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放荡人妇系列

少时,燕双飞即回,腋下夹着一只低级海兕,兀自挣扎不休,龇牙咧嘴发出低吼。

李仙卿见了,便道:“废了这兽的丹田,不要坏了这些凡人的性命。”

燕双飞也不答话,左手变掌为爪,将那海兕的丹田抓碎,此兽发出凄厉的的叫声。

燕双飞可不管这兽如何,直接将其抛下。

海兕本是水陆两栖之兽,若非修炼到相当于人族金丹境界时,不能飞行。这兽此刻被燕双飞抛下,在空中坠落,从不曾有过如此经历的海兕四肢拼命划动,却无任何可以借力之物,口中发出凄厉的叫声。

“吼……”

海兕在距离地面尚有一段距离时,发出的叫声却被水师听见,纷纷看向天空。不待众人反应,它便重重地落地了。

“轰……”

海兕轰然落地,砸在地上,沉闷的响声传来,水师众人被惊呆了,这兽居然从天空坠落,它还会飞不成?

“吼……”

凄厉的吼叫传来,旋即,海兕从灌木丛中奔出,众人看时,那兽生得通体黑色,状如牛而背生鳞片,尾粗壮而长,四足而蹼,头似狗而长犬齿。倒是有军卒对这怪兽印象颇深,分明就是在海中围攻巨鲎的怪兽,天呐,这怪物居然追到陆地上来了。当时在水中,有巨鲎反衬,只觉这怪兽很渺小,如今近距离再看时,真如小牛犊那么大。

对怪兽记忆深刻的军卒牙根打颤,双股发软:“快跑啊,怪兽上岸了……”

不用这军卒多说,众人也不眼瞎,早跑了,哭爹喊娘,光着膀子就开跑,只恨两条腿跑不过四条腿。

李绍身边的精瘦男幕僚脸色惨白,惊呼道:“我命休矣,快来护我……”

李绍边跑边对身边的亲兵扈从道:“去两个人保护先生。”随即两个亲兵上去不由分说,一左一右,拖着那精瘦男幕僚跑路。

苏烈惊慌之下,连滚带爬,夺路而逃,倒把《武备神器谱》落下了。

无双眼疾手快,捡了起来,随后被人潮裹挟,无奈跑路。

云端上的燕双飞看得直摇头:“这会不会太突然了,我那徒儿还不及反应?”

“且看下去。”李仙卿倒是淡定许多。

那海兕凭借本能朝海边狂奔,水师众人也被迫朝海边跑来,但众人都知道金沙滩有巨鲎,没有人傻乎乎地跑过去,而是一左一右向两边分散逃命。

无双与苏烈体力强,倒是后来居上,跑到前面去了。那先登陆上岸的近百人想也不想,跟在无双后面,众人只有一个念头:跟着仙家能活命。

至于后来幸存的水师军卒中的大部分都跟着李绍跑了。

少时,只听得“噗通”一声响,那海兕却是直奔金沙滩,一头扎进水中,根本不理会众人。

众人摊到在地,以手抚膺,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庆幸再次死里逃生,而身体上的一些擦挂伤痕,倒是显得微不足道了。

过得片刻,众人气息平稳,壮着胆子聚在一处,折返取回衣物,然后又迅速回到金沙滩边缘,不敢再有任何动作。

癫仙燕双飞看着这一幕,心中不悦,对李仙卿道:“李道友,你看你出的好主意,全不济事。”

“哈哈哈……”李仙卿抚须大笑,“燕道友何必心急,不妨再接着看下去,这三百人折腾了半天,还不曾进食,想必此时是又饥又渴吧!”

燕双飞忽然一愣,旋即又大笑起来,却也不再言语,只是看着下方。

近三百军卒,分作两拨,默默地聚在李绍与无双二人周围。李绍知道,这些粗鄙武人是希望他这个皇族能站出来,带大家回去。

原本,在李绍的设想中,作为奇兵的数万水师突然出现在薛延陀人的背后,大杀四方,毕其功于一役。如此一来,威加众诸侯之上,然后,待机而动,争霸天下。“振长策而御宇内,履至尊而制六合。”此乃本小爷之志也,李绍心中暗暗想着,不由得看向无双,眼神中隐隐有失落之感,先前对此子抛出橄榄枝,奈何其竟不为所动,如此便是敌非友。眼下只是不能确定其究竟是否是仙家,否则,必杀之。

旋即,李绍又看向茫茫蛮荒森林,脸上露出一丝阴鸷的笑容:就让他死在这蛮荒森林吧。

这样想着,李绍便打定主意要回去了,此路不通,便另寻他路。正所谓穷则变,变则通,通则达。只是这话却不能由他本人说出来,思来想去,不得其法。烦闷之下,漫无目标地随意看着众人忙碌。

无双此刻手里正拿着些许野菜,招呼苏烈找来一顶铁盔,取出内衬,准备用这铁盔煮野菜。对于李绍的心思,茫然不知。

精瘦男幕僚乃是文人出身,体质原本比不上武人,更兼年龄大了,体力不支,早饿得头晕眼花,此时见无双煮野菜,便如法炮制,打发几个人去拔些野菜来,他自己更是强自起身指挥众人,好歹先把水给烧起来。

看着忙碌的老先生,李绍心中一喜,有主意了。

“啊!”

