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级做人爱C级

李兰馨的办事效率向来很高,这也是她能一直跟在薛少卿身边的原因之一。【最新章节阅读】

只是这次薛少卿完全没有因为这样而高兴,反而越看内容眉头皱得越紧,冷冷的将手里的资料丢下:“又是他!”

嘴角,缓缓勾出一抹笑,冷意森森:苏薇,你倒是好样的,能勾引到李家大少,难怪苏家的事能解决的那样圆满。年内不裁员、不做大的人事变动?甚至给苏睿的心腹升职加薪?李少爷真是大手笔!

“总裁,会不会资料有误,要不要我再找一家……”

“不必,你出去吧!”薛少卿冷然的盯着那叠资料,看来那次在海边的事并非意外或者被人设计,两人早已经暗通曲款。苏薇,你看倒是装得很像!

陷入昏迷的苏薇做梦也不会想到,在她不知情的时候,已经被判了死刑,并且驳回了上诉的机会,她所能做的,只有等待处决!

“五号病房的家属还没来?”

“对呀,自从被送来,就没有一个人来看过,住这么高级的病房应该是有钱人才对,可是被送来的时候却穿得邋里邋遢,头发上、身上都脏兮兮的,还不如打扫卫生的阿姨呢!”

“肯定是丈夫有外遇,不要她啦。这样的事在豪门很常见,聪明的女人要么每天挥霍,要么大捞一笔寻找第二春去了;笨女人,就像里面那个叫苏薇的一样,把自己搞得跟黄脸婆似的,寻死觅活的不愿意离婚,结果自己惨兮兮的,老公还不是在外面风流快活?”

……

方一言前进的脚步一顿,看着聊得正欢的小护士,温柔一笑:“美女,你说里面的人叫什么?”

突然被如此气质卓然的帅哥搭话,两个小护士红了脸:“苏薇。”

“我能去看一下吗?”会是她吗?这个名字很普通,应该只是重名吧?可是想到年会上薛少卿对她冷漠的态……

小护士红着脸忙不迭的点头,眼睛放光的盯着方一言,真帅!

方一言道了谢,有些犹疑的推开病房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陌生又熟悉的脸,毫无血色,侧着头,呆呆的看着窗外,手却不停的往嘴里塞零食,像个没有灵魂的玩偶般,只会重复相同的动作,床上、地上丢满了零食袋,有空了的,也有尚未开封的,满地狼藉。

“苏薇?”方一言试探的轻唤。

床上的人毫无反应,依然不停的往嘴里塞零食,机械而麻木,好像是为了吃二吃,掉的满床都是。

方一言皱眉提高声音:“苏薇!”

这真的是那晚见到的那个人吗?

对方却依然毫无反应。

方一言踩着满地的零食,跨步上前,一把夺过苏薇手里的零食袋,皱着眉头低喝:“苏薇,你是想当撑死鬼吗?”

她到底吃了多少?

苏薇呆呆转回视线,满脸的茫然,久没有人跟她说过话了,一时间有些不适应。

“苏薇,你的脸……”看着那毫无焦距的眼睛,方一言心里突的一跳,额头上有那么明显的一个疤痕,难道她出了什么事?她的眼睛……

许久才看清眼前的人,苏薇叹息:“是你啊!”

“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这还是那个晚上眼睛漂亮异常的苏薇吗?怎么才一段时间不见,竟然变得这样狼狈不堪?

“我……”苏薇低头看看满是狼藉的床,再看看地上,忍不住苦笑一声,是啊,她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了?可是,整天关在这个满是白色的房间,没有电话、没有人、不能出去,除了吃,她还能做什么?

“你怎么住院了?你老公呢?你家人呢?医生护士呢?”方一言想起刚才护士的话,又看看满地的垃圾,再看看那些紧闭的仪器,连个点滴都没有,她难道来医院只是吃零食的?

这一连串的问题,却仿佛当头一棒,一把将苏薇敲醒,一把抓住方一言,着急的问:“今天几号?”

“月二十号。”

少卿回来了!苏薇猛地一把掀开被,赤着脚,就要往外冲,却因起身急,眼前一黑,直直的倒下。

“苏薇!”方一言拖住她,急急的按照床头的呼叫铃。

“不用按了,不会有人来的!”晕眩过后,苏薇撑着头想站起身来,却又疲软的滑了下去,好在方一言又拖住了她。

“为什么?”别说是高级病房,就是普通病房,听到铃声,医生护士也必须要来看看病人有什么情况。

“大概有人交代的吧!”从她被送来医院的那一刻起,就像进入了一间白色的冰冷牢房,除了每天有人送来餐,没有一个医生来为她检查身体,没有一个护士关心她的状况,除了吃,她所有的请求都被无视。

开始的时候,她每天拼命的砸门哀求放她出去,得到的,却是一剂镇定剂,以及再闹就她送进精神病院的威胁。

“谁?”

苏薇苦笑一声,没有回答。是谁重要么?在薛家,连唯一一个给过她温暖的人都抛弃了她!

方一言皱着眉头,看着苏薇凄苦的笑,她在薛家,过得究竟是怎样的日?为什么才一段时间不见竟变成这样?若非那双眼睛,他都要认不出来了!小心翼翼的将她扶到床上,按住挣扎的她,半强迫半诱哄:“躺好,真想出院,就乖乖听我的话!”

“帮我!”苏薇直直的盯着方一言的眼睛,满含期待。

如今,她能指望的,只有眼前这个仅有数面之缘的陌生人了!

“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做。”方一言别开眼,竟有些不敢看那晶亮的眼睛。

苏薇乖乖点头,又拿起床上的东西吃起来,这几乎是下意识动作,她自己都没发现。

方一言眉间的折痕又深了一分,他总觉得苏薇这般吃东西不对,却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来,苏薇突然掀开被,赤着脚,冲进了卫生间,紧接着传来呕吐声。方一言怔了下,跟上前,却发现苏薇正在抠着嗓呕吐,好似要把胆汁都吐出来,看起来十分痛苦。

不停的狂吃,吃完又强制吐出来,难道……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