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避孕药害惨了我

第205章——紫星(5)

PS:中国梦,我的梦。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对号入座,也不要当真。

这一次赶来帮忙的可不是中国空军的飞机而是朝鲜人民军空军第55航空联队第86战斗攻击中队的歼-8IIG战斗攻击机。由于战事紧急,他们来到的速度很快。不过在发射导弹之前,他们还是需要减缓速度,不然坐在后座的武控会看不清目标的。

借助中国空军的一架歼侦-8F战斗侦察机进行目标指引,飞来的两架歼-8IIG战斗攻击机先后锁定了在山谷当中开火的美军m1A2主战坦克。

“那些美军的坦克旁都是烟尘,我们的锁定有些难度。”武控对坐在前面的飞行员说道:“尽量稳住飞机的姿态。”

“好的。不过你要快点。发现这里到处都是地对空导弹的信号。这些美帝的家奴也是疯了。”飞行员握紧了操纵杆说道。

“锁定目标!发射导弹!”

在武控大声喊出的口令声中,四枚c-701S空射反坦克导弹先后从机翼下发射而出向着锁定的目标飞过去。由于c-701S空射反坦克导弹采用电视制导并基于c-701的基础上增加了红外凝视功能,所以具备射后不理性能。导弹在发射之后就可以不管,发射平台就可以直接闪人。只不过一开始发射前的锁定有些麻烦,需要武控用头盔瞄准器进行协调捣蛋的引导头对锁定信号和敌方目标的红外特征进行指定。

完成导弹发射之后,两架歼-8IIG战斗攻击机立即横向翻滚并立即拉升高度开加力离开这片危险的空域。而美军的地面防空武器也已经开火。不只是m-163E“火神”自行防空高炮系统开机,对着两架战斗攻击机吐出道道火链,地面上的防空兵也把他们的扛着的FIm-92E“超毒刺”肩扛式单兵防空导弹射向了天上飞过他们头顶的那两架歼-8IIG战斗攻击机。

歼-8IIG战斗攻击机的机动性并不好,想要躲闪飞来的机炮和防空导弹并不容易。只有拼自己的速度优势了。而对于那些红外制导的FIm-92E“超毒刺”肩扛式单兵防空导弹,飞行员则是按下了一个按钮,让大量的红外干扰弹从歼-8IIG战斗攻击机两侧抛出。

两架歼-8IIG战斗攻击机还算是有惊无险的在美军地对空活力的追击中逃走了。而地面上的那些中俄两军的特种兵还是陷入到了苦战当中。

一开始那些日裔美军发现飞来的导弹是c-701S空射反坦克导弹的时候,还希望有所侥幸。毕竟这个导弹的前身——c-701在伊朗军队的手中表现的并不突出。对于第一辆和第二辆损失的坦克,美军军官们还是可以接受的。可当第三辆坦克也在一声爆炸中炸开之后,美军军官就坐不住了。那个日裔美国人甚至激动地从野战工事后面跳起来,丝毫不顾在高地上还存活着的狙击手。

第四枚导弹一开始有些反常,它居然在飞向目标的过程中在空中做出了旋转动作,甚至在最后打中目标的时候都差一点脱靶了。这个诡异的过程可能和目标坦克在做出躲闪机动动作,并释放了红外干扰烟雾有关。而在它差点脱靶的时候,美军军官是激动地都快要叫起来了。可最后那辆m1A2主战坦克上炸起的火光还是让美军军官的型落入了谷底。

“把剩下那几辆坦克运上来!我们不还是有120榴弹吗!全部向隘口打出去!”

“我们要把坦克当炮台用?那不是更容易被支那人和朝鲜猪猡摧毁吗?”

“可是我们还有得选择吗!援军迟迟未到!我们后面阻击敌军追击的部队越来越少,这个隘口,才多少人?它居然挡住了我们块两个小时如果,它在挡住我们一个小时(其实还有47分钟),我们就完了!”

