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恭如被污辱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第一百九十一章恶名之人</p>

这一天,左使室中,萧云正查看新入教者的资料,眉头时有皱起,萧青和宝儿就在旁边伺候帮忙,不多时夜莺进来,再放上一杨恭如被污辱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摞资料,道“左使,这是又一批新入教者名册。”</p>

萧云大致翻看一下,不满道“怎么还是这么多恶名之人?”</p>

夜莺叹口气,道“我教毕竟还背负着前时积累的邪名,中立于江湖的,因猜不到下一步月魔与正道盟的战局分晓,尚处于观望阶段,而以正教自持的,自然也不会加入我们,所以就多有在江湖上树敌太多的邪派人物来申请。”</p>

萧云思索一阵,道“这些人纵使入教,也难以管束,把竖恶过多的人集中到一起,单独列为一队,每人喂一丸七窍催魔丹,不愿者赶出教去,且日后照此章办理。”夜莺道“是。”接着她迟疑道“左使要真的想让江湖风向改观,也不是不可能。”萧云抬头,道“且说。”夜莺道“我们私下里拥有很大一批世俗力量,这些是在创教之前就存在的,我们可以利用这些力量,逼使江湖上那些分散的正派力量,一一改旗易旌,明言宣布归顺我教,如此,聚少成多,中立者知道了我们实力不可抵御,自然顺应形势,以使全盘翻局。”</p>

萧云断然道“不可,图一时之爽快,早晚遭到反噬,更瞒不过悠悠众心。”</p>

夜莺称是,突又道“我们在方圆数百里内设立的黑袍接引点不断遭到不明之人破坏,请教左使,是否增派防护力量?”</p>

萧云摇头,道“过远的据点全数撤回,集中于天魔山近域,其他观再观形势。”</p>

夜莺正要告退,萧云忽止住问“正道盟大部近况如何?”</p>

夜莺回道“他们距此很有一段距离,且一直驻扎某地没有明显动作,不知其会回武林盟总舵,还是再次来攻我教。”</p>

萧云点头,挥手让其离开,起身来回走动。</p>

萧青每日都见他忙于教务,熟悉且操纵着教内的一切,很是辛苦,自己心疼却又帮不上什么忙,这刻忍不住道“哥哥,我们就在山上好好住着,不去招人,不是很好么?那些人难道会再打过来么?”她对此山,还有着不为人知的特殊感情。</p>

萧云知道她还是不明江湖人的争斗,换上轻松笑靥,抚其秀发柔声道“青儿想怎么做哥哥便怎么做,好,咱们就一辈子不下山,老死此间!”宝儿作势嘟囔道“公子,还有宝儿呢?”萧云失笑道“当然少不了宝儿,还有你无常姐姐,小白,一切咱们关心和关心咱们的人。”三人相拥一起,一时觉得再无烦忧。</p>

这时赵舍大步进来,也不看其它,径直寻座位坐了,发牢骚道“真是累死我了,劝了一大通,白费功夫,青妹妹……嘿,算了,宝儿妹妹给上一杯茶。”他知道萧青懒得理他,只好指派宝儿。</p>

三人在赵舍进来时就分开了,萧云笑道“二弟,怎么了?”</p>

宝儿上茶后,赵舍抓过一气儿灌完,道“还不是那些俘虏,一个个死撑,大哥你还不让用刑,我只好苦口婆心给他们讲道理,不想吃力不讨好,一个比一个能骂,我甚至说不降者会被喂神兽,也没吓服几个,嗨……当初我贴上胡子扮赵二侠,把这些人骗出来的时候,怎不知他们意志这么坚定?”</p>

萧云道“二弟只是让他们投降么?”</p>

赵舍道“哪儿能呢,这些人多是与咱们教有大仇的,我只是说让他们放弃仇恨,签下和平之约,并留下画影,就好端端放下山去,结果,就没多少听劝的。”</p>

萧云又道“那关中四刀客和燕双飞兄弟呢?”</p>

赵舍一拍桌子,道“别提了,就那四个家伙骂的最凶,貌似自己多么正义!”</p>

萧云道“这六人便交由天心师叔去处置吧,是收服还是放走,由他决定。”</p>

赵舍笑道“这便太好了,聒噪的总算少了些。”</p>

萧云忽神秘地招手,在赵舍耳畔详言了几句,赵舍听完,一拍巴掌,笑道“太好了,大哥是想亲自出马了?嗯,对,先把这些点苍的解决掉,其余就好办了!”他兴冲冲正要去,忽对门外奇道“咦,老孟,老焦,你们来做什么?”</p>

