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汐姑姑孙茜有喜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script>地球,美丽的蔚蓝色星球,在公元31世纪9月9日这一天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大灾难,这场灾难几乎毁灭了地球上所有生物,这中间包裹高级动物——人类。 章节更新最快

人类,有着聪明的智慧,丰富的头脑不停的改变着自身的生存环境,本该和大自然和谐共处,却一直不懂得珍惜毁灭着共同生存的朋友,以至于最后朋友发怒,海神愤怒的掩盖了地球上的差不多99%的陆地,留下一块1%却是根本无法生存的陆地。

或许海神不愿摧毁一起相处几百万年的朋友,让一部分坚强的人类活了下来,这当中就有一位农业大学毕业的名叫尤默的男性。他凭借自己的意志和智慧找到了乃以生存的地方,随后在同伴的逐渐增加,遇到了一位如同精灵一般的异种,共同艰难奋斗前进,改变不可能生存的环境到绿色遍布大地。

不过这一切也不是随心所欲就可以进行的,考验着人类的事情不单单只是生存环境还有残酷的战斗。为了能不被杀死活下去,尤默和同伴们改变了许多异种和人类,并且在最后和兽异种战斗中获得胜利,画上圆满的句号。

“我说,海默,这个剪短的历史简介是谁做出来的。”

“严茹雪的爸爸。”

“我总算明白母父说的严叔是个欠收拾的混蛋这句话的意思了。”海默关上书,盯着眼前才十五岁的小大人李嘉影,忍不住摇了摇头。

“海默,王和王后是不是今天回来啊!”

“冬阳,如果要王后听见你叫他王后,他会黑着脸不理你的。”

“甘淮,你还不是一样出口就是王后。”被郑东阳一语点破,甘淮只能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表示他们真的不习惯喊尤叔叔,要是被他爸妈听见了绝对会教育一番。

海默端起手中的欧式模样的茶杯喝了一口气,平心静气的微笑说:“只要是在正规场合你们喊王后,父后是不会生你们气的。”这点周围三个男孩都同意,正规场合不接受,恐怕几位贵族叔叔都不会同意,至于王重来都是心疼王后的份,绝对不会管这方面的礼仪。

“说来,橙去哪里了?”

“对啊!对啊!我们一起放学出校门的,怎么回家了没见到他的踪影?”甘淮不停点头配合着李嘉影不停询问着心中的疑惑。

“会不会是回去王宫了?今天不是王和王后回来的日子吗?”

“不,我刚刚从王宫那边回来,并没有看见橙。”回答了郑冬阳的问题,海默忍不住皱起眉头,他这个弟弟又跑去哪里玩了?

说道王宫,是在十年前修建的,地址一样选在雨城,不过不同的是选在了阳光平原靠近龙头山那边一块空地,那里背对着不是很高的龙头山,正面对着一片茂密森林,而左手边是荷花池水上世界公园,在过去就是休闲度假的旅游圣地,毕竟往中区走就是美丽的樱花湖圣地了;右手边往北行走是广阔的竹林和森林,还有一处美丽的花海和草原,绝对的人间仙境。

宫殿修建本来尤默是不同意的,因为对他来说有地方住有吃的就可以了,而且所有的人和灵都是勤俭节约,他却住着豪华的宫殿说什么也不行,而另一位当事人海路也认可尤默的话,不过最终还是被八个城主和七个贵族的给说通了。原因就在时间会继续,社会会进步,如果没有一个领导者来管理一个国家,只会造成社会动荡,对好不容易得以宁静的生活是个极度危险的祸害,所以尤默是不同意也得同意,谁叫海路的管理真的和王没什么区别,最主要的是他们的支持率不要太高了。

回到正题上,话说因为华龙国的二王子也就是唯利·橙并没有和同龄的同班同学李嘉影他们一同回来,所以作为华龙国的第一王子的唯利·海默现在正在和二王子的小伙伴们慌忙的找着这个不安分的王子。

而我们的二王子,唯利·橙现在正坐在樱花湖修建的凉亭里的摇椅里享受着各方吹来的风,舒服的样子完全不知道有的人正在为他干着急。

“橙,我们该回去了,不然海默哥哥会担心的。”

“急什么?还未天黑,不回去,你们要回去自己回去,我可不会回去。”说完这话的橙起身站起朝着美丽的樱花湖边走去,湖岸边的五颜六色的花瓣挥手欢迎着这个长相颇为美型的少年。

继承了海路的红色瞳孔,尤默的黑色头发,一身黑色校园西装服饰修饰出少年高挑的身材,不过或许是人类和异种的混血,所以和海默那更为美型帅气的外貌想必还是差了一点。

湖中那颗美丽的樱花树高大不说还四季开花,不论春夏秋冬,简直就是神在呵护一样,四季都是淡粉色花瓣飘浮在樱花湖周围。他记得这棵樱花树是他的母父和爸爸一起种的,包括周围的话和树都有他们的功劳,难怪这里会成为姻缘树,估计和他的父母少不了关系。

橙撇了撇嘴唇,从懂事以来,他就没有看见他的母父和爸爸吵过一次架,就算有意见不和也会很快冷静下来说对不起,完全和他见过夫妻间吵架是不同的,他问过李嘉影的爸爸,得到的结论和他听到的是一样的,因为他们相爱。

“恋爱到底是什么啊!”

