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夹子夹在小奴的花蒂头

杜雅醒来看了一眼周围,挣扎着坐起来,扯动了手上的针,痛的嘶的一声,窗边的邝晏听到杜雅的动静,快步走了过来,拉起杜雅点着滴的手:“还好,没跑針,再躺一会儿吧。”

“恩,谢谢邝医生。只是我妈妈...张医生说情况很不好。”杜雅一想到母亲眼就蒙上的泪雾。

“阿姨的情况我在张医生那了解到了,情况是很不乐观,但是正是在这种时候你才更应该坚强,照顾好自己才有精力去陪着阿姨。阿姨那里我会尽量照顾的,我也联系我在m国的医生朋友,阿姨的病历我已经传给他了,晚些时候他会回复我,看他那里有没有更好的治疗方案。“

“真的吗,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感谢你了。”杜雅似是又看到了丝许希望。

“杜雅,不用和我这样一直客气,我们也算是朋友了,有我在,我会尽量帮你的。”

杜雅闻言心里一暖:“邝医生,你对病人真是太好了,我对早上见你时的态度道歉,你知道,我一见你总感觉自已有病。”

“原来我引以为傲的医生职业,今天算是受到冲击了。我说怎么一直摆脱不单身呢?原来症结在这儿呢。”邝晏看着杜雅严肃的说。

“邝医生,我不是这个意思,真的不是,你一表人才,长得这样好看连我们女生看了都感觉自不如你呢。追你的女生那样排到法国去的,是您一直眼光高呢。”杜雅懊恼着。

“哈哈...恩,我一直都知道。逗逗你,放松一下你紧绷的精神。”邝晏手托着下巴孤芳自赏的样子,又逗笑了杜雅。确实,精神没那么绷紧,身体也放松了,头也不似刚才那样晕了。

“叫我邝晏吧。”又一次纠证,看杜雅似是有些不解:“我想你家人是不知道你的情况,刚才我自称是你朋友,叫邝医生显得太生疏了吧?”

“谢谢你,邝...晏。”总感觉不太顺口,不过这样叫自己也不总会想起当时那糟糕的经历吧。

一声出口,两个都微有些尴尬,杜雅总感觉不太尊敬,就如果授业的老师,尽管年纪相当,熟悉得很,也不好直呼其名。那边邝晏却感觉叫了三十几年的名字,从没有今天听起来这般悦耳,沉浸其中。而这时,杜雅二叔杜知成推门进来,身后还跟了一个人:“杜雅,看看这是谁?”

杜雅顺着二叔的声音,往他身后一寻,顿有些吃惊。

“杜雅,怎么?几年不见不认得了,真是和大卓一个样啊,都一消失好几年。”进门来的正是,早上受人所托的时奇。

时奇身上早已褪去了当年青涩,但仍旧是当年那般阳光潇洒,身材精瘦高大,一身剪裁得体的西服,把整人都显得*倜傥。

杜雅被他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了:“时学哥...”

“还记得我姓时,不错。”时奇还不打算放过杜雅,毕竟早上那人可是挂了他电话的,那边太远够不到,只能逗逗大卓的小丫头了。“不过你的手机是怎么了,大卓找人找疯了。”

经他一提醒,杜雅才想起手机这事来:“手机忘记充电了,估计是自动关机了。我一会给卓学长打个电话。”突然想起来:“时学哥,你不会是特意来找我的吧。”

“你说呢?”来的时候大致听杜雅二叔说了她母亲的情况,所以转而复又说:“阿姨的病这块,其它的我帮不上忙,但是用人用车用钱,这块找我没有问题。有什么困难直接和我说就好了。”

杜雅知道他说的是真诚的并不是客套,也很感激的回答:“恩,现在母亲还在icu有特护照顾,我还能忙得开,其它的如果有需要的时候,我肯定会麻烦学哥了。”

时奇又询问了杜雅自己的情况,看没什么大问题坐了一会儿就要走,一来公司事情太多,二来也得给大卓同志回个信。起身告辞的时候才注意到同要离开的邝晏,一身白色掛衣,近1.8米的个子,面容俊朗,在心底里情不自禁的与大卓做了一个对比:一个阳刚气逼人,一个阳光飘逸;一个给人安全感,一个给人温暖感。真是势均力敌呢!

出了医院拿起手机,便给大卓打了个电话,电话许久才接起来,那边声音嘈杂,似是车高速行驶风的呼啸声音:“出发了?”

