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深点还不够快点啊到了到了

我和皇帝同时回到了宴会上,所有人疑惑目光朝向我,毕竟皇上是不可得罪的,我坐回原来的位子,而寒的属下也向他禀告了一切,他也就知道身边这位高贵的女人就是他的母亲,不过不是说我的母妃已死吗,怎么会,看来得好好查查,我明白我他心里的疑惑,双手握住他的手,小声地对她说:“回家后再跟你解释,现在好好过完这个宴会。”宴会在皇帝的宣告下就开始,家臣的女儿纷纷献艺,个个都向寒抛媚眼,我看着就是不爽,这里还有那么多王爷,还有太子,长得也还不错,就是比寒差了点,但也还可以啊,比明星好看很多啊(果然老爸老妈长得好,生得孩子就是好),怎么老想我家的寒啊,直接省略她们的节目,吃起了桌上的美食,就拿美食出气,看出我醋意的寒用手搂了搂我的腰,用温柔的眼神看着我,拿起桌子的筷子,夹起美食给我吃,有人伺候我吃饭,何乐而不为呢,所有未出嫁的女人看到这一幕,有羡慕,有愤怒,有嫉妒,最厉害的眼神莫过于那位红朱媂紫,传来的是满满的恨意和杀意,我不在乎,可是寒却注意了,搂紧了我的腰,我用手拍拍他的手,小声说:“松开,勒死我了,其实我知道你担心什么,这不还是有你保护我吗,怕什么><”他这才放松了我的腰,可就是不肯放开,我只能妥协,这大庭广众之下,我在众人的眼光下接受他温柔的待遇,不过就是不习惯被这么多的人看着,还是不习惯,用责怪的眼神看着他,他用冷酷的眼神扫了台下的人,意思就是说再看就把你们的眼挖出来,吓得其他人不敢在看,好戏就是在后头,总于到了那位“红猪蹄子”公主登场,她还是早上那一如既往的红衣,跪在地上,用温柔如水的声音:“西亚来代表的公主红朱媂紫在这给皇后祝寿还带来了本国稀有的养颜丹3个,祝皇后娘娘福寿安康,美貌永存。”好,本宫在这谢过公主你的好意,皇后娘娘还没完呢,我还为你编制了一曲舞,听说三王爷吹箫是最好的,无人能及,可否助我一臂之力,为皇后娘娘献一曲呢,皇后却迟疑了,毕竟她知道这三王爷不好说话,她也惹不起,皇上就提问了,三皇儿你同意否,寒本想说不,可被我堵住了,只不过吹一曲,我想三王爷应该没那么小气吧,一听他会吹箫,还吹的很好,不听怎么行,那公主以为我想通了,得意地朝我笑,我翻了她白眼,继续说下去:“我也为皇后准备了一曲,不过是我要用琴和我的夫君用萧合作一曲,可否?”很多人吃惊地看着我,唯独寒只有温柔得看着我,很多人都在说:“宰相家的小女儿不是不受宠吗,被当丫头使唤吗,怎么会用琴呢?就算是被王爷选中,才去学的话,那也没几天,就敢出来表演,有点太自不量力。”听着台下的人议论纷纷,我也无视,直接命人去找一副琴,而皇帝却说:“我这里有灵汐琴,可借你一用。”随后叫人取来,看到是玉做成的琴,玉上的雕刻也过于精美,简直是完美的一件宝物,我坐在已经准备好的椅子上,用手摸着琴的一点一滴,熟悉的感觉袭来,好像是失去很久的东西再次获得,而寒也取出来和琴一样的玉萧,我开起了头,我用传达术把我想的传到寒的脑电波里去,他也吹起了萧,两个人合作得天衣无缝,众人也沉醉于我们的曲子中,就有一人不服气。心里更是不服和嫉妒。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