“怎么?橙你喜欢上了谁吗?”唯利·橙被同伴的声音吓了一跳,回头瞪了一眼比他小一岁的甘景易,再瞅了瞅有些害怕的严秋铬,瞬间连气都没了,皱着眉头问:“秋铬,你一脸害怕是怎么回事?”

“那,那个,橙哥哥,太阳都下山了,我们,我们再不回去爸爸妈妈会担心的,而且,今天,今天不是王和王后回来的日子吗?”

听到自己父母的名字,唯利·橙瞪大眼睛不说立即慌乱跑到凉亭拿书包朝着自行车方向走去,“惨了,我忘记今天父王和父后要回来了,如果回去晚了,肯定会死的很惨。”他可见识过生气中的父后和恨不得要了他命的父王,当然不是那种要命的意思,而是每日陪他练习剑法不说还要承受比冰天雪地还要寒冷的气息,绝对比死人还难受。

“橙,我会被你害死的。”甘景易想起他家里那个妈妈和爸爸,头疼不行,甘晨可不会客气动手打他,他可是十四岁里,如果还要被老爸打,不说家里七个兄弟姐妹会笑他,他那些同学或者认识他的人绝对会笑话他,有失颜面之事他可做不到。

“你,你们起慢一点吗?我追不上了。”后面狂蹬着自行车的严秋铬决定再也不和橙来这么远的地方了,他可不想听了父母的教育之后还要承受姐姐严茹雪的摧残。

三个少年疯狂踩着自行车往家里跑,而这边找人的几个发现没回家的除了橙还有严家的二儿子和甘家的二儿子,这情况不好办,白阿姨的脾气和甘叔叔的教育不是一般厉害,他可不想因为他家的弟弟而牵连到这两个孩子。

于是海默第一时间叫甘淮去和严茹雪的母亲和自己家里人招呼,说是去王宫玩的善意谎言,然后架着马开始往樱花湖的方向跑去。

踩了一个小时的几人已经累得不行了,太阳已经下山了,天空开始呈现昏暗的状态,路灯已经亮了起来,前进的两位自动停了下来看着后面一个蹲在地上的人。

“你们先走吧!如果你们回去太晚肯定会挨骂,我修好了我会回去的。”

“可是......”

“别可是了,景易,麻烦你带秋铬槿汐姑姑孙茜有喜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回去,我怕他迷路。”甘景易是一点也不想离开,可想起严秋铬的母亲,不离开又不行,左右为难之下,最后只能在橙的坚持下离开了,不过走时看见橙开始骑着自行车也放心了不少,只是速度无法再快起来,害怕下一秒自行车散架,他想今天回去就根本不可能了。

结果天算不如人算,人倒霉了幸运神都救不了自己,自行车最终还是坏掉了,唯利·橙只能握住自行车步行一步一步朝着回去的路走。

不知道走了多久,总之天空黑了时唯利·橙已经坐在一边的石头上歇息了,仰望星空,悲哀的叹了一口气,恐怕明天开始又会各种摧残生活。

“唉.....”

“驾.....吁~~”

唯利·橙惊愕的看着停在他面前的马,视线追随着从马背上下来的海默,一身白色西装在夜空下特别闪耀,淡金色的齐肩长发被扎成马尾斜搭在右脖颈处,美型帅气的面容下是着急的样子,一双淡橙色的瞳孔布满了他的影子,令唯利·橙有点晕眩。

“看到我的出现,你是吓傻了不成。”

“才,才没有,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还不是有个不安分的弟弟。”

“才不是弟弟......”唯利·橙也为自己突然的吼叫有点惊愕,瞅见对方也是一幅震惊的样子,气的他无法发泄,最终只能转身朝着停在路边的自行车走去。

回过神来的海默意思到橙说什么了?只能苦涩一笑叹了一口气,说道不是弟弟,他们也是去年才知道的,他和橙根本不是亲兄弟,他是一对救了母父性命的一对异种的孩子,不过对他来说海路和尤默就是他的父母,而橙也是他重要的弟弟。只是这个弟弟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叛逆期来了,从知道他不是他的亲生哥哥开始,他就一直躲着他,见面也不会再喊他哥哥,而是名字称呼,这果然是叛逆期到了吧!

海默止住了准备推着自行车离开的橙,“将他搁放在这里,明天派人来处理,和我骑马回去,应该能赶上父王、父后回来。”

“不要,你骗谁可以骗我不行,他们肯定回来了,我才不要那么早回去被他们摧残。”真不明白橙是真的知道还是其他原因,明明知道回到家差不多快要凌晨了,回去的时间绝对不会遇见,他这么说是因为不想和他一起骑一匹马。

想到这个可能性海默有点不高兴,但又不能表露出来,只好牵着马跟着橙身边一起朝着回家路走去。橙也发现海默并没有独自离开,而是跟着他一起步行走,握住自行车把手的手忍不住紧了紧,有些愤恨说出这种没有根据的话,这不是反而把他们之间的气氛搞僵吗?

