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翁吃我奶

外面因为爆炸引起的火灾早已被扑灭,但所有的东西都变成了废墟,只剩下满地的残垣断壁,满目疮痍,依稀冒着小火花,在一片湿气中黑烟袅袅升空。整个游乐园荡然无存,在周围拉起的警戒线,只剩下后面的鬼屋,显得空荡荡。鬼屋外面的石壁也被烧的一片漆黑,由于鬼屋是半人工建造,大半部分是埋在地下,外面的爆炸也是不太可能动摇到它。

此时已经是晚上了,游乐园周围的其他建筑霓虹灯光闪烁,异常炫目,却因为爆炸的事情没有任何人逗留,周围都是与之相当违和的寂静。

两人离开游乐园后,鬼屋发出一声巨响,化为碎末。

在某个昏暗的巷子内,外面的灯光无法照射进来,稍有些皎洁的月光倾泻下来,使之蒙上了一层朦胧的银色的色彩,隐隐有些醉人。

在不是很明亮的光线里,炼红月和秦沢音两人的面庞也很朦胧,虽是如此,炼红月脸上依稀可窥见冰冷的神色,一如既往。他们从游乐园离开一直走到这里,将近十分钟,游乐园的废墟早已不可见。

秦沢音微笑道:“在这里应该要分手了吧。”

炼红月并没有接他的话,反道:“确实该分手了,但我……还有事情不明白。”

秦沢音微笑道:“你想问我对吗?”

炼红月眼睛里射出来一道冷光,道:“你早就知道了炸弹的事情了,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秦沢音微笑道:“这个你不是问过了吗?”

“但你没有回答。”炼红月冷冷道,“在鬼屋里面。”

秦沢音微笑道:“我从一开始是并不知道的,但我发现了园长是其中安装有炸弹的人之后,又在想他为什么要在自己的游乐园里安装炸弹?刘海平跟我说的游乐园内其他定时炸弹的时间,和园长的炸弹定时的时间并不一样,时间上相差太远,所以我就怀疑了有两股势力在园内安放炸弹,一股势力是园长,另一股势力就是提供炸弹信息给刘海平的人。”

炼红月冷冷道:“那你又是如何知道我们是在争夺什么东西?”

秦沢音缓缓道:“你们如果只是针对园长的话是不用安装炸弹的,除非是为了什么目的,或者是想要得到什么东西……”说着停了下,微笑了下又道,“你们知道那件东西在游乐园的某个地方里,但无法确定位置,安装炸弹是为了让他露出马脚。同时园长知道了你们安装有炸弹却并没有逃走,反而是将计就计也安装了炸弹,是因为那件东西藏得太隐蔽,他没有办法在你们的监视之下取出来,只能利用爆炸制造混乱然后想办法趁机取出来。园长也是谨慎的人,如果他取不出那件东西就想直接炸毁了,连同他自己一起,你们迟迟不愿动手也是怕他毁了那件东西吧。至于为什么我知道会是在鬼屋里面,只要通过把游乐园内安装炸弹的位置排列出来,哪个地方装的炸弹被拆除了就是藏着那件东西的地方,你不也是通过这样找到鬼屋的位置吗?”

沉默许久,炼红月的神色有了明显的变化,道:“怪不得曹洛阳说你让他感到不可思议,在我眼里看来,你简直……就是让人,恐惧……”

秦沢音微笑道:“我并不觉得这是夸奖。”

炼红月淡淡道:“你知道这一切,却什么也没有做,又或者做了什么,真的这是因为……你那让人害怕的好奇心吗?”

秦沢音微笑道:“没有无辜的人伤亡不就好了吗?这个不也是你的初衷之一吗,不然你也不必和刘海平说炸弹的事情。”

沉默着,空气无比的压抑,隐隐地让人感受到了一股杀气,仿佛一切都忽然之间蒙上了阴影。炼红月目露凶光,用十分沉着而冷淡的语气道:“那么你的好奇心这么重,就不想知道我们在争夺的那件东西是什么吗?”

秦沢音微笑道:“我是想知道呢,不过……”说着微笑的表情渐渐消失,变得很平淡,“我现在知道的话你会杀了我吗?”