……

美军第100机械化步兵旅现在已经进入到不管不顾的状态了。在剩下的四辆还能移动的m1A2主战坦克被击毁之后,其他只要是炮没坏的坦克都被平板拖车和牵引车拖曳而来,就像是拖曳一门大炮一样。

而分派到这里打破包围圈的7门m109A7“圣骑士”自行榴弹炮更是将剩下的全部炮弹都砸到了那个隘口上。这些日裔美军用他们特有的民族属性,发扬了丧心病狂和偷鸡摸狗等等下三滥的低贱招数,向着隘口发动了血腥的进攻。

高地上的中俄特种兵此时陷入到一场前所未有的苦战当中。俄军特种兵已经无法使用他们的二号长枪,也就是狙击步枪进行精确射杀了。他们只能来回的换在一个有一个弹坑当中,把AK-103m自动步枪高举起来,向着外面盲射一梭子。至于能不能打到就纯属人品了。

只要他们感趴在一个地方超过两分钟,就立即会有破片榴弹、机关炮炮弹、迫击炮炮弹甚至是155毫米榴弹和坦克打出的反步兵霰弹呼啸着扑来。

可即便是如此,143高地还是很快在美军炮声和进攻中停止了射击。最后只有队长阿列克谢中尉、一名通讯兵和一个昏迷的重伤员转移到了215高地上。

在高于自己的143高地被美军荡平之后,高明诚所在127高地更加难以防御了。本来高明诚可以在143-2高地设立防御的。可那个高地的地形很差,向着美军行进方向的是一个绝壁,想要当做一个火力点有太过于明显,而且向下射击也有较大的视野盲区。

因此高明诚很快也陷入到绝境当中。那些杀红眼的日裔美军端着m16A4自动步枪向着高明诚他们射击,5.56毫米的步枪弹接二连三的打过来,在高明诚他们的身旁“咻咻咻”的飞过。

此时有一队日裔美军士兵从143高地迂回了过来,他们被赵天倾最先看到。于是赵天倾立即下意识的使用手中的那挺27-II式通用机枪扫射了过去。机枪弹链上的子弹“哗哗哗”的涌入枪膛,在药舱内的火药被激发之后,如同泼水般激射了出去。刚从143高地下来,想要捡个便宜的那些日裔美军士兵接二连三叽里哇啦的惨叫起来。甚至有两个人踩到无法着力的浮土上滚落了下去。

现在的情况不用说也知道,他们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他们已经没有多少能够使用的现代化装备了。本来他们这些特种兵和普通的战斗人员相比就强势在更高科技的现代化设备与专业的军事素质,他们面对的战斗是敌军占据了数量优势并足以弥补质量劣势的战斗。到这个时候,战斗局势已经到了最坏的程度。

负责联系空中支援的两个通讯兵和关骁羽连续扔出能够冒出红烟的的红色烟雾信号弹标记远程打击的位置。而在空中的那架歼侦-8F战斗侦察机也如实的记录了这些坐标,再通过数据链将坐标传给炮兵。

于是在122毫米榴弹炮的弹幕中,高明诚他们勉强支撑了47分钟,可随着1个小时的时间限制越来越近。那种不安的感觉就逐渐强烈起来。高明诚和其他的特种兵都已经意识到:他们已经很可能无法再坚持到任务完成,将要在这里光荣战死。

所以高明诚也没有管弹药的问题,一旦和敌军遭遇便全力射击吧,战斗到身上最后一发子弹打完、把所有的手雷扔完就可以休息了。如果觉得还不过瘾,就准备和那些美军拼刺刀吧,战斗到最后一口气。

在最后的一个小时时间限制之前,高明诚已经和阿列克谢中尉商量了一下指挥权的问题。高明诚在接到这个任务之前被晋升了一级,也就是那个飞行员打来的那份命令。所以高明诚才会把代表自己新晋军衔的领章贴到自己的衣领上。而现在这些特战领章都已经经过了特殊伪装处理并造成了魔术贴。

高明诚和阿列克谢中尉两人军衔都是中尉,所以指挥不分先后。谁先阵亡,另一人就自动接过指挥权。之后,便是少尉吴鹏或者是俄军少尉狙击手谢廖沙。不过谢廖沙现在已经阵亡了。

现在高明诚看到赵天倾一人用机枪便封锁了美军过来的山路,就大声的喊道:“这里守不住了!后撤到215高地继续战斗!”