“恩,杜雅,找到了?”简短的回答,急切的抛问。时奇不免摇头,三人中爱情这方面情商最低的大卓看来算是开窍了。

“杜雅母亲病了,挺严重的,现在还在icu里没出来,我找人打听了一下,情况挺严重的,痊愈的可能性很低。”时奇还是尽量说的缓和些,毕竟这种时候大卓更想陪在杜雅身边的,可是他这个职业,不允许也没那份自由。“杜雅手机没电了,自动关机的。没顾得上。”

“...”大卓默了,他知道杜雅对于她母亲的感情,这时候她应该更需要一个人的肩膀与她共撑的,可是自己却...

“行,谢谢你兄弟。”自已无法陪在他身边,多一个人照顾也是好的。

“咱们之间说什么谢。不过,有一个事我得给你提个醒。”平时一副高冷总裁范的时奇,此刻一副八掛面。

“什么?”显然那边没明白。

“我今天在杜雅病房看到一个特招人的医生,一看就很会撩妹的。拿起杜雅打过針的手又是揉又是冰敷的。”

“杜雅也生病了?”卓岚风打断了时奇的话。

“她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这两天没休息好又没有正经吃饭。挂了一吊針就没什么问题了。”那边时奇一撇嘴,哼,关注点都跑偏了。

“我说的是那男医生的事,我可提醒了你,似乎他们不是这两天才认识的,应该很熟悉了。而且那个男医生看杜雅的眼神,就不对,绝不是医患间或是朋友间该有的,那个应该是只有....哎~~大卓!”话没说完,那边电话就挂了,还真是过河拆桥,利用完真就变大爷了。心里呸了他一万遍,不过刚刚调侃的成分多,可是说到那医生的眼神时,突然就明白为什么自己不禁的拿他和大卓作对比了,那医生看杜雅的眼神如同待恋人般的缱绻。哎!大卓啊,看来真让我说中了,你可能有情敌了。看了眼手中的电话,拨过去,被拒接。于是快速编了条短信:“大卓同志,我手里的敌情可是很可靠的,人家现在正在奋起挖战壕备站,你可得悠着点,别放松警惕让人夺了山头。”

很快,一条信息进来了:“我军只打胜仗。”

“别盲目自信。这次敌人占尽天时地利,而且杀伤力还挺大。”一条又嗖的过去了,却再也没收到下条。

卓岚风握着手机,看着窗外呼啸而过的覆盖着茫茫大雪的田地,被不知明的情绪搅动着。确实希望现在能陪在杜雅身边的是自己,但是现下自己有任务在身,根本走不了,也只能无奈的希望有那么一个人真正关心杜雅,能顾她周全。

********

送走时奇,杜雅翻不到手机,才想起来昨天放在宾馆就忘记拿了。刚想拿二叔的手机给卓岚风回一个电话,母亲那边的情况又不好了,血压不断降低,好在又渡过一劫。

“雅丫头,你可不能再这样了,张医生的话你也听到了,这样的情况以后发生的次数不会少,咱们得自己调整心态,嫂子好的那一天还要你照顾,你可不能病倒啊。”杜知成劝着杜雅,虽然都知道现在说是治疗,不如说是靠着这些设备续命罢了。好的几率太低,但是这时候不靠这点自欺欺人的希望,杜雅怎么能挺得住?

“二叔,我明白。”杜雅不做声,只是仍旧隔着窗看着母亲。

中午的时候,杜雅出去买房顺便回了趟宾馆取手机,手机真是亏电的厉害,从前充上电就能开机,这回电池格就是不红,只显示充电中。好不容易有一格电开了机,电话拨过去,却是不在服务区-无法接通的状态。电话刚挂下,就一连进来了好几天短信。杜雅忙点开,5条信息,2条垃圾短信,那3条全是卓老大的。

“到家了吗?”显示是前天晚上的,以为自己真的是去加班了。

“今天早上有没有好好吃早餐?”显示是今天早上的。

“阿姨的事情我知道了,我任务结束会尽快赶过去的。照顾好自己。近几日手机可能没有信号,能通的时候我会给你电话。”一个小时前的。手机屏落上滴滴泪。

“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也照顾好自己,小心些。”杜雅知道卓岚风任务面前从来都是最拼的。

接下来两天里,卓岚风几尽不眠不休的与众官兵奋战在一线上,抢清铁路大面积高厚度积雪,偶有换班休息时,才有空拿了手机看看,许是天寒手机坏了或是这个路段没有信覆盖,卓岚风十多条信息都处于发送失败状态;而那边杜雅如坐过山车般经历着母亲的几次病危和抢救过来的悲喜中。

