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做饭他在下添

曹宁一愣,挑事的来了。看来这个男生对他有些不服气啊,本来还以为对方持着善意,现在看来不是这样,不过曹宁并不怯场,“呵呵,这位同学问得好,恐怕这也是大多数同学想要问的问题。你们看我很年轻是吧,其实我长得少相,比你们要大那么一两岁。至于毕业学校,你们就当我没有上过学算了。而且我只是代课老师,你们不用对我报有太多的敌意。

但是,我绝对有能力来教好你们,你们不认为能力比学历更加重要吗?我觉得校长应该比大家更关心这个问题!”

“哈哈,”有一些女同学笑起来,她们竟然为曹宁鼓掌起来。

“竟然是代课老师啊,我说嘛,这么年轻!”

那男生狠狠瞪了鼓掌的学生几眼,不过在大学里面班长很难形成什么权威,“安静,安静!曹老师,你那么说,也就是说你能力很突出了?”

曹宁呵呵一笑,“不敢说多么突出,但是教教博士生什么的是没有问题的!”

“嘘!”这些学生们发出嘘声。

这时候一个带着眼镜的女生说道,“曹老师,我不管你多大了,从哪儿毕业,我就问一个简单的问题,黄帝内经你会背吗?”

曹宁看向这个女生,瞬间他有点惊艳的感觉,这个女生长发,刘海弯弯,眼眸清亮,五官搭配怎么看怎么漂亮。不过这个问题一出来,全班立刻安静来。

“呀,是虞笑笑,还简单问题,再难还要怎么难?”一个身材丰满的女孩小声和同桌说道,她叫做韩伊从,“我打赌曹老师一定背不出来!”

她的同桌也是一个女孩,这个女孩眼睛灵动,她留着短发,看起来英姿飒爽,不过遗憾的是前面平平,这时候她嘻嘻一笑,“那是当然了,除了大才女虞笑笑,不要说我们班,就是我们整个系能够有几人能够背下来的?”

很多人都看笑话不怕事大,纷纷凝神要看这个新来的老师怎么应对,许多人在那里小声议论。

相对于她们的小声,其他学生声音就大多了,好几个男生都起哄,“曹老师,来背诵一下啊!”

“曹老师一定能够背诵的是不是,你是老师吗,而且还是高能力的老师!”

曹宁算是看出来了,他在这里不受欢迎啊,他要是说不会也没有什么,不过这些学生一定会将他当成不学无术靠着关系进来的人了,尽管他的确是靠着关系进来。曹宁微微一笑,伸手下压,学生们声音慢慢小了。

“看来大家对我都很热情,既然如此,看来我没有办法拒绝了。不过在我背诵之前,我要问一下这位同学,你能够背诵吗?”

这时候学生们都看着虞笑笑,平时虞笑笑表现十分抢眼,大家对她都比较佩服,这时候都热切的看着虞笑笑。当然也有虞笑笑的好友担心,她的同桌吴慧琳说道,“曹老师,笑笑可是学生,你是老师,这怎么能一样?”

“就是,现在是我们考老师,可不是老师考我们的时候!”

这时候虞笑笑却站起来,她亭亭玉立,就像是一个盛开的百合花,清脆的声音传出,“既然曹老师要求,那我就背诵一些,素问,上古天真论:昔在黄帝,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徇齐,长而敦敏,成而登天。乃问于天师曰:余闻上古之人,春秋皆度百岁,而动作不衰;今时之人,年半百而动作皆衰者,时世异耶,人将失之耶…;…;分别四时,将从上古合同于道,亦可使益寿而有极时。”

学生们都禁声,十分敬佩的看着虞笑笑,她不徐不疾,将第一篇背完了。

啪啪啪,所有的学生都热烈鼓掌,他们也都是第一次见到虞笑笑背诵黄帝内经,没有想到虞笑笑居然如此惊艳,不仅人长得漂亮,更是一个大大的才女!

曹宁也鼓掌,“好啊,很好,现在能够背出这么长篇章的学生已经很少了。这位同学你叫什么?”

“我叫虞笑笑,现在,曹老师该你了!”虞笑笑从容坐下,对于同学们的热情鼓掌并没有动容,显然已经习惯了。

“好,那我就接着背诵第二篇吧。 春三月,此谓发陈,天地俱生,万物以荣。夜卧早起,广步于庭…;…;”

曹宁的声音带平静,清朗而混厚,声音在教室里面回荡,让所有的学生都静静聆听。很快曹宁就背诵了五分钟,很多人眼睛里面都露出来惊讶的神色,还有人开始翻书,也有人上网查阅,越听他们越是震惊,一个个鸦雀无声!

