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公的好大好硬好深好爽想要

夜袭巴库的凶手不出所料,正是回归大陆,神秘的血族成员,与行军匪人不同,他们不会大肆放火烧杀,深夜间的他们行动诡秘,难查其踪,当巴库城中终于响起第一声惊嚎时,被他们施展血牙变为奴隶的怪物已有了相当的数量。%%%.wenxue6.com

巴库城虽不乏善战勇士,可多半还是平民妇孺,且夜间与他们战斗劣势太大,便是这些血奴也有着远超常人的生命力,对付起来十分不易。

眼下法兰西白色贵族,纳修逮到了一位紫色绝佳的美人,并认定其为血族成员,手中长剑泛着月光,全神戒备,尽管其平日里给同窗小伙伴们十分深不可测,且有些盛气凌人的感觉,但毕竟…

这还是他头一遭遇到真正的血族成员。

美丽的血族女性显然已被先前纳修的言语所激怒,以猎豹一般的姿态松拳成爪袭向纳修。

速度之迅捷,纳修虽惊不慌,缓低身出剑,二人擦身而过。

“无礼的小鬼,今天我非撕碎你!”美丽的女血族此刻面目狰狞,显得十分可怖。

“…总觉得血族不该是这么鲁莽的生物,自视远比人类高贵的他们,会这么容易便被激怒?还是我方才说了什么关于他们…不,可能只是关于她的禁忌?”纳修这么想着,随即单手抵后腰,只手持剑,腰身挺直地道,“空有架子与气势,可显然近身战非你所长,我亦非你所能徒手对付的平民,用出你的看家本领吧,这是了解血族的好机会。”

“你这狂妄的…”女血族欲再起身发难,可是忽觉不妥,当下抬手望向腰间,竟有一道长达半尺的伤口,刚刚一个照面…

眼前的凡人男孩不仅从容避开了自己的爪击,同时还在自己的腰身上留下了一道于常人来说,足以开膛破肚的剑伤。

“这段时间对付你们造出的血奴已有了些经验,你的动作比之他们,虽然高明,却也有限,如果血族本身也只是这个程度本领的话,那么…”纳修面上有些失望地道,“当初门罗先生严肃到要解散学堂,的确显得过于小题大做了。”

还是说…

…你还有其他本领?

女血族面色阴了阴,同时意识到眼前小鬼不是像城内的平民那般容易打发的,当下深吐了口气,祭起双手,其上闪现黑影,腰间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完好如初。

“…这个程度的恢复能力,果然不是被奴役的血奴能比的,还有她手上的…”从容不迫的纳修也开始皱起了眉头,“是暗影魔法元素?”

“臭小鬼,你说的不错,近身战非我族所长,我们茨密希氏族是血族中的魔法文学楼便如同不死身一般,在我面前你根本没有任何胜算,你要为自己的无礼付出惨痛的代价!”女血族手中的两股黑影体积变大,那可怕的杀伤力卷起周遭碎物横飞。

“话还真是多啊…是茨密希家的么,那倒还好…”纳修回想着不久前那位在巴库负责为秘隐联盟办事,与门罗先生有些交情的血族猎人,心头忖着,“那个家伙说过,对手是瑟泰特或茨密希的话,则情况还在可控范围内,茨密希是血族魔宴联盟的魔法家族,曾一度是十三氏族当中最强大的,可随着更加优秀的血族魔法家族,秘隐联盟瑞默尔氏族的崛起,两大对立魔法家族展开长期斗争,加上千年前人类魔法师的代表人物,巫师梅林的出现,带领十二名圣魔导师于彷徨之地的一场大战消灭了茨密希氏族的头目,拥有魔王之称的三代血族,茨密希已没了昔日的强大,他们拥有重塑肉身的异能,可以通过损毁对手的肉身重塑惊人的美貌,所以他们当中的族员可以时常更换面貌示人…”

法兰西男孩纳修拥有惊人的记忆力,当日那名协助门罗的血族只将十三氏族各自的特点说了一遍,纳修却已印记在脑中,只字不差。

“我所感受到,她这虚假的皮囊,大概也是因为她重塑肉身的缘故…还真是方便的能力。”面对初次面对的暗影魔法,纳修双手握剑,不再怠慢。

而大乱的巴库城中,此时一众学员们都迎来了各自的战场。

“被施展血牙奴役的人太多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说话的人是犹太男孩菲利,“快去帮忙吉纳维芙,那丫头鬼主意多,让她看看该怎么办。”

一众学员都是百里挑一至此的人选,警觉性都十分高强,在祸起萧墙的第一时间,已纷纷联络最近的伙伴,眼下一众人等已聚在一起。

“这些血奴根本不足为患,只要揪出在背后施展血牙的血族,除了祸根,这场战斗就结束了。”罗马男孩乌斯重拳打爆一血奴头颅道。

卡卡伯格带领数名突厥家仆前去解围,班图女孩吉纳维芙这才脱身,连喘几口粗气摇头道,“…这个数量…这不是突然发生的,是血族早有的计划,既然他们早有预谋,也就说明今晚的事态会持续变糟,眼下才三更天,距离黎明还早得很,我们必须要做最坏的打算。”

“有什么想法尽管吩咐,我听姐姐的。”摩尔男孩胡里奥骑在一血奴头顶道。

“呼……”吉纳维芙长出口气,随即瞳孔一张道,“卡卡伯格!”

