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蛋蛋

,。

叶莱西看着继续跟别人寒暄的老太太顿时,对于这个老太太有着几分的同情。

爸妈也跟她讲过,老太太身边根本没有几个真心的人,一个个都是虎视眈眈的盯着叶家的家业与财产,身处这种环境里是步步惊心,处处都要提防着周围的人,就连她身边的儿孙们她也要时时刻刻提心吊胆,别看她表面上这么风光霸气,但是在叶家,一个个都恨不得她早死。

这次的寿宴,说不定她那些儿孙们是怎么想的呢。

“你这什么表情”薛之庭看着站在一边一脸迷茫的叶莱西,将身子向她靠了靠。

手揽着她的腰肢,她知不知道这种表情很危险,很容易让他的兽欲大发。

“爸爸跟我说过些叶家的事情,现在看老太太在自己打一场与子孙之间的硬仗。”笑了笑看着那穿梭在高等人物之间的老太太,旁边跟着的不是她的儿女子孙,而是一个看上去比较年轻的女助手。

“别为她叹息了,别忘了,你老公我差点被人诬陷成为别人的人。”薛之庭冷眼看着那个老太太,虽然说是比较棘手的人物,但是作为老婆的奶奶他要另当别论,最起码要给老太太个温饱,其余的人

“不是有顶罪的吗”眼睛瞟向一边穿梭在女人群里的薛之戊,看上去是个阳光大男孩,但是在女人群花丛里绝对的游刃有余,不然怎么会使得叶莱甯破了处呢。

不可置否的,薛之庭挑挑眉,是啊,不过这下子洛凝有够伤心的。

“还要继续待下去吗”有些无聊了,都是些神马恭贺之类的话,叶莱西看着那些恭维的嘴脸有些恶心,时不时的还有女人一直往老公身上贴,紧皱着眉头。

“要是累了的话,我们回去。”薛之庭放下手里的杯子,替她整理了一下白色的小披肩。

叶莱西点点头,“这里实在太无聊了。”

“我也是,回家我们要好好做做运动才行,不然会更无聊。”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准备离开,这时,不识趣的人总有的,徐甜爱此时迈着十公分高跟鞋走过来,刚刚在薛之风那里吃了闭门羹,还在气头上,看见这对相互暧昧的一对,顿时气上心头,她所倾慕喜爱的人此时正拥着那个长相不如她,顶多胸器比她饱满的女人。

叶莱西看着一脸阴沉的徐甜爱,顿时明白了她的怒火从何而来,在薛之风那里吃了瘪,这是打算在这里找回她的微风吧。

“我们走吧,那只疯狗看来马上就要过来咬人了。”叶莱西下巴点了一下那个离他们只剩下几步的女人,声音不大不小,却足够让那个超这里走来的女人听到。

“你说什么”徐甜爱停住脚步,一脸狰狞的看着叶莱西。

叶莱西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啊喂~什么都没说。”身子倾向薛之庭挑了挑眉笑道。

薛之庭的手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想不到她有这么调皮的时候。

“你说我史”徐甜爱指着自己的鼻子吼道。

“我说的是那只疯狗~”叶莱西无辜的瘪着嘴看着那个抓狂中的女人,让她到处搞破坏做小三。

“对对对,你说的疯狗~就是说我了你”徐甜爱忙连连点头。

“,我说的是,那只,不是你,这可是你自己承认的,与我无关。”叶莱西看着连连点头的徐甜爱,她应该不傻不捏的,怎么就肯承认自己是那只疯狗呢。

“可恶~叶莱西”徐甜爱立马感觉到自己上当,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有不少好事的哈哈大笑,手指着指着那对已经走远的人,叶莱西这笔账我给你记着,以后连本带利的我会讨回来的。

叶莱西心情大好的坐在车里直哼哼歌,薛之庭则是在一边忙着接电话,刚刚匆忙间走掉,谁承想薛之风居然被人缠住了,要请求帮助,那个小子平时的桃花债绝对的不比薛之戊少,既然如此,那就让他好好享受一下,找了个借口说是自己不舒服先走人。

“今夜阳光明媚,明天锈灿烂~”叶莱西毫不顾忌的脱掉脚上那双碍事的高跟鞋,早八百年就想把它甩掉了,可惜是在寿宴上要保持淑女,这次任由自己疯。

听来想去,薛之庭觉得她说的话有哪里不对劲,“宝贝,你刚刚说的什么”

“今夜阳光明媚,明天锈灿烂啊~”叶莱西故意拖长声音,歪着头看着薛之庭一脸的迷惑,先是正儿八经的,后来双臂开始不老实的环着他的脖颈。

“宝贝,这句话明显的有语病。”薛之庭难得的正经起来。

“老公,这次换我来吻你好了~”叶莱西将唇凑了上去。

难得老婆主动,薛之庭半眯着眼看着凑过来的小女人,就在快要亲在一起的时候,叶莱西很不适时的吐了薛之庭一身

------题外话------

推荐寒阳青梅竹马宠文竹马赖青梅,链接在简介里有哦,:

小白版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穆容荞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在周岁那一年抓周的时候抓住了麦梓浩的裤子,

从此,她就陷入了水深的悲惨生活

她就想不通了,明明小时候那么可爱的一个大好青年,

长大了怎么就变成一个无赖了

进她的屋,睡她的床,还赶走了她身边无数朵桃花

好吧,虽然都是些烂桃花,

可不带这样的,好不好

一句话版

其实就是一枚单纯大青梅被一头腹黑小竹马赖定,并逐渐拆吃入腹的辛酸史。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