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嫩小泬

一、

德拉科和莱昂尾随在秘书身后走进俱乐部主席办公室,秘书没有阻止,她也有不少烦心事。

“肯尼先生……”秘书站在门口欲言又止。

准备下班的土豪肯尼把羽毛笔插回墨水瓶,抬头道,“如果是与那对锲而不舍的夫妻有关,不用告诉我了,谢谢,你可以下班了。”

秘书如释重负,对老板充满感激地微笑,略低头走出去合上了房门。

肯尼看向俩默不作声的男士,“为什么你们每次都比我走得早?你们瞧着吧,我会让家养小精灵统一俱乐部上下的时间,我怀疑你们过得时间和我的有时差。”

二人同时回以坦然面对的轻松表情。

肯尼皱皱鼻子,穿上斗篷。

“那是怎么回事?什么锲而不舍的夫妻?”德拉科问。

“亚当.克劳斯的父母,他们似乎期待在这里进行一场亲子之间的对话,以增进互信,加深情感,抹消过去的不愉快。”

“跑这儿来找儿子?”莱昂很快抓住重点。

“我们的飞天扫帚技术顾问拒绝与父母见面,”三人结伴走出办公室,并与还未离去的秘书道别,土豪肯尼接着说:“我猜测他们在克劳斯工作室碰了钉子,我搞不懂是什么让他们以为能在我这里找到突破口,他们的亲生儿子不愿与他们相见,冰脊克朗的主席想见就能见吗?”在这件事上土豪金摆足了架子,可惜那对夫妻不明白知难而退的重要性,一味的坚持不懈好像很令人感动,实际也很容易激起别人更澎湃的逆反。

“如果我是他们,我都没脸见人。”德拉科摇头。

莱昂不以为然,“为了所谓的安逸生活亲儿子说放弃就放弃,脸面值几个加隆?”

“如果他们的脸皮再薄上那么一点,就不会发展成如今的局面了。”肯尼说。

三人来到肯尼的骚包马车旁,上车前,莱昂一脸玩味的说:“如果他们知道我们接下来将前往某地与亚当.克劳斯碰面,并参观他购置的新居,这一切还源于亚当.克劳斯的亲自邀请,不知道那对锲而不舍的夫妻会作何感想。”

“大概会气疯。”德拉科说完,扬了扬下巴。

在马车里坐稳的肯尼通过小窗看见克劳斯夫妇正携手向这边快步走来,他们一丝不苟的昂贵穿着在冰脊克朗空旷的停车坪上显得格外突兀,这对夫妻脸色难看,喘着粗气,嘴巴不住张合,似在高声嚷着什么,不过这一切对于肯尼主席来说不值一提。

显然克劳斯家没有人愿意为这对夫妻奔走出头,也没有意识到与亚当改善关系才是当务之急。

主席先生收回目光,拍了下车厢,“走吧。”

壮实的变种撒哈拉拖着车厢如离弦的箭与那对疾步而来的夫妻拉开距离,气急败坏的克劳斯爹妈只能眼睁睁地目送马车冷漠地飞向高空。

一个小时以后,一群人在今日做东的亚当.克劳斯的带领下来到他的新居外。

威克多看着巫师房产中介手册上长篇累牍的说明,对于这栋拥有两百年历史的建筑,中介毫不吝惜溢美之词。中介费抽了几成?哦,别那么直接,大家交个朋友,谈钱多伤感情。

老爷挑剔地扬起一边眉毛,在亚当得意的注视中说:“太近了。”

亚当极有风度地无声一笑。

小拉卡里尼没能第一时间领悟,“什么意思?”

“应该是距离,”兰格教授说。“这里到骑士楼。”

两家的距离按麻瓜的计算方式与近根本扯不上,差不多是一个城市的这一头到那一头,但对于巫师们来说,移形的距离并不远,别说出国了,□□市都没出,所以很近。

“这样的房子符合你未婚妻的审美标准?”威克多的视线落在入口处的浮雕上,整栋建筑被灰尘掩埋,又旧又老,好像随便摸一下就会轰然倒塌。

亚当的未婚妻在某种程度上……知名度不低。

“这是我的个人房产。”亚当斩钉截铁,后又道,“进去看看?”

