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姓小模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你想我离开?”

话落,身体被狠狠的勒住,低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我没允许你离开。”

扶卿容又是一记苍白的笑容,“既然是这样,那你害怕什么。如果我要离开,就不会再次回到你的身边。斛”

扶卿容的话让诸葛琉宴的心脏猛地一跳,再度狠拥着她餐。

那些人一并追逐了过来,只是没有一并出现在他们的范围内,前后拉出一段的距离。

扶卿容对他们的不打扰很满意,不管他们是什么人,她都没有兴趣知道,而他们也急于找清楚原因,为什么殿下看到他们会如此的陌生,其至是变得如此之大。

他们已经全力着手查起了扶卿容,只要证实扶卿容不是他们要找的人,马上离去。

扶卿容明白他们的顾虑,毕竟现在的扶卿容和以前相比,实在是相差太大了。

“过了盘寿山,就进入他们靖军的包围圈外围了,王爷,王妃,可还要再往前。”

身边的夜云突然指着前面的那几座连绵的山峰,说道。

“过去,”诸葛琉宴声音一沉,下令。

扶卿容看了诸葛琉宴一眼,知道他是清楚自己的意愿,所以,才一直不停歇。

到了这边缘地带,他们的行迹明显的加快,隐蔽了。

弃了马,以步代之。

他们每个人的身手都是出奇的高超,奔行起来自然不费力,更不比马匹慢多少。

诸葛琉宴带着扶卿容直接飞行在路上,向轻如燕,带着她,竟然还能如风般奔在前头。

扶卿容没有他们如此厉害的轻功,只好躲在了诸葛琉宴的怀里看着从眼前飞掠的景色。

而后头,正是那群莫名出现的俊男美女。

他们身上并没有杀气,所以,诸葛琉宴才会如此的纵容他们跟随。

一来,他们不会对扶卿容造成伤害;二来,他们在这途中也可以做为一定的保护。

当然,这个保护对像自然是扶卿容了。

诸葛琉宴算准了他们是来守护扶卿容的,至于这么多年为什么才出现,也是因为这次战事,想必,他们前面也是搜查过,但那是三年后的事了。

他们似乎和以前的扶卿容制定一个时间,否则,扶卿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没有人来寻找。

这一些只是猜测,至于是与不是,就无人知晓了。

扶卿容回头,看着如鬼影般随从的黑衣人,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都着黑衣,那不是普通的黑衣,黑衣上是有复杂的纹路的,看上去就与一色的黑不同。

“王爷,是靖军。”

黄昏下,他们几人隐蔽在山头之上,远远的看到驻扎在平地上的靖军。

伏在草地上,扶卿容清楚的看到那行走如蚁的人,火把高高燃着,篝火更是点亮了周围的隐蔽死角,靖军,已经将所有的退路都包围得严实之极。

扶卿容锐利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某一处,只要穿过这片全是人头的山,对面就是包围圈了,若是想安全救人,他们不能直冲而进,唯有想办法逼靖国退兵,放边涟一马。

诸葛琉宴也想到了这一层,他不可能让扶卿容去冒这个险,反手抓住她的手,“商国已传信到靖国,相信很快他们就会迎面出来。”

扶卿容眉头一皱,“龙及?”

“我亲自来,龙及必然会来。”他很笃定地说。

听他这般有自信,扶卿容抿了抿唇,想要说的话却说不出口,“你……”

“容儿,什么也不要说,更不能单独的行动。”他干脆将她人带在怀里,后面的俊男美女见此,相视一眼。

扶卿容伏在他的怀里,微微喘着息,重重地点了点头,“既然是这样,我和你一起。”

“想必龙及就在这片防卫内,白寒。”诸葛琉宴的声音一重。

身后的白寒应了一声,跟着飞身而起,向那大扎营之地奔去。

可就是这个时候,那边突然响起了突围的震荡声,还有烟火升腾。

扶卿容蓦地

起身,诸葛琉宴及时紧抓住她的手腕,“容儿,你想干什么。”

