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插曲女人身体视频

“玛麽,你这次回来是不是就不走了?”永玚乖巧的伏在青玉的膝盖之上,撒娇的说道。【最新章节阅读】

青玉看着面容有五分肖似自己的孙子,心中自然是怜惜非常的,伸手拍了拍他的头,笑着说:“哪能?等过了你大婚,见着你媳妇,知晓你过的好,玛麽便要到黄山那里走一遭的。”她好不容易熬到如今的年岁,可以四处走走看看,哪里会这么容易就放弃了,更何况这大好的山河,她可是还有逛够呢。

一旁的苏佳氏也是满脸喜色的点点头:“是了。额娘这些年没在府里,我们都十分想念额娘呢。这一次额娘可是要多留两日才行。更何况眼瞅着大丫头也到了说亲的年岁,到时候可要额娘这个做玛麽的给长长眼的。”

“额娘,蕊儿和永玚说的一点不错。儿子每次见到十二婶的时候,她可都还问起额娘呢。您这一次可一定要多留上一些日子才行。”弘晅也点头说道。

永玚是个眼尖的,见青玉的眼睛里飘过一丝的意动,嘴角一撇:“玛麽,孙儿知晓不能拦着玛麽的脚步,只是玛麽这一次回来,定要在府里多呆上一些时间,让孙儿好生的孝敬一些玛麽才是。”他十一、二岁的时候,也曾经跟着玛麽一起出去,在外游历了两年的时间,直到十四岁上,他才回来。见识了这大好的山河风光,自然也明白为何玛麽喜欢在外游历。这四处的风景,确实极其吸引人的。

想着如今京城里有了不小的变化,又想着自己也有三年的时间未曾回来,在外的时候,每每的接到弘晅和永玚的信件,她心中都是有些淡淡的愧疚之意的。又看着永玚咔吧着自己的丹凤眼,里面全是期待,当下也就点点头,答应了下来:“恩。玛麽答应你就是了。”

弘晅见此,立刻有些醋意的说道:“额娘,你可真是偏心的很。我和蕊儿提了不知道多少次,都不见你答应,如果永玚这小子一说,你就答应了下来。可见儿子如今在额娘心里的地位都被永玚给挤到墙角疙瘩里去了。”自从永玚出生且越长越像额娘后,他在额娘心里的地位,那真是一日不如一日了。

“行了,都多大的人了,还在这里给我贫嘴。你和你媳妇先行回去吧。我这里有话要单独交待永玚。”青玉想着自己这么些年存留下来的东西,也时候告诉永玚一声了,毕竟他是自己一手调|教出来的,早两年把永玚带在身边,让他跟着自己四处游历,也有为接掌此事的打算了。

当初她本来是想要把自己的这些眼线钉子交给弘晅的,只是弘晅做为皇上的近臣,为了不引起皇上的忌惮,手中不易有过多的势力,特别还是这种暗势力。要知道雍正创立的血滴子,那可不是闹得玩的。现如今的皇上,也是雍正手把手教导出来的,其手段心性比当初的雍正还要狠辣。所以,尽管她身有修为,但也从来都不会小瞧他们。

*

做为目前皇室里唯二的辈份儿最高的两名亲王福晋,青玉回来的消息,在第二日的时候,便已经传遍了京城的贵族世家圈子里,那各家的拜帖纷纷接涌而来。更是在第二日的下午就接到了马佳皇后的召见。

进宫拜见了皇后,唠叨了一会儿的家常,又到乾清帝那里,谢过了他的赐婚。随后便带着大笔的赏赐回到了府里。

次日一早,青玉带了好些东西,到了履亲王府里,见过了当初的十二福晋,现如今的老履亲王福晋富察氏,念叨了老半天的家常话,在黄昏的时候,才依依不舍的回去了。

之后的两三天里,又见了几个比较亲近的小辈儿,也到林家走了一趟。

在忙完了一系列的人情往来后,青玉便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自家孙子永玚的婚礼之上,因为只有这么一个嫡亲的孙子,所以各方各面青玉都力求最好。

永玚的嫡福晋是并不是苏佳氏相看好后,而后又让弘晅去求了乾清帝指婚的圣旨,而是乾清帝指下的,左都御史索绰罗大人的嫡长女索绰罗会容。青玉则在知道这件事情后,便使人打听过这个索绰罗会容的为人,是个端庄贤惠的姑娘,容貌清秀,性格沉稳端方,心机手段都不俗,自十二岁起就帮其母开始打理家务事,是个世家夫人的首选。

对乾清帝给永玚指了这么一个姑娘,青玉表示很满意。她曾经见过索绰罗会容的母亲,是个明事理的。又打听出来索绰罗会容是个不错的姑娘,青玉便对这门婚事更为满意了,让人准备一应东西的时候,也更加的尽心一些。

到了下聘的时候,足足四十八抬的聘礼,简直是给足了索绰罗家面子。当年还是太子时候的乾清帝迎娶马佳皇后的时候,也就是这般的场面了。

当然了,索绰罗家也不是贪图富贵的,自然是把这些聘礼都充作女儿的嫁妆。待到她们成亲这一日,索绰罗会容那满满当当一百二十台的嫁妆,绝对是的十里红妆,羡煞了不知道多少未出阁的姑娘家。

成亲的第二天,索绰罗会容做为新嫁的媳妇,自然是要拜见公婆和愉亲王府一众的家眷的。

一身大红色百花穿蝶的旗袍,小巴式头,红宝石的头面,嘴角含笑,一副沉稳大方的样子,很容易就招的青玉满心的喜欢:“真是个端庄大方的好姑娘。”

