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贱人的无耻生活

夜晚,寒冬的月亮显得有些朦胧,少不可见的晶莹白雪飘落而下,初雪终于是到了。

天气低寒,青山脚下的猎户,农家纷纷在家中升起了炉火,已保取暖。

受鬼罗域溢出的白雾影响,此时的青山若隐若现,显得诡异十足。

秦洛等人因彩衣还未苏醒的原因,不便在此时进入青山,他们于山脚安营。

刚刚变寒的天气对秦洛这些修士而言并不存在太大影响。

他们围绕耕火而坐,江源的位置稍远,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从他之前不加入战斗开始,他们无形之间的距离就被拉的极为遥远了。

徐薇轻轻抬起晶莹玉手,一片雪花飘飘而落,白纱之上,秋水般的眼眸变得有些迷茫,轻声道“洛哥,你说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和楚哥再在一起在清风山脉里追博打猎。”

秦洛闻言一笑,充满回忆道“那应该是要等很久了。”

“哎,秦洛,说说你得家乡呗,你和徐薇都这么天才,到底是怎么培养出来的?”江缇笑着道。

罗伯特与吴浩也是同声附和“是啊是啊,说说看嘛。”

徐九幽也露出了探寻之色。江源也看了过来。

秦洛无语道“这有什么可好奇的?”

江缇摇了摇手指道“说说看嘛,反正现在也没有其他事情可做。”

“其实也没有什么,那些事情都是陈年往事了,休提休提。”秦洛拒绝道,他可是从小都在闯祸啊,说出来有辱尊严。

“切。”

“扫兴。”

“不说拉倒。小薇,你来说。”江缇搂过徐薇的肩膀,笑着道。

秦洛眉头一竖,瞪着徐薇,状作威胁之意,聪明伶俐的徐薇自然是心领神会,但有些调皮的她会不会照着做就另说了,她笑着道“我还有洛哥,从小是在清风山脉中的一处村落长大的……”

曾经的经历缓缓到来,事无巨细,很多秦洛都忘记的事情,徐薇都记得十分的清楚,一件件有趣的事情被讲出,秦洛便成了众人调侃的对象,欢声笑语之间,将这营地的气氛变得十分活跃。不知何时,彩衣也从帐篷之中苏醒过来,她安静的坐在众人身旁,静静的聆听……

……

小筑

大长老闭目端坐在院子之中,茶水放在石桌之上,片片雪花落入其中,遇热化水。

一道中年男子无声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声音平淡道 “斩容,你做的过分了。”

大长老平静道“是吗?这难道不是你逼我做的吗?彩衣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我不知道,她不曾来找过我。”

“但你默许了不是吗?”

中年男子沉默了下来,良久后才道“你已经陷得太深了。”

大长老莫名一笑,睁开了眼睛“什剑,你我当年是同时进入门派的,你应该比任何人都知道我的理由,为了达到目的,哪怕是永堕地狱也不会在乎,你……带着彩衣离开吧,趁一切还来得及。”

中年男子就是什剑,当代持剑门的掌门,彩衣的父亲。

他叹了一口气“我不会阻止她,这是我亏欠她的,你……我也不会去阻止,这是师傅和持剑门亏欠你的,至于最终的结果就交给天数吧。”

大长老不屑道“天数?我早就不信那个了

,看做同门之谊的份上,我就提醒你一件事吧,那些人已经没有耐心了,所以当秦洛那批人打开九环域的时候,进入的人除了剑锋外可能还会超出你的想象,九叶净莲可不是那么好拿的。”

“同门之谊?”什剑摸了摸自己的胸前的伤口,言语中有着说不出的讽刺,转身道“他们击杀了乾皇青家军,彻底激怒了那个老家伙,也许明天也许后天,你知道的他不会允许那里的封印被破,如果你想通了现在还……算了,下次见就是生死相向了。”

白雪飘舞,什剑已不见踪影。

大长老平静的举起那早已凉透的茶水,喝了下去,全身都不住的颤抖了一下,不知是冷还是什么?

……

“所以啊,就这样,我和洛哥就在南陵城外的森林里见到了江缇和江山姐,后面的洛哥就去考试了,我也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徐薇轻声道。

她很聪明,关于村子里的一切都是一笔带过,毕竟潜龙村的存在肯定是有自己的原因的,还没弄清楚之前,说出去或许并不好。

罗伯特靠了秦洛一下“大腿,没想到你小时候皮成这个样子,没少挨揍吧。”

秦洛翻了翻白眼“不好意思啊,薇儿是在造谣,我可是乖得很。”

“哼,你认为你和小薇说的话,我们信哪个?”江缇不屑道。

“……”无语的秦洛则是耷拉个脸,幽怨的看着徐薇。

“哈哈哈……”

这营地嬉笑之景,也算是暴风雨来临前的欢愉吧。

现在谁都知道那九环域就是个深潭虎穴,以他们的实力而言谁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江源大哥,你不过来坐坐吗?”徐薇的声音传来。

盘坐在远处一直保持沉默的江源微微一愣,旋即淡笑道“没关系,在哪都一样?”