其实橙也不想这般对待海默,毕竟相处十几年不是假的,可是他就是不习惯这种感觉,不习惯还要把对方当做自己的哥哥对待,烦躁内心和尴尬的气氛令橙讨厌,吐了一口气,平静的说:“听说十五年前爸爸差点回不来,这是真的吗?”

“你怎么.....是李叔叔告诉你的?”

“不,无意间听大人间谈话,看你这副表情,这事应该是真实的。”

“是,那时我不太懂,只是印象中有一幕爸爸和母父离开时的情景,后来是听李叔叔说十五年前爸爸为了炸毁一座对我们生存有极度危险的魔物岛,独自一人带着炸弹去,结果却遭遇了卡里叔叔也就是爸爸的亲身哥哥的报复,被袭击的受了伤直入深海。”

“如果是深海不是应该很容易就回来吗?我可是听说爸爸有一百五十几天没有回家,母父也为此等待了一百多天。”

“是,不过听说那枚炸弹威力可以将三公里范围包裹海底下方三公里的生物全部摧毁,所以爸爸刚好处于三公里界限,造成了全身上下伤口无数,在深海里昏迷了一个月,之后又因为各方海流以及其他原因才导致几个月才回到母父身边。”

解释完后气氛又沉默了,或许两者都为他们的父母之间的羁绊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总之在进入度假村入口时,橙还是没能忍住开口了,“如果爸爸那时没有回来,母父还,还会等下去吗?”

“会,因为那是我们的爸爸也是母父深爱的人,就算等一辈子也会等下去。”

“是啊!就算等一辈子也会等下去.......如果,我也遇到那种情况,你会等我一辈子吗?”

脚步停下,海默惊异的盯着橙,橙明白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话?尴尬的低头不看他,赶紧推着自行车朝前走,却在走之前被海默阻止了。

不敢抬头,考得太近,橙很害怕海默会听见他的心跳声,所以慌乱情况松开自行车准备逃跑。

“我会等.....”背对着海默,左手腕传来力度感,回头,面对那双认真的淡橙色眼睛,惊讶的不知所措,只能对视的聆听自己的心跳声。

夜空下,萤光草的光芒如同萤火虫一样点缀了周围的风景,风吹过,扬起一缕发丝自由舞动,一高一矮这种身高差距不失这美如画卷的夜幕风景。

风景再好也不是相框里的图片不会发生改变,所以暧昧的气氛也在马蹄下恢复成尴尬的气氛。

“时间不早了,回去吧!”

这一次橙没有拒绝海默,握住海默的手一使槿汐姑姑孙茜有喜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劲轻松坐在海默前面的马背上,熟悉的气味让本该平静下去的心脏再次跳动了起来。真是遇鬼了,他这是怎么了?难道心脏出什么问题了不成?

“橙,我......”

“啊,你刚才说什么了吗?”回头看海默,对方对他露出一丝微笑,皱起眉头,回头继续看向前方,总觉得错过了什么很重要的话语。

海默在橙转头回去那一刻深深的松了一口气,不过心里还是有些遗憾他竟然没有听见他刚才说的话,这种紧张又失落的感觉不知道要持续到什么时候?五年前坐在他前面的还是一个小孩子,现在却.....“你到底是真的懂还是装糊涂?”

“什么?”

“没什么,回去吧!驾~~”

橙绝对肯定他刚刚听到了海默嘀咕了什么?但是因为风声的关系没有听清楚,两次都是这样,肯定会火冒三丈,不管迎面扑来的风,不满道:“海默,你有什么就明目张胆的说出来,我最讨厌什么事情阴着来的人。”

“阴着来的人,那橙就肯定自己没有隐瞒的事情?”橙张开口又闭了回去,他讨厌被别人看穿,特别是背后这个混蛋,“算了,已经等了五年了又不差多几年。”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橙回头疑惑的质问着海默。

“想知道.....叫一声哥哥我告诉你。”橙怒瞪一眼海默,愤恨的回头在心里恶狠狠的骂着海默却不知道当事人正一脸高兴的样子。

灯光璀璨的王宫如闪亮亮星星闪耀,驾着马的海默逐渐慢了下来,在停下来,橙不看他一眼直接朝着大门走去,海默将马交给守卫者,微笑的摇了摇。橙,你一定不知道我比你早三年知道我们不是亲兄弟这一件事,你一定不知道我比你还要高兴我们不是亲兄弟这件事,你一定不知道我.......红色玫瑰花果然很美。

翌日,洗漱出来的橙看见窗台花瓶那美丽的红玫瑰花忍不住笑了笑,套上居家服温柔摸了摸玫瑰花花瓣,转头离开卧室,走向正在餐厅里嬉笑的家人。见到海默对他微笑,橙挑了挑眉,撇开视线,在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时,嘴角扬起一抹美丽的笑容,“欢迎回来,爸爸、母父。”

尤默和海路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展露笑容,对着他们的儿子异口同声:“我们回来了。”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