几个大老爷们推开破破烂烂的房门,待扬起的灰尘归于平静,他们看着脚下举起魔杖,小心翼翼地鱼贯而入。

海姆达尔三人选择留在外面,欣赏长势旺盛的野花,他们在野草丛生的小花园里转了一小会儿就发现了三个地精洞。

“这些东西太麻烦了,驱了又来永无止境,”德拉科踢了踢洞窟旁的泥巴。“家里的花园用了无数种方法都没法彻底清除它们,地精把妈妈最喜欢的玫瑰花咬得光秃秃的,妈妈一气之改种毒花毒草,模样还凑合,就是散发的气味不太好闻。”

“这么做对减少地精数量有帮助吗?”海姆达尔问。

“大概有吧,我们现在连面向院子的窗户都不怎么开了。”

莱昂说:“我们家培育的几种有毒花卉在南美销量不错,既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遏制地精繁殖,同时具备观赏性,也没有臭味,如果你有需要。”

“谢谢,我想我会需要的。”

莱昂似乎发现了某种植物,拿出魔杖走上前去查看。

表兄弟二人没有停留,继续在不小的花园里兜圈子。

德拉科说:“你知道么,英国魔法部想要征调马尔福庄园,给的理由看似充分,爸爸虽然每隔很长一段时间回英国述职,但他依然是魔法部的高级官员,上面认为爸爸应该以身作则,享受权力给予方便的同时为英国魔法界抛头颅洒热血。”

“确实是‘充分’的理由。”海姆达尔点头。

“爸爸答应了。”

海姆达尔表示惊讶,“保护咒全部取消了?”

“大部分。爸爸如实反馈给魔法部,毕竟有些咒语年代久远……上面没太当回事,爸爸给他们画了一张地图,圈出庄园里某些区域不适合活人行走,”德拉科说到这里停住,用一种刻意的淡定口吻续道,“我想你也知道,不是所有巫师都明白古老的定义,也不是所有巫师都认同传承的内涵。魔法部也不例外,大多数巫师不太理解也不屑去理解巫师家族世代居住的房子到底代表了什么,对那些尤其不把这些看在眼里的巫师来说它可能很危险。”

海姆达尔问,“是大部分以外的那些咒语吗?发生了什么?”

“有一个巫师消失了,爸爸猜测可能‘不小心’进了地图标注的禁区,被丢去了别的什么地方——听说至今下落不明;还有两个巫师被炸断了胳膊;一位年轻女士‘失足’从楼梯上滚下来,肋骨断了两根……”

海姆达尔说:“我很抱歉。”

德拉科说:“你没必要抱歉。”

海姆达尔说:“除了这个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德拉科:”……”

“英国魔法部后悔了吧。”海姆达尔笑道。

德拉科露出个古怪的笑容,“他们在庄园后面搭建了一个停尸间。”

“什么?”海姆达尔骤然停步。

“你没听错,停尸间。”德拉科十分镇定。“魔法部似乎打算把马尔福庄园改建成巫师医院,名字都起好了,圣芒戈.马尔福庄园.分院。”

“很高兴魔法部还记得庄园是谁家的。”海姆达尔迟疑道。

“我宁愿他们把马尔福庄园去掉。”作为未来家主,少爷求放过。“你能想象得出每天有大量巫师进出庄园,在我平时生活学习睡觉的地方来来去去,万一有人企图顺手牵羊……还有哭天喊地的家属认领尸体……”少爷忧伤坏了,“停尸间旁的郁金香被愤怒的家属拔光了,整片花圃血迹斑斑,他们没有办法让治疗师起死回生,只能把怒火转移到庄园的花花草草上,外立面的浮雕没能逃过一劫……我的梅林,我都不想回去了……”

马尔福少爷不敢直面人生。

“回去的日期定了?”海姆达尔只好换话题,省得表弟钻不出来。

“一星期以后。”

“我也会去。”

“你说真的?”

“骗你有好处?”

德拉科皱眉,“游山玩水还是免了吧。”

“布莱克先生的生日快到了。”海姆达尔说。

“什么时候?”

