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被下药被男子脱了

清晨,淅沥下着的小雨,仍旧没有停歇的味道。【无弹窗小说网】

坐在窗前,安晓琳微微露出一个笑意。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确切的说,不知道欧霖逸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和状态。

尽管一些事情,她无法预料其结果。可是,对于一些事情想要知道真相的心,却从未减小过。

几分钟后,敲门的声音不由响起。

安晓琳站起身来,走到门前打开门。

看着此时的妙可,安晓琳不由微微一笑。此时的她,全然没有上次在酒吧里看到的那个样子。至少,那一副浓妆艳抹的脸,已然变的清透和纯真。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到了此时,妙可心头仍旧带有几分疑惑。毕竟,她不敢相信这会是真的!

“那你欠高利贷的钱,这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那我说的一切也是真的。”安晓琳随意笑着,一双眸子里充满诡异。

如果不是为了知道真相,安晓琳绝对不会这样做。

“那好吧,我答应你。”终究,妙可还是选择了答应安晓琳的条件。毕竟此时的她,真的很需要钱。

尽管对于那个神秘老板,似乎很有钱。可是,一旦无事的时候,根本就无法联络到。也正是因为这样,妙可在此时却只能够选择妥协。进而,还上钱才不会继续被高利贷追杀。

医院里,克莱文坐在病床上,显得很安静。经过这几天的沉寂,他似乎已然想通了很多。只是,对于克莱文心头多多少少有些刺痛。

为什么林楠会离开?是因为他变成瞎子了吗?其实克莱文想了很久,仍旧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

痛楚的味道,已然开始在克莱文的世界里无尽游走。

“克莱文,你吃点东西吧?”安晓琳不由关心一句,看着日渐消瘦的克莱文,心头多多少少有些心疼。

毕竟,经过这样一场生死劫难,克莱文已然消瘦太多。

“有林楠的消息了吗?”克莱文双眸仍旧显得很黯然,神情带有几分绝望。似乎对于林楠的离开,已然不抱有任何希望。

如果在林楠心里,真有他的话,又怎么会在他最需要她的时候,选择离开。

其实所有一切,都已然这般明显。只是一直以来,克莱文却在自欺欺人而已。痛,就让那所谓的痛,淹没他整颗心吧!

“暂时还没有。但是,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就是你妹妹,现在已经有些眉目了。而且,现在也找到了那个人。只是现在还在确认,一旦确认就马上带过来和你见面。”安晓琳一副很是兴奋的模样,嘴角的笑,在绝美的脸上绽放。

“什么?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说,找到了我妹妹吗?”一听到安晓琳这话,克莱文那一双漠然的眸子,犹如猛然间放出一道光。

“其实现在还没有确定,所以你现在也不要抱有太大希望。毕竟,结果还没有出来。”安晓琳极力掩饰脸颊上,那一抹急促的不安。

尽管这样做,对于克莱文来说是一种欺骗,一种伤害。可是,为了能够让克莱文激起活下去的希望,她已然顾不得那么多。

“那……那什么时候出结果?”克莱文更是迫不及待的追问,俊美的脸上,犹如兴奋至极。

“大概中午吧。克莱文,不管怎么样,也算是有了一点希望。你都不知道,我和欧霖逸找了有多久。幸好,现在还有点希望。”安晓琳淡淡笑着,看着克莱文脸颊上的期待,似乎多了几分希望。

只要是克莱文能够有活下去的希望,所有一切都是值得的。

病房的门被推开,欧霖逸那张妖孽的脸上,多了几分紧张和不安。毕竟,已经过去了好几天,可是对于安晓琳所谓的办法,仍旧迷茫。

“你来了,正好我有点事情想要和你说。”一看到欧霖逸,安晓琳更是急忙说着一句。毕竟,有些事情还需要欧霖逸配合。

“哦?什么事情?”欧霖逸微皱眉头,脸颊上多了几分疑惑。

“克莱文要休息一下,我们还是不打扰了。好好休息。”安晓琳淡淡笑着,绝美动人的脸上,显得很是恬静。

“嗯,你们聊吧。”其实在克莱文心里,很是希望安晓琳能够和欧霖逸好好谈谈。毕竟,他们之间感情深厚,不应该因为误解而分手。

医院的公园里,安晓琳整个人显得很低沉和失落。毕竟,接下来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她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定论。

