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受被撞开子宫红肿0

靳夜郁闷了一下,突然想到什么,笑道:“没关系,婚礼是定在三个多月后,结婚证可以提前领。等你一成年,我们就去领结婚证去。”

他想得正美着呢,苏锦洛却呵呵一声冷笑,“想领结婚证?别忘了,你还没有求婚呢!”

靳家二老的盛装出行,第二天一早来拜访的邱老爷子等,引起了大院不少人的八卦猜测。

邱老爷子等是来过大院的,只是那已是十多年前,大家早已不记得。

今天来大院,一是出于该有的礼貌来拜访一下,毕竟靳夜在国外照顾了苏锦洛这么长的时间,理当感谢。当然,更重要的是商量苏锦洛和靳夜的婚事。

两人的婚事苏家还容易安排,可靳家位高权重,婚礼仪式都可以,可宴请的宾客却是要好好筛选。这些都要苏家和靳家商量着来。

事情匆忙,直到下午四点左右才商量好,邱老爷子不顾靳家的挽留忙着回去准备,带着大家离开。

靳老太太让人去准备过下聘过礼,订婚宴简单,但该有的礼仪却不能省。特别是想到她那老牛吃嫩草的外孙,苏锦洛是她看着长大的,订婚定得这么匆忙,更觉得对不起,这礼就准备得更重。

大院里不少人注意到一早就老的邱老爷子等,看着苏锦洛他们走了,有相熟一点的上门来打探。平日靳家来往的都是大院的人,外来人甚少,更别提能让靳家一留就是一天。特别是昨日靳老爷子和靳老太太还盛装出门,一看就是为私事。

苏锦洛和靳夜订婚还没过礼,靳老太太本不想透露的。但转念一想这大院不少人家都惦记着靳夜,好不容易陪着苏锦洛出国消停了两年,这一回来估计又有不少人上门。

她忙着准备靳夜的婚礼,可没时间应付。又距订婚和结婚的日子没多久,干脆地说道:“那是亲家,是商量阿夜的婚礼的。”

“什么,靳夜要结婚了!”有人惊呼出声,其他人没开口也惊讶不已。这其中,就有惦记着靳夜的人。

靳老太太的目光淡淡扫过那几家有意联姻的,点头道,“是呀,日子已经定下了。到时候给你们发帖子。”

“是哪家姑娘,竟然入得了阿夜的青眼?”一人好奇地探问道。

订婚之前,靳老太太不想将苏锦洛暴露出,毕竟现在还未成年,以免被有心人胡乱编排,敷衍了过去,“不是京城的人家,你们不认识。”

见再也打探不出什么,靳老太太也摆出送客的姿态,众人知趣的离开了。不过当晚,靳夜要结婚的消息就传开。

这消息传开,大多数人是惊讶愕然的。实在是太突然了,靳夜才回来没两天,都猜测是国外认识的女朋友,大家没见过。

可几个和靳夜交好的发小知道苏锦洛的,却是一口水呛出来,“不是吧,洛洛小妹妹还这么小,靳夜就这么禽兽。”

“是不是问问就行了。”一群人正聚在会所,靳夜要晚点才来。他拿出手机给靳夜发了条信息,过了好久才看到靳夜简单的一个字,惊呆了众人。

紧跟着又是一句话发过来,让他们准备三个月后做伴郎。靳夜这几个发小比他大两岁,可都还没结婚,正被家里人催促着。靳夜这一结婚,可想他们以后的日子之艰难。

一想到家里刚消停一点,他们又将陷入水深火热的日子,不禁带着怨气道:“婚礼这么急,该不会是弄出人命了吧。”

其他几人心有戚戚焉,“洛洛小妹妹好像还不满十八,靳夜虽然禽兽,但应该还不会禽兽到这个份上。”

苏锦洛和靳夜的订婚很低调,低调到只有靳家和苏家两家至亲定了酒店一起吃了晚餐,认了认人。

订婚过后,两人订婚的消息就正是传开,连带结婚的日子也正式宣布了出去。

苏锦洛和外公外婆留在了京城,两老要准备结婚的事宜,苏锦洛忙着迁到国内的公司。

不时,被靳老太太召回大院吃一顿,这一不小心就吃撑了点。

靳夜陪着苏锦洛在园消食,看着走了一圈还一脸难受的苏锦洛,好气又好笑地扶着她到园的秋千上坐下。

“谁让你吃这么多?”靳夜没好气地点了点她的额头,更多的是心疼,“还这么难受?”