“11月1日。”

“还早呢!”

“提前庆祝。”

少爷这下明白了表兄的决心。

“嗨~~~”

海姆达尔、德拉科,以及蹲在不远处挖草的莱昂同时循声抬头,小拉卡里尼在三楼的一扇窗边向他们招手,从这个角度往上看,亚当的新居真不小。他们的对视短短二、三秒,而后小拉卡里尼转头向内说着什么,不一会儿,另几位男士相继走了过来。

“你们不觉得那扇窗有点怪吗?”德拉科琢磨。

不等海姆达尔和莱昂看出点什么,小拉卡里尼率先动了起来,从窗边撤离的时候手里还抓着开启的窗扇,大家后知后觉的点头,窗扇掉了……

二、

天黑下来以后夫夫二人带着孩子回到家,打道回府前威克多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亚当自告奋勇随他们一块儿回骑士楼小住的提议,言明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

希娜在小院里摆了些瓜果点心,换好居家服后,一家三口在花架下的桌子旁坐下。大小粑粑谈论亚当的新房子,米奥尼尔坐在大粑粑怀里,照着小粑粑给他画的简易图纸,有模有样的拼积木。拼好了猫咪,米奥尼尔从大粑粑怀里滑到地上,迫不及待向豆荚显摆成果。

蹲在晒台上的豆荚晃了晃尾巴,打量眼口鼻都有点歪的猫积木,然后嫌弃地转开头。

“米奥尼尔,四不像来找你了。”海姆达尔话音刚落,四不像扑棱着翅膀跃上骑士楼后院的墙头。

米奥尼尔立刻抛弃了积木和豆荚,向基友飞奔而去。

四不像自打回到骑士楼森林后鲜少露脸,想到这一年来与父母聚少离多,一家三口没有大惊小怪。米奥尼尔慢慢有了新的重心,很快从没了四不像的小沮丧中摆脱出来,投入到忙碌又单纯的生活中。

“里格,米奥尼尔出去玩。”米奥尼尔向海姆达尔撒娇。

夫夫二人透过花砖的空隙看见围墙另一边的独角兽爸爸,略考虑后同意了米奥尼尔的请求,独角兽爸爸相信他们,把孩子交给他们,他们也相信独角兽爸爸能保护好宝宝。

米奥尼尔拿过希娜送来的儿童扫帚,似模似样的背起姜饼人小书包,一副即将出远门跋山涉水的样子。

海姆达尔在儿子的脸蛋上亲了一下,不放心的说:“别跑太远了,最多半小时,不然爸爸会担心的。”

米奥尼尔点头回亲了一下,向大粑粑招招手,小扫帚一跃而起,飞过围墙后迅速降低高度,几乎贴着地面缓慢前行,四不像在他身旁来回蹦跶。独角兽爸爸从旁监督。

透着温暖光线的小院在他们身后越缩越小,直至变成一团模糊的光雾。

米奥尼尔骑着扫帚跟在四不像身后乱窜,四不像是个精力旺盛的娃,米奥尼尔又能跟上它发疯的速度,因而蹦跶得更加欢乐了。他们蹦着蹦着偏离了直线轨道,深入到幽暗的森林中。

独角兽爸爸默默关注,却没有阻止。

四不像振翅飞上树梢,米奥尼尔一鼓作气跟了上去,再度落下后却失去了四不像的踪影,不止如此,独角兽爸爸也看不见了。米奥尼尔攥紧扫帚柄,恍惚地意识到自己可能迷路了,正有些害怕,毛团从他的斗篷帽子里钻出,蹭到他肩上。米奥尼尔摸摸毛茸茸的团子,有了些底气。

夜晚的森林并不平静,危机四伏,不时发出不友好的神秘回音,米奥尼尔试着原路返回,周遭的骚动却越发频繁。他绕过一棵树,潜伏的黑暗中蹿出什么东西,毛团冲出去阻挡,被一只突然出现的手掌拦住,那抹诡异的黑暗转眼缩了回去,谨慎地隐匿了踪迹。

