姿势大全小人动态图片

花开花谢,潮起潮落。小樱渐渐平复心情,她不是优柔寡断之人,也不会一味沉浸悲伤无法自拔地悲天悯人。她轻抚那幅未完工的画。画中女子一袭绿衣,袅袅娉娉,嘴角微微勾起的笑为冷冷的脸添了一丝柔和,左臂上的蛟龙印记深沉神秘的幽蓝,似要延向无边的黑暗。

“姐姐,小樱眼睛看不见了,不能再画下去了。”小樱喃喃,手不小心碰翻了一旁的墨汁,本想擦拭干净,却着急地越弄越糟,双手沾满了墨汁,而画中人也早被墨汁掩盖地不见原本清晰模样,唯有左臂上的蛟龙印记在黑乎乎的墨水中显得尤为幽蓝神秘。

羽扬、枫林商量着怕小樱呆在房里太闷便想带她出去走走,小樱也答应了。“小樱。”羽扬在门外喊着却无人应答。两人不由地担心起来,见房门没锁就进去了。看到小樱安静地坐在书桌前,两人悬着的心才放下。

“枫林,你帮我看看这幅画是不是毁了。”小樱对枫林说道。一旁的羽扬见小樱白皙的手沾满墨汁,神情慌张,不由地心疼。

“枫林,这画里的人是我姐姐,前些日子你要我画,说这样方便找到她。”小樱道。

“小樱,画被墨水……”枫林小心翼翼,怕再伤了小樱的心,见小樱一阵失落,枫林又道,“没关系的小樱,走,我带你去把手洗干净好吗?”

小樱点点头,他知道小樱是在强装平静。

枫林把小樱带到藏剑阁的小溪里,把小樱的手放到小溪中。流水划过小樱的指尖,引得小樱咯咯发笑。微风吹来,沁人心脾,小樱露出久违的笑脸,“枫林,溪水流过我指尖好像小鱼儿在亲我一样。”小樱的乐观确实让枫林佩服,面对失明没有哭哭啼啼,也没有怨声载道,明朗的笑容看起来让人格外舒服。

“那我和羽扬以后多带你来这里散步好不好?”枫林笑道。

“好!枫林,你笑了对不对,可惜我看不见你笑了。从我认识你到现在,几乎没怎么看你笑过,也好少看你难过,感觉你好像是一个没有情绪的人一样。对了,江绿萝姑娘好像和羽扬、和你很熟,我挺喜欢她的,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见到她。”小樱把曾经想讲却不敢讲的话说出,因为现在她看不见枫林的表情,自己也不用过多去猜测他和绿萝是怎样的关系。枫林不语,身在江湖本应无情,绿萝曾经是他唯一的软肋,他沉默了一阵,道,“有机会应该可以再见吧,如今,连我也不知道在哪才能找到她。”小樱此刻竟有一丝庆幸自己看不见,这样她就不会看见枫林听到绿萝后眼里流露出的柔情。

羽扬手里握着小樱的画,来到藏剑阁。“枫林。”他在流荫亭停下。枫林见是羽扬,对小樱说道,“小樱,你呆在这里别乱走,我马上回来。”小樱点点头。

枫林见羽扬一脸着急,问道,“什么事?”

“你认真看看这画。”羽扬把小樱画的画递过给枫林。

枫林接过画,突然眉头紧锁,“这是……玉女玄冰!这画上女子手上的蛟龙图案,是……难道……”

“没错,小樱画上人左臂的图案与寒水心经上玉女玄冰的图案一模一样。小樱的姐姐就是我们一直要找的玉女玄冰的主人。”羽扬斩钉截铁道。

“可是小樱她们怎么会和玉女玄冰有关系呢?她们不是蒙古人吗,怎么会和石崖一战有关系?”枫林满是疑惑,“如果按年龄推算的话,石崖一战时小樱的姐姐应该还是个孩子,我娘怎么会把玉女玄冰注入一个孩子身上。”

小樱独坐在溪旁,溪水流过带来的凉意让小樱心情大好,她相信枫林说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她的坚强,如蒙古的陶来,在烈日中苍干遒劲,在严寒中傲骨嶙峋,不怕侵肤透骨的斑斑盐碱,也不惧满天飞沙,在荒漠中傲然**。

枫林、羽扬来到小樱身旁,枫林扶起小樱,道“小樱,今天你弄脏的画上,那人真是你姐姐?”

