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少爷在书房的桌子上

次日,太子大婚,盛迎王太傅之孙女王巧儿。

祭天地,祭祖庙,盛婚大典折腾了一天后李邺被他的皇弟皇妹们嬉笑着送入洞房。

掀开王巧儿的红盖头才发现她人长的还算入眼,看久了,胖胖的还蛮可爱。

李邺默默想到:“莫非朕上辈子娇花艳鸟看烦了这辈子换了口味?”

王巧儿面色有些难堪,她说:“太子,我有心悦之人。”

“所以呢?要本宫放你离开?你要本宫颜面何在?你心悦之人是谁?让本宫听听”李邺递给王巧儿一杯酒水。

王巧儿将酒水一饮而尽却没有多话,她沉默不语的看着李邺。

李邺叹息一声从靴里抽出匕首将王巧儿小指割破沾在床榻白绸上,而后自己宽衣解带盖被睡觉。

王巧儿愣愣的看着太子,李邺猛的睁开眼睛吓了她一跳。

李邺侧身笑说:“你若是不喜,本宫便不会动你,本宫很忙,无暇顾及儿女私情,本宫许你王家一世荣华,你替本宫威震后宫,现在上榻睡觉,本宫讨厌有人在身旁盯着。”

“威震后宫?”王巧儿皱眉,她总是感觉哪里不对劲。

李邺伸手把王巧儿硬拽到床榻上,他哑着嗓子说:“嘘,别吵,睡觉。”

二人同床异梦共度良宵。

次日李邺带着王巧儿拜谢父皇母后。

李辛看到王巧儿本尊后当场一口酒水全喷了出来。

当今皇后嫌弃的看了皇帝李辛一眼,李辛将唇边酒渍擦去,很是心疼的拍着李邺的肩膀问:“皇儿何至于此?”

李邺直言:“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父皇不也为心中所爱而执迷不悟吗?”

李邺此话一出李辛不再言语,他母后尹湘嘱咐了他与王巧儿几句便起身离开。

李邺抬眼与他父皇相视默契一笑后他扶着王巧儿告退。

三日后回门省亲,王太傅将埋在地下十八年的女儿红刨了出来宴请宾客。

皇帝李辛与皇后尹湘着便服微服私访。

五天后皇帝突发心疾驾崩,新皇李邺登基,太后思先皇成疾七日飞仙撒手人寰。

国丧期间,李邺下令将没有子嗣的嫔妃与先皇陪葬,有子嗣的嫔妃移居恩光寺为先皇与大梁祈福百年。

皇帝思念先皇先母,梦中得以华清宫相会,思已如此遂将华清宫设为禁宫,百米之内不得外人近身,以护先皇先后的魂魄不散。

为护生魂又将华清宫外种满桃树再起三丈高墙围护,朝中众臣皆道新皇仁孝。

王巧儿直封为后掌管后宫,淑敏封为淑嫔妃。

李邺下令九年之内不再征选秀女。

礼部尚书奏言此举有违礼法。

被李邺以民间孝子为双亲守孝三年,朕乃当今天子更该自身作则才是驳回。

谏官温杨出言辱骂新皇李邺不尊祖训,被李邺当朝罢官。

一朝天子一朝臣,臣子通透,李邺也不会拿他们开涮。

他找了一个由头把尚是吏部侍郎的王世忠满门抄斩。

一个月后楚恒带皇妹进宫面圣,李邺设盛宴相邀。

楚桓与楚凝兄妹俩不胜酒力烂醉在大殿之上被李邺用一计偷梁换柱掉包。

正主被李邺送往华清宫,为防他兄妹二人逃脱,李邺命暗卫打造玄铁锁链,将楚桓楚凝兄妹俩禁锢。

李辛不满他对楚桓这般粗鲁,李邺笑言:“父皇已是先逝之人,最好不要心软,倘若楚桓逃出华清宫,父皇能得到的不过是具男尸。”

李辛纵然不满也无可奈何。

李邺当着他父皇的面将能解开铁链的钥匙丢进湖中。

这华清宫中有已经被除名的百余宫女太监,厨灶、太医、秀娘一应俱全。

李邺允诺照料他们的家人,倘若胡说八道满门抄斩株连九族。

李邺安排妥当后转身离开,他开始没有后顾之忧的实施自己的决策。

下令调改朝中职务,废除丞相将朝局改为三省六部,科举改为文武试,士农工商并驾齐驱,将贪官污吏揪出来严惩。

犒赏三军,下旨家养战马,大梁之境不论男女皆学文断字,习武修身。

令户工两部相商改善河道,疏通坝上,修整道路。

下旨整改梁法,刑部三日后奉上《新政梁法》,李邺通读后下令实施此法,上至城郡下至乡涧宣告到耳。

一年后,大梁步入盛世,民有所居,路不拾遗,民风自强其乐。

淑嫔诞下长公主,升为淑贵妃,长公主赐名长乐。

楚国七皇子弑君,梁皇大怒举兵攻楚,燕国相帮,李邺怒极遂召唐家军、闻人军、赤阳军三军兵分攻国。

两年后楚燕亡国。

李邺下旨将楚燕两国收入囊中整改,随后五年征战四方。

唐起山征战云澜时突发心疾去世,其子唐北征力挽狂澜坑杀俘虏百万。

上朝时谏官杨望亭上奏唐北征坑杀俘虏,残暴成性,辱大梁声威。

李邺当即反骂道:“唐北征乃是护国忠将,将士为国征战四方,你说辱没大梁声威?狼子野心败坏军心,罪责当诛。”

百官下跪请饶。

李邺顺水推舟罚其一年俸禄,送其入军一年。

楚凝有孕,一碗藏花红胎死腹中,一尸两命。

李邺将其尸投于废井,楚桓不见年少时意气风发,形如枯骨。

李辛腻烦,取万两黄金出宫游玩,路遇匪徒,命丧荒野。

楚桓绝食自尽,李邺将其密葬,后查华清宫中有孕在身的宫女达数十人,一概抹杀。

华清宫突起火灾,宫中太监、宫女、太医、秀娘等无一幸免于难。

十年后李邺下旨将长公主下嫁唐北征,亲自为唐莫选夫,赠其免死金牌。

皇后生下皇子,李邺龙颜大悦,册封为太子,下令减赋税两成。

帝后恩爱,后宫再无秀女登台。

是夜,李邺正在处理朝政,一美人从天而降。

李邺皱眉问:“你是何人?”

美人责怪:“你居然忘了自己的承诺?答应我的庙宇呢?”

李邺只觉此女疯魔,遂令宫中守卫将其驱赶。

午夜时分,他悄无声息的死在床榻上。

国丧,举国皆痛。

太子登基为帝,新帝尚在年幼,太后把持朝政。

亲小人,远贤臣,娇奢放纵,祸害忠良,被当今驸马唐北征篡位改国号为唐。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