“谢玛麽的夸奖,孙媳不敢当。”索绰罗会容见到青玉也是在心里大吃一惊。

早先时候她就从额娘那边,听说了不少关于愉亲王福晋的事情,但是等真见了人,她才发觉,额娘那些夸奖的话,放到愉亲王福晋的身上甚至都还不够。老愉亲王福晋林佳氏如今也是将要五十多岁的人了,但是她看着也不过四十许的年纪,面容秀美,许是历经了不少岁月的缘故,她身上带着一股让人安心宁静的气质。整个人都如同一块上好的羊脂玉一般,泛着晶莹剔的光泽。

“好了,时辰不早了。开始吧。”苏佳氏说着对自己的贴身大丫头春兰使了一个眼色。

春兰当下会意,未几,便端了六杯还冒着热气的茶过来。

永玚和索绰罗会容见此,跪在早有机灵小丫头拿过来的蒲团上,从小丫头的手中接过茶水,齐声对青玉说:“恭敬玛麽喝茶。”

青玉笑着接过弘晅手中的茶水,抿了一小口,又接过索绰罗会容的茶水,也抿了一小口:“好孩子,起来吧。”而翡翠则早在青玉喝过茶后,把一个红木匣子送到索绰罗面前,青玉笑着说:“我这里也没有什么好东西,这套头面首饰,你且戴着吧。以后要和和美美的和永玚过日子,如若他有什么做的不好的。你尽管寻我来,我替你做主。”

索绰罗为了表达对青玉的尊敬,笑着亲手从翡翠的手里接过那红木匣子,打开一看,是一套极其难得的极品羊脂玉头面首饰,心下一惊。便想要推辞,只是她才抬头,在看到青玉那含笑的嘴角,那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孙媳谢过玛麽。”说着恭敬的叩了一个头。

“恩。”

随后两人又给弘晅和苏佳氏敬茶,亦得了不菲的礼物。之后又给索绰罗会容指了二阿哥、大格格和二格格并着胤禑和弘晅的几个妾侍也让她知道知道。

这一番下来,时辰也就差不多了。青玉留了永玚和索绰罗吃午饭,一大家子,难得的团聚了一回。就连一众的妾侍,青玉也让人在偏厅里给她们摆了一桌。

寂然饭毕。

喝茶水,青玉便开口把自己十日后就要走的消息说给弘晅和苏佳氏听。

不等弘晅和苏佳氏开口说什么,一旁的永玚倒是着急的开口说道:“玛麽,您不是答应孙儿,要在府里多呆一些时日的吗?怎么孙儿才大婚,您就要离开?更何况,玉容才嫁进来,还有许多地方需要玛麽你提点。”

“行了,你少在这里打亲情牌。你媳妇的不足之处,自有你额娘来教导。我这里就不去搀和了。行了,这事就这么定了。等来日里,你给我生了重孙子,我再回来也是一样的。”她可是掐指算过的,永玚和索绰罗的第一个孩子,两年后才会出生,这期间里够她到许多的地方了。

弘晅和苏佳氏都是知道青玉的脾气的,知道是劝不动她的,所以当下也就不再说了。不过弘晅还是忍不住在嘴上抱怨了两句。

“玛麽,您这一次出去,能带上孙儿一起吗?”二阿哥永玤忽然开口说道。

“永玤,你在胡说什么?”弘晅闻言,眉头一皱,厉声喝道。

永玤如今不过才十二岁,而弘晅素来又对他管的严厉,所以弘晅这么一说道,他当下便缩了一下肩膀,头低垂下来:“阿玛,对不起。”

老实说,青玉对府里的几个庶出的孙子孙女都没有多大的感观,不过这些时日在府里,除了二格格宝珠之外,她对另外两个孩子的好感上升了不少。特别是青玉是个外貌协会,对长得好看的孩子,更是多了一份的好感。这二阿哥永玤的容貌随了他的生母伊尔根觉罗氏,清俊秀美,又因为性子略有些腼腆,一笑的时候还有个浅浅的酒窝,是个羞涩的美少年。是以,青玉对他虽然不如永玚一般看重,但也有三分的好感,他刚才所说的事情,她倒是觉得可行。

这么一想,青玉当下便说:“好了,我觉得永玤的话有理。男孩子,在外多走动走动,长长眼界,这是一件好事。”这意思就是要带永玤一起走了。

对于青玉要带二阿哥永玤一起离开,府中上下的态度是不一的。弘晅和伊尔根觉罗氏自是高兴的,对伊尔根觉罗氏来说,自己儿子能得到青玉的看重,这绝对是一件好事。君不见,大阿哥早年的时候,也是跟在青玉身边两年,回来后,性子变得更为沉稳,谁人见到不夸奖大阿哥一番。弘晅因为只这两个儿子,对于这个庶出的小儿子,他虽然不如嫡长子永玚那般看重,但也不差。所以他对额娘要带永玤离开,自是只有高兴的。

现任的愉亲王福晋苏佳氏虽然心里有一分的不舒服。不过想到,这永玤和永玚相差七岁,不管是他还是他的生母都是个老实本份的,她倒也乐的博一个好名声。更何况她了解自己的这个婆婆,对嫡庶很是看重,绝对不会让永玤影响到永玚的。这么一想,她心里那么点不愉快也就抛在脑后了。

大格格和二格格虽然是满眼的羡慕,但是她们知道,做为女孩子,她们是不可能如大阿哥二阿哥一般,跟着自家玛麽一起出去转转的。所以也只得在心里羡慕一番罢了。

十日后,青玉带着永玤,翡翠,再一次踏上了游历的路程。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