又是沉默,片刻,压抑的气息逐渐消失。炼红月望着他道:“你是个很可怕的人,我想不出用什么词来形容你,大概,我不想你来做我的对手。”

秦沢音微笑道:“这个我也不想呢,不过应该不会有这个时候的,毕竟……我并不是你们这个世界的的人。”

炼红月的脸色平缓了些,道:“你真的让人感到恐惧,但又让人有种安心的感觉,我并不想问你是什么人,鬼屋里没有你的话也不一定能平安无事地出来。”停了下,沉默了几秒钟,她的眼神少许的认真,盯着秦沢音看,“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在最后引爆器上的两个按钮,一个通向生,一个通往死,你怎么知道哪一个是正确的?”

秦沢音微笑道:“我并不知道哪一个是正确的,可能说是运气好吧。”

“那你……按下去的时候,不会感到害怕吗?”炼红月望着他。

秦沢音缓缓道:“并不会哦,因为我在错误的那个炸弹旁边放有一个小型的电磁脉冲装置,即使按错了炸弹也不会收到引爆器的信号,所以不需要害怕。”

炼红月移开目光,道:“原来是这样,不过不管怎样看来还是得感谢你呢。”

秦沢音道:“你并不需要感谢我,毕竟我也只是在为我自己找出路而已,况且在鬼屋里曹洛阳开枪时你替我挡了子弹我也想谢谢你呢。”

炼红月的眼里掠过一丝奇怪的目光,随机将目光移开,缓缓道:“这个你不用谢我,我只是在还刘海平一个人情罢了。”

秦沢音微笑道:“我现在还能站在这里,也有被一部分是因为他吧。”

“你说的一点都没错。”炼红月冷冷道,便转过身,“刘海平能有你这个朋友不知道是他的福分还是……不幸呢?”说罢便要走了。

秦沢音缓缓道:“这个谁也无法预料呢,但你也是挺不错的人呢,对于他而言。”

炼红月冷笑道:“我可不是他的朋友,别搞错了。”

秦沢音微笑道:“这个也是无法预料的事情呢。”

炼红月沉默地看了他片刻,冷冷道:“你说的我不知道,但我……一点也不希望以后再会看到你。”说完,红光一闪,就消失了在原地。

秦沢音看着她消失地位置,脸色依旧是平和地微笑,看不出他心里的想法。“无法预料的事情,不也是挺有趣的吗?”

——

在某个高楼的顶层上,一个穿白衬衫,上面绣着黑色曼陀罗的人静静望着远处的已成废墟的游乐园,在鬼屋化为灰烬后,嘴角邪魅一笑,缓缓道:“看来曹洛阳失败了,真是让我失望……”随机收回视线往回走,漫不经心自语道,“算了,只要……那个人没事就可以了……”

——

夜渐深,气温逐渐降低,万籁俱寂。在市郊的某片林子里,在一片废墟前,一道红色光芒掠过,炼红月出现在了废墟前。而她的旁边,早已有三个人静立而望。

似乎并没有注意到炼红月的到来,其中一个带着半边面具的长发女人缓缓道:“就是这里吗,C60最后消失的地方,风纪之?”

风纪之道:“我们一直都在监视着,但是一场忽如其来的大火把一切线索都斩断了。”

女子道:“最后和C60接触的人,有谁?”

风纪之听到这里,似乎想起了什么,但头突然传来一阵剧痛,不禁发出了一声细微的啧嘴声。女子和炼红月都注意到了,盯着他看,而风纪之的大脑霎时间变得一片空白。

“师兄……”万振达不忍看着他,又注意到了炼红月和那女子冰冷的目光,一沉吟,忍不住道:“其实师兄他……”

“C60没有和什么人接触过,除了孙乐峰。”风纪之抢先他一步道,“我们没有发现过有其他的异常。”

女子眼里闪过了一丝奇怪的目光,道;“红月,你觉得是怎样?”

炼红月淡淡道:“我不清楚他们的情况,但姑且可信吧。”

女子在片刻的沉默后,道:“如果是这样,就很有可能是孙乐峰和C60发现了你们的监视,然后放火烧了这里毁掉痕迹后逃走了。”

风纪之道:“大概是这样吧,孙乐峰的学校也没有再看到过他再来学校。”

女子沉吟了下,眼里掠过一丝奇怪的目光,看了他片刻,目光冰冷,空气也瞬时间变得十分压抑,在沉默着。风纪之没有再说什么,脸色十分凝重,而万振达则担心地望着他。

少刻,女子道:“你的身体不好吗?”

