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嘛不嘛人家就要你快点

“就是现在,八万快跑。”云济道长焦急的声音传进了我爹的耳中。

我爹身手就想抱起地上的我,就见不远处一道光线照射了进来,这道光线在这阴森的树林中显得十分的诡异,周围一片漆黑,就这道光线打出了一道光亮,显得雾气蒙蒙的,我爹当时就吓了个突突,手上的动作也慢了下来,“还愣着干什么,快跑啊!”云济道长见我爹愣住了大声的喊了一句。

“他爹,他爹,你在哪呢?”这时候我娘的声音传了进来。

“凤兰,是凤兰的声音。”我爹听出了我娘的声音,激动的喊道。

“她怎么来了,胡闹,不是告诉让她在家呆着么。”云济道长听到我娘的声音更是异常愤怒,说话都变了音。

“无量太乙度厄天尊!”这时候竟然响起了一声道号,那道号异常响亮,震得人耳膜嗡嗡直响。

这一声道号响起,树林中的阴风竟然小了下来,而那恶鬼的笑声也消失了,声音刚落,就见两个人走了进来,走在前面的人身穿一件脏兮兮的衣服,身上还散发着一股怪味,头发老长,无比的凌乱,胡子也黏在了一起,脚上穿了一双露着脚趾头的布鞋,身上还挎着一个破烂的军绿色布兜子。

这人不是我师父又是哪个?

跟在我师父身后的不用说,自然就是我娘了。

“卞,卞大哥…;…;”见到这人,我爹惊讶的长大了嘴巴,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使劲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确定自己没看错,这才结结巴巴的说道。

“哈哈,我说大侄子,你也太不济了,一只不成气候的野鬼也能让你如此的凄惨落魄,真是太让你二大爷我失望了。”我师父没有搭理我爹,反而看向了一旁的云济道长,打了一声哈哈,埋汰起了他。

“你叫谁大侄子呢,你是我大侄子才对,哼,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凄惨了,哪只眼睛看到我落魄了,一直野鬼,你二大爷我动动小手指就碾死他。”云济道长扯着脖子对我师父喊着,不过从他脸上的表情看得出来,见到我师父,他彻底松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也缓和了下来。

我爹在一旁听得糊涂,这俩人咋回事,咋都管彼此叫二大爷,到底谁是谁二大爷啊?

这时候又是一阵阴风吹了起来,我师父看向了云济道长,脸上露出了一丝奇贱无比的笑容道:“大侄子,你睁大眼睛看好了,看你二大爷如何整治这只恶鬼,你道行不济,还得更你二大爷我学啊!”

我师父说完也不等云济道长答话,眉毛一挑,眼睛一瞪,大喝一声:“滚,莫要让贫道出手!”

这一声喊过,那阴风竟然停滞了一下,然后竟然真的渐渐远去了。

“大侄子,看到没,好好跟你二大爷学,早晚有一天你也能赶上你二大爷我一半的。”赶走了恶鬼,我师父扭头对云济道长道。

云济道长一下从地上跳了起来,就扑向了我师父,“我他妈掐死你!”

我师父又岂能让他给掐到,转身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嘴里还喊着:“大侄子,有本事你就来追我啊?”云济道长则是咬牙切齿的在后面追,云济道长刚才毕竟消耗了太多,自然追不上我师父,我师父也够坏的,跑的也不快,就吊着云济道长,云济道长一边追,一边叫骂着。

我爹和我娘面面相觑,这俩人都多大岁数了,怎么跟俩小孩一样,最后俩人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我爹抱着我,向村子里走去。

我爹和我娘到家的时候,我师父和云济道长就站在院子里针锋相对,云济道长指着我师父的鼻子骂着:“卞玄一,你是不是要干架,你信不信你二大爷我现在就清理门户,将你立毙当场!”