营地有些安静, 怎么说呢?江源这一路上其实也没做什么?

之所以被人无视,仅仅是因为不想听秦洛的命令不去出手而已,让人心有芥蒂。

但这些未尝不是秦洛因为自己的“莫名的吃味”而故意制造出来的氛围。

先前战斗到那种地步,江源即便是为了小薇,也确实应该出手,但秦洛每每都会这个时候提到“无需其出手”或是“没有把他算在内”这等话语,无形之间迫使其只能袖手旁观,最后变成现在这样尴尬的位置。

秦洛看着徐薇的有些皱起的眉头,沉默片刻后,淡淡一笑,站起身走到了江源的身旁,伸出手道“谢谢江源大哥,这一路上一直照顾薇儿。”

看着秦洛伸过来的手,微微一愣,略微的犹豫了一下才伸出手道“没什么,我自愿的。”

秦洛笑着道“希望明天进入青山,我们可以通力合作,龙脉境啊,在九环域中的作用可是太大了。”

顺带着拍了几番马屁,无论江源这个人的人品怎么样,战力可是实打实的,进入九环域必不可少其帮助。

江源的脸色这才是好了几分,点了点头,对秦洛的夸赞很是受用。

就这样二人的矛盾不管实际上怎么样,反正明面上是解决了,秦洛转头看向那一直沉默的彩衣轻声道“和我们说说吧,你回到持剑门的目的是什么?”

目光突然转向自己,才有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她皱眉道“这和你们没有关系吧。”

洛摇头道“有没有关系我们会自己的判断,我不想明天因为你的事情在横生波折,不然,你就把钥匙交出来,你做你的事情,我们做我们的事情。”

“你!”彩衣怒视着秦洛,因为在事前罗伯特已经告诉了她那幻梦师的所作所为,所以他对秦洛倒也没有多大的怨气,但也是没有好的脸色罢了,此时秦洛一再逼迫,确实让她烦躁的不行,她需要这把钥匙,因为那个地方是除了九环域外唯二需要的地方。

二人双目相对,彩衣败退下来,苦涩道“我需要这把钥匙前往玄冰玉洞。”

“那是什么地方?”见彩衣松了口,秦洛直接坐在了火堆的旁边,淡淡道。

“我们持剑门拥有九叶净莲多年,虽然无法完全将其掌控,但也有不少惊才艳艳的弟子依靠着自己的智慧想方设法的将九叶净莲引导出来,那九环域就是如此,而玄冰玉洞则是另外一处,只不过那里不是修炼之所而是安息之所。那里是我们持剑门历代掌门长老的安息之所,将尸体葬在其中,可保尸身永世不朽。”彩衣缓缓道来。

“而这把钥匙就是开启玄冰玉洞的唯一方法,只要让我进去,这钥匙便交由你们处置。”彩衣轻声道。

秦洛耸了耸肩“我就知道,你父亲应该从来没有让你跟我们一起来吧,这钥匙也是你自己的自作主张留下的,我很好奇,能让你冒如此危险进入玄冰玉洞,其中只怕是有着些什么重要的东西吧?”

彩衣沉默了下来,片刻后,两眼有些朦胧,声音嘶哑道“我娘的尸身在那里面,而她所给我的唯一的遗物,就在鬼罗域爆发的那一天掉在那里,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回来,所以我一定要趁鬼罗域还未完全爆发的时候把它拿出来。”话语有些哽咽,徐薇上前轻抚着她的背部,以此缓解她的心绪。

秦洛与众人相识一眼,都不由得叹了口气,他开口道“既然这样,让你的父亲带你来不就好了?作为持剑门的掌门,实力又强,也安全许多。”

“我不会拜托他的,绝对不会,娘就是他害死的,他没有资格进玄冰玉洞。”彩衣的声音显得撕心裂肺,看来这其中的故事也是不小。

待其情绪冷静几分之后,她看着秦洛道

“玄冰玉洞就在九环域的旁边,不会浪费多长的时间,只要让我进去就好。”

“洛哥?”徐薇显然是用处了泛滥的同情心。

沉默片刻,秦洛才淡淡道“现在整个青山都被鬼罗域涌出的白雾所笼罩,持家门那里更是有着裂火佣兵团的人在把守,简直危机四伏,你真以为凭自己就可以到达玄冰玉洞。”

彩衣咬牙道“哪怕是死我也过去。”话语中说的很是决绝。

秦洛无奈翻了翻白眼“说的轻巧,你要是被抓了,钥匙该怎么办?”

“……”彩衣低头默默无言。

秦洛叹了口气,起身走向一旁背对着彩衣淡淡道

“也罢,我们就陪你走上一遭吧。”

彩衣猛然抬头,看向秦洛的目光第一次不掺杂厌恶之色。

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