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女人的阴性部图片

边关,兰城。

城破了,匈奴人吼叫着,冲进了城。

厮杀,相看白刃血纷纷。

乱了,全乱了。

到处都是匈奴人,到处都是挥舞着的马刀。

血,鲜血,还是鲜血。

断刀,断弓,遍地死尸。

杀!杀!杀!杀!杀!杀!杀!

怒吼声,全都倒在了自己的怒吼声中。

怒吼声,满腔不屈与热血,被马蹄踏碎。

战刀落下。头颅,到处都是头颅和高高溅起的一腔热血。

“王八羔子,来啊!”

“杀,杀,杀!”

“南人,去死吧!”

“我日你娘!”

“我草你姥姥!”

“李功成李功成”

“马忠马忠”

“百夫长”

“城门口,快,城门口!”

“匈奴人,我草你姥姥!”

“我干你祖宗十八代!”

“杀了这帮畜生,杀了这帮畜生。”

混乱中,几道身影,白刃翻飞,鲜血飚溅,又是人头,又是尸体。

“一起死吧!”

“来啊,来啊!”

“狗日的,去死吧!”

“南人,你们挡不住了,投降吧!”

“投降!!”

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

劲弩,乱箭齐飞。

匈奴人疯了,汉人疯了,如同两只疯狗在撕咬。不,比疯狗还要疯狂。

城破了,城破了,城,破了!

挡不住,挡不住了。

三十万铁骑,三十万铁骑,全都是匈奴铁骑。

城,破了。

“周清!周清!”

“包成龙,快撤,包成龙!”

“百夫长,快走,快走!”

城破了,巷战。只有死尸,鲜血,白刃。

“石中流,降了吧,你是我旧部,我可以免你一死,还有吗,你手下的那几名兄弟。”

“奸贼,我们宁死不降!”

“狗杂种,爷爷要你命!”

“呸,王成英狗贼,我们身为汉人,死亦为汉鬼!”

“降你姥姥。”

百夫长石中流举刀,犹豫着。他的眸光,落向地上的死尸,看向破了的兰城,看向大雪纷纷杨。

“石中流,武安一死,汉,亡了。兰城已破,天水已被我大哥王成志所取。从此,还有什么能挡得住这三十万铁骑?降了吧,我依旧让你做我的先锋大将,你的部下,也都能活。这是一个乱世,谁强谁就能活。汉,注定要成为过往云烟了。你是个聪明人,比其他人看的都真切。降了吧,我敬你是条汉子,带着你的兄弟,继续为我效力吧。”

“狗贼,我日你娘。百夫长,我们宁死不降!”

“噗!”

洪汉兴,瞪着血红的眼睛,倒下了。插在他胸腔里的那根铁矛,如同灵蛇般抽了回去。

“汉兴”

怒吼,嘶吼。眼泪,鲜血。鲜血眼泪想和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石中流笑了,他看着死去的兄弟,放声狂笑!

大雪纷飞,银装素裹。

这万里江山。

这,万里江山!!!

“林暗草惊风,将军夜引弓。平明寻白羽,没在石棱中”石中流抬起手中刀,指向王成英。“没有了兵仙韩信,没有了飞将军李广,没有了大元帅周亚夫,可是,汉,还有我们这一帮别人眼中的兵痞。”

平明寻白羽,没在石棱中!!!

今日,却是城破时!

那匹枣红马上,昔日的千夫长,王成英皱眉。

“哈哈,狗贼,有本事就来和老子单挑!”

“包成龙,你快诅咒他十八代祖宗。”

“杨成,射瞎他狗眼!”

“李功成,你去戳他pi眼!”

厮杀,白雪变成红雪,鲜血的颜色,覆盖了尸体。死亡,依旧继续。

这边,王成英看着石中流,一帮兵痞对阵数千铁骑。

“王将军,兰城已被我大军尽数攻占。”

“哈哈哈哈,王将军,汉狗都被杀光了。痛快,痛快!”

“请问王将军,是否开始屠城?”

王成英没有理会,依旧看着石中流。

“石中流,你降,全城百姓活。”

“王成英狗贼,我大汉儿郎,何惧掉脑袋?”

“死就死,百夫长,和他们拼了!”

没人愿意投降,尽管在别人眼中,他们是一帮兵痞!

“真的?”石中流凝眸。

“军令如山!”王成英面不改色。

“石中流,你要是敢降,我,我,我草你姥姥!”

“百夫长,不能降!”

“死就死,怕个屁!”

“都闭嘴!”石中流冷喝,顿时,一片哑然,只有愤怒的目光盯着他。

王成英很满足,他看中的,正是石中流这一点,深得军心。

“石中流,你麻痹,你要是敢降,我和你割袍断义!”

“对,我们和你割袍断义!”

“好啊,他妈的,都去死啊,去啊!”石中流怒吼,没人再敢说话。“兰城五万百姓,五万汉人,五万啊!”

没有人说话,只有咬牙切齿的声音。

咬牙切齿!

五万百姓,五万汉人!匈奴人,不会留的!

当啷!

血刀落在了地上。

当啷当啷当啷。

血刀,全都落在了地上。

咬牙切齿!

帝都。

歌舞升平,美人青丝如瀑,媚眼如丝,皓腕凝霜雪。雪肤花貌,一曲霓裳,舞步轻摇。

天上人间。

大雪飘摇,文人才子的江山,皇帝的天下。

“陛下,边关”

“今日,不谈国事。”文侯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龙颜大悦的皇帝打断了,“如此佳景,几年能遇?今日,不谈国事。”

“陛下,臣”

文侯还要说话,再次被皇帝打断。

“边关的事,朕知晓。有武安侯在那边,朕放心。来来来,且看这万里江山,谁主沉浮!”皇帝似醉非醉,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文侯暗暗咬了咬牙,低垂着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冷笑。

且看这万里江山,究竟,谁主沉浮!

宴会乐趣,明君贤臣,其乐融融。

“张大人,来来来,我敬你一杯。”

“文侯,恭喜啊,又纳了一房小妾。”

“李大人,听说你最近又写了一首词?京城到处都在传唱啊。”

“文侯,你那首初雪霁可是独占鳌头呀。”

“朱大人,恭喜高迁,不知何时宴客?”

“文侯之恩,没齿难忘。下官借花献佛,敬王大人一杯。”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