萧云一看,是哈腰一脸讨好的孟义焦雄,便道“两位何事?”</p>

孟义拱手赔笑道“萧兄弟,赵兄弟,原本是不应该来麻烦你们的,但圣教设立的那些三司五士等的职位招募,咱兄弟一无专长二无高深武功三也智谋不彰,都录取不上,老在山上吃闲饭也不是个事儿,这不就来讨差事了么?”</p>

赵舍好笑道“那么你们可以去申请做黑袍接引使嘛,要么还做回老本行,天魔山的‘高级’接待官,不过,嘿嘿,更多要应付的可就是普通百姓了,人家要来诉求什么事,你们可不能端架子。”</p>

孟义笑道“咱们这不是想讨个更有价值的位子么?”</p>

赵舍转向萧云,道“要不,大哥,让他们做我的副手,去天牢劝服那些顽固的俘虏吧?”</p>

见萧云点头,孟焦大喜,连声道“多谢左使兄弟,特使兄弟!”二人原本的任务便有解救俘虏这一项,天牢这个活儿岂非正便利?</p>

萧云看着随赵舍离远的孟焦身影,摇头叹了口气,摸到怀中一块令牌,一时想到某些承诺了的事情。</p>

天魔山天牢中,关在一起的关中四刀客和燕双飞兄弟正蔫头耷脑地萎在地上,好预备下一次的大骂,虽说并未受到预想中的虐待,但几个汉子,憋屈在敌窝这斗大的石室中,又中了那抑制功力的丹毒,心情自然相当沉闷。忽然,石室外有开锁声,六人立刻精神起来,随时暴起骂人或者挑剔住宿饮食之恶劣。不想,门开,进来的竟是天心道士。六人一愣,回过神后就有更大的愤怒冲脑,六人在魔谷中就知晓了天心卧底背叛的事实,而今又听那赵舍讲正道盟大败,自己六个继续成为俘虏,那蒙蔽了所有人的天心却在天魔山上居高位逍遥,虽说六人受俘与这个道士没有直接关系,那正义之火也是旺盛到极点的。</p>

哪想天心率先冷冷开口道“贫道知晓你们六个有诸多怨言,贫道不想解释,今日便带你们下山,到时,是否离开,是你们的自由,但在此过程中,都不要开口问一句。”那老三骂道“你说什么便是什么吗?老子偏要问!”但天心似乎不给他机会,转身就对牢门外道“衣服送进去,让他们换上。”应声是,有一个教徒手托一叠衣服进来,大略扫了六人一眼,对号放下,不言语的走了出去。</p>

老三再骂道“想骗老子穿上邪教衣服成投降的既成事实?想也别想!”说着他伸脚揣向面前分给他的那件黑袍,老大却拉住了他,思索着道“老三,冷静,这事儿怕没那么简单。”老三收住脚,道“大哥,当然没那么简单,这些魔贼的打算还不清楚么,这里每间牢房都有一个向外观望的窗孔,咱们穿上魔衣随在这道士后边一走,那不是告诉那些受难的同道,咱们六个已经归降了么?”老四也道“不错,那个特使赵每天来这里聒噪,咱们都忍了,可不能被这种小小计策套中了。”燕双燕飞也附和道“正是,正是,魔教妖人,阴险狡诈,不可不防!”老二见老大依旧琢磨,便道“大哥,你到底怎么想?”</p>

老大沉吟道“老三说的是一种可能,但咱们也不可放弃唯一的希望,咱们便试上一试,随他出去,但——”门外天心忽冷笑插话道“你们放心,你们出天牢这一路,每个牢房窗洞都会关闭,再不然,可以把魔袍上的头罩拉起来,保管无人可以认出。”</p>

老三听觉其中有蔑视之意,怒道“我兄弟即便穿上又怎么了?待会儿有什么阴谋诡计,老子们一应接下!”赌气般,他先穿上了,余五人也相继穿上了自个儿面前的一套。燕双奇道“衣服倒挺和身的,好似比照着我们的身材做的。”燕飞也道“对,哎,我和哥哥的与你们的衣服好像不一样。”天心又在外面冷声道“燕双飞兄弟的是准圣艺士服饰,四刀客你们是准圣武士,当然不一样。”</p>