杜雅没盼来卓岚风的到来,被在又一次经历母亲情况恶化后,见到了赵芷宛。

“杜雅,等一下,我想找你谈谈。”见杜雅看见自己扭头走了,便小步过来拉住了杜雅的手腕。

“我觉得咱们之间,没有什么可谈的。”杜雅用另一只手去拂赵芷宛的手“你既然找来这里,我想你也知道了我母亲的病情,我现在也真没有心情去和你去谈那些无意义的事情。”

“杜雅,你们家的情况我也是了解的。”赵芷宛抛出了一个雷,也感觉到了它的作用,因为紧握的那个人明显一顿。继而又接着说:“你不感觉你和岚风的情景就和当年父母的一样吗?先不说岚风家里的反对,就你母亲经历了那些,她能同意你们在一起吗,你知道吗,知道了你这样偏执,你母亲她根本就是反对!”

“赵芷宛,你说什么?你找过我母亲了?”杜雅眼里透出的恨与狠厉,盯得赵芷宛不由的松了手,只感觉后背发冷。这样的杜雅她从没未见过。

“你去了精神病院?你明知道她有病,却还要刺激她。你的心怎么这样坏,你根本就配不上卓岚风。”杜雅想起回来在车上,二叔提过母亲自然前有人来控望过她,那时太心急根本就没当一回事,可原来是这样的,杜雅也不是没见识过赵芷宛,当然知道赵芷宛有多能曲解事实,母亲肯定是误信她的话,才...发的病,才做出了这样过激的事情。

“杜雅,你先把手松开,我只是把事实说了,我哪里知道她会突然发疯,可是你要是早点放弃,哪有这些事?说到底还是你的错,就是你做的事情刺激的。”赵芷宛看着杜雅那近发狂的表情有点害怕,现在手反被杜雅抓住了,又挣脱不了。而且那只手的触感,冰凉、干硬,如钳子般抓的自己感觉手腕都要断了。

不敢抬眼看杜雅那双如无月海面般死寂深黑的眸子,却别开脸嘴上仍不服软:“你疯了,你也和你妈一样就是一个疯子,松开我。岚风不知道你现在的鬼样子吧,要是他知道了躲你还来不及呢。谁会要一个疯子。杜雅!快松开我!”最后一句几乎是喊出来的,同时另一只手用力扳着、抠者杜雅的手,杜雅却不知痛般就那样空洞的站着。全然不顾手上挠痕斑斑,有地方被抓抠的已流了血。

“杜雅,杜雅,看看我,我是邝晏,放松,放松。”正下楼的邝晏刚注意到这边的骚动,就听到似是有人在喊杜雅的名字,跑过来却看到这样一幕:杜雅眼如淬冰般狠戾,手僵直的抓着一个女人的手腕,人却如魂不附体般空洞的站在呢。知道这是应激的精神障碍,马上揽过杜雅,低头却见对方正在狠狠的撕扯杜雅的手,便一把抓住制止了那只作恶的手。

杜雅像是听到了熟悉的声音,顺着声音看到了邝晏,张了张嘴,还未开口,人便晕过去了。

赵芷宛真是却刚才的情景吓的够呛。缓了口气,打量了一下来人,见对方帅的不成样子,又是医生打扮。也没计较刚才手被很很的扼住,便又道:“她疯了吗,她是精神有问题?刚才那眼神好像要杀人!”语气尽显嘲讽:“精神病难道还遗传吗?”

饶是平时温和脾气很好的邝晏,听闻这话此刻也真是无法压制住恼怒了:“这位小姐,我也是第一次见你,不过我倒是很理解为什么你会被如此对待,只怪杜雅性子太柔,换做其他人早就两耳光扇过去了,这位小姐,如果你再这样出言不逊的话,我不介意代杜雅做这件事。”说完倾身打横把杜雅抱起,没顾脸色扭曲失言的赵芷宛。

“真是一群疯子!”赵芷宛气得浑身颤抖,却转脸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轻蔑一笑:果然和她妈一样,*人的功夫都不错。

*******

杜雅醒来已下午,躺在病*上有一刻的恍惚,反映过来马上就要下*,却被守在病房的邝晏制止:“杜雅,你需要休息。”

“我要看看我妈妈去。”

“阿姨现在情况还稳定。我想现在我们最好先聊聊你的状况。”

“...”沉默了一会,杜雅轻轻的说:“我想等母亲病情好转了再说,现在除了我母亲其它的都不重要。”

“杜雅!你不能逃避了,曾经...你不会不知道如果接受干预治疗不及时,会有多么严重的后果。”邝晏对着杜雅的时候少有这样的严厉。“今天开始,阿姨那边可以脱得开身时,你就过来我办公室。不对,从现在就开始。如果你不接受我的提议,我不介意和你们亲属沟通。”

