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妇的荡欲

诺雪儿拉着清风衣袖飞快的朝着暗门方向跑去,剧烈跑动,简易缠裹的衣袖包扎松动了许多,鲜血的味道弥漫在这一条昏黄的通道中。

“你怎么样了,能撑得住吗?刚才发生了什么?”沈清风边跑边问。

“没事,这点伤不算什么,刚才我顺利到那个洞口,在洞内发现了罕见的兽灵,绝对是七星谷托天海居的人去寻的珍品,我刚要把兽灵带走,那人就出现了,只一抬手,他强大的气息压迫的我几乎不能动弹,再见他手指轻弹,我胳膊就似被利器划过,瞬间就有一个大伤口,幸亏有父亲给我的护身寒心坠,凭借寒心坠的力量,我勉强跑了出来,兽灵被他收走了。

那人境界我完全无法看透,平日里我凭借寒心坠和慕寒短剑,遇上聚元境初期的高手我敌不过也能顺利逃走,而这人,这种抬手弹指就能把人诛杀的战力真是太恐怖了!”。

诺雪儿边跑边固定了一下缠裹的衣袖,应声答道。

随即又说道:“你那边怎样,是什么情况?”。

清风说到:“我那边是一个兵器库,里边各兵器已经被都被破坏掉了,门口大开,我估计是这人从这出去了然后进的你那边。”。

“好了,先保存体力,前边就是暗门,出去后就到了暮城外,城外的日暮之森环境复杂,里边妖兽居多,往那边跑说不准能引来高阶妖兽来缠住他,咱们就有逃脱生还下来的机会了!”诺雪儿恢复了之前的平静,冷冷的说道。

“呼~”

清风大喘一口粗气,剧烈的跑动使得清风胸口上下起伏。回头看似乎没有人追来,悬着的心稍微有点放了下来。抬眼看去,这暗门设计确实巧妙,石门纹路和墙体像是完全融合在一块一样,不仔细好好查看,真不好找的出来。清风提臂运力,一拳轰在了暗门之上。只见暗门上的石材应声而落,露出里边的斑驳的精铜大门。清风无奈的看着这扇门,自己全力一击,竟然只破开这一层石皮,清风内心倍受打击,如果现在只有自己的话,应该是活着出不去了。

“你往后退,我来破开这门!”诺雪儿说道。

随即,诺雪儿右手反握慕寒,丝丝寒气不规律的缠绕在慕寒剑体上,诺雪儿双目微眯,体内灵力瞬间涌动,空气的温度都因这灵力涌动而变得阴冷很多。

“开!”

诺雪儿一声轻喝。一道寒光瞬间在暗门处闪过。寒气弥漫在暗门之上,丝丝成茧,化作为霜,一道切口整齐的出现在暗门之上,诺雪儿反手将慕寒收回,灵力聚集在玉手之上,朝着暗门猛力击出。

“咔”

暗门自裂缝处慢慢开始龟裂,随后竟然碎的七零八落!

这一剑一掌竟有如此威力!

清风在旁边确实惊到了,虽然感觉诺雪儿不简单,会很强,但是看诺雪儿刚才灵力喷薄而出,很明显她已是凝灵境了,和自己相仿的年龄,实力却如此之强。

这,就是凝灵境吗!

清风苦笑的摇了摇头,内心五味杂陈。三年间能从零修炼到炼体中期,相较其他人已经是不错的了,但看到诺雪儿的实力之后,才感觉到差距原来如此之大。

“别愣着,快走。一会儿那紫衣人可能就追过来了!”

诺雪儿的话把清风拉回到了现状,不管怎样,后边那紫衣人绝对比天海居这群人要恐怖的多,先活下来,比什么都重要!

清风二人从暗门中踉跄的跑出来,一路南行,疲惫感遍布全身。

“前面就是日暮之森,我看后边那人也没有追来,先在此休息一下吧。”诺雪儿对清风说道。

“嗯,这里已经出了暮城,据说这日暮之森内有高阶妖兽坐镇,平时人们在森林外围还能活动活动,就是不能往内圈走,凡是踏入内圈的人,不管修为高低,全都没有出来过。”清风答道。

两人走到一棵古树之下,席地而坐,在这日暮之森,各种千姿百态的古树奇树映入眼帘,令人目不暇接。高耸入云的参天大树,树干,树枝从半空中扎到地里,成为支撑树冠的支柱根,用独木成林来形容丝毫不为过。

这片日暮之森充满了厚重的历史感,人在之中,便能感觉到历史冲刷留下来的沧桑。

清风感叹着自然的神奇,长舒一口气。

“咱们这也算活着逃出来了,哎,我本想从天海居找点吃的填饱肚子,谁能想差点把命丢那。”清风咧嘴一笑,笑嘻嘻的说道。

死里逃生的畅快感充满全身,坐在这古树下边,人也放松了许多。

扭头看去旁边的诺雪儿,不知何时手中已有一罐装有粉末状药物的药品,正在静静的在伤口上擦拭着。

“那个,你这伤口…”清风看着玉臂上的伤口开口道。虽已经不流血了,但伤口依然清晰可见。

“无碍,这是我家专有的冰莲散,在伤口的治疗和恢复上有奇效。”诺雪儿说到。

果然,冰莲散擦拭过的伤口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愈合,刚才那么深的伤口,转眼间已经闭合在一起了,估计过不了多久便可以恢复如初,真是神药!

