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动态图插图无遮挡

莫尊眼中凶光闪烁,

“宋小剑,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老马,将消息传给火晧,我需要他们打头阵!”

马三毛不太情愿,

“老大,我们都和宋小剑撕破脸了,还顾忌什么?”

“我们直接出手,将他抓来就是,还让火家进来分一杯羹?”

莫尊对马三毛,就没有对宋小剑那么客气了,

听到这话,飞起就是一脚,将马三毛踹成了滚地葫芦,

“混账,现在翅膀硬了,连你也敢质疑老夫的话了?”

“信不信我现在就送你去和你那个死鬼老爹团聚?”

听到这话,马三毛浑身哆嗦,连滚带爬爬到莫尊跟前,双手抱着莫尊的臭鞋子,

“老大,我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莫尊抬脚就将他踢开,

“知道错了?知道错了还不去办事?滚!!”

马三毛连滚带爬地滚了,

莫尊心中的怒火却没有半点消退,反而更加旺盛,

“宋小剑,你给我等着,那日你给我的侮辱,我一定十倍、百倍、千倍还给你!”

……

火晧得到消息,说宋小剑下山之后,就亲自带着火家人,堵在丹霞宗山门牌楼之下,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

可始终没有见到宋小剑的身影,

直到太阳下山,月上柳梢头,不要说宋小剑,连特么一个人影子都没有看到,

宋小剑去哪儿了?

呃~~~

当然不在山上,

既然他向丹霞宗告辞,那就不可能再留在山上,

这时,

宋小剑正在潜行,

不错,正是潜行,

上次被黑衣人刺伤之后,他就一直在思考,要是那个黑衣人再来刺杀他,他要如何才躲得过?

修为是肯定不行的,

从鼎爷口中得知,那个黑衣人是元神期,

他才炼气期,要xiū liàn到元神期还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

跑?

那人能pò jiě他的影步,速度不可能慢,而据说元神期对空间有了一些领悟,想跑绝对不是一个好办法。

打不过,跑又跑不过,那就只有躲了,

宋小剑在识海中翻了半天,才从哪一堆符文中找出一枚潜行符文,

潜行,不同于影步,

影步是类似于地球游戏中的闪烁技能,

潜行是利用一切阴影,只要有阴影在的地方,他都可以躲在阴影中,或者利用阴影快速移动,

在火晧刚到山门牌楼的时候,

宋小剑就已经藏在一只飞鸟的影子里面,离开了丹霞山,

天色渐暗,

宋小剑换了无数的影子,也不知道离丹霞宗有多远了,

找了个清澈的溪边,升起篝火,拿出食材,正准备来一份烧烤大餐,

突然,一道黑光闪过,

这一刻,宋小剑全身汗毛倒竖,

从哪一抹黑光之上,他仿佛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嗤~~~

黑光掠过脸颊,

殷红的鲜血迸射,

“小子,上次人多,让你逃过一劫,这次我看你往哪儿逃!”

山风吹过,一个黑衣人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身前不远,

脸颊上传来的剧痛宋小剑已经没有空去管,

只是,他想不明白,明明他是一路潜行过来的,这个黑衣人是怎么找到他的?

莫非潜行依然被这个黑衣人pò jiě了?

黑衣人好像看出了宋小剑的疑惑,可他却没有半点要解释的意思,

“小子,能让我在此等你一个月,你死也可以瞑目了。”

“那么,现在,去死吧!”