“你不该出现在这里。”手掌的主人身披黄灰色斗篷,面容在荧光闪烁中若隐若现,模模糊糊。

毛团回到米奥尼尔肩膀上,向来者龇了龇牙。黄灰斗篷的斗篷帽子微微翻动,一团凸起滑动到黄灰斗篷的肩上。米奥尼尔讶异地眨巴眼睛,那也是一只毛团,两只毛团一高一低相互对视。

黄灰斗篷一挥魔杖,米奥尼尔的扫帚如同牵上了一根绳,随黄灰斗篷动了起来。

直觉告诉米奥尼尔,对方不会伤害他。

果不其然,让人不适的压抑被甩在了身后,危机远离,可怕的气息荡然无存,温暖的光雾由模糊变得清晰,骑士楼在黑暗中显现出轮廓。米奥尼尔喜上眉梢,立刻催动扫帚,但被拦下。

黄灰斗篷的动作并不粗鲁,他轻轻抚摸米奥尼尔的头,“你还太小了,忘了这一切,等你长大以后……”

米奥尼尔的眼神霎时一片茫然,黄灰斗篷的声音温暖柔和,还带着几分难以言表的熟悉……等他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拎着扫帚,站在骑士楼后院的围墙前。

“宝贝,是你吗?”小粑粑的呼唤传来。

米奥尼尔二话不说跨上扫帚飞跃进围墙。

毛团蹦蹦跳跳地滚到围墙前,在穿过镂花墙砖时停下,掉过身望入一片漆黑的树林,一道身影隐约闪现又很快消失。毛团跳下围墙,追随米奥尼尔进入骑士楼。在暗处目睹这一切但同样闹不清发生了什么的小小的家养小精灵连滚带爬地回到骑士楼厨房,对着满脸疑惑的希娜张了张嘴,最后接过了希娜的工作,像以往那样乖乖打下手。

森林中。

独角兽爸爸出现在前方,与黄灰斗篷结伴而行。黄灰斗篷在森林边缘回望骑士楼,双眼流露的感情浓郁真挚,他摸了摸拱着自己的毛团,迈步没入更深的黑暗。

一切即将发生,还未发生。

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三、

巴纳巴斯芬克利巫师奖组委会决定推出一个全新的环节——提名者晚宴,也就是被提名的巫师齐聚一堂,并允许获得采访许可的巫师媒体第一时间采访被提名对象,此举可大大提高各提名者的知名度,巴纳巴斯芬克利本身的知名度也将再上新台阶。

“巴纳巴斯芬克利一直想扩大规模,升级为国际巫师奖,只限于欧洲让忧国忧民的组委会成员们体会到无用武之地的空虚,他们认为巴纳巴斯芬克利完全有能力为全世界巫师服务。”这话是隆梅尔说的,意在挖苦。

这次的提名者晚宴受邀者众多,海姆达尔数了数,亲朋好友们都拿到了邀请函。作为被提名对象之一威克多.克鲁姆的家属,海姆达尔和儿子米奥尼尔也将随同参加。

一家三口与父亲、叔叔同坐一辆马车启程。

在说到马尔福未来当家即将展开的英国之行时,隆梅尔说:“你舅舅和舅妈提前回去了。”

“出了什么事吗?”海姆达尔问。

“听说某个不长脑子的人撬开了马尔福庄园的地下室。”

“悬挂家族肖像画的地下室?”

隆梅尔点头,好笑的说:“卢修斯之所以着急赶回去,不是因为不长脑子的人因此中了可能致命的咒语,他必须立刻赶回去向祖先们解释这件事。”解释马尔福庄园为何突然成了圣芒戈.马尔福庄园.分院。

“他没有事先报备?”海姆达尔以为舅舅办事素来谨慎。

“所以他尝到了苦果。”隆梅尔对卢修斯同意魔法部征用庄园没有发表看法,但对他三缄其口以为能够蒙混过关的决定不怎么赞同,对于大家族来说,在事关根本的问题上,老祖宗是必须第一个摆平的对象。

另一边,斯诺问威克多,“有信心吗?”

