身体反应速度,行动能力都跟不上意识!从闪避方向和位置,可以看出拳脚上功夫很不错。不过应该停留在凝气境初级阶段左右吧!若是凝气境六重天境界,应该会下意识行动中让过真气外放的攻击。”女卫打量了一眼愣愣望着自己的韩天放,转身走到黑纱女子身边,如实禀报道。

听到这话韩天放不由心惊,仅仅是一个闪避动作,对方就能看出这么多信息?还能说的如此准确?自己的确没跟达到凝气境高层次的人交过手,经验有限,唯一的一次还是前些天跟徐有为的那一次。

一次就重伤了!韩天放明白自己等于完败,可不正是败在徐有为外放的真气上吗?那个境界的真气已经能出不引动天地五行等能量,根本就不是他目前可以抵挡的。

“嗯!那屋子里的……出来吧!”黑纱女子点了点头,对着远处房间趴在门缝,紧张的望着院中的秦月月招呼了一句。

秦月月听到这话,脸色都白了!最后捏着衣角走出了房间。

“没有丝毫真气气息!普通人。”女卫在秦月月走过来时,对着黑纱女子禀报道。

黑纱女子没有说什么,而是看向韩天放脚边的狗子,十分聪慧对着身边女卫十分轻声的吩咐道:“我先前还纳闷,留在王府别院里的老人都是王府忠心耿耿的老人了,怎么可能会发生偷入我房间的事情?多半就是这只狗干的好事……回去告诉府上的护卫不要再追查了,另外也不用声张他们住在这里的事情,江湖落难!即使府上的某人坏了规矩,但是也是为了义气!既然如此……就让他们呆在这里吧,一个伤成这样,一个丫鬟,能起什么波浪?”

说完此话,黑纱女子转身向院外走去。让韩天放颇为摸不着头脑。

因为距离的原因,黑纱女子对身边女卫说了什么,韩天放并不知道。但是从对方的态度上不难看出,是默认了自己住在这里的事情?不打算追究了?

想通这一点,韩天放紧绷的神经终于舒缓了一些,对着依旧凝视着自己的两名女卫抱拳行礼,感激道:“在下会牢记今日之恩。”

“牢记?那倒不必……伤养的差不多就赶紧离去吧!王府的安全不容有失。平日少外出!我们不追究,不代表府上其他人不会追究,对了!管好自己的狗……”其中一名女卫听到此话,嗤笑了一下,表情十分不屑。

似乎根本不把韩天放所谓的感恩当回事。也不奇怪……以她们的身份的确是不觉得韩天放这样身份的人感恩有什么值得重视的。无非就是看韩天放身体重伤,穿着寒酸身边还带着一个明显营养不良的小丫头,觉得可怜放他一马罢了。

说完此话,两名女卫转身也出了院子,让呆在山顶的福伯松了一口气。

“没事了,回去吧!”看了一眼依旧惊魂未定的秦月月,韩天放擦了一把额头上的紧张汗水,蹦跳中回了房间。

秦月月反应过来后也是赶紧跟上脚步,不过秦月月却第一时间把变得十分老实乖巧的狗子抱在怀里,对着小家火额头轻拍了几下。

“就你总惹祸!”秦月月厥着嘴骂道。

再看那跟秦月月早就混熟的狗子,似乎看出秦月月生气,吐着舌头舔着秦月月干瘦的小手,狗脸上满是讨好。

“郡主放他们在这里,会不会暴露那处地方?”走出小院,其中一名女卫担忧的询问道。

“不会……那里隐蔽的很,就算暴露也没什么大不了,人都伤成那样,还在王府里,真要是有什么风险出现,再处理他也来得及,他还能跑哪去?不管怎么样今夜也不能声张。实在担忧的话!等咱们从那里出来后,你看着处理吧!”黑纱女子平淡中冷漠的回道。

从这话语不难听出,她对于身边女卫怎么处理韩天放并不怎么关注,也从未把韩天放当作什么威胁,实在是韩天放无论是身份还是修为在她眼中都可有可无,既然如此又何必担忧呢?

“走吧!别再耽误时间……今夜看看咱们收获如何吧!”双眼迸射出精光,黑纱女子带着女卫向着先前机关处赶去。此时的韩天放带着月月却回到了房间,关闭好了房门。

对视一眼中,二人十分统一的流露出庆幸之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