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受三攻太涨了

宁妩事到如今也是背时够了。www.しwxs.com

莫名其妙坏了孕,行情一落千丈,连说好结婚的未婚夫都看破红尘了,她转来转去身边就只剩下孩子他爹——童小言这个人,以前宁妩年轻胆儿肥,觉得哄他就好像是哄儿子,还是那种特别单纯特别没心机的乖宝宝,她应付起他来尤其如鱼得水;可这后来,她才反应过来:什么儿子,老子就像是供奉祖宗。

哪儿哪儿都得顺着他。

为此,她烦得很,又愁,但又不敢跟童小言分手。

童言心里的想法其实跟她差不多能对应,只不过他倒是不觉得养宁妩就好比养亲娘,因为他亲娘作是作了点,但是压根用不着他费心,有的是人成群结队哄着她,可是现在,这俩女人都作到一块儿去了……

“有她就没我!”客厅里,宁妩大声地说。

童言无奈道:“可她是我亲妈妈。”

“你亲妈妈太坏!我永远不会原谅她!”宁妩气红眼睛。

童言伸手去牵她,面无表情地说,“可我就这么一个亲妈妈。”

宁妩登时就不依了,瞪眼打他一下,“哦,你只有一个亲妈,你不能忤逆你那恶毒成性的亲妈,那难道你能有好几个老婆?你能有好几窝孩子?我特么也是哔了狗了……”

听着她这样的话,童言当时的反应——

要命!

尽忠职守的阿k在一旁看着,都眼带不忍地别过了脸去,因为他家雷厉风行的少爷脸都憋难看咯,却硬是强行扭转出了一张云淡风轻的表情。

只听得他家少爷温声和煦地对那女人说,“小妩,你讲讲道理,你也是要当妈妈的人了,却教唆我不要自己的妈妈,那以后等咱们的孩子出生后……”

“可你妈妈要害死我!”宁妩大闹,不松口。

童言顿时就满脸fuck。

“这不可能!”

不等童言开口辩解,阿k都简直听不下去她残忍的污蔑了,立刻挺身而出为夫人讲话,“宁小姐你这话就不对了。你可能对我们家夫人有什么误解,夫人其实最善良有爱心的了,她连萌萌的小猫小狗都特别爱护的,您好歹也是条人命了……”

童言不可置信地问:“你说什么?我妈妈要害死你?”

宁妩难过地捂着肚子,受伤的脚又开始疼了,她用手背抹泪,“也是我命苦。”

童言见不得她这副委屈的样子,沉沉的目光在她受伤的脚上停留了一瞬,只说道,“你误会了,你的脚受伤跟我妈妈没关——她那点胆子,也就只敢瞪你两眼而已。”

说完他自己也无奈起来——童小怜除了能在家里横,她还敢做什么?真跑去害人,呵,害人精首先被自己吓哭了。

宁妩一脸“你特么肯定是在愚弄我智商”的表情。

她还欲争辩,“可是有人明明亲眼看见……”

“好了。”童言伸手抱住她,轻轻替她拂了拂发丝,十分温柔地对她说,“你现在之所以会有这种错觉,是因为你没有真正接触过我妈妈,但我很开心你能跟我直说这些问题,这让我感觉你是认真在考虑跟我过日子,在考虑咱们和咱们宝宝的将来。”

宁妩闷声说,“我跟你有什么将来,你们家混黑-道的,动不动就要砍人手脚——”

童言见她怯怯似乎蛮怕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来,宁妩不悦地打他一下,他才憋住笑,表情故作严肃地对她说,“现在知道你老公背景深了吧,看你平时还凶,哪天成人棍了还不得哭死你……”

宁妩被唬得一愣,懵逼得半晌没了反应。

等回过神来之后,就瞧见他揶揄的眼神,她恼羞成怒重重打了他好几下。

“好了好了别打了,是我错了,吓唬你是我不对。”童言笑着握住她的手,将她轻拥进怀里,蹭着她的颈项甜蜜又认真,“我父亲怎样母亲怎样,那都是他们自己的事情,要跟你生活一辈子的人是我,我很清楚自己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不该做——如果以前我还任性妄为不将人命放在眼里的话,那现在我们有孩子,它是一条小小的生命,奇妙而脆弱,我会十分尊重它,也会很尊重孕育它的你。”

他此刻说这些话是很慎重的,宁妩又不是真傻到听不出来,哼哼两声之后也不忍心继续横了。

她心里软丝丝的,粘着他说,“那我们以后不跟你妈妈住,她凶。”

