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皇上在龙椅上被宠爱

莫然摸了摸光秃秃的头顶,也许是周围太寂静,他开始自言自语起来。

“一天前,也就是老丁下葬,我被盯在了棺材里,埋了起来。”

说着,莫然在沙地上挖了一个坑,将一块石头放进坑里并用沙子埋了起来。

“嗯……情况应该和这个差不多!”

跟着他把石头又掏了出来:“山拔和武士们把棺材挖了出来,然后……”

莫然眉头一皱,摇了摇头:“不对,老丁肉体不见了,而我又变回了原来的自己,怎么解释?”

没有解释,至少莫然无法解释,但他立刻想到了黄金大厦的那人,点了点头:“嗯……看来只有找到他才会有答案!”

怎么找他?上哪里找他?

……

新的问题又困扰起来,良久,莫然毫无头绪,于是他放下这个问题,开始分析起目前的境况。

这是什么地方?在他有限的地理知识里找不出一个能下这种雨的地方,还有这些人,武士们穿铠甲也算正常,也许这是个原始的地方,他们用这些原始的兵器也就在情理之中了,但是自己看到的那个武士戴着的夜视镜又是什么鬼?

夜视镜的出现已经显示,现代文明的触须已经达到了这片土地,并且已被接受和延伸。

那么,他们为什么不用枪,而是用这些原始的冷兵器呢?

莫然越想越想不通,最后索性不想了,拍了拍脑门。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嘛!谁说的?管他谁说的呢!”

突然,肚子一阵咕咕的叫唤让莫然想起目前急需解决的问题不是上面任何中的一个,而是先得找个地方吃个饭。

于是把那件衣服依旧围在腰间,直径两公里以内的范围搜索了一遍,莫然不免有些失望,别说人家,就是连个鬼影也没见着。

“船到桥头自然直!随他妈的缘!”莫然自言自语的说着,也不辨方向,信步向前走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太阳的照射强度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好像傍晚永远不会到来了似的,一路停停走走,也不知走了多远,莫然在一个峡谷前停下了脚步。

好像地面上裂开的一道口子,峡谷顺着东西方向延伸,一眼看不到头,峡谷的宽度大约有八百米左右,想要横跨是不可能的了,向下看,太阳光能照射的地方以下,漆黑一片,深不见底,而且峡谷两面好像刀削的一样,笔直向下,除非你有办法攀住,否则想要下去也是件困难的事。

虽然难以置信,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莫然为自己身体突然获得的特殊能力感到兴奋的同时,自信心也随之暴涨,他决定下到谷底去。

正当他探身向谷底看视时,突然什么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把身体向后移了移,将脑袋缩在一块石头后面,眼睛斜方向看向峡谷的对面。

陡峭的崖壁上,一块四四方方的石板突然慢慢松动起来,随着咯吱咯吱的声音,像是铁链开始滑动,整块石板缓缓落下,直至和崖壁呈九十度角垂直才停下。

石板在崖壁上形成一个平台,跟吊桥相似,平台末端出现一个漆黑的门洞,一点星火,慢慢从门洞里飘了出来,在快到太阳光能照到的石板时,那星火突然熄灭了,一块黑色的衣角出现在阳光下。

原来是一个人,看起来有五六十岁左右,一身黑色的衣裤,身材矮小,瘦骨嶙峋,佝偻着身体,他把手里的打火机小心翼翼的放进口袋,一边咳嗽一边向石板上走来,看来刚才的星火就是那打火机了。

瘦老头在石板前端站定,一双阴沉的眼睛骨碌碌四周扫了一眼,又剧烈的咳嗽起来,从声音里能明显听到他肺叶里发出的不同寻常的响动,显然他是得了肺痨。

他好像并没发现什么异常,锤了锤胸口,勉强止住咳嗽,这才转身向那门洞招了招手。

“可以出来了!”

这时门洞里走出十来个人,为首一个身材高大,浑身的腱子肉,显得非常壮实,浓眉大眼,走路带风,他后面跟着一个瘦高个,戴着一副眼镜,看眼神就知道他是个精于算计的人。

再后面的七八个人,都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有高有矮,个个身健如牛。

眼镜走到瘦老头跟前,向他手里塞了一叠什么东西,一脸笑嘻嘻的表情。

“老葛!一点小意思!”

老头也不推辞,将那叠东西收入口袋。

“动作快些!”老头警觉的朝门洞里看了一眼催促道。

“得勒!”

眼镜一边应了一声,一边向后面八个人使了个眼色,那八个人迅速来到石板前端,整整齐齐排成一排,手上拿着什么往胸前一挂,只见为首那人走到石板上的一个大转盘前,伸手把住转把,开始转动转盘,石板下面一块铁块缓缓向下降落,同时那八人却斜向上升了起来。

莫然看在眼里,心里吃了一惊,细看之下,那石板前端整整齐齐排着一排铁索,铁索的另一端连在峡谷另一面也就是莫然现在所处的这边,经过一个个滑轮又绕回石板,由一个巨大的转盘连接在石板下的铁板上,铁板下降的拉扯力使得铁索上的人向上升去。

虽然那人转动转把不怎么费力,但莫然却忍不住想笑,眼见那八人就要上来了,他慌忙向后撤身,隐藏在一个小山包后。

没过多久,八人从峡谷下面冒出头来,接着大个子和眼镜也上来了。

眼镜朝峡谷下面挥了挥手,转头对大个子说道:“老大!这次去哪里?”

看来那个大个子是个头目,他不假思索道:“还去沉默谷!”

闻言,眼镜显得有些吃惊。

“那里我们可去了三次了,一无所获啊!”

“不,崔九堂说那里有,一定就会有。”大个子神情显得很肯定。

眼镜摇了摇头:“我也相信老崔,不过这次他会不会弄错了?”

“不会错的,我相信他!”

“好!不过这次若还是找不到……”

“这次一定能找到!”大个子截断眼镜的话,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纸,“这是崔九堂重新画的,这次一定能找到!”

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