扶卿容眼睛冰冷地盯着前方的烟火,耳边听着喊杀声,“他不守信,明知商国要来,却想要在这里边寻找缝隙将天辰大军赶尽杀绝。”

“这就是龙及,小小年纪就有如此阴狠的心思,”诸葛琉宴站在一边,与她同望那处的烟火,只怕今夜,龙及是想要拿下东辰国的百万大军。

不,现在的东辰百万,只怕已经被灭掉了部分。

百万雄狮不过眨眼间,就被毁灭成几十万大军。

只要靖国占尽了天地人和利,那么,东辰就算是真的保存了百万雄狮,也不可能破口而出,只能等着被困死的份。

龙及,好阴狠的心。

只要饿他东辰数天,完全可以将他们的百万雄狮控制在手。

怪只怪商国突然又反手来这一招,商国大军直接破了他们的城墙,长驱直入。

靖国一个不慎就让商国得了程,如若不然,城墙也不会被破。

“走,”诸葛琉宴见这情形,等白寒出去送信,龙及也要等灭了东辰才有可能看得见。

到那个时候,他们再去,也是晚了。

今夜,就是那关键的一夜。

“你?”扶卿容被他一拉,愣了愣,“你是商国的王爷,不必跟着我去冒这个险。”

“说什么傻话,”诸葛琉宴抱了抱她的头,离开时已经拉着扶卿容的手腕,住自己的身怀里一提,就轻易的将她抱住了。

扶卿容两手一挂,攀紧了他的脖子。

在夜风下,紧紧地盯着刚硬的面部线条,这样的诸葛琉宴,让她迷茫。

包围圈之中,边涟已经身心疲惫了,但她是这次的主帅,不能再出半点的差错。

靖国今夜就是想让他们灭亡于此,如此,她又怎么能让对方得程。

已经守了这么长的时间了,不能败于今夜这一战。

“将军,他们的攻势实在猛烈,我等如何是好?”后面副将大声在边涟的耳边说,前面是一波又一波的攻击,没有停歇的意思。

边涟一袭红衣被染成了黑红,脸紧绷着,眼中是平静的。

“我东辰已经派了大军,让将士们打起精神来,我们的援兵很快就会到。”边涟闻言,咬了咬牙,对着后边的副将大喝一声。

“是!”副将不敢怠慢,现在士气才是他们最重要的东西。

别的东西可以失去,就是不能失了士气。

失了士气,这仗就是不用打也只知道是输定了。

边涟知道,就算大军真的杀了过来,靖国那边也早就做好了拦截的准备,东辰国那边早已经将他们的援后抵挡在东辰国与靖国交界之境,只怕现在仍旧无法破城而来。

刚刚她说的那些话,不过是希望他们能坚持下去。

他们的粮草也只有今天的份了,撑过了今天,想必一切都会好了。而这些,全都是自己安慰,边涟根本无法确定他们在没有粮草的情况下,还能有活路。

困了他们数天的靖军,终于是忍不住了,今夜四面攻击,誓有种要夺下东辰国百万大军的错觉。

刚开始时,边涟以为反悔的是龙傲天,用了当年她抓走的龙玲,没想到,他竟然直接射死在小城上。

那一会,她总算是知道了,那反悔的人是龙及。

龙傲天的皇位被夺取,龙及坐上那把龙椅后,就拿此次做为一次出征,扬他帝威。

这个龙及也算是狠得可以,这样的帝王才算是真正的帝王,边涟佩服的同时,也恨得牙痒痒的。能将龙傲天拉下马的人,能弱到哪里去?