童言低头亲她唇角,“结婚之后,大事小事都由你说了算。”

“那我要拍戏,上大荧幕。”

“可以。”

“我要养很多很多粉丝。”

“不养小白脸就行。”

“要有很多导演制片哭着求我拍电视剧,在剧组我要横着走。”

“都依你。”

宁妩终于美滋滋喜笑颜开,凑近亲了他一口,童言压着她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宁妩很快便气喘吁吁,水润的眼睛雾滟滟地望着他,童言顿时眼底一暗。

这性致来得真不是时候。

他缓缓深呼吸两口气平复情绪,一只手握住她的手,另一只手突然变戏法一样从包里掏出一枚钻石戒指,他将戒指动作轻柔地套到她的手指上,低头深情地吻了吻她的指尖,“……嫁给我,好吗?”

就这样猝不及防地求婚了。

宁妩完全没反应过来,眼巴巴望着那枚熟悉的戒指,“这这这……”

这枚戒指不就是、不就是——

她下意识缩了缩手,觉得左边衣兜沉甸甸的——那里面也装了一枚女士戒指,跟这枚一模一样。

童言搂着她娓娓道来,“我喜欢一个女孩子,从骄横任性的学生时代就喜欢,多少年都不曾变更,某天我精心准备了求婚仪式,带着戒指忐忑地等待她赴约,她却跑去跟别的男人吃饭而放我鸽子,我生气离开,她还傻乎乎偷走了我的求婚戒指,厚着脸皮到处跟人说是我送给她的,天知道我那时候都恨死她了,巴不得将那戒指丢臭水沟里……”

“你别,别说了!”宁妩听不下去,涨红脸捂住他的嘴巴,气得直跺脚。

她一辈子都没这么丢人过,这简直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她竟然干出偷人求婚戒指的事情来,还当着主人的面,不要脸地说是人家送的,还曾经特别嫉妒他送戒指的那个女人,不知在心中诅咒她多少次嫁不出去……而那个女人就是她自己。

现在真相被他当面戳穿,宁妩难堪极了,推开童言转身就朝楼上跑。

童言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表情啼笑皆非。

明明上一刻还在好好求婚呢……

只不过是想选择一个最猝不及防最不可能被拒绝的方式而已。

他提步追上去。

“啊!”刚进房间,宁妩还没彻底关上门,就被突然挤进来的人吓了一跳,“你干什么呀童小言——”

话还没说完,她就被他腾空抱了起来,几步行至床边,他将她放在柔软的床褥上,自己迅速脱外套上了床,侧身将她整个人拉到了怀里,下颌蹭着她的发顶轻轻磨。

“童小言?”宁妩瓮声瓮气喊了声,有点不明所以大神,节操碎一地了。

“进房间不是想睡觉吗?”童言埋下视线看她一眼,声音难掩沙哑,摸摸她的脑袋,“困了就睡,乖,吃早餐的时候我会叫你。”

“可是你、你——”宁妩脸红红略尴尬。

童小言大睁着眼好无辜的样子,却只有望着她的那双棕黑色瞳孔中,满满的坏水儿就快要溢出来了。

童小言那种邪气四溢的独家眼神,宁妩向来招架不住,被这样的眼神一扫,她当即就浑身软得稀里糊涂,连忙厚着脸皮朝他怀里蹭,嘴上还假惺惺地说,“你别那样看着我,医生说了,现在不能、不能的……”

话是这么说,但结果还是该做的事情都做了。

第二天一大清早,两人就乘坐专机飞往意大利,完婚。

……

等到宁妩再一次见到她的“恶毒婆婆”的时候,已经是几个月后的事情了,她挺着个大肚子,正在持续蜜月中。

那也是她第一次见到童小言的爸爸:一个高大的纯正意大利男人,表情严肃冷酷,男人有着一双墨棕色的眼睛,四目相对的时候,宁妩很没骨气地怂了,赶紧地往后缩,藏在童言身后。

童言握了握她的手,安慰了两句让她别怕,换来对面自己母亲哼哼唧唧两声。

童小怜使劲扯了扯丈夫的手臂,委屈得很:“你看看你养的好儿子!结婚还要把我骗走!只给我看婚礼视频!我真是不想活了!生他还不如生块叉烧……”

“小怜,”男人的中文很顺畅,对着自己心爱的妻子,男人原本冷淡的眼神奇异地柔和了下来,他先是责怪地看了对面儿子一眼,然后收回眼神侧身安抚妻子,“别哭了,小言也是逼不得已,要是通知你了,你势必又要告诉小年,你又不是不知道小年的脾气,一回来就要死要活的,小妩怀了孕,哪一个搞出人命都不好……”

宁妩听言,悻悻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有些心虚。

童小怜还是伤心欲绝,哭得凄凄惨惨戚戚,直喊着自己命苦,小年命更苦,要跟童小言断绝母子关系——

宁妩是什么级别的妖精?镇压童小怜妥妥的!

