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住一滴都不准流出来H

罗睺从袖中翻出来一个漆黑的珠子。

罗睺仔细回忆了下,终于想起来这好像是符裔家那个傻缺诲参扛走他媳妇儿是随手扔给他的见面礼,不过当时他被符裔可能是穿越的这个消息震住了,一时没想起来,放在角落里都快有几千年了!

刚赶上救命啊!

希望诲参那傻缺靠谱些,别只是个地摊货啊!

罗睺赶紧探入心神,当场就楞了!

尼玛老子果然是魔祖,这运气好爆棚了啊!

只因为罗睺手中这颗漆黑的珠子名叫混沌珠。

看过小说的人都知道,这混沌珠可是个好东西啊!

它里面自成一空间,坚固无比,并且还能吸收洪荒灵气化为混沌灵气,简直就是混沌魔神保命的杀手锏啊!跟鸿钧的造化玉牒是一个级别的法宝啊!

而且别忘了,魔祖开辟魔界可离不了这玩意儿!

不过,这颗混沌珠似乎有缺?

就说嘛!诲参哪怕再傻,也不可能随手将一颗混沌珠扔给他人,但是就算是有缺的混沌珠度过这第三次风暴的余波也是绰绰有余了!

罗睺真想大笑三声,不过现在不是时候,罗睺打开混沌珠里面的空间,走之前还笑眯眯的对鸿钧说:“亲爱的!我知道你可以度过风暴的,拜拜了哟!”

千钧一发之际,鸿钧拉住了罗睺的衣服,结果是两人都出现在混沌珠里。

“你真是……不可理喻……”罗睺看着一旁的鸿钧无奈道:“我真是服了你了,说吧说吧!你想要怎么报仇!我都可以配合你的哟!”

鸿钧却不理他,只拿着长剑朝他走来,气势一步步拔高,罗睺也变得严肃起来,他脸色难看:“你当真要如此?”

鸿钧抬头看他,眼眸是深邃平静的黑,不用言语,罗睺都能明白鸿钧的回答。

“噗嗤!”罗睺忽然就笑了,这孩子还和以前一样,臭拧巴!死倔!

真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诶!鸿钧为了自己变幻出的一个女人来杀自己,这种感觉真的是有些奇怪啊!

不过,要怪就怪我罗睺的魅力太大了,无人可挡!

没看见道祖鸿钧都逃不出我的五指山么!你们这些愚蠢的凡人!!!

对于有这样一个主人,灭世黑莲表示心好累,同时感觉到前途一片黑暗!

罗睺想毕,拿着弑神枪就冲上去与鸿钧缠斗起来。

罗睺鸿钧这一交手,足足打了五十年!

某日,二人同时感到混沌珠一震,传来了一片生机勃勃之意。

罗睺笑眯了眼:“鸿钧,你确定还要打下去?”快走了吧!你丫的不是应该找个地界努力修行,静待龙凤大劫结束,然后朝着洪荒众人嚎一声“我已得道”么?

鸿钧眼里闪过一道精光:“你倒是很清楚我的事!”

“哪有!哪有!”罗睺尴尬:“你比较有名,道祖鸿钧嘛!”话落,罗睺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罗睺你个蠢货!同时心里也有点不好受,当初那个纯情小男生长大了啊!自己当初还算计人家来着,谁能料到他提前得到造化玉牒了!人家现在的实力没差他多少,打不过这死小孩了!

靠!

罗睺在心里朝天道狠狠竖中指!

“哦!”鸿钧眼神不善。

“呵呵!”罗睺心虚的瞟向周围,他能说这死小孩的眼神吓得他浑身一抖啊有木有!

“你知道的……这……啊!天道是可以掐指一算的嘛!呵呵呵!!!不奇怪!不奇怪!”