本来就快要到了下课时间了,这时候铃声响起来,曹宁已经背诵了七分钟了。可是这时候没有人起身,都在听着曹宁背诵,一个个既震惊有敬佩…;…;

“呵呵,同学们,下课时间到了,你们还要我背诵吗?”曹宁扫视了学生们一眼。

“要!”

“继续背诵吧,下一节课是自习,才背了这么一点,莫非曹老师下面的不会了吗?”

“好吧,不过黄帝内经内容众多,要是让我全部背完花费的时间太多。不如这样,你们谁说出上一句,我来说接下来一句如何?”曹宁微笑看着这些学生,他也来了兴致,要好好震慑一下这些学生,太没大没小了,竟然敢怀疑他这个老师!

曹宁这么一说学生们顿时都觉得曹宁太狂妄了,黄帝内经他们都看过,知道要背下来那不是一般的困难。刚刚虞笑笑背诵第一篇让他们震惊,可是他们不相信有人能够全部背诵下来。

“帝曰:何谓神不使?下一句是什么?”

曹宁立刻说道,“岐伯曰:针石,道也。精神不进,志意不治,故病不可愈。”

“圣人之治病也,下一句?”

“必知天地阴阳,四时经纪,五藏六府,雌雄表里,刺灸砭石,”曹宁不假思索随口就来。

这些东西他早就背的滚瓜烂熟了,自从接触了天医宝典,曹宁就对一些医学典籍十分着迷,而且记忆力越来越好,这些医书他都看过,如今稍微一想就回忆起来。

很多学生都不断提问,曹宁应对如流。啪啪啪,所有的学生都开始鼓掌,不管曹宁年龄如何,可是他的确是有真本事。

“太厉害了,就是让我看着书念也不可能念得如此流利,而且曹老师的声音带着一种磁性,太好听了!”有女生兴奋的鼓掌,手心都拍红了。

这时候一个胖胖的学生说道,“人一呼脉行三寸,下一句是什么?”

曹宁一愣,然后笑了,“你这人不地道啊,说了是要背诵黄帝内经,可是你却说的是《难经》上的内容,不过我知道下一句是,一吸脉行三寸,呼吸定息,脉行六寸。对不对?”

“呀,神了,曹老师真是学霸啊,我服了!”这个胖胖的学生惊呼,他腆着脸说道,“曹老师,给我签个名行不?”

学生们都笑了,纷纷要求曹宁签名。

曹宁也笑起来,他挥挥手,“现在大家还有什么疑问吗,我不是骗子了吧?”

“不是了,你是曹雪芹!”胖胖的学生大声说道。

其他人再笑。

“我怎么就是曹雪芹了?”曹宁一愣。

张再问胖脸上肥肉哆嗦,“曹雪芹能够写出来那么厚的书,曹老师也能够背下来那么厚的书,其实比曹雪芹还厉害!”

“哈哈,”曹宁乐了,“你很有趣,不知贵姓大名啊?”

“免贵姓张,我叫张再问,再一次的再,问题的问。曹老师以后多多关照啊,不要让我挂科!”张再问笑眯眯的。

“挂科不挂科我说了不算,要看你们努力不努力了。我教的是中医养生学,属于选修学科,如果你选修这一科的话,我倒是可以关照你一下”,曹宁笑了,“我的学科只要认真听,应该不会有挂科的学生。”

“好了,现在既然大家已经认识我了,那么就该你们介绍一下自己了,就按照座位来吧。”曹宁指了指最前面右边的同学。

这一节课很快过去,曹宁将班级所有学生名字都记住了,这对于神偷门出身的他来说小菜一碟。

“谢谢大家,谁是班长,来一下!”曹宁下课的时候说了一句。

很快那个身材高大的男生就出来了,他看了看曹宁,有点尴尬的笑了笑,“曹老师,我就是班长。”

曹宁在对方肩膀轻轻打了一拳,“原来是你啊,你叫王浩是吧,你小子差点给我一个下马威啊!”

感受到曹宁没有生气,王浩嘿嘿一笑,“曹老师,我就是这个脾气,你不要介意啊。因为我们看你年纪太轻了,似乎还没有我们大,当然就不服气了。我还以为你是走后门进来的呢!”

“想要我不介意也行,把班级工作搞好了,否则当心我给你小鞋穿!”曹宁笑着开玩笑,“对了,你把班级班委的名单给我一份!”

不管怎么样,曹宁算是当成了班主任,学生们对他终于认可了。其实大学和高中初中不同,学生和老师的关系并不那么亲近,因为大学生并没有固定的教室,老师也不会整天跟着学生。曹宁说是班主任,其实事情真的不多,他也就是发发通知,看看学生是不是逃课。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