老实说,边涟真的对龙傲天失望极了。

“皇上,边涟还在硬撑着,如何逼压过去,她都没有要归顺的意思。”一道寒影靠近,带着杀伐之气而来。

是靖国将军。

听闻将军的话,坐在红椅上的龙及,眼眸略一闪烁,发出冰冷的声音:“既然如此,朕只能替她选条好走的路了。”手威严地一摆,“杀,不必留人。”

“是!”靖国将军领命,带着大军再是一轮的杀戮。

龙及看着烽火大起的地方,那如天辰的眼,冷冷地眯了起来。

在他的眼里,只有顺者才能生存,逆他者,杀。

“将军,我们死伤过重,只怕再支持不过多久了,还请将军做决断。”

对方要求他们归顺,就可以饶与性命。

但边涟是什么人,岂会轻易的归顺于你靖国。

边涟知道副将的意思,可是,现在已经晚了。龙及不可能再对他们收手,现在就算她放下那些自尊去归顺,龙及也不会接受她的归顺。

经过数天的交手,边涟也了解了龙及是个什么的人。龙傲天都不是对手的人,又怎么可能是个慈悲之人。

那人,没有慈悲之心。

“将军……”

“别说了,龙及不会接受的,就算他接受,这样的事情,也绝无可能。”边涟咬牙道。

“将军,留得青山在,不怕……”

“好了,”边涟喝了一句,快步的向前,身后的副将紧随,“既然龙及如此逼我等,就下帖与他们一战。”

副将一愣,这下帖,人家未必会接你的。

边涟似乎是看穿了副将的心思,冷笑一声,“尽管发出去便是,至于他们接与不接,就不是我们能管的,去。”

“是。”

当龙及捏着手中的帖子,冷清一笑。然后黄姓小模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伸手将手中的帖子投入那方的火炉中,烧成灰。

冰冷之极的声音响起,“最后一轮的攻击,将边涟的人头带上来。”

站在前面的将军一听当下沉声应下,转身快步的离开,真真的要去给他取来边涟的首级。

“边涟,我终究是要落入我手,而你必须得死。这是你忤逆朕的后果,朕要让这世人知道,朕也不是可欺的。”

有种叫做阴暗的气息,一直环绕着龙及周身。

龙及不会接受她的挑战,这一点,边涟早就猜到了,只是没想到他们竟然如此加强的攻势,完全没有要退后的意思。

边涟身为主帅,杀敌,自是冲在前。

尽管身边的为了保护她而死,她仍旧笔直的坐在马背上,冲杀出去。

身边是一具具尸体倒下的影子,耳边是将士们的大吼声,杀出一条血路,想护送他们的将军离去,只有将军在,他们才不输。

可是,让边涟离开,绝无可能的事。

这些是她的兄弟,是她的亲人,怎么可以用他们的命,给她搭出一条生的血路。

战火,进入了白热化。

边涟身上不知受了多少的重伤,却仿佛没有半点的感觉,一路冲杀到底。

不论是谁的声音,已经听不到了。

“保护将军!”有人大吼一声。

“将军,将军……”

可是,边涟终究是听不到了,被靖军团团的包围在中心,连同她的人也被密密麻麻的人头给遮去了身影,那黑红混杂着那血路,映成一片。

扶卿容落地,跟着飞快的跃起脚步,他们直接入了龙及的指挥营,弄出的动响已经让他们的人发现了。

他们是故意让龙及知道,他们商国的大军来了!

“什么人!”将士哗啦的一声,指向突然凭空出现的众人。

站在后面的黑衣人们冷冷地盯着要包围过来的靖军,这时,就听诸葛琉宴身边的夜云沉喝道:“商国宴王在此,还不快让你们的皇帝出来。”

商国宴王!

将士们一听,皆是一愣。再看看这群人个个都不是非凡之人,就算是不信,此刻也信了几分,马上有人向主帐营奔跑了过去。

扶卿容靠在诸葛琉宴的身边,眯着眼眸看着那个方向。

山头那边的喊杀声更近了,更清晰了。

扶卿容微微握了一下拳头再松开,旁边的诸葛琉宴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p>

“皇上,是宴王来了。”

坐要椅上的龙及蓦地眯眼,坐了起来,“商国宴王。”

商国宴王是个怎样的人,世人皆知。

他竟然无声无息的来了,实在令人惊心,他的百万大军竟然无法阻拦,这个宴王……此时,就是他天大的克星。

至于前面商国说要保边涟的安全时,他只是觉得那是商国的一个借口。

前面东辰国刚与他们商国决战,反身就说要保边涟,这种鬼话,谁信?