“有!”突厥男孩卡卡伯格一跃而起躲开血奴道。

“你去找巴沙,如果他还活着,就带他一起赶去教堂帮三位导师解围,之后由汉斯教授,威廉先生,或伊莉雅小姐当中任何还活着的人指派,随机应变。”

“你在说什么啊,我们都安然无恙,导师们一定没问题的,我去了!”言罢,卡卡伯格疾步离去。

“胡里奥,菲利,萨拉丁!”吉纳维芙喊道。

“在!”

“等您吩咐。”

“……”

“你们沿路替平民清理障碍,尝试给居民们打开一条通往码头的路线,戒嗔、钟灵和杰克都住在海岸边上,如果我猜的不错,杰克那个家伙这会儿已经扬好了帆,撑好了船,恭候我们随时过去呢,你们先去那里与他回合,钟灵八成也在,沿路上能救几人算几人。”吉纳维芙今日里十分严肃,这份认真劲是众人从未见过的。

“领命喽!”三人动身。

“乌斯,拉塞尔,威尔!”吉纳维芙道。

“等好久了。”

“…唔。”

“才轮到我么?”

“拿起油桶,点燃火把,找到至高点,跟我四处放火!”

“什么?我不认为这批血族惧怕火光啊。”乌斯狐疑。

“点火不是为了对付血族,而是为了警惕还在发蒙的巴库居民们,必须让他们尽快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放弃行囊居所,尽快逃往码头!”边说着,吉纳维芙已点起了火把,“深夜间血族的行动太过诡秘了,这么僵持下去我们没有任何优势。”

“…我同意吉纳维芙的观点。”威尔颔首道。

“巴库城最不缺的就是油,我这就去找。”不知在哪里的拉塞尔说完只留下了迅捷的脚步声。

“……”

“喂,乌斯,你还杵在那里干什么,这次你要相信我,事态一定会持续变糟的,今晚巴库城凭我们是绝对守不住的!”吉纳维芙见前者不为所动,有些焦急地喊道。

“…我当然相信你,只是还有个问题想问你…”乌斯语气显得有些沉重,“你有没有喜欢过我。”

“……有。”吉纳维芙语气转缓。

“当初为什么要终止我们的关系。”乌斯道。

“……你太强势了,而我又不是小女人的类型,只能说性格不合吧。”吉纳维芙不自觉地哼笑道。

“…那如果我能改掉自己的大男子主义,重新追求你,你觉得我…”似乎是默契,乌斯也不自觉地笑出了声,“…还有机会么?”

“…应该有吧。”

“这就够了,这些家伙们虽然都有些本领,但是缺少了你的领导能力,就发挥不出效果了,快去吧,就像门罗先生说的,你可是天生的领袖。”

“……嗯…别死啊。”

言罢,吉纳维芙离去。

场中央站着的除了乌斯,还有…

一名黑衣黑袍,面色极白,有着长长眉梢的短银发男子。

“咳咳,真是有趣,仿佛看到了几百年前的自己,嘿嘿嘿…你不觉得…”银发男子阴笑道,“把你那几个小伙伴都留下,能让自己那小的可怜的生存概率,增大一些么?”

“我感觉得到…你很强,强大到足以说出这番话我却无法反驳,但同时…”乌斯双手攥拳用劲,两只臂膀上暴起的血管如同一条条曲折蜿蜒的小蛇,漂亮的肌肉线条更显结实有力,“你也使得我全身的汗毛孔都立了起来,真的是长这么大头一次…如此兴奋。”

“…面对我们血族的极致,赫森巴的威压,竟还能如此勇敢地面对,”银发血族男子面上露出了一丝全然阴狠的亲切欣慰,“你就有资格被我们赫森巴所撕碎。”

那日里,那名在巴库帮助门罗先生教导我们关于血族信息的家伙是怎么说的来着?

那个惹人厌的纳修的确有问过,如果对手是赫森巴该怎么办……

…逃!

对,我没记错,的确是这么说的。

“可惜啊,我的背后有她在,逃起来太难看了。”

乌斯虽极擅武,却并不代表其头脑简单,眼下他很快便明白了吉纳维芙如此严肃的原因,显然今日这场屠杀是血族内部早已预谋好的,即是预谋好的,自要有绝对执行的实力,可是血族向来都是以极少数量统治大多人的代表,巴库城内血族的数量势必极少,没办法处处亲临解决问题,这才会给众人一种错觉,即是面对被奴役的血奴,尚有余力应付,可这些真正的幕后血族高手,正君临高处,观察那些值得他们出手的点,再逐一击破。

这么说的话…

“我还真是幸运啊。”

本站重要通知:你还在用网页版追小说吗?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会员同步书架,文字大小调节、阅读亮度调整、更好的阅读体验,请关注微信公众号jiakonglishi下载免费阅读器!!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