“走!走!走!”

特战队员们一边向着那些涌上来的日裔美军开火射击,一边交替掩护撤退。打着打着,高明诚手中的自动步枪突然出现了空仓挂机,显然他的子弹已经打完了。来不及换弹的高明诚就只好快速抽出手枪向着不断涌上来的美军士兵射击。

高明诚手中的9毫米NP-22式手枪很快就打完了弹匣内的14发子弹。高明诚大喊一声“换弹!掩护!”然后蹲下来给手枪换了一个新的弹匣。可就在他刚站起来的时候,一旁给他提供火力掩护的李思远却接连被四发5.56毫米的步枪弹打中了。

由于距离很近,高明诚可以看到鲜血从李思远身上炸开的弹孔中飞溅出来。于是高明诚大声的喊道:“李思远倒下了!李思远倒下了!医护兵!医护兵!”

而追兵却转瞬即至。看到那些一副日本人贼眉鼠眼样子的日裔美军士兵又上来了。高明诚只能一边抓着李思远的肩带向后拖,一边用手枪向着那些日裔美军士兵射击。可那些日裔美军的火力非常猛。高明诚才用手枪打了三枪,一连串7.62毫米的机枪弹就扫射了过来,打的高明诚周围连续有木屑和树叶落下。

一片白桦树树叶的残片在这个时候,居然准确的落到了高明诚的肩膀上。

这个时候,阿列克谢中尉手中的伞兵型“德拉贡诺夫”SVD狙击步枪响了。这个时候使用狙击步枪作战简直和找死没有太多的区别。于是一发用AT-4火箭筒发射过来的高爆弹砸落到阿列克谢中尉所在的那片灌木丛。高明诚目睹了那枚火箭弹爆炸的过程。

本来高明诚还希望阿列克谢中尉没有被炸死,而是利用金属外骨骼携行具的闪躲功能躲开了。但是关骁羽有些哽咽的声音却将高明诚所有的希望全部扼杀了。阿列克谢中尉知道如果使用狙击步枪就很容易被占据了火力优势的美军锁定然后炸死。可阿列克谢中尉却牺牲自己去救了从见面到现在也才4个小时不到的中国战友。

在阿列克谢中尉战死之后,赵天倾立即端起机枪向着那个刚架设起来的m260B通用机枪扫射了过去。在用了三四十发子弹压制了那挺机枪之后,赵天倾立即端着机枪向另一处出现的火力点扫射了过去。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在他右边出现的日裔美军士兵却突然从树林中出现了。赵天倾启动了金属外骨骼携行具上的闪躲功能,躲开了前两发射过来的子弹。但之后却有十多发子弹没有躲过去。于是赵天倾便倒在灌木丛中,没有动静了。

“队长,快走吧。快走……我来拖住他们。”李思远的手握住了高明诚的手腕,然后有气无力的说道:“我还有四个自动追踪雷。铝热剂的。”

“走吧。替我,还有其他没有能够回去的兄弟们,看战争后的世界。”李思远说完便吃力的拿起了用三角背带挂在自己身上的自动步枪,将一发子弹上膛准备战斗。

……

高明诚一个横滚刚做出来,对面的子弹就紧跟着他落在了屁股后面。在S型跑来到了215高地之后,他的身后也响起了一声轻微的爆鸣,然后便是铝热剂爆炸产生的大火呼啦一声燃烧起来的声音。

高明诚来到了215高地之后,看到自己的“X射线”小队除了自己,还剩下两个通讯兵,关骁羽、吴鹏和医护兵楚子沫。阿列克谢中尉的小队则是只剩下了一个伤员和一个叫伊万诺夫的通讯兵。而剩下的人几乎都人人带伤。

高明诚看着眼前的状况,一时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突然跪在地上哭了起来。其他人看到高明诚都哭了,也就知道他们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也就坐在那里沉默着。罗莎则是和楚子沫一起给那个俄军伤员再处理了一下伤口之后,走到了高明诚的身旁蹲下来,伸出双臂轻轻地抱住了高明诚。

