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丽缇离婚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P:昨天的一章做了修改,添加了一千多字,没有看到的朋友可以翻看下前面钟丽缇离婚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否则可能接不上剧情。

吴清明的电话不是打给别人,而是自己的老领导,也算是自己的半个师傅,原省纪委调查科科长,已退休的老干部金世林。金世林和吴清明的关系可谓半师半友,加之纪委的很多事情都需要保密,不能随便跟人说起,所以,吴清明第一时间想到了自己的老领导。

“金科,我是吴清明啊!”电话拨通之后,吴清明赶忙说道。

“哦,小吴啊!怎么样,最近忙吗?”金世林并没有流露出过多的热情,打着官腔说道。

“还好,还好。老科长,有些rì子没去看你了,身体还好吗?”吴清明自然也不能一步进入主题,先是询问了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挺好的,谢谢你啊!前几天有些不舒服,大概是感冒了,这几天好多了。你还能想着我们这些老同志,真是难得啊!有空了就来坐坐,我这里还有两瓶好酒呢!”金世林顺着吴清明的话题说道。

“好,好,过几天一定去。不过,有件事情还要请教请教老领导啊!”吴清明见开场话说的差不多了,也就抛出了自己的问题。

“不要这么说嘛!我们这些老东西,跟不上形势唠!高科技就不要说了,就连思想觉悟也跟不上唠!谈什么指导啊,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尽管说就是了。”金世林嘴上说的很谦虚,却也没有推辞,可见二人还是有些交情的。

“老领导,您太谦虚了。我这点儿东西,还不都是跟您学的啊?只可惜,没能多跟您学两年东西,您就退休享清福了。对了,我还是先把具体情况向您汇报一下吧!”吴清明自然是更加的客气,生怕礼遇不周之处。在官场上混的人,可以说“懂礼数”是基本功,没有这个基本功,任凭你三头六臂也别想出人头地。

“好,你先说说,或许我能给你参谋参谋。”金世林笑着说道。

“是这样的。前不久,省里放出话来,省纪委的刘书记更是亲自挂帅,要调查银南市市委书记朱天奇。按说,这种级别的领导,调查起来应该是很慎重的,可是,这次行动的线索非常有限,就只有一封举报信,还不是实名举报。举报的内容也不过是一笔款项的挪用,数量也不大,几十万,这似乎,不合常理。”吴清明一股脑儿把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

“恩。你分析的很对。”金世林之前一直沉默,直到吴清明把话说完,这才说道:“今年,省市两级,换了不少领导啊!”

“是啊!省委书记退了,省长接了省委书记的班。省长是上边儿空降下来的,银南市的市长是原来的市委副书记提拔起来的,市委书记朱天奇跟省长差不多时候来的,是从民丰市调任过来的。。。”吴清明介绍着情况,其实这些情况金世林早就知道。

钟丽缇离婚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论是不是已经退休,既然是官场上的人,或者说曾经是官场上的人,那么嗅觉敏锐已成天xìng,不可能对这一切不关注。所以吴清明也没有说的过于详细,只说了个大致。

“是啊,hōng yāng换届,省市两级班子,难免有比较大的动作。”说完这句,金世林就不说话了。

“您的意思是?”等了半晌,见金世林不说话,吴清明连忙问道。

“我的意思?我可没有什么意思啊!哈哈!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能够明白的。”金世林混了一辈子官场,说话自然是滴水不漏,话说三分,任由你自己去“悟”吧!就这三分,也是天大的交情。

“难道上边儿对朱天奇不满意?不可能吧?民丰市只不过是地级市,银南市可是省会城市,副部级。按说朱天奇能当个银南市市长就不错了,一步到位提拔成银南市市委书记,说明上面还是很希望重要的啊?!”吴清明有些转不过弯来,继续问道。

“哦?你这么认为吗?既然你这么认为,那你还有什么不明白呢?”金世林还是不解释,笑笑说道。

“我只是。。。”话一出口,吴清明顿时恍然大悟!是啊,既然上级要重用他,为什么抓住一件不起眼儿的事情做文章?!这说明有人给他下套,并且下套的人级别看来还不低,否则怎么能让省委如此认真地对待一封匿名举报信?

既然是一个套,那么,这很可能就不是**不**的问题,而是政治问题。政治问题不是什么大是大非的问题,而是似是而非的问题,在这种问题上,很难把握尺度。自己一个小小的科长,谈什么政治?所以,自己掺和到里边根本就是错误的。

当然,不是他吴清明想要掺和到里边儿。实际上,接到这个任务之后,吴清明一晚上没睡好觉。去查一个实权派的市委书记,弄不好,自己的前程就全部泡汤了。不查又不行,上面追的紧,并且点名让他负责从朱天奇的女儿身上寻找线索。

吴清明越想越害怕,对着电话连说几声“谢谢老领导指点”之类的话,金世林却笑笑什么也没说,便挂了电话。挂了电话之后,心跳仍然快的无法克制,有种要从嘴里跳出来的感受。

吴清明缓慢回了自己的汽车,车上还有两个同事以及朱颜。同事见到吴清明回来,问道:“头儿,走吧?房间已经安排好了。”

“哦!”吴清明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不置可否。他自然知道所谓的“房间”便是指的审讯室,同事的意思是要把朱颜带回去问讯。说是问讯,其实和审讯室差不多,公检法办案的手段,纪委一样不少。

司机见吴清明没做出明确指示,看了眼旁边儿副驾驶上的副科长王天亮。王天亮点点头,示意司机开车。汽车刚要启动,坐在后座中间位置的朱颜开口说话了。

“你们带我去哪?我要和我父亲通电话!”朱颜说着,便去摸口袋里的手机,却被旁边的一位年轻的工作人员抢了过去。

“打电话?你是要通风报信吧?断了心思吧,老实交代问题,争取宽大处理!”年轻工作人员一脸严肃的说道,只可惜说的话让人有点儿忍俊不住。总算朱颜没有笑出来,朱颜现在没有心思笑。

“让她打吧!”只是,年轻人刚说完,朱颜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坐在朱颜另一旁,一直若有所思的吴清明竟然开口说话了。

“啊?”年轻人以为听错了,吃惊地看着这位被誉为“铁面阎王”的吴科长。吃错药了还是忘记吃药了?铁面阎王也有徇私舞弊地时候?又或者,柔情似水的另一面?都不像啊!

“我说,我让她打!”说完,吴清明从年轻人手里拿过手机,递到朱颜的手上。

“吴科长,这。。。要是出了问题。。。”年轻人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出了问题我负责!”吴清明说完瞪了那年轻人一眼,同时极其友好地看向朱颜,等着她拨打电话。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