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桌子下吃总裁的大j

妈呀!伊恩吓得不轻,慌张地向后一跳,之前的那尊杀神竟就站在身边,他两眼惊讶地扫视夏叶娜,从她那干净的眼神中还真看不出什么弄虚作假。

“你……是夏叶娜那老太……唔!”伊恩又忽然意识到什么,赶紧用手捂住嘴,不让后面那字吐出去。

夏叶娜听着,竟只是冷冷地瞟了他一眼,并没什么多说,转身从旁边拉过一张椅子,在一边坐下。

“没错,她就是阿弗洛狄德大人。”杰威明道,“爱与美之神的幻面能力你不会不知道吧。”

伊恩重新坐回位子上去,下意识将椅子拉开,悄悄地离得夏叶娜远一点,似乎她身上带着什么病菌,让伊恩避之不及。

“咳咳。”蚀虺的声音在伊恩脑袋里响起,道,“爱与美之神拥有的幻面能力如同易容术一般,但又比易容术高级许多,幻面可以使施法者变幻不同的面孔,甚至是体型。”

“怪不得……”伊恩沉着脑袋,偷偷地看眼一旁静坐的夏叶娜,她现在的身型远比之前娇小。

柳眉润眸与初见时那大妈般的形象简再大相经庭。炎炎夏日,那件米色衬衫更显夏娜玲珑单薄的身材

面对伊的恩无礼的扫视,在外人面前夏叶娜还是皱皱眉头,嘟囔了一句:“回头再收拾你!

好在伊易听觉灵敏,这几个字入耳中他便是一个机灵,咳嗽一声立马端正坐在坐位上,

杰威明也感党到了这胶着的气氛,赶紧打圆场道:既然两后都同意了敝校的协义,那自清明天就在。临时装饰的带角斗场上所课了,界时少也有上百名三到六年经的学生来听课

听完夏叶娜就蹙眉问道:我们还不知道要讲是什么呢,怎么能这么苍促?

似乎早有为夏叶娜这个问题早有所准备的杰威明只是笑着跟她打了个哈哈,意思是就是任凭你们自己去想怎样开课

一直如生针毡了伊且瞧准这个空当,插话道:话说原们把地下室那群家伙救出来没,听老头儿的话像是把我那害人的魔法破解了”

杰威明微笑点下头,道:“敝校有幸得阿弗洛狄德大人相助,一切自然迎刃而解,学生们皆已相安无事,大多学生除了那个叫安丁·巴尔顿的同学有些严重外,别的修养个半天就行了。”

伊恩看向冷若冰山的夏叶娜,小声嘀咕道:“看来下手轻了点……想不到这疯女人也会救人?”

他这句话却一字不拉地传进夏叶娜耳中,“疯女人”这个伊恩取得外号,在夏叶娜脑中急速放大。

夏叶娜听了,一阵咬牙切齿,贝齿咬紧了下牙,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伊恩这已经是三番五次地尝试她的底线。

这次说什么夏叶娜也不管那么多了,反正杰威明这只老狐狸也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更不会来插手。

夏叶娜故伎重演,身上的神力席卷而出,把好好端坐的伊恩掀出数米,一头栽在左边的玻璃上。不等伊恩爬起,夏叶娜才像是恶魔缠身一般,随手抄起身边一件东西就砸向坐在地上一脸无辜的伊恩。

苦苦躲闪的伊恩一边面对突如其来的攻击,还不忘向仍坐在主位上的杰威明投去乞求的目光,但回应他的,依旧是杰威明不是礼貌的微笑,当做什么也没发生,任凭夏叶娜作威作福,坐在位子上竟开始冥想。

一时间,办公室里虽然没什么血肉横飞的场面发生,但伊恩的惨叫声与玻璃、木器破碎的声音不绝于耳。

此时伊恩就像个受气的小媳妇似的,缩在墙角,挡着飞来的椅子。几根残余的木渣直直地戳在了伊恩还算柔顺干净的银发上,他还算俊秀的样子,配上现在那受屈别扭的表情,有一股说不出的违和。

就连夏叶娜打着打着,都忍不住笑出声来,阿弗洛狄德家族史上有哪位敢想自己对待眼前这位?

“桃花木门,一千八百金币,宣铁木椅一张三百九是金币……”杰威明不知从哪里掏出只比,又从抽屉里抽出一张纸来,把夏叶娜弄损的器具的价格都一一记了上去。

又是一声“哗”落下,等夏叶娜将办公室内最贵的一件伊恩刚躺过的鹿皮沙发扛起砸向伊恩后,杰威明才心满意足地出手拉住泄愤的夏叶娜,顺手把在鬼门关徘徊的伊恩拉回来。

“拉顿蓝鹿皮沙发……两千二百金币!”杰威明转身坐回他的办公椅在手上的纸上记下沙发的价格,再一脸笑意地把那张纸推到伊恩面前,道“两位请过目,这些是刚才损坏的家具,总值一万八千一百二十三金币,打个折,一万八千金币。”

他顿顿,有道:“鄙人早想换换家具了,只不过学校里的经费有些紧。”

“你!”刚才夏叶娜丢东西时并没有带一点神力,所以这么一会儿下来便是微红着脸,小嘴喘着些粗气。

夏叶娜怒着瞪一眼杰威明,小手一探一收,把杰威明递来的又一纸黑字粗略扫过一眼,转身把纸塞进更是狼狈的伊恩怀中,只冷冷道:“你拿着!”

“什么东西?”明明被夏叶娜狠狠蹂躏过一番,但伊恩除了嘴上夸张地鬼哭狼嚎,身上则一点事都没有,也没哪里少了块肉。

其实两人心底都明白,夏叶娜那一番攻击根本没用上什么神技或是神力,纯粹的力量打在皮糙肉厚的伊恩身上在旁观匿笑的蚀虺看来,她无非是发泄下心中的不满,或是被蚀虺形容成撒娇。

蚀虺与他是心灵相通,闻言这时伊恩只能在心里愤愤不平地腹诽一句:“您老见过撒娇端沙发的?”

“为什么给我?”伊恩不满地皱了皱眉,看着手中有些被揉皱的黄纸。

“怎么……”夏叶娜饶有兴趣地瞪了伊恩一眼道,“不愿意?”

“啪!”

而上一刻还一脸不情愿的伊恩忽然转向座位上的杰威明,把那张纸猛地拍在办工桌上,他这一动作实着让淡笑的杰威明笑容一僵。

一旁的夏叶娜也是不由得一惊。这小子想造反?

不过伊恩这又冷不防冒出一句:“夏姐发话了!这账记我账上!”

此话一出,空气又是一凝。这个活宝!杰威明这才反应过来,好笑地盯着一脸大气凛然的伊恩。

“噗嗤!”

夏叶娜毕竟也不是凛冬之雪的公主,那份冷酷也是六分刻意四分演的。(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