我师父双手叉腰,撇了撇嘴:“大侄子,你也就吹吹吧,现在让你杀只鸡估计你都杀不死,现在你二大爷我和你动手,那太欺负你,等你好了的,二大爷我好好教育教育你。”

我爹娘也看得出来,这俩人闹归闹,关系肯定是极好的,我爹娘看着这俩人在院子里斗牛,又摇了摇头,就往屋子里走,他们俩不知道怎么插话,就算是知道插话,也懒得去管。

“胡八万,你给我过来,你是不是管他叫卞大哥。”这时候云济道长竟然转头喊着我爹,我爹脸色一变心道不好,我爹是很聪明的一个人,知道自己掺和进这俩人中间肯定捞不着好,急忙说道:“那啥,云济道长,你等会我把道道先送屋里去,外边凉,看他…;…;”

“你过来。”这时候我师父也喊了我爹一声,这下我爹知道,想跑是不可能的了,把我交到了我娘手里,缩着脖子走了过去。

“胡八万,我就问你,你是不是管他叫卞大哥?”云济道长指着我爹问,我师父没吭声看向了我爹,我爹懦懦的说道:“是,是叫卞大哥啊。”

“那你是不是管我叫二大爷?”云济道长这么一问,我爹不吭声了,刚才俩人因为二大爷的事就差没动手了,这回自己要敢答应,我师父还不踹死自己。

“我说胡八万,你这人不地道啊,我之前一口一个二大爷,现在我刚救了你们家道道,你就不叫了,你知道你这叫什么不,你这叫忘恩负义。”云济道长见我爹不吱声,就开始拿我说事。

“那,那啥,我,我去看看道道。”我爹一看这架势不好,这要在呆下去,这事就要往自己身上落啊,就要跑。

“站住!”我师父和云济道长异口同声的喊道。

我爹只能停住脚步,摸了摸鼻子,讪讪的笑道:“外边风大,屋里暖和,卞大哥,云济道长,咱们有啥事进屋唠,进屋唠。”

现在是阳历八月份,正是东北的大热天,光膀子都嫌热的时候,我爹也真是被逼得没招了,竟然找了一个这么低端的借口出来。

“你之前管他叫二大爷了?”我师父横着眼睛问我爹。

“啊,啊?我,我就叫了一声,那,我也不知道啊,他来了就那么说的啊。”我爹只能说实话,事实上我爹也真就叫了云济道长一声二大爷,不过在我师父那,就是一声那也是不行的,“我说胡八万,你脑子是不是让骡子给踢了,他让你叫你就叫啊?你个没脑子的货。”

“哈哈,我说卞玄一,咋样我没糊弄你吧,他管你叫卞大哥,管我叫二大爷,你是不是也得管我叫二大爷。”云济道长一听我爹说了实话,那高兴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滚蛋,行,他愿意叫你二大爷就让他叫去吧,等以后我让道道叫我太爷爷。”我师父气呼呼的说着。

“你说让道道叫,道道就叫,道道是我徒弟,凭啥听你的?”云济道长说道。

“我说云济,你还要点脸么,道道啥时候成你徒弟了?”我师父一听云济道长这么说,吹胡子瞪眼的喊着。

云济道长也毫不示弱:“他不是我徒弟,难道还能当你徒弟不成?”

“就算不当我徒弟也不给你当徒弟,道道的命是我救的,那就得听我的。”

“你说听你的就听你的啊,我不也救了道道一命?”云济道长也跟着说道。

“如果当年不是我救道道,能轮得着你救他?”

“少提当年,当年要不是我救你,你不早死了,还能救道道?”

“胡八万,你说,你让道道跟谁?”

“就是,胡八万你是道道他爹,你说。”

这俩人可真是,他们俩整不明白,又把问题抛给了我爹,我爹其实心里也挺郁闷,这是自己的儿子,怎么这俩人还争上啦,自己这当爹的反倒别晾到了一边,这会儿他俩问我爹,我爹偷偷瞄了瞄这俩人,壮着胆子说道:“那个啥,卞大哥,云济道长,道道能不能谁也不跟,跟着我,这毕竟我才是道道他爹。”

“不行!”

我爹也看出来了,这俩人,吵归吵,在对付自己的态度上,那叫一个一致,我爹苦着脸也不知道该说啥好了,这可真是太没道理了,自己的儿子,不能跟着自己,反倒是另外俩人争上了,让自己这个当爹的还能说啥。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