六人听这衣服所代表的身份非同小可,当下也有些洋洋得意,接着就随着天心一路通行出了天牢,途中果然没发现被窥视。不久,七人便往山下行,其间畅通无阻,那些把守关卡的魔兵见到为首天心服饰上的职司标志,立刻恭敬问安道“护法安好!”而天心往往微一点头,或嗯一声,根本不往那些人身上瞧,六人虽与其阵营不同,也不觉嫉妒,暗骂“这死道士倒蛮有架子的!”</p>

很快,通过最后一道关卡,天心向那登记官出示了一下腰牌,稍被记录了下,就最终到了山脚,没几步,就看到了熙熙攘攘的集市,那些逛集的见到六人的衣饰,往往避让且问好。四刀客见这露天集市上所售之物,除了寻常的小吃杂货,还有《圣册》,月魔特征的饰品,甚至仿制圣祭之日展示的“神机”,而且每有黑白袍的人买东西总要受到摊主们衷心的折扣优惠,六人不由又暗骂这里的百姓受毒害之深。</p>

出了市集,通往四乡八镇的道路上,渐渐便有些人稀荒凉,六人随在不声不响的天心身后,看着他的背影,不觉动起了主意,老三小声道“大哥,这刻四围荒凉无人,咱们不如做了这道士逃跑吧!”老大无奈道“咱们虽说有六个人,但中着毒,又无兵器在手,这道士背剑武功还高,哪儿有什么胜算?”</p>

老二建言道“只好到人多的地方伺机溜走,或者寻找潜杨恭如被污辱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伏进此地域的同道解救了。”</p>

余五人点头,心中已在筹谋细则。</p>

没多久,到了一个立着“月影镇”牌坊的大镇,进入时,六人已提振了全神。这镇上已有市集,不过没有天魔山脚那么繁盛,街上人流也多以镇民为主,陌生的江湖客半天碰不到一个。六人一时找不到机会,同时,另外的一些情形也吸引了他们的全副精神。与山脚那些民众匆匆的行礼不同,这些“愚信”的镇民不管男女老少,见六人现身时,全都如遇神明,一个个趴伏于地,口诵“圣教千秋圣主万安圣使百庚”之类,或者祈求圣教赐福驱邪,而天心的脸也不像前般冷肃,挨个和蔼地询问生活中有甚不满意之处,并听取任何人的意见,而六人看不过那“奴仆样”,上前拉这些人起身,却被惶恐地认为圣教是要疏远不认同他们,弄得六人好笑又怒其不争。直到天心率领六人行离老远,百姓们才起身。而天心曾给一个小孩子几文钱,并嘱其免礼,这小孩子就高举着钱大叫着“圣使伯伯赐福了”跑往家去,六人更加张口结舌,不就是给些钱买糖葫芦吃吗,福气何在?</p>

但不得不说,六人随在后面沾了不少敬拜的光,特别是天心向镇民介绍“这六位即将成为圣武士圣艺士”时,很多百姓都围着祝贺,让六人一时想到打赏的念头,同时,生出一股抑制不住的自得。</p>

将到月影镇口时,忽有一人带着几个随从跑来,截道赔笑道“天心圣使再次降临小镇,小老儿却忙于镇务没早一步出来迎接,实在有失恭敬,请圣使恕罪,圣使若不忙,不妨到小老儿家中坐上一会儿,这也是敝镇信民们的心意。”</p>

还好,这人没有动不动就跪拜,六人觉得好受了些。</p>

天心笑道“黄镇长勿要如此多礼,贫道此来也非一次两次了,何况此行有事要办,要真到贵府讨饶,可就犯了圣律了……哦,这六位都是准圣士。”</p>

黄镇长看向六人,眼神重新恭敬起来,道“那小老儿先向六位圣士恭喜了,日后升阶,还望常来敝镇一游,体味一下信民们的热情。”</p>

先前来看,倒确实够热情的,起码自天心介绍六人后,一路上那些未出嫁的大姑娘或寡妇们望过来的眼神里颇有期待和挑逗。</p>

本書源自看書王</p>

手机版上线了!阅读更方便!手机阅读请登陆</p>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