威克多笑了下,“老实说没什么自信,保加利亚队的世界杯成绩并不理想。”

“杰出运动员和球队输赢没有直接关系。”

“但有影响,从前拿奖的巫师待的队伍大多是常胜队。”

斯诺倒是挺乐观,“也许今年会发生些变革。”

海姆达尔伸过脑袋,“至少在裁判理事会席位上将看不到那位德高望重的裁判长了。”

亨利.德瑞这会儿可能被追着还钱,或忙着跑路,总之不会有闲心也不再有资格参加与国际奖项有关的巫师聚会。但大粑粑和小粑粑都知道,德瑞裁判长不是那么容易俯首就擒的,他们还有很多官司要打,二人心有灵犀地握住对方的手。

“哦,对了,你们还不知道吧,我也获提名了!”海姆达尔突然大声宣布。

三位男士外加一个奶娃皆满脸好奇。

斯诺惊喜地说:“巴纳巴斯芬克利?”

老爷也振奋了。

“肯定不是。”唯独隆梅尔十分冷静。

奶娃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老忙的。

本来还想捉弄下去的小粑粑表示完全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是这个。”海姆达尔拿出一封信,交到离自己最近的老爸手里。

大家第一时间看到枯绿色信封上大大的粗体“mucus”。

蜀黍整个人都不好了,“黏液奖?”

打个比方,假如巴纳巴斯芬克利是巫师世界的奥斯卡奖,黏液奖就是巫师世界金酸梅,没有最心塞只有更心塞,获得黏液提名的巫师接下来一整年会被打上不受欢迎的钢戳。但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个国际奖项,比巴纳巴斯芬克利覆盖面还广,虽然它很糟心。

隆梅尔快速扫描信纸,“你的提名是魁地奇范围的,最不受同行欢迎的俱乐部主席?”隆梅尔斜眼睨了下小粑粑,“我还以为会是最糟糕着装奖。”

蜀黍和老爷听到提名内容表情变得轻松许多,这个提名不仅不是对土豪肯尼功绩的否定,放在土豪金身上反而高大上了有木有!

“平心而论,土豪肯尼的着装并不是那么糟糕。”威克多说。

隆梅尔的眼神让老爷很不愉快。

“不是因为在里格面前我才这么说,土豪肯尼的着装确实很……抢眼,但仔细想想除了抢眼也不算太让人难以忍受。”

“那是因为你看习惯了。”隆梅尔摇头,人类的习惯是多么的可怕。

你们能不能不要在我面前说这个……小粑粑感到很受伤。

“你打算去参加黏液的颁奖晚会?”隆梅尔问,因为他没看出儿子有丝毫的不乐意。

“去啊。这个提名也不是很恶心人,只有庸才不遭人嫉恨,那可是国际奖项,比巴纳巴斯芬克利的知名度略胜一筹,组委会帮我拉升形象,为什么不去?”海姆达尔心情不错。

你确定是拉升形象?仨男士保持沉默。

天马翅膀一扇,飞在高空的马车向下降落,目的地近在眼前。

到了。

海姆达尔替儿子正了正小领结,最帅正太,心里狂点32个赞。

马车停下后,车门打开,爸爸和叔叔先下车,而后是威克多。海姆达尔先把儿子送了下去,由老爷抱住,再低头钻出马车。

他一抬眼,连片的闪光灯差点爆瞎他的眼睛,海姆达尔赶忙闭了闭眼。

威克多把儿子放到地上并牵着手,另一只手揽住海姆达尔的腰,海姆达尔适应了闪光灯的频率,转头与威克多相视一笑。

他们的脚下是通往晚宴礼堂的石子路,石子路的尽头铺设着花色地毯,地毯延伸出去,象征着巴纳巴斯芬克利的金色标志悬挂在礼堂入口上方熠熠生辉。

走在前方的隆梅尔和斯诺回过头来,一家三口快步追了上去。

“希望我们都能拿奖。”海姆达尔的笑容在巫师相机细致入微的捕捉中难掩光彩。

威克多低头亲吻他的嘴唇。

海姆达尔把儿子抱起来,夫夫二人同时亲吻奶娃的脸,奶娃笑得合不拢嘴。

闪光灯再度被点亮。

正文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