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吃肉一女多男

话一出口,她才意识到似乎他们还没有和好,可是看到他深陷的眼神,疲惫的脸,不知为什么,她突然很想哭。

他的脸上,居然也挂着两道淡淡的泪痕。

他伤心的时候,居然也会哭吗?

仿佛被人窥破了心底的秘密一般,向柯将头埋进了沙发里,突然到来的温情,让他无法再假装坚强。

灵澈却没有打算放过他,走到他的身侧,颤抖着道:“为什么要赶我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向柯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直跳,攥紧的拳头忍不住松弛了下来,明明在不停地思念她,可是却不敢抬起头来,仔仔细细再看她一眼,生怕一个不小心,便出卖了自己。

“你走吧。”他的喉头轻颤,冷冷道。

“为什么?”灵澈不解地望着他:“你连看我一眼的勇气都没有吗?”

“不是都已经告诉你了吗?甩你一次,就这么简单。”向柯的声音拖得很长,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掩饰住内心的慌乱。

“你骗人。”灵澈哽咽着将向柯的脑袋扭转到自己面前:“你已经骗过我一次,难道还要再骗一次吗?上当次数多了,我会伤心的,你就不怕我真的和沈凌走吗?”

他的眼中闪烁着绝望,唇边却露出一抹惨然的微笑:“这样,最好不过。”

灵澈突然从背后一把抱过了他,哭着道:“我不管,我赖上你了,你甩不掉了。”

“我也是,我也是。”小晴也跑了过来,牵着向柯的手道:“爸爸,你答应过我带我去看企鹅的,大人要说话算话。”

向柯缓缓闭上眼睛,任泪水顺着脸颊轻轻流下,心却再也无法坚硬下来。

明明是想推开她。可是却舍不得,舍不得她再流泪,更舍不得拥着她的温暖。时间仿佛停滞了,久得让人有些窒息。

“我生病了。很严重很严重的那种。”向柯轻叹道:“也许明天,或者后天,我可能就会一觉睡去,再也醒不过来了。”

虽然明知可能出现了什么很严重的事情,可是向柯的话却让她猝不及防。灵澈吃惊地睁大眼睛,心中的痛苦愈加强烈,此时此刻,她甚至希望,向柯想要甩她一次是真的,而他刚刚所说的,不过是一个玩笑。

人生就是这么可笑,常常在你充满希望的时候泼上一盆冷水,让你陷入绝望。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灵澈将泪水悄悄咽进了肚子里,嗔怪道:“你又自作主张。浪费了那么多可以一起厮守的时光。”

向柯怔住了,过了许久,才缓缓抬起头来,灵澈的眼眶红红的,脸上却没有露出一丝惊恐的神色,镇定地望着他:“哪怕只剩下最后一秒钟,让我陪在你身边,求你。”

他的小女孩真的长大了,不仅不需要他再为她遮风挡雨,还能成为他的大树。在他最脆弱的时候,给他温暖。

向柯点了点头,伸手轻轻抚摸着灵澈的脸庞,唇畔露出一抹惨淡的笑容:“我答应你。你也要答应我,假如我真的不在了,要好好地活下去,不要太伤心。”

“当然了。”灵澈努力挤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对着他努了努嘴巴:“你就放心吧!”

事情到了这一步,灵澈不得不和向柯深入探讨了一番接下来的计划和安排。当听到有可能通过手术来复原的时候,她的内心仿佛瞬间又燃起了希望。

可是向柯却依旧很是犹豫,他不想成为她的累赘。

“假如,你真的成了植物人,我会把你送进养老院,然后带着小晴重新嫁人。”灵澈说得很是诚恳,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安心。

“我也想,多陪你一段时间。”缓缓地开口,放下了心中全部的芥蒂,何不就此赌上一把?只是此刻,他输不起,因为不忍心,让她陪着他一起忍受煎熬。

可是若是不答应,她也一定不会安心。

那就赌赌看,命运是否真的这么残酷!

三天后,他们一家人一起,重新踏上了飞往大洋彼岸的飞机。

就让命运,来重新决定,他的未来,究竟是去是留……

……

三年后……

法官刚刚宣判,被告无罪释放。

灵澈轻轻舒了一口气,几个星期的努力终于没有白费,被屈打成招的被告终于得以沉冤昭雪。

“苏律师,晚上有空的话,一起吃个饭吧!”对手走下台来,冲着她微微一笑。律师这个行业真是奇妙,明明刚刚在台上那么的咄咄逼人,一走出法庭似乎就能立刻变成春风和煦。

“对不起,我今晚已经有约了。”灵澈摇了摇头,礼貌地表示遗憾。

对方客气地点了点头表示理解,笑着道:“真高兴能和您同台过招,这一轮我输的心服口服。”

灵澈微微一愣,这几年来,赞美之声听得多了,可是来自对手如此直白的称赞,却让她有些受宠若惊。她微笑着道:“你的表现也很出色,希望以后有机会多多切磋。”

“好,有空我一定上门讨教。”对方抱了抱拳,示意她先走。

灵澈倒也不客气,直接飞奔了出去。

雷厉风行的苏律师,现在大家都喜欢这么叫她,她也似乎完全配得上这样一个称号。因为每次庭审结束,她都恨不得脚上抹油赶快溜,一刻都耽误不得。

她有一个上了小学的女儿,每天,她都要准时接女儿放学。几年前因为单独将女儿留在家里差点失去了女儿抚养权的经历让她学了乖,绝不放任女儿独自一个人在外。

不过今天,一心追星的女儿要去听郑辰熙的演唱会,一早就被大花派来的专车接走了,不需要她再操心。

所有她才有时间,单独出门约个会。

约会的地点,定在郊区的一个农庄,约她的男人,最近迷恋上了种菜。

“苏律师,恭喜你,听说今天这一仗,精彩极了。”

听到他的夸奖,她羞涩的一笑,这些日子以来,陪着她通宵查资料,帮她整理案情一丝不苟的他,俨然成了她的私人特助。若没有他在幕后的默默支持,也不会有她今日在律政圈里的风生水起。

他一直都在默默付出着,似乎只是为了成全她今日的成就。

让盛世集团的前任总裁做她的私人特助,虽然听起来似乎很滑稽,可是她使唤起他来却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谢谢夸奖。”灵澈在他的身旁坐了下来,熟练地翻起餐牌,“今天我请客,想吃点什么?”

他愉快地点了点头,轻声道:“试试我亲手种的番茄,怎么样?”说着就从一筐蔬菜里挑出一个大大的番茄,递给灵澈。

灵澈笑着接了过来,是不是还要配上你养的母鸡下的蛋,来一盘番茄炒蛋?”

“好主意。”他话锋一转,却认真道:“休个长假吧,陪我出去走走。”经过了那次手术,他的腿完全失去了知觉,不过还好,他的大脑还能思考,还可以时时刻刻陪伴在她的身边,为她出谋划策。

整整三年了,他第一次主动提出,要出去走走。

灵澈愣了一瞬,恍然点了点头:“无论你想去哪里,我都陪着你。”

这三年来,明明一直是她在照顾着他,可是她却依然觉得,似乎一直都是她在依赖着他。

虽然不圆满,但是她已经十分地知足。

但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全文完。(未完待续。)h:1268150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