所以,他一直都不信他们这个说话。

商国真正的意图,只怕是想要找靖国复仇罢。

“既然是宴王来,朕自是要去相迎的,”诸葛琉宴吗?他龙及就让他宴王有来无回。

眼中,闪过一道阴森的冷光。

在这种时候,不可能让一个宴王破坏了他多日的努力。

龙及出帐相迎,一身黑龙袍加身,直奔着诸葛琉宴等人这方而来。

夜下,火把突然加大,篝火也加了大燃烧,将这四周都是照得十分明亮。

龙及一出帐,先是看到了诸葛琉宴那张不带感情的脸孔。

事别两年,这个叫做诸葛琉宴的人仍旧如此的气势迫人。

龙及眯了眯眼,嘴角扬起了笑容,迎了上去。

诸葛琉宴揽紧了扶卿容的腰身,冷漠地看着面前的少年。

龙及快速的靠近,当看清楚被诸葛琉宴揽在怀边的扶卿容时,呆住了。

这次,扶卿容并未戴任何掩饰的东西,以真面目示人,更没有穿什么男装,而是一身淡素的女装。

龙及那一刻,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那笑,染上了几分的真,快步来到扶卿容的面前,“容宴你……”

声音中掩饰不住的兴奋,仿佛心爱的人失而复得。

诸葛琉宴眉一皱。

“在下扶卿容,宴王妃,”扶卿容冷冷地打断了他,一盆冷水扣在了他的头上。

龙及那瞬间僵硬住了身体,在两人之间一个快速的来回,那眼神中有掩饰不住的暗然。

扶卿容根本就没心思与他叙旧,而今的龙及已经不再是那个男孩了,他现在是靖国的皇帝。

“宴王妃?”龙及有些反应不过来,先是扶卿容的女儿身,再来是宴王妃这个熟知的头衔。

“铮!”

扶卿容在龙及发愣的那会,突然抽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冰凉的触感让龙及立即回了神,瞪了瞪眼,似乎有些不相信扶卿容会拿剑架着自己。

同一时间,所有人都抽剑相峙。

气氛突然间变得十分的压抑,让人喘息不得。

诸葛琉宴站在扶卿容的身边,眼眸是冷着的,却不时的注意着扶卿容,确保她的安全。

“容宴,你这是做什么?”

“靖国皇帝似乎记忆不太好,扶卿容才是我的名,容宴是何意,你应该十分清楚。我来,只想拿回我的东西,退兵。”最后两字,扶卿容几乎是挤出来的。

龙及愣怔了好一会儿,似乎是在理这突然间发生的一连串事情。

为什么容宴变成了女子和宴王妃,为什么扶卿容会拿着剑指着自己让自己退兵。

“为什么……”

“龙及,还记得吗?我说过,有些东西,你要是犯了,我就会拿回来。”扶卿容的声音不带一丝的感情,她利用的,就是这个恩情。

若他龙及不顾及,那么就更加的好办了。

她有本事让他爬起来,就有本事让他趴回去。

龙及听到这话,再次睁了睁眼。

“如果边涟性命没了,就拿你妹妹的命来相抵,龙及,你忘了我说过的话,我从来不是一个好人,可是你却犯了一个错,将我想得太过美好了。你以为,在医治你妹妹的同时,我不会做些其他的动作吗?”

这句

话,完全是在威胁。

龙及再次瞪眼,只是这次,满是复杂的痛。

“为什么……”

明知他妹妹是他的底线,却还做这些事,这个人不是他所认识的容宴。

“我只要你退兵,还边涟一命回东辰。”

扶卿容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条件,只要龙及敢拒绝,马上就会杀了他的妹妹。

“已经来不及了,”龙及冷着声平静地说。

“该死,”扶卿容低咒一声,“让你的人回来,如果边涟死了,你的妹妹就别想再活。龙及,我不是在说笑。”