风纪之回道:“最近有点头疼,不过都还好。”

“那就好了,你们可以走了。”女子淡淡道。

风纪之和万振达同时松了口气,风纪之缓缓道:“那我就先走了。”说罢便示意万振达,两人同时离开了。

一直离开到足够远的地方,身后无人时,风纪之又重重地松了口气,他的后背已经冷汗直流了。

万振达不解道:“师兄,为什么不把你失忆了的事情说出来?”

风纪之缓缓道:“现在不能说,说了的话……我们就要死了。”

“为什么?”万振达更加疑惑,忍不住道,“这个不是师兄你的错呀,C60消失我们虽然脱不了干系,但也不止于要杀了我们吧。”

万振达道:“确实这样,但是,在我们的监视之下C60不见了踪迹,我还被不知道是谁弄得失忆了,这个却是致命的一击,说明我们……能力不够。这一切本来也没有什么,但是……那个……那位人也要来这里了,一旦被他知道……”

万振达如同听到什么惊天的事情一样,顿时呆住,不知所措。

风纪之继续道:“所以现在我们只有先瞒着你,如果能找到C60就一切都相安无事了。”

万振达低下头,轻轻地“嗯”了声。

而另一边,在风纪之他们走后,女子缓缓道:“红月,你怎么看风纪之的话?”

“有点蹊跷。”炼红月淡淡道。

女子道:“风纪之在说谎。”

炼红月没有说话,女子又道:“今天在市中心医院里有人发现了C60的踪迹,所以C60并没有和孙乐峰逃走了,他们是在为自己的无能而掩饰。”

炼红月淡淡道:“那为何不杀了他们,”

女子道:“不行,至少现在还不行,我们对这城市并不是很熟悉,C60消失之前的许多信息他们都掌握着,想要找到C60还得靠他们。”

炼红月仍是没有说什么,女子将目光看向她,道:“他们的事就先这样了,游乐园的事情怎么样了?”

炼红月缓缓道:“十字草已经死了,但是没有找到U盘。”

女子眼睛里反映着奇异的瞳光,道:“U盘应该就在游乐园里,但为什么没有找到。”

炼红月淡淡道:“大概和十字草一起化为灰烬了。”

女子在短暂的沉默后,道:“游乐园里除了十字草还有没有其他的人。”

炼红月目光稍微有点奇怪,似乎在沉吟了下后,缓缓道:“没有……”

女子淡淡道:“是吗,那也无妨了,找不到U盘也没有太大的关系,只要C60还在,找到它就行了。”

炼红月没有说话,女子继续道:“他就要来了,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接下来的每件事都得我们亲自出手才行。”

炼红月道:“我知道……”

女子也没有再说什么,视线看向眼前的废墟,缓缓道:“总觉得……一切都不会那么顺利……”

——

夜深之后,将近十二点,温度下降,似乎一切都随之进入了沉睡,不尽头的寂静,与之相对在公寓内亮起的灯光,却并没有任何的违和之感,反倒是十分地和谐,宁静。

公寓的门被被轻轻地推开,秦沢音走进客厅,从沙发上传来熟悉的声音,“阿拉,哥哥回来了。”洛洛坐起,微笑道。

秦沢音缓缓道:“夜这么深了还没睡吗?”

洛洛笑道:“我也是很担心哥哥呢,所以就能一直在等着了。”

秦沢音到茶几上拿起茶壶,道:“那你也很累了吧,早点休息吧。”

洛洛缓缓道:“哥哥忙了一天了,应该比我累才对吧。”

秦沢音倒了一杯茶给自己,却并没有喝下去,微笑道:“虽然有点累,看到了有趣的东西呀。”

“嗯?”洛洛又躺了下去,道,“我也想看看呢,有趣的东西。”

秦沢音微笑道:“有趣的东西,只是相对而言,不是吗?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认为有趣的东西。”说着缓缓走到她旁边,低下头附耳轻轻道,“你的游戏,也该收尾了。”

洛洛似乎怔了下,瞳孔里倒映着奇怪的食物,缓缓微笑道:“既然……哥哥都这样说了,那么……我也收一下心吧。”

秦沢音浅浅喝了口茶,微笑道:“早点睡吧,夜已经深了。”说完便放下杯子,朝浴室走去。

洛洛原本一直微笑的脸这时也变得很平淡,没有任何表情。看了看外面,又露出让人捉摸不透的笑容。(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