“是啊,那还是你让我画的呢,只可惜还没画完画就毁了。”小樱眼里掠过一阵失落,又道,“你们是不是有姐姐什么消息?”

多少个夜晚,小樱展开画卷,一笔一划勾勒出她脑海里姐姐的轮廓,每一笔她都小心翼翼,每一笔也都勾起了她蒙古时的回忆。她曾流过多少泪,泪滴落在画中,画上女子却无法安慰作画之人。她曾对画中人说过多少心事,画中人只是定格地浅笑。

“暂时还没有,你姐姐画像沾上了墨水,我们看不清你姐姐的模样。只是,小樱,你姐姐左臂上的图案很清晰,这个图案你是怎么知道的?”枫林问道。

“那个是姐姐的胎记。”小樱答道。

“胎记,小樱,你确定吗?”羽扬再次问道。

“当然了,这胎记姐姐从小就有,我也有一个这样的胎记,我和姐姐小时候很喜欢对着对方的胎记画。”小樱浑然没有感觉到羽扬、枫林的担心。

“你也有一个?”羽扬一怔。

“对啊,你看。”小樱掀起左臂袖子,一个深红如血的凤凰图腾虽定格在小樱手臂,却栩栩如生,仿佛要从手臂跃然而出,图腾如血色琥珀晶莹剔透,又如血色水晶般明净。

两人看着小樱手臂上的凤凰图腾,甚感陌生。虽不知道这图腾是什么,但如果小樱姐姐手上的是玉女玄冰,那小樱手上的图腾一定也不简单。

“姐姐的是蛟龙,我的是凤凰。说来也奇怪,这胎记也真是奇特。”小樱天真说道,全然感受不到此刻枫林,羽扬的心事重重。

“上次我给吴庄主送面条时,在一本书上也看到了一个和姐姐手上一模一样的图案,好像叫玉女玄冰,姐姐的图案居然还有名字,不知道我的这个叫什么名字。”小樱又道。

“小樱,玉女玄冰不是什么胎记,它是寒水宫一种至阴至柔的一种武功,当年我爹娘和青龙紫凤决战于石崖边上,娘无路之下把寒水宫独门武功传授给了一个人,那个人就是你姐姐。”枫林严肃道。

“枫林,你在说什么?姐姐从来都没有出过中原,你娘怎么会把武功传给我姐姐呢。如果我姐姐真的会武功还是这么厉害的武功,她一定会很开心的。”小樱笑道。

“小樱,你可知道玉女玄冰它……”羽扬见小樱不谙世事,不禁暗自担心起来。

“陶姑娘,如果你姐姐手臂上有那个图案,那她就必定是我们要找的人了,看来皇天不负有心人,这玉女玄冰的主人还是被我们找到了。”吴道竹不知何时来到小溪旁,内心压抑不住的喜悦与激动。

“吴庄主,您一定是弄错了,姐姐从小在蒙古,从来没有涉入江湖之事,又这么会您要找的人呢?”小樱问道。

“陶姑娘,你手上的胎记可否让老夫一看。”吴道竹问道。

小樱掀开袖子,吴道竹仔细端详,眼神锐利如鹰,良久,道,“这图案老夫也未曾见过。陶姑娘,你放心吧,今后,帮你寻你姐姐就是我吴道竹的事了,对了,你姐姐叫什么名字?”

“陶柠。麻烦吴庄主了。”小樱道。

“老夫知道了,老夫一定竭尽全力找到她。”说完便挥袖离去。

见吴道竹离去,羽扬对小樱说道“你知道玉女玄冰意味着什么吗?这些年,除了我们,幽冥宫的人也在找她,我相信青龙紫凤也在找她。玉女玄冰是唯一可以对付青龙紫凤的人,江湖中人都惧怕青龙紫凤会卷土重来。”

“你是说,你们要找姐姐就是要姐姐去对付青龙紫凤。不可以!这么危险的事,你们怎么可以让姐姐去做呢,姐姐从来没有学过武功,这样会把姐姐害死的。”小樱听了羽扬的话后一阵担忧,她自己还是太天真,以为吴道竹真是全心全意帮她。

是啊,羽扬、枫林怎么也不会想到玉女玄冰会是小樱的姐姐,一个本该与这场恩怨无关的人,两人心事重重,小樱也被这突来的消息伤的默默不语。三个人的氛围显得尤为尴尬。

...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