龙及死死地盯着扶卿容,耳边听着她无情的话语。

龙及盯着她的同时,冷冷地一摆手,马上有传令兵冲出去,下达皇帝的命令。

正如龙及所说的,一切都晚了。

只怕此刻的边涟已经死于大军之手,首级正在奉呈上来的过程中。

“我知道你不是在说笑,”看着这样冷酷无情的扶卿容,他就知道她不会说假话。

两边的人就这么僵持着,龙及到是一点也不担心扶卿容真的会将自己杀死。

杀皇帝是容易,可是要杀尽百万大军,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诸葛琉宴手一摆,后面马上有人快步的离开,靖国的将士也不敢阻拦。

“放心吧,边涟不是一般的人,不会有事。”

诸葛琉宴抚了抚她发丝,声音几乎是渗了水的柔。

扶卿容抿着唇颔首,耳边又听到诸葛琉宴冒出一句沉长,“容儿,如果,有一日我亦被困,到了生死不明之地,你可会为我做到何种的地步?”

一个边涟可是让她千里迢迢的奔来,将剑架在靖国皇帝上威胁退兵。

若这种情况换作是他,她又是如何做?

诸葛琉宴突然间很想要知道。

扶卿容闻言,眉头也不皱一下就答,“你不会有这种情况出现。”

在这个世上,只有他诸葛琉宴围杀别人,他不会出现这种状况。

听她如此自信笃定的话,诸葛琉宴的嘴角染上几分的苦涩,哑着声说:“倘若有呢。”

扶卿容握剑的手僵了僵,因为他非要知道答案不可,可是这样的假设,她并不希望出现,就是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到哪一种地步。

边涟出事,她只是怀着要以这具身体而去思的方位做而已,至于诸葛琉宴所说的情况,她就是想也没有想过。

“倘若有呢,”他继续问,眼睛却没有看着扶卿容,他不敢看,怕听到自己不想知道的答案,是的,他害怕了。

害怕自己的地位不如一个边涟,那个陌生的人。

“如果真有这么一天,也许,我会疯掉……”慢慢,扶卿容倾吐自己的真心实意。

诸葛琉宴倏地低头看她,一瞬不瞬的,就怕自己刚刚出现了幻听。

疯掉的扶卿容又有几人能阻挡?疯掉的扶卿容,那可是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的。

虽然只是一句平静的回答,却得到了他意想不到的答案。

不是与他一起死,而是疯掉,这句话的含义,他岂会不懂。

所以,他现在,比任何时候都要高兴,如果情况允许他会直接将她抱起,紧紧的。

“当真……”

扶卿容只说一遍,不会再说第二遍。

“但你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如果有,便就不是你诸葛琉宴了。”这是她对他的自信。

再听到这句赞扬的话,诸葛琉宴破天荒的笑了笑。

刹那间,天地暗然失色!

对面的龙及看到此,眼眸眯了眯,低过视线看着架在自己脖间的寒剑。

那时才发现,自己是心痛的。

大军突然被急招退回,皇帝出事了!

看着他们如潮水般猛退回去,东辰国的将士愣怔不知发生了何事。

“将军!他们退兵了!将军?”

“砰!”

边涟重伤倒下血泊,再也不醒人事。

“将军!!”

……

而这边,大军一退,就已经听不到任何打斗的声音,只有靖军大退的声音。

而这边,大军一退,就已经听不到任何打斗的声音,只有靖军大退的声音。

夜云进了东辰军中,看到边涟就直接将人扶起,东辰大将铮地拔剑。

夜云寒着声道:“想她活,就收回你们的剑。”

“你要将我们将军带到哪里去……”

“我家王妃是黄姓小模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你们将军的义妹,必然不会害了你们,这兵,可是王妃冒死来劝退,你们以为靖国的大军为何而退?”夜云冰冷的语句,敲击在他们的心脏。

夜云的话说得没错,如果不是有人来阻了,靖国绝对不可能放过他们东辰。

夜云叫上了几个还能行走的人,留两个副将在那里收实场面。

夜云带着受伤晕死过去的边涟奔向了扶卿容的方向,没有一点的犹豫,因为从夜云接到边涟的那刻,就发现边涟竟然是呼吸弱得察觉不到了,现在只有王妃能救她了,夜云脚下的速度不禁的加快了起来。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