而罗莎的这个动作却恰到好处的提醒了高明诚,这个时候,高明诚作为指挥官没有时间去难过。高明诚用27-II式自动步枪当做手杖慢慢的站了起来。他的这个动作惊到罗莎,于是后者便抬头仰望着这个在择捉岛上能让她依靠、能让她信任、能让她为之献出一切的人。

高明诚先是抬手看了一下手腕上的手表,然后用有些沙哑的声音对剩下的人说道:“还有十分钟。我们就可以完成任务。可是我们都知道,再打下去我们必定会全部战死在这里。我们可以死,但伤员怎么办,谁能够回去替代死者回去照顾老小,再去看看那个没有战争的世界?”

“所以现在我作为指挥官,我命令剩下的人向341高地转移。如果需要继续打,你们在那个位置依旧可以踹那些杂种的屁股。但是我们还有几分钟的时间,所以我留下来,完成最后的阻击。都清楚了吗?”

显然,这是一个送死的选择。罗莎被震惊的说不出话,这个时候关骁羽却说道:“队长!我们不能把你留下来等死。我们要死一起死!”

“小关,你忘了我怎么跟你说的了?”高明诚一句话就让关骁羽不再多说什么了,于是高明诚便对吴鹏说道:“吴鹏,你作为接替指挥官。现在开始,执行命令。”

罗莎此时站起来两眼泪光的抬手按在高明诚的双肩上,好像是在责备高明诚为什么做出了一个送死的选择,看样子也是不想走。而吴鹏则站起来让关骁羽背着那个俄军伤员,然后自己则是和伊万诺夫一起抓住了罗莎的手腕,强行把罗莎拉开了。然后两人架着罗莎向341高地转移。

吴鹏很清楚,即使到了这个时刻,高明诚也是不愿意让罗莎留下来陪着自己等死。只不过,高明诚有话说不出口。

……

那些日裔美军很快又上来了。在对射当中,高明诚的左臂被一发7.62毫米的机枪弹打断了,现在只能通过金属外骨骼携行具和自己的身体联系在一起。受伤的高明诚已经无法在拿起掉在地上的那支27-II式自动步枪。于是高明诚慢慢移动着转移到一个弹坑里,然后用用手扶着耳麦说道:“战区特种作战指挥部!这里是断剑!我仍然在215高地。X射线小队和俄军的两个战友已经向341高地转移,其中又一名重伤员。”

“现在我要求,炮击215-33-12。”

严岩扫了一眼旁边的电子地图,然后就立即说道:“你想要干什么!这是你的坐标!”

“炮击我的位置!你也立即向341高地转移。我们会派出直升机去接你们回来!第4装甲师他们马上就完成和合围了。你还需要再坚持五分钟!”

不过严岩这句话说完,就听到了通讯器对面响起了一身自动步枪扫射的声音,然后便是手枪“啪啪啪”的连续射击。最后高明诚说道:“指挥部,我没有那五分钟了!立即向我开炮!向我开炮!永别了,指挥官。”高明诚说完就把身上所有涉及机密的东西一一扔进一旁燃烧着的火堆当中,而他的通讯器也被他用手枪一枪打坏了。

“开炮。传令下去开炮!”

第10炮兵旅的远程火炮将215高地炸成了210高地,爬上去的那些日裔美军全部在炮火当中被炸的支离破碎。而在五分钟后,第4装甲师的援军到了。

最终章——衣冠冢

PS:中国梦,我的梦。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对号入座,也不要当真。

当一架运-20大型运输机运载着仅有衣冠的灵柩返回安东省浪头机场的时候,受到身份限制,罗莎只能在一旁的大厅等待,却不能出现在等待灵柩人群当中。

……

之后赶到了标高被改为210高地的第4装甲师的士兵没有找到高明诚的尸体,只是捡到了一个沾上血迹的头盔。不过,高明诚依旧被宣布为阵亡。而在一夜之间,高明诚也成为了英雄。他既保全了自己剩下的部下,又出色的完成了作战任务,最后光荣战死。即使是在一向对中国有偏见的西方媒体,他们也把高明诚称为“中国的兰博”。