鸿钧左手成掌,拍向罗睺,罗睺迎上去,右手边与他纠缠边巧妙的卸掉鸿钧的掌力,左手趁机夺下鸿钧右手的长剑,然后身体像蛇一样缠上去,过近的距离让罗睺身上若有若无的莲香在鸿钧鼻尖萦绕,罗睺轻咬着鸿钧的耳朵,舌头描着鸿钧耳朵的形状,魅惑至极:“鸿钧,你瞧,洪荒刚刚诞生,打打杀杀的可不好,不如做些更舒服的事!”

鸿钧头上豆大的汗珠冒出来,罗睺看见更是开心,纤长的五指轻轻划过鸿钧的脖颈,诱惑着他:“看,都出汗了!要不要我给你舔舔?嗯?”最后一个嗯字被罗睺故意拖长了音,说不尽道不完的妩媚,勾人心神。

罗睺伸出红舌,舔上鸿钧的皮肤,感受到鸿钧的身体一瞬间僵硬,不由的笑出来,或许鸿钧有些地方是变了,可内里还是那个不谙情事的少年啊!

鸿钧现在的感觉很不好,眼前之人明明是他的仇人,可那个突然很熟悉的感觉是什么?不等他想清楚,罗睺的舌头带着滑腻温热的触感就舔上他,他瞬间就感到小腹一阵火热直冲天灵盖!

罗睺吻上他的喉结,嗓音低沉:“别忍着,”

鸿钧双眼满是**之色,身下的昂扬又涨又热,可又不知道怎么纾解,请不要忘记,此时的鸿钧,还是个初哥!

所以该说罗睺不愧是未来的魔祖么?真的想要诱惑一个人的时候无人可抵挡,看,道祖也堕落了!

刚刚还喊打喊杀的呢!

罗睺你真是勾引人的祖宗!

罗睺看见鸿钧的无助笑笑:“来,放松,我教你……”带着鸿钧的手,引导着往鸿钧身下探去……

迷蒙间,鸿钧感到有什么东西在自己那个难以启齿的地方搅动,联想到罗睺说教他,于是照着样子也把手往罗睺身下探去,罗睺苦笑,有些人真特么的是天生的1号,这时候还不忘记在上面!罢了罢了!让他在上面又何妨,“鸿钧,这次过后,咱们就真的两清了……”

旋既,抛去头脑里的想法,专心投入到这令人兴奋的情事中,和鸿钧一起到达那奇妙的巅峰……

激情过后,鸿钧抱着罗睺沉沉睡去,罗睺指尖戳着鸿钧还发红的脸颊,眼里满是笑意:“毕竟是第一次,体力果真不行!”

幸好鸿钧没听到!

“唔……鉴于第一次嘛,勉勉强强打个及格分咯!”继续戳着,一戳一个血印。

不过,对于鸿钧那活儿的尺寸,罗睺表示他十分满意!

罗睺想到这里,又戳戳鸿钧,叹道:“你说你为什么那么倔呢?忘记我不好么?”

“真是个呆子!”

“那是我骗你的嘛!还说是未来的道祖呢!被我骗了一百年都不知道!”

“诶!鸿钧啊鸿钧,我该怎么说你?”

“可我心里有些高兴是怎么回事?我不会爱上你了吧!”

“这可不行啊!我俩未来可是死敌啊!”

“如果你不是鸿钧该多好……”

罗睺拿过一旁的黑色衣袍披上,黑发如瀑,面容妖娆。

此时的洪荒大地已经完全诞生,罗睺受死混沌珠,择了一处灵山随手开辟了个洞府,将沉睡的鸿钧放到了洞府中,布了个禁制,然后毫不留恋的转身而去。

“鸿钧啊鸿钧,你可知,这世上不曾有过罗娇娇,从来只有一个罗睺……”

待罗睺的身影完全消失后,一直沉睡的鸿钧忽然睁开眼睛,摸着脸上的血印子,目光闪烁,神色复杂……

罗睺……

[小说网,!]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