李绍毫无征兆地惨叫,把众人吓了一跳,只见李绍此时双手捧心,表情痛苦。

“疼煞我也……”李绍一边喊,一边在地上打滚。

精瘦男幕僚大惊失色,抛下手中铁盔,顾不上地面凹凸难行,疾步走到李绍跟前,半跪半坐扶起李绍。

李绍躺在那幕僚怀中,死死抓住其右手,不停地对他眨眼睛。口中直呼:“疼煞我也。”那精瘦男幕僚右手吃痛,却又不敢出声,又看见李绍不停地眨眼睛,顿时心中明了,当即露出一丝旁人难以察觉的微笑,对李绍微微点头。

那精瘦男幕僚确是个妙人儿,顾不上饿得头晕眼花,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煞有其事地说道:“世子无故心痛,必有缘故啊!”

周围亲兵扈从不解,问道:“先生此话怎讲?”

“世子爷将来是要继承清河国君之位而治理一国的,自是天人下凡,非我等凡夫俗子可比,如今无故心痛,乃是将有事发,这心痛便是先兆。”

“昔者,专诸之刺王僚也,彗星袭月;聂政之刺韩傀也,白虹贯日;要离之刺庆忌也,苍鹰击于殿上。”

李绍听了,心中暗喜,压抑住想笑的冲动,有气无力地问道:“依先生看,这是大凶之兆,将有人要行刺与我?”

那幕僚道:“行刺倒未必,老夫只是想说事未发而先有兆,不吉。这蛮荒森林凶险,如若再向前,恐于世子不利。如今大军尽覆,仅凭我等数十百人,难有大作为。老夫窃以为世子爷不若暂回,另覓良策。”

李绍又是大喜,心道本小爷等的便是这句话,但依旧作出一副不舍样子,看向森林深处,发出一声叹息。

“可惜大军寸功未建,数万军士白白牺牲。”

“不然!”幕僚说道,“世子爷早回,将军败的消息带回去,向天子请旨,再遣舟师出海,猎杀海妖,老夫恨不得生啖其肉。”

李绍心道这老头是真会来事,还向天子请旨猎杀海妖,不过这样一来,稍加打点,说不定能搞到火药配方,这玩意儿传说乃是当年圣祖皇帝时仙人所授。要知道,这大型弩机都是伤不了海妖的。

无双在一旁看着,心道李绍这是打算跑路了,就是不知道会有多少跟他一起离开。

苏烈低声嘀咕道:“这狗屁清河世子,真会演戏。”

无双一愣:“你是说这李绍是装病?”

“多新鲜,这种事我见多了,不怕告诉你,杭大帅也这么做过。”

无双苦笑,这李绍倒是好算计,但是又不好拆穿,便对苏烈道:“苏小子,若是只剩你我二人,你可还敢随我横穿这蛮荒森林?”

苏烈道:“有何不敢,再说了也不一定所有人都会跟这狗屁世子回去。”

无双觉得苏烈这句话倒是有几分道理,先前遭遇海妖,跟随自己的近百人便有可能不会跟李绍回去,但是蛮荒森林凶险,不能让这些人随自己去冒险,但是横穿蛮荒森林,人少了只怕也不行,真是两难的抉择啊!

很快地,便有结果:近三百人中,幸存的数十百人大都愿意回去,而最早登陆,遭遇海妖时逃向陆地深处的数十百人大多不愿回去。这数十百人对无双的印象依旧停留在无双当日以仙丹救治受伤军卒之事上,而对于遭遇海妖后的事不太清楚。

这个结果,无双倒也不意外,只是不能带着这些人,此去可是凶险万分,眼前的这些人都是水师精锐,保住他们,很快又能拉起数万水师,这些人可是宝贝疙瘩。

只是这个结果,云端之上的燕双飞却不能接受。

“凡人烦人!李道友,你可还有好办法,将这不愿离开的人也送走?”

李仙卿摇摇头:“总不好施展幻术吧。”

燕双飞一听幻术二字,便不再言语,恨恨地盯着下方,全然没有金丹境修士该有的风范。(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