当高明诚战死之后,外界才知道这个被军队召回的退伍老兵做到了什么。在日俄南千岛战争中,第一个作为志愿军事人员前往俄罗斯参战,并在战斗中,用自己过硬的军事技术和同伴一起干掉了日军第15陆上机动旅团旅团部,之后击毙了日本陆上自卫队第14普通科联队的联队长冈村熊一大佐。之后被召回部队的高明诚第一个前往国后岛南部进行侦察,协助海军陆战队和战略支援军空降部队搞掉了日本陆上自卫队第33普通科联队、第13陆上两栖机动旅团和第14陆上两栖机动旅团。

然后高明诚在朝鲜依旧继续着他的传说式的一场场战斗。不过更有些细节还不方便公布,就没有展开了。可高明诚从南京出发前往投身于这场战争之后就再也没有能够回来。最后归来的仅有一个盖着国旗的灵柩从运输机上被礼仪兵抬下来。之后便被军队仪仗队抬入到大厅。

在高明诚的灵柩进入机场大厅之后,蜂拥而至的记者像是谋杀记忆卡存量一般在猛拍,那个样子简直如饥饿的野兽。

这个时候,罗莎才终于能够见高明诚最后一面,在这里和高明诚做最后的告别,不过时间也只有短短的十分钟。而这十分钟还是吴鹏等生还的“X射线”小队的队员要来的。由于最后两人很难在一起,所以罗莎只能以盟军战友的身份前来给高明诚送灵。之后,罗莎便只能目送着装有高明诚的灵车前往位于安东省旅大市的民航机场,然后在那里转运回南京。

到了南京禄口机场之后,一些对高明诚还有印象的机场工作人员记得高明诚当时4月份的时候,离开南京的那天是一个艳阳天。而今天,南京则是一个下着绵绵细雨的天气。

今日,落雨声滴答滴滴轻声回荡着,听起来如同战场上枪炮声的缩小版,又像是仪仗队鸣放的礼枪。今日的城市的地面上湿沥沥的,在灵车前往南京市烈士陵园的陆上,随处可听到街边围观群众的细语。

吴鹏、关骁羽等几名生还的“X射线”小队陪同高明诚的家人出席了高明诚的葬礼。看起来姜鹏影对于自己的这名手下很是重视,给予了比较高规格的葬礼。灵车在南京的街道上行驶的时候,有武警国宾护卫队骑着摩托车鸣响警笛开路,还有交警来辅助管理交通。灵车并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门口驶过,表示对于这位参与了多次和日本自卫队交战并创建了赫赫战功的军人的尊重,以及对南京亡灵的告慰。

“面对曾在国土上肆虐横行的敌人、面对在朔风中耀武扬威的日章旗,记忆中的国仇家恨从尘埃中被重新提起。当战火在天边燃烧,无论是在南千岛群岛的白桦林、还是在前辈们于近百前的奋战犹如山河故梦的朝鲜,我们的战士用他们年轻生命中最好的时光扛起了承平重责。”

在国家领导人的讲话中,这场战争还将持续进行。高明诚并不是第一个为了承平重责倒下的,也不是最后一个。

之前在整理高明诚留在江界基地当中的遗物的时候,关骁羽发现了高明诚留下的一个记忆卡,于是一时的好奇心指引下,关骁羽将那个记忆卡放入了战地电脑的插槽。

“新跨白玉鞍,日暮落沙场血未干。莫道秋风入关,边月满西山……戏文中架子花脸的喝腔,穿云贯日寒铁枪。事了拂袖衣去,一饮功名深与藏。纵死侠骨会留后人传唱。听闻麻衣老叟耳聋眼盲,在叹一生莫失莫忘。十里铺,员外章,未及道别来无恙。天下安康知弃子如我,埋骨无人他乡。”

这个记忆卡当中是高明诚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翻唱的《兵家·埋骨他乡》,原唱则是河图。关骁羽将这个记忆卡退出来,然后说道:“最终,你,还真的是埋骨他乡了。”

(本作到此结束。从此之后,本人在铁血网的账号将无限期的停用。从2013年到2017年,感谢大家对我作品的阅读和支持。再见……)(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