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被下舂药好爽

小美人苦笑,她这算是在作死吗?

可是昨天那个时候,她若是不说话,爹爹一定会很生气的,爹爹虽然很少生气,但每一次他生气都很吓人。

不过还好,至少皓公子是她可以拿捏的,只要他们协议成亲,等过了爹爹这一关,他们再去外面寻找各自的真爱不就可以了?

想通了这一点,小美人忙不迭的点头,“娘,既然他答应娶我,那我便嫁了就是,虽然我是女子,但我也不能失信于人。”

见此,红霞便放了心,“那你早点睡,我去和情况商量一下,定个日子,把这亲成了,也好了了我们两家人的心头大事。”

小美人松了一口气,挥挥手道:“娘,您快去吧。”

红霞点头,一步三回头的走了出去。

她总觉得,小美人会答应的这么爽快,一定有问题,可她又不能问小美人,到时候她执意不肯嫁,他们就又要多费一点功夫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红霞便道:“小美人她答应嫁了。”

此言一出,妖红便道:“既然她答应了,那我们便放心了,皓公子是我们从小看着长大的,小美人嫁给他,我们很放心。”

俗话说的好,女大不中留,可到了他们这里,小美人就是不肯出嫁,他们没办法,不得不出次计策啊。

“可是,我总觉得小美人答应的太爽快了,万一……”红霞表示很担忧。

“无妨,我自有办法。”妖红神秘一笑。

见此,红霞便放了心,坐在妖红的身边,幽幽叹了口气,“一转眼,我们的女儿都要出嫁了。”

当初她刚认识妖红的时候,还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和这个男人有过多的交集,没想到,他们居然有这样的缘分。

妖红没有说话,他伸手将红霞揽进怀里。

对于这个是他妻子的女人,他不知道自己是否爱她,但是他知道,这个女人已经成了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若是那一天,他见不到这个女人,他一定会觉得很失落,就像失去了什么一般。

“妖红,千帆过尽之后,再回想当初,其实没有那么重要的。”

说是当初,妖红执意不接受她,她也会找一个差不多的男人嫁了,生三两个孩子,就这么过一生了。

妖红还是没有说话,这个时候,他说什么都是不对的。

两人拥抱了一会儿,红霞便去找欧阳清狂了。

孩子的事既然已经定了,就让他们成亲吧,免得他们一天到晚想着这里玩那里玩。

清风殿,欧阳清狂和红霞相对而坐,两人面前各自放了一杯茶。

“清狂,小美人和皓公子的事,你看什么时候办?”红霞先开口问道。

“既然两个孩子都同意了,要不就一个月之后吧。”

虽然天一公子成亲的东西都还在,但不管怎么说,成亲都是一辈子的大事,他们若不给孩子们办好,到时候万一孩子们怪他们怎么办。

“好,就这么说定了。”一个月的时间虽然急了点,但也足够他们准备了。

说定了小美人的事,红霞喝了一口茶,幽幽道:“哎,想当初小小的婴儿们现在一个个都要成亲了。”

“是啊,岁月不饶人啊。”欧阳清狂看着同样有了皱纹的红霞,感叹道。

说到这个话题,两人都沉默了。

想当初她们一起离家出走的时候,多么坚决,现在想想,她们再也没有那样的魄力了吧。

忽然,两人同时抬起头,异口同声道:“不如,等孩子们成亲之后,我们再次离家出走?”

听到两人的声音,她们忽然就笑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两人止住笑,停了下来。

“好,就这么决定了,等小美人和皓公子成亲之后,我们就出去玩。”

“嗯。”红霞点头。

眼看杯里的茶就要喝完,红霞站了起来道:“我们出去走走吧。”

夏天虽然比较热,但外面大部分都种了树,倒也没有关系。

“好。”欧阳清狂放下手里的茶杯,也站了起来,两人相携着走了出去。

她们谁也没有说话,就这么走在林荫道上。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她们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

是夜,天一公子和洛可上了屋顶,表面上看起来是望赏月,实则是他们在等待时机,趁大家不注意,他们便逃跑。

月光正好,洛可忽然来了兴致,望着月亮唱了起来。

这是一首《月光》,洛可轻轻唱了起来。

“月光色,女子香

泪断剑,情多长……”

她的声音偏中性,唱这首歌的时候,她不自觉的想起那月光下的场景。

天一沉浸在洛可的歌声里,渐渐的,他才发现洛可的情绪有点低落。

“洛可,你怎么了?”难道嫁给他之后,这么不开心吗。

“我没事,只是在想,这月光真是好东西。”

洛可仰头望着清冷的月光,微微叹息。

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人赞扬过月光,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看着月光思念亲人。

今天,她也学着古人的样子在月下思念一回亲人又何妨。

爸爸妈妈,你们放心,我会很幸福,很幸福的。

在低头的一瞬间,洛可如此想到。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天一看了看隐入云层的月亮,道:“我们该走了。”

一时之间,洛可没有反应过来,“走?去哪儿?”