如果克莱文从中看出某种端倪,只怕随后对于克莱文来说又是一种无法磨灭的伤害。

“你想和我说什么?”在这几天的时间里,欧霖逸已然不再像是最初那般暴躁和疯狂。

他也一样想了很久,两个人之间似乎应该好好谈谈。毕竟,所谓爱情有太多无法言语的痛和煎熬。

“我希望你能够配合,不要让克莱文看出破绽。”安晓琳一双眸子,冰冷间带有几分期待。

毕竟这件事情少不了欧霖逸。

“什么意思?你不是说有办法,让克莱文不再消沉吗?什么办法?”欧霖逸随意问着,嘴角一抹邪魅的笑,略带几分冷冽。

“我的办法很简单。就是找一个人,来冒充克莱文的妹妹。这样一来,克莱文就会因为有了一个妹妹,而感到希望。你觉得,我的办法怎么样?”笑,在安晓琳完美的脸上呈现。

尽管这件事情对于克莱文来说,是一种欺骗。可是,为了克莱文此时不再继续消沉,她也只能够如此。

“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找一个人冒充克莱文的妹妹?晓琳,你确定你要这样做吗?”

一听到安晓琳的话,不由让欧霖逸心头多了几分不安。毕竟,一旦克莱文知道真相,再加上林楠离开的真相,定然会让他无法承受。

“是啊,我已经确定要这样做了。除此之外,我根本就没有别的办法。要不然,你说怎么办?”安晓琳随意扬起眉间,那一双晶莹如湖水的眸子,多了几分质问。

“我不知道,我暂时没有办法。小宋给我打过电话,现在不管是黎辰还是林楠,都还没有消息。”

对于这一点,欧霖逸不由深沉叹息一下。毕竟,他知道若是继续找不到黎辰或者是林楠,小宋就只能够先行回来。

而克莱文无法联系到林楠,就只会让他更加意志消沉。

“那就只能够按照我的办法去做了。今天中午,我找的那个人就会去看克莱文。所有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

淡淡的笑,略带几分冰冷和不安。既然找不到林楠,克莱文就失去所谓活下去的希望。那么,安晓琳就只能够用这样的方式,间接的让克莱文重新燃起希望。

“我还是觉得,你应该好好想一想。毕竟,这件事情对于克莱文来说,也是一种伤害。”

欧霖逸心头还是多了几分担忧和忐忑,对于这件事情仍旧觉得不妥。一旦被克莱文识破,那么只怕他会更加绝望和消沉。

“已经没有别的办法,我只能够这样去做了。”安晓琳仍旧淡淡笑着,轻柔叹息一下。对于感情,她越来越感到疲惫。尤其是这一次,在知道林楠竟然是为了报复,进而和克莱文在一起。这让安晓琳一时间,根本就不敢相信这会是真的!

“除此之外,我们是不是没有别的要谈的了?”看到安晓琳脸上,那一抹淡淡的笑。他心头不由多了几分暧昧,心头那份爱随着时间骤然加剧。

“我还有事情……”

“晓琳,难道我们之间真的不会再有可能吗?”一看到安晓琳想要离开,欧霖逸更是急忙喊了一句。

他的心,在这段时间里,犹如撕心裂肺般。没有她,连同整个空气都是带有刺痛的味道。

“我暂时不想谈这些事情,而且对于感情我觉得很累。所以,我们还是维持现状吧。”

安晓琳站起身来,双眸冰冷,脸颊冰冷。说完之后,向前走去。

看着安晓琳就这样离开,欧霖逸不由长长吐了一口气。疲惫的味道,让他已然没有力气再站起来。

原本他以为,安晓琳很快就回到他身边。可是此时的他才清楚知道,失去一个心爱的女人,这种痛根本无法用言语表达。

雨,已然停了。周围到处都是泥土翻新的味道,带有几分小小清新。妙可心头略带几分不安,但是却还是鼓起勇气向前走去。

此时的她,全然没有以往那一抹艳丽。相反,她身上穿着朴素,脸色似乎也很不好。就在她来医院之前,竟然碰到了放高利贷的人。

幸好当时她手里,还有安晓琳支付她的定金。进而,才会给她几天时间,让她筹钱付高利贷。

要不是因为在酒吧喝酒,喝多之后竟然和客人发生关系。然而这尽管只是一件平常的不能够再平常的事情,可是却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拍下录像以此作为要挟。

为了赎回录像带,妙可没有办法,只能够把辛辛苦苦攒的钱全部交给了对方。只是,对于所谓赎金却只是一半而已。

在毫无半点办法之后,妙可只能够铤而走险进而去借高利贷。原本她以为,以酒吧目前经营状态,应该在一年的时间里可以还上。

谁能够想到,所有倒霉的事情竟然都让妙可碰到。酒吧被人举报,说有**交易,进而查封。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