黑衣人手腕一抖,黑光乍现,直取宋小剑额头眉心,

危急关头,

宋小剑大脑飞速转动,

虽然黑衣人话不多,但还是透露出了一些信息,

宋小剑可以肯定,这个黑衣人就是当日在丹霞宗刺杀他的那一个,

那道黑光肯定就是那柄纯黑的,名叫黑龙刺的细剑,

他从丹霞山上下来,路上并不是没有休息过,

但那时,这个黑衣人并没有立即出现杀他,

说明这个黑衣人不是一路跟踪他过来的,

上次在丹霞宗交手,说不定这个黑衣人在他身上留下了什么标记,才让他能够再次找到他,

要不然,以黑衣人等他一个月的时间,肯定在他下山之后一有机会,就会立即杀他,根本不会等到现在,

大脑疯狂运转,宋小剑全力运转的脑袋上立即冒出一层白烟,

是死是活,就看这一下了,

宋小剑猛地往后倒,同时,发动了潜行技能,

“潜行~~”

嗖~~~

黑光落空,黑衣人眉头微皱,

宋小剑推论的没错,

黑衣人的确是在他身上留下了一个元神印记,他才能这么快找到宋小剑,

只不过一个月时间过去了,印记中的能量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

虽然他还能感应到,但已经不精确,

就像现在,他能感觉到,那个元神印记就在他周围,

可具体在什么地方,他却感应不到,

潜行状态下,

宋小剑躲在阴影中,

看到黑衣人停了下来,心中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要是黑衣人连潜行都能看透的话,他今天绝对是死定了,

脚步轻轻后移,

就在这时,黑衣人耳朵突然一动,

嗖~~~

黑光划过,

宋小剑额头浮现一层白毛汗,

半竴着一动不动,

就刚刚,他不过才挪动一下脚步,没想到那个黑衣人的感应如此敏锐,居然连这一点儿动静都能感受得到,

潜行,是整个人藏匿在阴影之中,按道理不会发出任何动静,但他还练得不到家,一不小心就会弄出动静。

刚刚那一剑,几乎是贴着他的鼻尖划过去的,

要是那剑再前进一分,就能触碰到他,

那时,说不定就会迎来黑衣人狂风骤雨般的攻击,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

除了篝火燃烧发出的啪啪声之外,溪水边,连一只虫叫都没有,

好像虫儿也怕那个黑衣人一样,

这时,黑衣人突然冷笑了起来,

“哼,宋小剑,算你跑得快,下次不要让我再遇到!”

说完,

嗖的一声,

黑衣人消失不见,

没多久,溪边的虫鸣声就响起,

不时还有一两条小鱼,从溪水中跃起落下,溅得溪水四处飞溅,

宋小剑却半点没有大意,

他知道,黑衣人不可能就这么走了,

既然黑衣人没有看透他的潜行,那么,他身上肯定有黑衣人留下的追踪印记,

在他没有清除那个印记之前,

黑衣人肯定清楚他就在这里,

那么他又怎么会走?

现在黑夜是他最大的倚仗,黑夜就是最大的阴影,他可以一直潜行在这巨大的阴影之中,

时间缓缓流逝,

宋小剑没有动,也不敢动,

突然,

不远处的杂草轻轻一动,

刷~~~

一道黑光闪过,杂草被斩得满天飞起,

吱~~~

一声惨叫过后,

一只巴掌大的田鼠被切成两半,

宋小剑艰难地吞咽着唾沫,

果然,那个黑衣人并没有走,

黑光闪现后,

黑衣人并没有出现,而是再次消失,好像那道黑光只是宋小剑的幻觉一般,

……

时间流逝,篝火早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熄灭了,

当天边泛红,一丝光明出现的时候,

黑衣人的身影再度出现,

“宋小剑,耐心够好的啊,”

“不过,现在天就要亮了,我看你还能躲到什么时候。”

不一会儿,天色大亮,黑衣人脸却黑了下来,

周围,并没有宋小剑的影子,

跑了?

怎么可能?

根据他在宋小剑身上留下的元神印记,宋小剑绝对还在附近,而且就在方圆一百米之内,

怎么可能?

“平浪斩!”

嗖嗖嗖~~~

一道道黑光纵横,

黑衣人就像是耕田一样,将周围的土地全翻了一遍,

可就算是这样,宋小剑还是没有半点儿影子,

“怎么可能??”

黑衣人有些气急败坏,

本来,杀一个不过炼气期的家伙,他认为是不费吹灰之力,

可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在他眼皮底下逃了,

一个炼气期,在他堂堂元神期的眼皮底下跑了,他还有什么脸去见人?

