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慢点太大了哟啊痛

震惊!正文竟然被防盗章给吃掉了!请到晋江支持正版么么哒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间能看到这样的东西, 总之就是从昏迷之中醒来之后, 就莫名其妙的变成了这样。

如今沈亭也已经很习惯自己能够看到这些数字了。

像是之前的什么“自寻死路”、“偷看洗澡”之类的事情已经不可能再发生。所以见沈亭又恢复了正常, 师弟师妹们也总算是放下心来, 不再像之前那样避着沈亭了。

这天沈亭又要和杨清之一起下山。

本来杨清之还有点忌惮沈亭的, 怎么说他在七曜门也算得上是个英俊小生, 但他直得不能再直了, 就怕沈亭看上自己。

可看沈亭又和以前没什么两样,他才又是松了一口气。

“你作甚么这么紧张。”沈亭瞥了杨清之一眼, 他沈亭看上去有那么像是猛虎野兽么?他又不会吃人,又不是魔修, 真不知道杨清之怕什么。

“嘿嘿,师兄,你之前真是吓坏我了,我还以为你看上……”说到一半,杨清之似乎反应了过来, 立即转了个话锋,“我还以为你要拿对付魔修的那一套对付我呢, 所以你大人有大量, 就别跟我计较了。”

他马上实诚的认错, 露出讨好的笑容, 就希望沈亭别因为那件事情对他耿耿于怀。

“我拿什么方法对付魔修了?”沈亭挑起一侧眉尖,对于杨清之说的话全然没有印象。

杨清之微微一怔, 旋即反应过来, 他家大师兄那段时间那么不正常, 肯定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所以现在才忘了。

怕沈亭又会变成之前那副吓人的样子,杨清之识趣不再提及这件事情,“没没没,没什么,大师兄肯定是用英明神武,帅气逼人的方法对付魔修的,看的都我老崇拜大师兄了。”

“得了,少给我贫嘴。等会对上魔修,别给我掉以轻心。”沈亭瞥了他一眼,说道。

杨清之向来冒冒失失的,虽然已经是结丹修士了,但还是不安分,沈亭提醒他一句是应该的,免得他对上魔修的时候太过轻敌。

“知道知道。”杨清之点着头应答,这点事情他还是知道的嘛。

对付魔修他怎么敢掉以轻心?那可是魔修,和他们这些名门正派出来的可不一样。

近来魔修太过猖獗了,惹事竟然还跑到七曜门附近惹事来了。之前沈亭不是跳崖就是把魔修吓跑,根本没有完全除掉这些恼人的魔修,所以沈亭和杨清之等一行人又要下山来除掉这些闹事的魔修。

要是这些魔修在附近,就会对他们七曜门的弟子有威胁。

沈亭是天灵根,也是七曜门里最早结丹的一名弟子,当初玉清真人收沈亭为徒的时候,不知有多兴奋,因此平时也很看中沈亭。

所以这一行,他们有沈师兄在,也不怎么担心魔修诡计多端。

沈亭临行之前,听闻魔修在这一带行动,可是他领着人在这里探查时,哪里有见到什么魔修的身影?

也不知道是不是魔修藏了起来,还是经过之前的事情,他们知道七曜门要除掉他们,所以就离开了这个地方,不打算和七曜门起冲突。

“大师兄,魔修会不会躲藏起来了?”杨清之见四下也没什么魔修的踪影,不禁有些疑惑。

这些魔修平日里那样猖獗,到了这种关头,一个个倒像是缩头乌龟一样,不见影了。

“别松懈。”沈亭提醒了杨清之一句。

这魔修要是单纯的躲起来还好说,要是提前有准备,有什么阴谋诡计的话,那他们要是松懈下来,那可就如那些魔修所愿了。

虽然沈亭之前做了那些事情,让人觉得很不靠谱,但是谁都知道,他们的沈大师兄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沈亭都这么说了,杨清之自然也不敢松懈。

他们又是继续前行了一段距离,拨开了杂乱的树枝树叶,杨清之突然大叫了一声,把一干人等给吓了一跳。

沈亭猛地转过头去,以为杨清之发生了什么事情,结果却听杨清之喊道,“大师兄,这里躺着个人!”

他刚才还一不小心踩了一脚。

沈亭连忙走了过去,低头一看,还果真是一个人躺在这里。

只见这人穿着一袭紫衣,不太像是名门正派的。可其又眉宇俊朗,肤白一如皎玉,如墨的秀发散开一地,倒是有别样的韵味。

或许是因为被杨清之踩了一脚,所以这个人悠悠的醒转了过来,盯着沈亭和杨清之瞧。

沈亭还没说话,杨清之就率先开口了,“喂,这位道友,这里附近有魔修,你还是别在这里逗留得好,还是说,你不会是被魔修袭击了,才会躺在这里的吧?”