苏锦洛点点头,委屈道:“那不是姥姥给夹的,要是不吃光的话得伤心了。”

“你呀!下次别硬撑,吃不掉就给我。你是好心,让姥姥看到你这么难受,反而心疼。”靳夜想着还好晚餐的时候帮着她吃了不不少。看靳老太太那开心的样子,该不是误会了什么吧。

让苏锦洛坐在这里等一会儿,靳夜回去给拿一杯山楂水,顺便给老太太说一声,下一次再这么热情该把人给吓跑了。

苏锦洛坐在秋千上轻晃着,听到一道脚步声靠近,并没有刻意隐藏,是向着她的方向。

她微蹙眉,靳夜回来得没这么快,这大院中她不记得还人是谁。抬头看了来人一眼,看起来有些熟悉。

将苏锦洛眼中的迷茫收入眼底,来人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苦笑,停下脚步,距离苏锦洛还有两米的距离。

“你要结婚了?”

“恩!你是?”苏锦洛轻轻应道,有些奇怪。不过能在这大院随意走动,应该是大院的人。她虽然有警惕,却也不太担心。

“韩季屿!”韩季屿沉声道,脸上未显,心里却沉沉的痛。

本以为她的年纪还小,他还有充裕的时间与靳夜竞争。没想刚一回来,就听到罗敷有夫。

苏锦洛此刻正难受着,没察觉韩季屿的情绪,只希望他快点走,不太想开口。也没细想这有些熟悉的名字,敷衍地“哦!”了一声,问道:“有事吗?”

察觉苏锦洛的不耐,韩季屿的苦涩又添一分,摇摇头,“没事,只是跟你打个招呼。祝你……新婚快乐!”再多的话他都说不出了,刚才跟了一路,看了一路靳夜对苏锦洛的态度,换做是他,也不一定能做到这个程度。

只是看着她嫁给别人,他才发现也做不到。就连一声祝福都那么艰难,又怎么亲眼目睹她的婚礼。

“谢谢!”他艰难的祝福,只换来她淡淡的两个字。再也待不下去,韩季屿说了句再见,匆匆离开。

靳夜回来,恰好看见韩季屿匆匆离去的背影,和苏锦洛有些莫名的表情,问道:“怎么了?”

“来了个莫名其奇妙的人。”苏锦洛任靳夜喂了几口水,皱着眉说道。那人态度有些奇怪,实在是不像祝福的人。

“哦!”靳夜淡淡的应道,心里却暗喜。他早已经察觉了韩季屿的心思,只是没想到苏锦洛一丁点没感到不说,出国两年连人都给忘了。

转眼便是两人的婚礼,一大早苏锦洛就被人拉起来开始折腾。

朴希槿、林琳、唐果等几个好友都来了,朴蕴暖也一起,提前一天就住进了四合院,帮着准备今日的婚礼。

苏锦洛穿着由靳夜亲自设计的婚纱,由母亲和好友林琳亲手制作。上面缀满了星星点点的碎钻,灯火辉煌下,闪耀着醉人的光芒。

几个好友穿着伴娘服守在门口,透过门缝看出去,回头叫道:“来了来了,新郎来了!”