突然,黑衣人瞅着那条小溪,狂笑起来,

“哈哈,宋小剑,我不得不承认,你真是出乎了我的意料,”

“可惜啊,就差那么一点儿,就差那么一点你就骗过我了,”

“出来吧,还要我请你吗?”

呃~~~

水底下,宋小剑脸色奇苦,

没错,他是藏在溪水底之下,

昨晚,

黑衣人在杀了那只田鼠之后,可能是为了引宋小剑现身,就对这些小动物的动作放下了警惕,

所以,他借着篝火的光线,在一根根杂草的阴影中小心翼翼地穿行,

让黑衣人认为只是草丛中的昆虫,

最后,借着鱼儿跃出水面的时候,潜入鱼儿的影子之中,无声无息地潜入水中,

然后靠着一根空心苇子竿呼吸,

没想到,黑衣人居然那么狠,为了找出他来直接将地犁了一遍,最后还是被黑衣人发现了他的藏身之处,

不过,他却没想过出去,

小溪不宽,只有不到三尺,可足足有近两米深,

溪水中水草密布,

阳光穿过清亮的溪水,无数水草影影绰绰,

他能潜入阴影之中,还有比这更好的藏身之地吗?

黑衣人看宋小剑不现身,

冷哼一声,

“哼,以为这样,我就拿你没办法?”

“碎山掌!”

嘭~~~

一个巨大的掌印打在一个小土包上,激起尘土飞扬,

哗啦~~~

大量的泥土被手掌推进小溪中,

渐渐的,溪水开始浑浊,水流越来越小,水位越降越低,

宋小剑叹了一口气,借着水草的影子,飞速向下游潜行,

黑衣人好像感到了什么,

“现在才想跑,晚了!”

彻底将小溪的水流赌死,才朝着感应中的位置飞去……

………………

丹霞宗,

丹霞大殿,

白若雪眉头微皱,

“师父,那宋小剑自从离开我丹霞宗后,就不见了踪影,会不会是被人……”

炼如月挥手道:

“不必担心,那宋小剑既然能在一百多次刺杀中全身而退,肯定有过人之处,不会这么容易地被人抓住,也就由他去吧!”

白若雪急声道:“可是,师父……”

炼如月摆手,

“算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就是莫家那些人贼喊捉贼,觉得我们将宋小剑藏起来了,想上山来搜查,你告诉他们,不要命的,尽管上来搜!”

这话炼如月说得斩钉截铁,寒气森森,

白若雪却满脸兴奋,

“是,师父!”

……

丹霞镇,

莫家堡,

莫尊脸色一点儿都不好看,

火家没有遇到宋小剑,

他倒一点儿都不担心火家人说假话,

火家所有人,都在他的视线之下,不可能做出什么小动作,

隐藏在丹霞宗的内线都信誓旦旦地说宋小剑已经离开了丹霞宗,

那宋小剑很可能真的离开了丹霞宗,

就算是炼如月的诡计,也不可能避开他所有眼线的耳目,

说要搜查丹霞宗不过是试探炼如月那老妖婆的底线,

但是,宋小剑去哪里了?

这一刻,他才重新审视起宋小剑来,

桌面上放的,全是有关宋小剑的情报,

可他越看越不明白,一个才不过炼气期的小家伙,居然在众多人的眼皮子底下溜了?

这特么怎么可能?

“马老三,让所有人加大搜索圈,有任何异常立即通知我。”

“是,老大!”

……

火家,

火晧双目怒火雄雄,

“找,给我去找,翻地三尺也要将宋小剑那个杂种找出来。”

“是,家主!”