她眼见着对方哭得楚楚可怜,又很是得她公公宠爱,心想着自己好不容易才获得了童小言爸爸的认可,名正言顺成了少奶奶吃香喝辣,童小言他爸还大手一挥随手就送了她几座岛屿做结婚礼物,现在她婆婆这样一闹……

到底是专业跑过龙套的,说时迟那时快,宁妩眉头一皱,捂着肚子立刻哎哟哎哟大哭起来。

“怎么了!是不是肚子疼了——”童言赶忙紧张地揽住她。

对面童小怜抹眼泪的手一顿,睁着泪朦朦的眼睛从指缝里偷看她。

宁妩哭得撕心裂肺:“我怎么这么苦我的命怎么这么苦!我的孩子还没出生就遭到全家嫌弃……”

童言瞪了自己妈妈一眼,无奈地扶着宁妩,“瞎说什么!”

宁妩哇哇大哭:“我没勇气活了啊,我还是一个人在这荒岛孤独终老好了……”

童小怜被她这阵仗吓得懵逼了一瞬,她紧张地朝自己老公身边靠了靠,小心翼翼的。

“马上安排医生。”童爸爸沉声吩咐保镖,还不忘安慰地握了握夫人的手,“别怕,没事的,可能就是动了胎气。”

“是不是孩子闹腾你了?”自己的老婆自己疼,童言全副心神都在宁妩身上了。

童小怜见状心都凉了,恹恹地靠着自己老公,扶着额头一副见风就要倒地的柔弱模样。

童爸爸又赶忙安抚她。

四个人跟唱大戏似的,你哭你的我哄我的,就这样僵持了好一阵子。

最终的最终,婆媳俩都哭累了,童言打圆场,对父亲说:“既然来了,就一起吃顿饭吧,小妩老说岛上冷清,咱们一家人难得聚聚。”

“谁跟你是一家人!”童小怜心都伤透了,“口口声声一家人,一家人你倒是想想你亲哥哥耶,你把我的小年往哪儿放!可怜我大儿子性格随我,从小就温柔单纯易受人欺骗……”

童言太阳穴立刻开始突突地跳。

童小怜还在嘤嘤数落个不停,宁妩忍无可忍,挺着大肚子迈步到婆婆跟前,吓得抽噎的童小怜赶紧倒退。

她笑眯眯一把抓住童小怜的手,脸蛋上露出甜蜜的笑容,甜蜜蜜地说,“婆婆,来都来了,就赏脸吃个饭吧,一家人哪有隔夜仇,横竖我跟您儿子也生米煮成熟饭了,您放心,看在孩子的份儿上,我不会对他始乱终弃的。”

童小怜:“!”

宁妩:“?”

童小怜懵逼地捧着自己如花似玉的脸蛋,声音都是颤抖的:“你你你你叫我什么?”

宁妩摸摸她脸蛋,笑得更甜:“婆婆呀,您别生气,今后我肯定会好好‘孝顺’您的。”

童小怜:“!!!”

童小怜当场又被吓哭了一次,这下真是死活都不要留下来吃饭了,死死拽着自己老公哭闹:“快走!老公我们快走!这狐狸精好生厉害!”

宁妩挺着大肚子一路将两人送至私人停机坪,看着童小怜委委屈屈上飞机的背影,她乖乖伸手比了个“v”字。

婆媳大战第一回,完胜。

耶!

今后的日子,闹腾着呢。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哈喽大家好,我是爱你们的帅比,好久没回来,不管怎么样,总算是给本文画了句号,接下来开始新的征程!

今年事务繁忙,主要计划填的坑有三部:

1.《坏东西》第二部,是的没有错,精神分裂的梗我还要继续玩;

2.《为魔之道》,玛丽苏癌晚期已弃疗;

3.一部都市职场升级文;

其它的脑洞都玩票性质的,开到哪儿写到哪儿啦。

不管怎么样,小天使们你们要相信:我挖下的坑,终有一天是会填完的,我用我帅遍全宇宙的帅脸保证,爱你们么么哒。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