就在她说话的瞬间,天一已经拉起她的手,飞了起来。

雄伟壮丽的皇宫在他们身下掠过,这个时候,大多数的人都睡了,这样的情景让洛可想到了她当初看这样的电视时,男女主角一起飞过月亮的画面,那么震慑人心。

不多时,他们缓缓落在京城之外,那里有天一早就准备好的马车,上了马车,他们疾驰而去。

……

翌日,当太阳升上正空的时候,看守定坤殿的人才发现了异样,他们进去一看,这才发现里面的人已经不见了。

他们在房间里看了一圈,最后在桌子上看到一封信,没有人敢看,忙将信拿去给了欧阳清狂。

看完了信,欧阳清狂微微一笑,孩子们长大了,就有自己的生活了,他们出去走走也好,等到老了,就有故事可以跟孩子们说了。

消沉了一会儿之后,欧阳清狂起身去准备皓公子的婚事。

等皓公子的事情之后,他们也要离开这里了。

这皇宫对他们来说,就像是牢笼,里面的人都想着要出去。

……

宫外,天一公子和洛可已经骑在马上,还是和以前一眼,他们共骑一匹马。

白色的马儿在葳蕤茂盛的林子里疾驰而过,惊起一林子的飞鸟。

洛可在马儿上做飞翔状,她伸直双手,任由风儿从她的指尖,她的发梢,她的衣袂,她的每一寸肌肤掠过。

她喜欢这样的自由,这样让她可以幻想,她就是一只小小的鸟儿,马上就能翱翔在天地间。

见此,天一公子抓着她的双手飞了起来。

感受到身下没有了马儿,洛可低头一看,才知道他们已经飞起来了。

身下是一簇簇翠绿的树叶,空气里满是清新的味道。

洛可深吸一口气,满足的叹息一声,古代的空气就是好啊。让她的每一个毛孔都舒展开来,吸收这清新的空气。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才落了下来,洛可在地上跳了几下,感受到地心引力,她才放了心。

飞起来虽然很刺激,但是她还是喜欢脚踏实地的感觉。

两人在林子里走了一会儿,洛可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天一,你不用做事吗?”

“做事?”天一想了一会儿,“现在不用,我不是要陪你吗。”

“可是,万一我们没有钱怎么办?”洛可担忧道。

俗话说的好,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她可不想到时候他们被客栈里的打手追着打。

在皇宫的时候,他们可以安安心心的当一个米虫,但现在他们可以说是在江湖上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天一点了点洛可的鼻子,微笑道:“这个你不用担心。”

他这六年的时间可不是白混的,钱财什么的,对他来说,只是一个数字而已。

“真的?”

洛可表示怀疑,这个男人看起来虽然很厉害,可她也没有见到天一拿钱的时候。

“当然是真的,你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呢,快走吧。”

天一有点好笑,这个小女人为什么担心这些小事呢。

见天一不想撒谎,洛可露出一个微笑,“好。”

如此,两人便开始了度蜜月。

时间一晃便是一个月以后,皓公子的婚礼已经开始了。

房间里,小美人昏昏欲睡的坐在镜子前,任由红霞在她头上弄来弄去,也不知过了多久,才听红霞道:“好了,吉时到了。”

小美人已经激灵醒了过来,然而她还来不及看镜子里的自己,一个红盖头就将她的视线盖住。

在宫女的搀扶下,她走出了房间,去了拜堂的地方。

皓公子早就等在那里,他的脸色挂着悲催的苦笑。

若是他真的娶了这个女人,这辈子他算是毁了。

这一个月,他无数次想要见小美人一面,都被她们以成亲之间一个月不能见面这儿规矩给阻隔了。

当他看着小妹子在宫女的搀扶下款款走来的时候,皓公子的脸色就像死了爹娘一般。

一旁的皇甫洛道:“皓公子,这可是你的大日子,可不能露出这样的表情,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被逼呢。”

“我本来……”

皓公子本想说他本来就被被逼的,却在这个时候,听礼官道:“新娘子到!”

这一声高呼,让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小美人身上。

她本就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尽管大家看不到她的脸,透过她曼妙无比的身姿,也能想象,这是一个怎样风华绝代的女子。

想到这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皓公子的身上,各种羡慕嫉妒恨直击皓公子。

感受到他们的目光,皓公子低下头去,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他除了乖乖和小美人拜堂,还能做什么呢。

思绪间,小美人已经走了过来,和他并排而立。

一番折腾之后,小美人被人送回了房间。(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