………………

黑衣人顺着溪水,一直向下,

所过之处,剑气纵横,小溪之中,所有水草被剑气绞成粉碎,

不仅仅是水草,就连那些小鱼小虾,甚至是深藏在淤泥中的泥鳅,都被他的剑气绞碎,

黑衣人眼中闪烁着残忍的光芒,脚下飞快,没有丝毫停留,

岸边不远,宋小剑藏在阴影之中,抹了抹那不存在的汗水,

看着黑衣人将小溪搅得天翻地覆,眉头渐渐皱紧,

这样下去可不行,

虽然黑衣人没办法直接定位他的精确位置,

可像这样阴魂不散,什么时候是个头?

突然,他眼睛一亮,

他看到黑衣人身后,居然背了一个小背包,里面好像有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

呃~~~

好吧,说是背包,其实就是古代人那种包袱,用一整块布裹成的,

怎么可能?

黑衣人是元神期的修为,怎么会没有一件储物装备?

背在背上?这是什么情况?

想了一会儿,想不明白也就没再多想,

无论那个背包是怎么回事,对他现在的状态好像起不到什么作用。

就在这时,黑衣人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朝着宋小剑所在的方向看了过来,

不好!!

宋小剑想都没想,再次潜入阴影中远遁!

他刚刚离开原地,

一道黑光就斩在地上,一道细长的,看不清有多深的剑痕直接从黑衣人脚下延伸到远方,

嘶~~~

宋小剑躲在暗处,倒吸了一口凉气,

麻蛋的,要是被斩中,肯定成两半了吧?

不行,不能再这样被动地等下去,

要是这样耗下去,死的那一个肯定是他,没有任何意外!

宋小剑心中发了狠,

既然你想弄死我,那我就先弄死你!!

“鼎爷,我要用魂剑术!”

话刚落音,识海深处,被鼎爷踩在脚下的小剑突然压力尽去,又能被他操控了,

宋小剑没有多说,

魂剑术是他现在唯一的,能对元神期造成伤害的技能,

或许那道黑雷也可以,

但是,黑雷的发动时间太长,

他没有把握,更可能的是在技能还没有发动出来,他就被那道黑光给分尸了,

魂剑术不同,意之所致,剑之所在!

宋小剑脚下不停,在一道道黑光斩之中,不断地变幻着位置,

但是,他没有想越离越远,反而借着阴影,离黑衣人越来越近,

魂剑术虽然快,但是,他只有一击的机会,

如果一击不中,黑衣人绝对不会给他第二击的时间,

离黑衣人越近,黑衣人的反应时间就越少,成功的可能性就越高,

嗖嗖嗖~~~

黑衣的的黑光剑气还在纵横,好几次,剑光甚至是擦着宋小剑而过,

剑锋上的寒气,让宋小剑浑身都起了无数的疙瘩,

近了,更近了,

三十米……

二十米……

潜行之中,

宋小剑也没有闲着,

普通的魂剑技能,他不确定能不能对元神期起到一击必杀的效果,

要是这黑衣人一击不死,那死的就是他,

这时,就该动用他能动的最大威力的技能,

魂剑术,

是一整套剑术,威力大的招式不知凡几,

但是,现阶段宋小剑能用的不多,

“月晶轮,就你了!”

月晶轮,只能算是魂剑术入门后的一个小剑招,也是宋小剑现在,勉强能用的威力最大的技能,

识海中,紫光小剑在他精神力全力指挥下,紫光渐渐退去,慢慢化为一轮弯月,

这时,宋小剑全部精神力都在发动这一招,身影从潜行中显现出来,

黑衣人瞬间就发现了宋小剑,

“哈哈,小老鼠终于肯现身了?”

宋小剑没有回答他,一双眼中变成两道弯月,

皎白的月光莹莹生辉,让黑衣人感到一阵莫名的胆寒,

手腕猛抖,顿时剑光纵横,

“去死吧!”

宋小剑精神力疯狂涌动,额头通红,一股白气像是开水蒸汽一样狂喷,脖子上青筋如同一条条青龙,

以他的精神力,发动月晶轮还是太勉强了,

但是生死就在眼前,宋小剑却顾不得那么多,所有精神力全部涌入那道弯月之中,

“月晶轮……出!!”21(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