“邝医生,你说过替我保密的。”杜雅对邝晏的改口,很是不解。

“那是肯好好配合的时候,我无论从你朋友的角度还是医生的责任来说,我这么做都是为你好。”邝晏好看的眸子里闪着诚恳的关切。

杜雅知道他是为着自己好,只能默默的点头。

见杜雅松口了,邝晏接着便开始了:“最近有服药吗?”自杜雅大学毕业后,杜雅就少有和邝晏联系,邝晏也明显感觉到了杜雅的排斥,所以在她基本好了后,也不再打扰她了。

“断断续续有服过:帕罗西汀、度洛西汀、米氮平”(注:抗抑郁药物)

“从什么时候发现严重了的。”

“最近一年”

“怎么不来找我?”邝晏揉了揉眉心。

“感觉没有那么严重,想着自己调节一下就好。见医生就感觉自己个病人,那种感觉很不好。”

“你哪学来的讳疾忌医的?”邝晏笑了一下,尽量放轻嗓音:“出现过想要自杀的念头了吗?”,想起杜雅大学时独自来看病时的情景,邝晏不禁有些后怕,那时侯杜雅抑郁症的临*表现已是严重的了:悲观厌世、抑制不住自杀念头、严重失眠、厌食。二十出头的年纪,实在压制不住这些想法,知道自己出了问题,但却没有选择最极端的方式,而是来找医生医治,又不得不说她的思想挺成熟的。现在的杜雅相比曾经也更成熟,又接受过疗,所以这次他们的沟通直接跳过了各种测试,而是直接聊了病情已到哪步了。

“有过,但是我觉得未来会更美好,那想法只是一晃而过。”杜雅如实说。

“恩,那还好,还有其它的比较严重的症状吗?”邝晏思索了下接着问

“偶尔会失眠,只是偶尔。”

“情绪呢?”

“这个有点难说...”杜雅有点拿不准,这些情绪是因病而起,还是别的什么。

“没事,放松,直接说出你的想法就好,不用一定给它下个结论,讲给我听听,我们一起探讨它。”邝晏鼓励引导着杜雅。

“我...感觉自己变坏了。”杜雅低声说,也避开邝晏关切的眸子。

“为什么会这样想呢?在我眼里你还是那个杜雅,美丽、温婉、执着,哦如果有变化就是从可爱变得成熟了。”邝晏仍是用极温和的语气和杜雅说着,眸子充满着怜爱关切。

这样的邝晏让杜雅有一时愣怔,但很快又恢复平静,应是自己会错了意,他,一直对病人都是如此关切的...她曾看过他就诊时的样子。

邝晏看到了杜雅眼神里的波动,但那波动最终一闪而过,被自嘲的表情所替代。心下不禁有些无奈,怎么会忘记那年杜雅抑郁症较严重的时候,自卑不自信感是有多强烈。

杜雅长吁一声,犹豫了一下接着说:“我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以前都可以忍住,现在是越来越难以控制了。很小的事,就能引起我内心特别强大的不满。有段时间我感觉可能是工作压力太大了,可是我越来越觉得不是那么回事了。有一天发生了一件事,我才突然发觉,是我自己有问题。那天我在下班的路上,被一个赶路的人不小心碰了一下,那前一刻我并没有处在什么不好的情绪里,可是这一刻心就像炸开一样,被愤怒冲满大脑,我就...绊了他一下。他摔倒了,很气愤的看着我。可能因为我是一个女人,并没有难为我。可是做了坏事的我,却觉得特别的委屈。”杜雅顿了顿又说:“而且我变得特别的不耐烦,有时候和同事很正常的聊天,却突然的不想继续下去。或者是一句无关紧要的话,都让我在心里恨上他。你说我的心里怎么变得这么阴暗了呢。”

“杜雅,有时侯会不会从情绪低落、自卑,又突然的特别兴奋躁动,像是自信心又回来了?”

杜雅一怔,点头,或许这是抑郁症的又一表现。

“初步判定是燥郁症,狂燥型抑郁症。不过你放心,有我在,我会医好你的。再休息一会吧,我们明天再做一些测试,然后订好治疗方案。”邝晏轻轻拍了拍杜雅的肩。“只是最近这段时间,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其实有些想问一下刚刚发生的事情,让杜雅突然的失控,于公是想明白症结在哪里,于私是想了解少联系的这几年,杜雅的生活是何种样子。

题外话:

两天没更,结果点击率跌的真狠。跟股市似的。都有抛售的了,掉收藏啊····<!--div class="center mgt12"></div-->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