四合院外,靳夜一改冷色,脸上洋溢着温柔的笑,带着伴郎团出现。刚走到四合院门口,就被大舅子和好友兼小舅拦住。

两人订婚时邱思睿没在,昨日匆匆赶归来。得知好友这么早就把外甥女拐回家,若不是考虑到今天的婚礼,非得打一场不可。

只是架不能打,今日想要把人给娶回去可没那么容易。

后面的伴郎门见两人面色不善,急忙上前塞上红包。可丝毫没有作用。

邱思睿上前,沉声说道:“想要把洛洛接走,就看你诚意如何。”

“小舅放心,我会好好对锦锦。永远把她放在第一位,爱她一生一世。”靳夜肃了脸,郑重地说道。

“我会看着你!好了,你进去吧!”邱思睿让开路,淡淡道。

大家看邱思睿就这么容易让靳夜过关,不禁一愣。苏楠着急道:“小舅……”

邱思睿摇摇头,制止了苏楠,笑着说道:“以靳夜的骄傲,能为洛洛叫我一声小舅,足以表示他的诚意了。”

苏楠对靳夜的了解不如邱思睿,只是想到比他年龄大不少的靳夜随着苏锦洛叫他一声哥,也沉默了。

众人没想到认为最难的第一关反而这么容易就过了,反而是第二关,让众人啼笑皆非,把新郎和伴郎折腾得不轻。

伴娘们的问题一个比一个犀利。

“初吻是什么时候?”

“初夜是什么时候?”

“谁先告白的?”

“初夜谁主动的?”

靳夜看了一眼旁边站着的苏父和小舅子,感觉背后凉飕飕的,就怕一会儿被老丈人暴打出去。可为了娶到老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四年前!”

“一年前!”

“我先!”

“我主动的!”

话音落下,苏父等人黑了脸,同行的伴郎落井下石地说道:“果然是够禽兽的!”

四年前初吻小洛洛才十四岁,那又是什么时候被这头狼给典籍上的。

最后惩罚着靳夜连同伴郎做了二十个俯卧撑,边做边唱月亮代表我的心。看时间差不多了,才放人进去。

靳夜迫不及待地冲进去,在抬头的刹那顿时呆愣在原地。

苏锦洛穿着他设计的嫁纱坐在床边,脸上浮现一抹娇羞的红,如他曾幻想的那般美丽。此时此刻,突然让他感到有些不真实,害怕这一切都是梦。梦醒了,眼前的美好就会消失不见。

两人凝视对望失了神,还在苏母的提醒下靳夜才回过神来。拿出定制的水晶鞋,单膝跪地,握着苏锦洛白皙圆润的脚在脚背上轻轻一吻。

看她羞红得连脚趾头都染上了绯红,才替她将鞋穿上,起身将她打横抱起。

跪地改口,一直到靳夜把苏锦洛抱上了车,两人紧握的手都没有松开过。

婚礼进行时,站在礼台上,靳夜站在前方频频地看向香槟玫瑰搭建的走廊。

走廊的尽头,两人相携而来。他忽略了那道黑色的身影,目光凝聚在门外那一抹雪色上。

璀璨的阳光照射在碎钻上,折射出醉人的光。似从天外而来,缥缈得有些不真实。让他有一瞬间的害怕,害怕她就此消失。

直到握上了她的手,狂乱的心才安定了下来。

他的珍宝。

……

仪式顺利进行,一切都恍若梦境一般。

终于,到了最后的宣誓。

众人瞩目下,靳夜先开口,“在神父与众位见证人面前,我靳夜起誓。愿娶苏锦洛为我的妻子,从此时此刻直至永远,无论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我将永远爱着她,珍惜她,对她忠诚,直到永远。”

苏锦洛的眸中带上一抹水光,隐隐闪动,带着笑,跟着响起:“在神父与众位见证人面前,我苏锦洛愿意嫁靳夜为我的丈夫,从此时此刻直至永远,无论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我将永远爱着她,珍惜她,对她忠诚,直到永远。”

宣誓结束,两人交换戒指。

宣誓时的肃穆瞬间被打破,台下欢呼着起哄闹起来。

“亲一个……”

“亲一个……”

“亲一个……”

凌乱的起哄声逐渐变得整齐,靳夜含着缱绻的笑,撩起她朦胧的面纱,俯身一吻。

缱绻缠绵的吻,绵绵密密,似要到天长地久,洋溢着幸福的气息。

(全文终)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