“说起来,这次之事,若没那紫衣男子,说不准咱们也不至于这么狼狈,,哦对了,那个探灵石你拿着吧,你在里边给我提的条件,拿着这个去天霜门,会满足你的。那我们就此告别吧,以后有缘自会相见。”诺雪儿起身对着清风微微一笑说道。

沈清风静静的看着诺雪儿,她冰蓝色的眸子清澈透明,如寒星,如秋水,在沈清风脑海里挥之不去。

诺雪儿将行之刻,忽然听到背后树林里传来了簌簌之声,回头看去,竟是那位紫衣人!

“啧啧啧,真的以为从我手心里跑了?两个小屁孩,也太天真了。可笑可笑,那小子你滚吧,今天我高兴,决定少杀一个人,而这位姑娘,不好意思,今天你看看埋在什么地方合适,我先提前给你挖好坑,呵呵呵…”紫衣男子诡异的笑着,在这后夜的夜色下,显得是那么的阴森恐怖。

“你到底是谁?”诺雪儿寒声的问道。心里放佛被一个无形的大石压住一样,忐忑不安,双手忍不住的微微颤抖。

清风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紫衣男子明显也感到手足无措,紧张的气氛,让清风感觉特别压抑。

“那小子,给你三个数从我眼前消失,趁我还没反悔,要不今天连你一块埋了!”紫衣男子嚣张无比,对着清风阴冷的说道。

随即又看向诺雪儿,说道:“可惜了,小妞你生的也是俊俏,可惜你遇到了我,把遗言说一下吧,要是我能顺手办一下,也就帮你了。”

诺雪儿此刻却异常的冷静,寒声说道:“你可知道北域天霜门?我相信前辈你抬手就可轻易要我俩性命,但是如果我死了,天霜门定不会让你活在人世间!”。

紫衣人听完诺雪儿的话,要有兴趣的看着她,嘴角一抹诡异的微笑充满了诡异。

“小姑娘,你可知道我这辈子最烦的就是别人威胁我,我在大陆混迹这么多年,形形色色的人,各门各派我见得多了,天霜门我当然有耳闻。天霜门门主易天寒确实是个不世之才,其实力之强我自问不如。

年少时便在门内把年轻一辈高手统统踩在脚底下,二十二岁便接过门主大权,继承门中至宝——传说中神王九剑之一的“幽南”,至阴至寒,当属世间神兵,此人一生几乎没有败绩,强横的修为是现在各大势力互相牵制的重要因素。

但是,那又怎样,别说你天霜门,七星谷点名要的宝贝我都敢动,你天霜门在北域那么远,手可伸不了这么长。”

紫衣男子顿了顿,又说道:“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易诺雪吧,易天寒的女儿,从你用你那吊坠从我手里逃出,我便猜了个大概,世人均知幽南剑在你父亲那,却不知道剑灵冰魄其实在你这吧,哈哈哈,今天真是走运,这么罕见的兽灵被我收到,还能再夺幽南冰魄,简直天公作美!”

诺雪儿没想到这人对自己竟了如指掌,满脸写满了惊恐和诧异。

“好了,上路吧,不知道易天寒知道自己宝贝女儿惨死异域,会不会气的吐血身亡,哈哈哈,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冰魄我就收下了!”

声音刚止,紫衣人似幽冥一样瞬间到了诺雪儿眼前。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枚尖刺状武器,对着诺雪儿眉心缓缓地向下刺出。

诺雪儿绝望的闭上双眼,深知此人自己根本无力去反抗,其修为完全碾压自己,没想到这一次外出的历练,竟要身死他乡。

忽然间,一阵拳风呼啸而至,重重的击在了紫衣人手腕上。

紫衣人斜目怒视,这一拳虽然打得自己不疼不痒,但这种被人打断的过程,实在是他不能忍受的。

清风集全身之力一拳打在紫衣人手腕上,对方竟然纹丝不动,深深的无力感遍布全身,修为实力上的悬殊,改变不了任何现在的情况。

“小子,想死我成全你。”

紫衣人怒道,右拳随意一摆,拍击在清风身上。

沈清风霎那间,似有千斤重物般锤到自己身上,“哇”的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身体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顺势飞出。

紫衣人手又一挥,三枚紫光的飞钉从清风身上透体而过,留下了三个血淋淋的血洞。

清风无力的躺在血泊中,鲜血淋漓,抬起头对着诺雪儿有声无力的说道:“条件二,你答不答应我都要做到的。”

说罢,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沈清风!”诺雪儿叫的歇斯底里,此时的她已经完全没有之前的冷静。血丝遍布双眼,泪花在眼中流转,绝望的瘫坐在地上。

“那么,下一个就是你了!”

(本章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