沈亭垂下眸子,看着这人缓缓的起身。

然后他就看见了这人脑袋上的数字,这一串数字可真是把沈亭吓了一大跳。

这七八个九是怎么一回事?

沈亭之前证明了,这一串数字代表着的是做善事的次数,而这个人的数字却是七八个九。

难不成这个人是用自己的生命在做善事的吗!

就在沈亭震惊的时候,听到杨清之在旁边说,“不过这位道友,你也不用担心,我们七曜门的弟子,向来都是秉承着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美好品德,我们是绝对不会坐视不理魔修那般猖獗的!”

杨清之话音刚落,沈亭就用了别有深意的眼神,看了他脑袋上的一百。

感受到了沈亭的眼神,杨清之下意识的转过头来,看着沈亭,“大师兄,怎么了?”别用那种眼神看着他啊!他滴小心脏有点承受不住!

“没什么。”沈亭回了一句,然后拍了拍杨清之的脑袋。

至于他脑袋上那数字一百,他就不说了。

身为一个结丹修士,才做了一百次善事,说出去都吓人。

从来没有被沈亭这样子对待的杨清之,越来越觉得他家大师兄魔怔了,这眼神杀加摸头杀是怎么一回事!

还是说……他家师兄看上这紫衣男子了,所以才暗示他?

“这位道友,先起来吧。”沈亭朝这名紫衣男子伸出了手,也不等紫衣男子主动伸手,他就弯腰把紫衣男子给拉了起来。

他刚将紫衣男子拉起,紫衣男子就猛地甩开了他的手。

沈亭微微一怔,随后就听到身后的师弟叫了他一声,“师兄。”

沈亭侧过脸,倾耳去听,只听这位师弟小声的说了一句,“师兄,这人行迹未免可疑,指不定是魔修设下的陷阱。”

“放心,这个人应该不会是魔修。”沈亭语气笃定的回了一句。

要是魔修,怎么可能脑袋上会有七八个九啊!魔修怎么可能会做这么多善事?除非天塌下来了,太阳打西边出来。

沈亭看到的魔修,脑袋上的字数都是零,就没看见一个是有做过善事的。

就在沈亭的话音刚落,突然旁边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让沈亭一干人等顿时警觉了起来。

紧接着,有人破开了树枝,从天上落了下来。

“清之,护好这位道友,你们都往后退。”沈亭率先反应过来,将紫衣男子护在自己的身后,对着旁边的杨清之等人说道。

杨清之这才反应过来,纷纷祭出了自己的法宝。

沈亭能迅速反应,那自然是因为这些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人,脑袋的数字都是零。自从那一场昏迷醒来之后,沈亭和魔修打交道时,魔修的脑袋上的数字都是零,所以他才那么笃定这些家伙肯定是魔修。

这群魔修看见沈亭身后站着的紫衣男子,面面相觑了几眼。

有一名魔修这时开口,“我劝你们,最好把你们身后的男子交出来,不然的话……”

“你们果然是魔修……”沈亭蹙着眉,眼神幽深,一脸正色的吐出了几个字。

一旁的杨清之听了沈亭的这番话,大感不妙,想到之前沈亭一见到魔修,就如狼似虎的,再看沈亭往前走了几步,杨清之突然抱住了沈亭。

“大师兄,你千万冷静!”杨清之说的这一番话,弄得沈亭一怔。

只听杨清之又是说,“虽然眼前这几位魔修容颜姣好,但你也要控制住自己!”

临行的时候,师父提醒他,要让他看紧了大师兄。要是大师兄再出什么事情,师父还不要把他给宰了?

“……”沈亭。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些魔修容颜姣好和他有什么关系?他难不成还会扑上去把对方拆吃入腹吗?

沈亭哪里知道,他前段时间的行为,根本就是见人就逮。

魔修那几个模样还不错的,不都是因为沈亭突然扑上去,把他们吓得连滚带爬的跑了吗?再加上沈亭偷看门下弟子洗澡一事,更加笃定了杨清之的猜测。

所以他这时候一定要劝住他们家大师兄!

要是知道杨清之脑子里装的这些东西,沈亭早就一脚把他给踹开了。

那些魔修见自己竟然被沈亭和杨清之忽略了,恼怒的说道,“你们快点把人交出来,我们没打算在这里和你们废话!要是不交出来,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若是尔等还打算迫害他人,我们也不会客气。”沈亭忽略掉杨清之这家伙,冷冷的说了一句。

他可不会被魔修寥寥几句话威胁。更何况,这些魔修很显然就是针对身后的那名紫衣男子。

沈亭不可能会真的听这些魔修的话,把人交出去。(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